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重生夜话 > 第六十八章
    2007年, 赵学军开着自己的那辆小破车,从普罗旺斯他居住的那栋小别墅开至城中的酒馆溜达。说起酒馆,普罗旺斯有数百家专门用来坑老外的酒馆。住在这里久了,便慢慢的跟着本地人找到了好地方。每次赵学军去城里, 就只是找一家街角的馆子,要一杯基尔酒,一坐就是一下午。

    从自动花生售卖机买上一客花生,赵学军坐在那里消耗着自己的生活。他隔着墨镜镜片, 懒散散的看着来自五湖四海的外国兄弟姐妹。在这大热天的,拿着照相机, 摄像机没头苍蝇一般的到处转悠, 找风景,找艳遇……哎,这不找罪受吗?!

    他与酒保熟稔的打个招呼, 问候了一下对方的身体,略谈了一下谈了七年来的气候问题。对方还是那股子老样子, 谈的高兴了, 就给他说个比利时人的笑话。当然,这个笑话他也说了七年了, 他就会这一个。

    本地人很有趣, 无论是美国人,英国人, 还是法国人, 他们都统称英国佬, 说完还要编一些笑话调侃这些人。你说人家花着钱几万里送上门来被你笑话?普罗旺斯人的大脑容量真是有待考证。好在,这本地人对东方人还是客气的,只要不问赵学军是不是日本人,赵学军还是对他们也是友好的。

    这些年,赵学军一直在流浪。最初他去过许多地方,如果身体允许,他甚至想去南极看下,他到处游走着,抓着最后的机会,赚更多的钱,制造更多的安全。他玩味人生,过着独来独往的日子,只有在每年四月到五月,每年春节,他都会回到普罗旺斯跟王希团聚。当然,这种团聚并不敢明目张胆,他们依旧偷偷摸摸的在所有的人面前,扮苦情,博同情,一点都不觉得羞耻。

    离家远了,家对人的震慑力便不在了,周围来往的人,打招呼的人都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第一次在大街上与王希牵手,第一次在大街上亲吻,第一次住在一栋屋子里,想睡到几点就几点。没人招惹他们,没人说三道四。在国外,人情寒冷,这种寒冷也是有好处。与国人的把知道别人家的秘密当成讨了大便宜相反,他们最怕的就是把别人家的事儿,变成自己家的事儿。

    35岁了,有了小肚腩了,人变的有些懒散,觉得应该安静下来。这种安静并不需要独自安静,赵学军迫切的期盼王希能够来到自己身边陪着自己。两辈子,哎……年岁也不算小了。

    一些来自国内的游客,大声说笑,清脆的来自祖国各地的口音将赵学军的目光吸引了过去。他是多么羡慕他们,多么想走过去,跟着他们一起踏上归乡的道路。

    丢一颗花生进嘴,赵学军吸吸鼻子,好吧,这不是好日子。他对东方游客向来回避,随着日子久了,他听到乡音便会心如刀割。他躲了这么远,还是躲不过!前几年,他将事业丢给王希。又将宋长安的公司与王希合并后定居普罗旺斯。他是清闲了,可这两个疯子便开始风起云涌了。

    分开的岁月,赵学军常常思念那个体贴人,可随着社会地位的拔高,偶尔赵学军在国外的画报上都会看到王希。最初的时候,他竟会萌生出一些嫉妒。他是这么的怯懦永远不如他神采飞扬,他如此想把自己藏起来,他永远都没办法像他那般活的张扬……

    每到这个时候,他总喜欢给王希找一些麻烦,这些麻烦是他故意为之的,他知道在那男人的眼里,自己很重要,可是为了证明自己重要而去烦他?哎,自己越来越像小孩子了。他常自我检讨。检讨完了,会继续犯错。他觉得自己不算个男人,最多是带着娘气的一个一年四季想着办法排泄寂寞的可怜人。当然,赵学军两年前真的是很寂寞孤独的。

    四前年,宋长安抱回一对双胞胎来炫耀。他跟王希顿时都动了念头。经过宋长安牵头,试管婴儿大欢欢,小欢欢就是这样走入他们的生活。大欢欢是个男孩子,血亲父亲是王希。小欢欢是女孩,血亲父亲是赵学军。这两个孩子同时受孕,同月出生,前后相差一星期。两个孩子的出生,赵学军并未跟家里通过气,他不敢说。

    家里那边,他每个月会打个电话回去与母亲父亲畅谈几小时。大哥从部队上复原了,原本一把好外科手术刀,现在非要开整容医院,也不帮家里。二哥到底娶了许小夏,那位带着金首饰,一身土气的姑娘,这几年倒是淬炼的可以,七年,三个儿子,她用自己的方式将赵老二的生活堆积的满满的,她贤惠,贤淑,从不过问赵学兵的私生活,这是她最聪明的地方。从热恋到嫌弃也是赵学兵情感生活的一种写照。除了生孩子,许小夏帮不上赵学兵任何忙。交际,生意,共同语言更是全然没有,可赵学兵从不提及离婚这个词汇,即便是他的大舅子们成堆的给他找事儿。老赵家的男人,总是负责的,离婚更是不可能。

    好吧,这已经比前世强太多太多了……赵学军知足。

    去年,宋长安在国外结婚了,这是他第三次结婚,波兰人,法国人到去年那个台湾少年。同性恋的情感生活总是一波三折感情线单薄。加上宋长安如今家底丰厚,他的情感生活或多或少的总要夹杂一些电视上的那种商战情节。就像那个台湾小子,商业间谍啊!以前赵学军觉得那就是编出来的一种人类,现实生活那是没有的。

    去年干爹去世了,赵学军带着他的遗骨回到万林,在小山头村买了一块地方进行了土葬。老赵家跟小山头村渊源很深,埋在哪里,有人看护着坟茔,这样赵学军也安心。干爹的钱他一毛也没要,东西都捐赠了后,干爹的葬礼寂寞却也安稳,都是他喜欢的人送他,老爷子也该着了瞑目了。唯一遗憾的就是,父亲打得那口井,因为挖煤没了水,成了枯井。分开那么多年,赵学军也是去年才见到父亲,一见到就哭,又是道歉,又是羞愧,只是不说自己的感情生活。搞得老爷子一点数落他的心情都没,他一再表示自己很好,绝对没有生气。他建议赵学军多住两天,赵学军不敢多住,家里两只奶娃子呢。

    爸爸老了,白发苍苍,可身体很不错。儿子们都听话,钱够花,社会地位也有,看上去事事如意,可是他闲的腚疼,就处处给高桔子找事。刚退休那会他是没一天安稳的,这种给人随便寻事找麻烦的好日子没过三天,就堪堪赶上高桔子更年期。顿时,赵建国的社会地位就翻了个个儿。高桔子花了两年时间折磨老爷子,每天就唠叨一件事。

    “你把我小儿子还给我,你把我儿子逼走了,逼到国外回不来。我不要你也要我儿子。我儿子做了什么错事?不就是喜欢个男人吗?不就是不娶媳妇吗?能有啥啊,二十一世纪,什么没有,火星人都快被地球人生出来了!凭什么我儿子有家归不得?就你舒服了就是好了?凭什么地球要围着你转!?你市长了不起你也退休了,你现在就是个吃闲饭的。你这辈子除了我,谁还会要你……”

    赵建国觉得很痛苦,儿子三十多岁一个人漂泊他很心疼,被更年期的老婆连续唠叨六百多天更疼。有时候他就纳闷了,自己厉害了一辈子,怎么到老了,城门失守晚节不保了?他想叫自我放逐的小儿子回来,可人家也是铁了心,一个人过,怎么地也不回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一阵刺鼻的烤黑烟的味道冲进赵学军的鼻翼,他皱皱眉头。以前普罗旺斯倒是有很多吸黑烟的人,可现在也不多见了。扫了兴致的赵学军站起来,绕过两只邻座的宠物狗,买了一瓶松露酒抱着驱车回家。

    大欢欢跟小欢欢是一位本地保姆在看着,以前赵学军为了注重根性,也请过国内的名校毕业生回来做保姆。可惜的是,甭管男女,皆有危险。他对生活看的很开,活的很奢侈。有时候爱情这玩意儿,夹杂很多因素。女人看他成熟稳重,事业有成,样子也是英俊漂亮,难免会有些微妙的情愫在里面萌生。男人就更不好说,不会看孩子不说,知道赵学军喜欢男性了,对方竟然表示不介意屈就他?这就更令他觉得恼火了。

    没办法的,赵学军找了一位本地肥大妈,她说的本地话,好多本地人都听不懂。大妈跟他现在说什么都用比划的,整的正在冒话的大欢小欢一句话夹杂着法语,英语,中文的乱蹦,偶尔还要冒一句本地的俚语。为了孩子,赵学军是越来越呆不住了。

    回到家中,赵学军放好车子,四下好奇的看看,以往只要一回家,俩欢欢总是要像炮弹一般的射出来,钉在他的身上撒娇,哭诉,告状。今儿这院子格外的安静,那个总是唠叨的本地大妈正趴在低矮的墙头,跟邻居说话。她看到赵学军回来,摆摆手打了招呼之后便继续说着闲聊,根本不在意这个人是自己的老板。

    提着酒瓶,推开客厅的花门,屋子里纯正的中文,夹杂着孩童的嬉笑细细碎碎的便这么迎面扑来。赵学军笑了,他放好酒瓶,光着脚走进屋子里,眼神亮亮的看着王希坐在沙发上,笨拙的抱着一本童话书跟孩子们讲故事。他的中文在孩子们理解当中是有缺陷的,有时候他们听不懂,便抱怨,叫他再讲一遍,王希一直在再讲一遍,一点也不觉得烦。

    “什么时候回来的?”赵学军低头亲亲来过来的小欢欢,他抱起她,孩子身上挺凉快,带着一股子奶香,皮子细细软软贴在身上很舒服:“爸啊,哥啊,抢我的丽姿(娃娃),还偷偷开冰柜,变魔术冰激凌自己吃!”赵学军失笑。

    以前他给孩子们吃冷饮,就叫他们闭起眼睛数三下。他家大欢欢小欢欢一直以为冷饮是冰柜变出来的,那是个魔法柜子。

    “我没有,你没信用!”

    “我没有。”

    “你有!”

    “啪!”

    “哇!!!!!!!!”

    小欢欢的手极快,打人从来没有预兆。按道理女孩子冒话是应该很快的。可是王希这家伙偏偏就生出一个能言善辩的孩子,大欢欢嘴巴从不吃亏。小欢欢吵不过大欢欢,对付他的办法也很简单。我吵不过你,我打你。因为是哥哥,不好还手,大欢欢每次都哭得很委屈。

    哭笑不得的拉开孩子,赵学军抱起大欢欢哄着来到院子里,他指派保姆取过两个儿童游泳圈,一个孩子脖子上套上一个,给孩崽子们丢水里,顿时……恩怨就全消了:

    “哥哥救命!

    妹妹快点!

    哥哥等我!

    妹妹看我啊……鲸鱼……”

    “怎么这个季节来?公司不忙吗?”坐在泳池边,赵学军靠着王希,深深的吸了一口他身上的味道。

    “大欢,我看到哆嗦了!泡泡都浮出来了,你又在泳池里撒尿!”赵学军愤怒的指着大欢欢数落。

    “宋长安失恋,我就失业。”王希笑眯眯的用脚将好不容易扑棱上岸的小欢踹开,孩子哇哇乱叫的向着另一边游。

    “不止这些吧?”赵学军总感觉王希话里有话,一起都生活了那么多年了,有什么不知道的。

    王希穿着一条彩色裤衩,坐在游泳池边上看远处的梧桐,他轻轻地说了一句:“你该回去了,到时候了。”

    赵学军手里的东西掉到地上都没觉得。

    “老爷子前天找我,我们一起谈了很久。他说谭小康死了,死在一个外省的桥墩下!”

    “谭小康?”赵学军硬是不记得那是谁。

    “你那个到处告状的姨夫!你这脑袋,怎么退化的不记得亲戚了?”

    “我压根没把他当亲戚。”

    “老爷子说,那样也是一辈子?看着实在的恓惶!一辈子,就为几万块活。”

    赵学军不说话,努力回忆过去的记忆,那些人,那些事儿,故乡的事儿与前世夹杂在一起,分不清那个是前面,那个是后面。

    “老爷子他对我说,他年纪大了,现在就担心一件事,怕你一个人在外面风吹日晒,没人管,没人照顾。他现在想明白了,他不管你了,随便你了,他只求你安安稳稳的,舒舒服服的一辈子。生病了有人送你去医院,难过了有人安慰你。天冷了,有人惦记你,你身体不好,他害怕那一天他不在了,你死在那间外国旅馆的床上,肉都臭了,都没人管。他想你了,想你回去,他想守着你,看着你……”

    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着,赵学军不吭气的低着头,他哭了一会叹息:“我这样的逆子,也就是那样的父母才能忍了!”这么些年了,无时无刻的不在想家,可是就是不敢回去,不能回去。

    王希扭脸看看他,伸出手刮去他脸上的泪。看到爸爸哭了,孩子也不闹了,乖乖的趴在水面看。

    “多大了还哭?”

    “呵……不是哭,喜泪!你说,我可怎么交代,孩子们怎么跟父母交代啊?回去了,怕孩子们也受不了,不习惯。哎,你看我,总是想那么多没用的。”赵学军揉揉鼻子,靠在躺椅上又开始追忆过去,王希不敢说话,他发自内心的的说,他觉着赵学军也有更年期。他这种更,不与妇女同志相同,他会傻兮兮呆坐几小时,下雨都不知道……

    赵学军眯着眼,仿若又看到了那个佝偻着的自己。那栋楼,很高……宋长安就在楼下。在的身边坐着他的新男朋友。自己样子狼狈,眼神鬼魅,犹如幽魂一般的拼命想看清那个男孩子长什么样子。他害怕……他哆嗦,他气愤……那楼是他自己跳下去的,虽然他一直不承认自己死于自杀。他当时就想着,我摔死自己,血糊糊的我膈应你一辈子。现在想来,多傻啊,凭什么自己就那么轻易的给别人挪窝了呢?上辈子,他就是个二百五!

    “哎!哎!我说你,想什么呢?”

    “想前辈子,这辈子。”

    “您老都35了,别那么梦幻,真实点成不,这俩孩子回去怎么交代是个大问题……”

    “王希……”

    “啊?”

    “起风了……”

    “我知道!”

    “孩子被风吹走了……”

    一阵大风,梧桐叶子伴着薰衣草的香味传来,孩子们淘气的过了劲。躺在水面上套着游泳圈的睡着了……大风吹起涟漪,带着孩子缓缓地推向池水那边……

    “扑通!”

    王希跳下了水,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奋力的向着孩子游去……

    赵学军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刻,恩!很幸福!

    ※※※※※※※※※※※※※※※※※※※※

    各位亲:

    哎,完结了!虽然舍不得!

    这个月,简直过的不是人类的日子。先是装潢,接着两会,接着90周年,孩子考试,报班,找专业培训老师,丈夫没跟我商量卖了车,油漆匠图坏我的家,满家油漆味,好不容易完了,电脑没保护好,也完蛋了。又花了几千买新电脑,总之吧……我希望这些事儿,集合这一年的烦躁,都随大风飘去吧,千万别回来了!阿弥陀佛,俺是受不了了!

    有时候我也纳闷,我一写文,现实就找事。不写什么事儿都没。写东西这件事情,就是一股子气,随便那一枪扎一下都会漏气。我这一个月,挨了七八枪,能坚持下来,奇迹哇!

    无论如何,我写完了,还能这样写完,我都想哭了。

    鞠躬,这文准备出实体,番外,姐妹篇等等。大家要是过些日子,热乎劲儿过了,在看到我出实体,就支持下,这么多耽美文了,我觉得这本不出我可惜的紧。这文还要大修,有些内容不如意!那个,容我消失一星期,我想睡个长觉,有什么抱怨,到时候再说。扛不住了!

    新文是这文的姊妹篇《伏地挺身》彭娟跟闵顺的故事,虽然是言情,还是希望大家支持下。实体大约有两三万的番外奉送。诚招改错字的亲,帮我过稿子!

    那个语无伦次,感激涕零,鞠躬一百个!总之我闪先,想打我!一个星期后!

    喜欢重生夜话请大家收藏:()重生夜话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