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六十章
    她病得不轻, 却喜欢我。

    那我就姑且认为她没有病吧。

    ——张陆让

    听到这话, 苏在在愣了一下。

    她的视线重新放回车窗外, 弯了弯嘴角, 但还是认真道:“那都分一半出来吧。”

    张陆让没反对, 声音里带了笑意:“好。”

    车里又安静了下来。

    片刻后, 苏在在看到外面一晃而过的一所学校。

    黑大加粗的楷体, 名字是:b市中学。

    苏在在的注意力被其吸引住,她忍不住转过头,说:“我们去你高中看看?你去过我的高中我都没去过你的。”

    张陆让转着方向盘, 下意识道:“这么晚了,进不去。”

    苏在在没太介意,想了想, 认真地说:“我人生最大的遗憾是你造成的。”

    “……”

    “都怪你要回b市读书, 让我们热恋期的时候就直接异地了。”

    张陆让张了张嘴,有些莫名其妙:“但……”

    “不过你长得好看。”苏在在舔了舔嘴角, 有些羡慕, “长得好看就是不一样, 不会被另一半冷落。”

    与此同时, 张陆让恰好把将车停在了海边附近的停车场。

    苏在在往四周看了看, 问:“去哪?”

    “去不了学校,带你去周围走走。”他说。

    说完之后, 张陆让牵着苏在在往海边的方向走。

    风很大,有些清爽, 带了淡淡的海腥味。

    苏在在侧头看了看, 下面的沙滩上,几对情侣牵着手散步。

    远处的海水在月光的照耀下泛了光,跟天空的衔接处格外明显。

    张陆让还在想刚刚苏在在说的话,一直沉默着。

    走了一路,好不容易看到了个入口,能从上面下楼梯到沙滩上。

    苏在在有些兴奋,忍不住扯着张陆让换了方向。

    张陆让也恰好在此刻开了口,似乎有些疑惑:“在在。”

    “啊?”苏在在垂眼踩着沙子,应了声。

    他别开眼,表情有些不自然:“你为什么喜欢我。”

    闻言,苏在在抬起头看他,没怎么考虑就说了出来,很诚实的模样。

    “你长得好看。”

    张陆让抿了抿唇,看起来不太满意这个回答:“就这个?”

    她思考了下,继续道:“还因为你是让让呀。”

    张陆让僵硬的面部曲线瞬间柔和了些,生硬的问:“你还觉得谁好看。”

    “我整天对着你的脸我能觉得谁好看啊。”苏在在想想也觉得有些委屈,“我都不敢照镜子了好吗?”

    海风乱吹一通,将她的发丝全数吹到脑后。

    张陆让伸手替她捋了捋,心情看起来很好。

    他垂下眼,稍稍弯了弯腰,盯着她的脸看了一会儿。

    很快,张陆让下了个结论:“你好看。”

    听到他的夸奖,苏在在嘿嘿直笑,抱住他的手臂,一脸好奇:“你第一次见我觉得我长得好看吗?”

    张陆让回忆了下,沉默了下来。

    苏在在一下子就懂了,唇边的笑意收敛了些。

    她觉得有些憋屈,闷闷的问:“那你对我什么印象?”

    张陆让舔了舔嘴角,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诚实说:“觉得你有点奇怪。”

    苏在在瞪大了眼,觉得有些冤枉:“哪里奇怪?”

    这次张陆让安静了下来,没再说话。

    苏在在回忆了下高一的时候自己的行为。

    ……好像确实。

    她决定不再提过去的事情,改口问:“那现在呢?”

    一旁沉默的人依然沉默着。

    等的有些着急的苏在在正想跟他撒泼,就听到他开了口。

    “没觉得了。”

    ******

    两人在海边走了一圈之后,没多久就回到停车场,开车回酒店。

    苏在在走到前台那办理入住手续,报了自己的名字后,把身份证递了过去。

    工作人员看着他们两个,提醒道:“如果是两个人入住,都要提供身份证。”

    闻言,张陆让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了身份证。

    还没等他递过去,就听到一旁的苏在在轻声道:“没有,就我一个人住。”

    张陆让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猛地转头看向她。

    拿到房卡后,苏在在将张陆让扯到旁边说话。

    “让让,你想想,你那么久没回家了,你还跟我一起住酒店。而且咱俩还没结婚呀,你爸妈要怎么想我啊。”

    张陆让看了她一眼,沉声道:“那我回去了。”

    “嗯,这次不要任性。”

    “……”

    “下次再来献身。”苏在在厚颜无耻的补充。

    张陆让懂她的顾虑,也没再说什么。

    他把她送到房间,不放心地嘱咐了她几句。

    见张陆让出了门,苏在在忽然道:“你不开心你就过来哈。”

    张陆让“嗯”了一声,看她把门锁上了才出了酒店。

    回到家时,张氏父母和张陆礼都还呆在客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张陆让很久没回来过,此刻也有些不习惯。

    他在玄关处站了一会儿,正想跟他们打个招呼就回房间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张陆礼恰好看到他,喊了他一声:“哥!”

    张陆让终于有了动作,走了过去。

    “阿让,你寒假呆在这边吧?”张母忽然问。

    闻言,张陆让的视线望了过去,诚实道:“过两天我就回去,等除夕的时候跟舅舅一起过来。”

    张母似乎有些不满,还想说些什么,但想到前两年空荡荡的房子,很快就退怯了。

    旁边的张父翻了翻手中的报纸,也没开口。

    张陆让跟他们打了声招呼便回了房间。

    没过多久,张陆礼门都没敲,直接进了他的房间。

    张陆让正坐在床上,见他进来时只是抬了抬眼,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张陆礼才上了他的床,盘腿坐下:“哥,我打算毕业之后在那边工作几年再回来。”

    “嗯。”

    “我跟爸妈说了,他们不同意。”

    听到这个,张陆让才有了反应,皱眉道:“你……”

    没等他说完,张陆礼继续道:“我不会听他们的,我就是想呆在那边,我已经决定好了。”

    张陆让点点头,看着手机没说话。

    张陆礼也不介意他的冷漠,继续巴拉巴拉:“哥,爸妈的态度是不是变了?我去年没回家就是为了这个。”

    张陆让看了他一眼,有些莫名其妙。

    “以前我在的时候,他们就只觉得是你的问题,因为觉得你很叛逆不听话。”张陆礼振振有词地分析,“不过哥,你居然能三年不回家,无情。”

    张陆让没理他。

    “你毕业之后真在z市那边工作啊?”

    张陆让被他烦的不行,抬脚踢了他一下:“回你房间。”

    “所以你在z市工作吗?”张陆礼继续问。

    “嗯。”他终于回答,顺带补充了句,“就在那了。”

    ******

    半年后,两人开始准备大四实习。

    苏在在和张陆让实习的公司距离离得有些远,车程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

    两人的职业本就是熬夜和加班较多,所以见面的时间比以前的少了很多。

    苏在在的工作地点在z大附近的一家广告公司。

    她意外的发现,谢林楠也在这家公司上班,恰好在同一个部门。

    不过自从上了大二,苏在在也没怎么跟他说过话,见到他也只是略带生疏的打了个招呼。

    之后就被她抛之脑后。

    张陆让在菁华附近的一家大型软件公司实习,不加班的时间他都会开着林茂的车到z大那边找苏在在吃晚饭或者给她带饭。

    硬挤的话,一个星期加上双休两人能见四面左右。

    实习两周后的某天。

    苏在在从公司里出来,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坐上张陆让的车。

    张陆让的身上穿着衬衫西装裤,领带正经的系着。嘴角平直,见到她的时候稍稍的向上翘了翘:“想吃什么?”

    他边说边习惯性地凑过来帮她系安全带。

    苏在在乖乖的坐着,仔细的想了想:“吃烤肉吧。”

    张陆让“嗯”了声,思考了下那家店的位置,很快便发动了车子。

    苏在在百无聊赖地在车窗上呵了口气,一笔一划的写了个“让”字。

    半晌后,她突然转过头,叹了口气。

    “让让,你说咱俩这段时间老是熬夜,要不要比比谁先秃顶?”

    刚好红灯,张陆让停下了车。

    闻言,他额角一抽,说:“不比。”

    苏在在也没说什么,心情看上去有些低落。

    烤肉店离苏在在的公司并不远,开车差不多五分钟就到了。

    张陆让找了个位置停车,停好后,他也没急着下车。

    苏在在低头解安全带。

    正想下车的时候,一旁的张陆让扯住她的手腕,将她带了过来,轻声问:“怎么了?”

    苏在在看着他,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刚刚又被总监骂了。”

    张陆让顿了下,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骂你?”

    “他说我写的文案很烂,说了很多遍改出来的东西都很烂。”大概是因为张陆让在身旁,苏在在的情绪彻底爆发,“我也想像你那样,什么都做的很好……”

    她像是回到了高考的时候。

    一步一步的磨砺,其中的多少辛酸崩溃,都是成长的代价。

    但幸好的是,每次都有张陆让在她的身边。

    张陆让的双眸暗沉沉的,喉咙上下滑动,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很快,他凑过去将她整个人抱到自己的腿上,垂眸看她,声音带了哄人的腔调。

    “说你文案哪里做的不好?”

    苏在在吸了吸鼻子,将眼泪蹭在他的衬衣上。

    “说我写的太死板了,太书面化。”

    张陆让用鼻尖蹭了蹭她的额头,半开玩笑。

    “你怎么可能写得出死板的东西。”

    听到这话,苏在在用泛了红的眼眶看他,没说话。

    “别太把别人的话放在心上。”想了想,他补充道,“我也经常被骂,各种原因都有,我没有什么都做的很好。”

    苏在在很认真的反驳他,瓮声瓮气的。

    “你就是什么都很好,骂你的人都是嫉妒你。”

    张陆让原本还有些沉重的心情瞬间消失,被她逗得闷笑了声。

    他低头吻了吻她的眼,嘴角弯着。

    “以后有人骂你我就给你送礼物好不好?”

    苏在在的心情已经好了不少了,顺着他的话说:“哪用礼物,被骂了你就亲我呀,要那种特别粗暴的吻。”

    “不行。”张陆让果断拒绝。

    苏在在一愣。

    还没等她继续说话,张陆让的唇瓣向下挪,与她的嘴唇贴合。

    他咬了咬她的饱满的唇,像是把她刚刚的话听进去了,力道有些重。

    苏在在听到他含糊不清的说了句:“要是没人骂你了怎么办。”

    她的眼睛稍稍瞪大了些,听到他补充了句。

    “我也觉得你什么都好。”

    ******

    两人在车里厮磨了一阵子才进了烤肉店。

    张陆让拿着夹子,平铺了几块肉到烤盘上,仔细的翻转。

    苏在在咬着他烤好的肉,忽然想起了件事情。

    “让让,还有不到一年我们就毕业了耶。”

    张陆让腾开手把她调了点酱料,放在她面前。

    听到苏在在说的话,他的眉眼一动,沉下了声音:“苏在在,别什么都跟我抢。”

    苏在在眨了眨眼,无辜道:“我没抢什么呀。”

    张陆让瞟了她一眼,没说话。

    苏在在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有些疑惑:“我怎么感觉你总是在生气。”

    他叹息了声,认真的问:“你不想我对你好点吗?”

    “啊?”苏在在仔细的想了想,“你……”对我很好了啊……

    没等她说完,张陆让继续道:“你也得给我点机会。”

    他的声音带了几许懊恼。

    苏在在呆呆的“哦”了声,低头继续啃肉。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反应过来。

    “我不跟你求婚就是了,不过我想了好多个方式呀。”提到这个,苏在在忽然有些不甘心了,“不行,我也想用,要不我们一人求一次。”

    张陆让又往她碗里夹了几块肉,淡淡道:“你什么时候能正常点。”

    苏在在笑嘻嘻的,厚颜无耻地问:“你不喜欢?”

    张陆让的眉眼抬了抬,稍稍的看了她一眼。

    眼中的情绪没有什么大的波动,顶着一张面瘫的脸。

    声音温润如玉,像是窗外零落的雨点。

    “喜欢。”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