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五十九章
    她的家那么温暖。

    怪不得她也那么好。

    ——张陆让

    两日后, 恰好是周日。

    张陆让提前跟苏在在说好了时间, 一大早就上门拜访。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眉眼含了几丝紧张。

    下一秒, 张陆让弯了弯嘴角, 伸手按了下门右侧的门铃。

    几乎是同时, 门从里开, 苏在在探了个脑袋出来。

    她笑嘻嘻的拉着他的手腕,把他往里扯。

    张陆让站在玄关,往里边看了一眼。

    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 视线往这边看,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中年女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端着一盘水果, 恰好看到了张陆让的身影, 她笑道:“陆让来了?过来坐。”

    张陆让正好脱完鞋子,换上苏在在递给他的室内拖鞋, 而后走到茶几前。

    他伸手将手中带来的礼物递了过去, 语气尊重谦卑:“叔叔阿姨, 您好。”

    苏父站了起来, 接过他手中带来的礼物, 放在茶几上:“坐吧。”

    张陆让颔首,坐在了隔壁的沙发上。

    苏在在像个小尾巴一样坐在他的旁边, 安安静静的。

    场面沉默了一瞬。

    张陆让琢磨着,正想开口说些什么。

    一直沉默着的苏母突然凑近苏父的耳侧, 小声道:“长得比照片好看。”

    苏在在立刻开了口, 说:“妈,你太大声了。”

    听到这话,张陆让的表情一愣,脸有些热。

    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瞬间和缓了不少。

    苏父的声音带了点笑意,倒了杯水放在他的面前:“听在在说你家在b市那边?”

    “对的。”张陆让思考了下,补充道,“我父母都在那边,我跟着舅舅住在z市。”

    “那以后会回去b市工作吗?”苏父随意地问。

    张陆让早就想过这些问题,直接开了口:“不会,工作还是会在z市工作,毕业后会定居在这边。”

    “你父母那边知道吗?”

    “知道的,我跟他们提过,他们也同意了。”

    苏父似乎也没什么要问的了,只是叹息了声,说:“我们家踩在脚底的掌上明珠居然也找了对象。”

    听到这话,苏在在忍不住了:“爸,哪有你这样说话的。”

    张陆让的重点全放在“掌上明珠”四个字,他顿了顿,郑重道:“我会好好对她的。”

    之后,苏父苏母聊起了别的话题,多是苏在在小时候的事情。

    张陆让认真地聆听着他们的话,嘴角全程上扬。

    午饭过后,想到两个长辈可能要午休,张陆让也不想打扰太久,便告了辞。

    苏在在换了身衣服,跟他一起出了门。

    路上,张陆让有些沉默。

    苏在在眨了眨眼,认真道:“你怎么了?我爸妈很喜欢你呀。”

    他不知道在些什么,盯着远处,脸上没什么表情。

    过了一会儿,张陆让开了口:“你觉得我表现的好吗?”

    苏在在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觉得他是求表扬和赞同。

    她十分捧场的夸他:“你那简直是标准女婿的做法了,超级棒啊,不知道的以为你见过几百次家长了。”

    张陆让的嘴角扯了扯。

    他转过头,垂眸看了她一眼,眼中带了笑意和期待。

    “那你有经验了吧?”

    完全没想过他会说这个,苏在在愣了下,呆滞地点头。

    “下周见我舅舅?”张陆让舔了舔唇,继续道,“过几天你可能就要面试了,也赶不及去b市去见我爸妈,等寒假或者明年暑假我们再去?”

    他的语气有些急切,让苏在在有些反应不过来。

    “寒假好不好?等你这边没事了我们就过去。”

    见他这副模样,苏在在忽然扬了扬嘴角,抑制不住唇边的笑意。

    她看着张陆让,郑重道:“好啊。”

    都在拼命的想让对方渗透入自己的生活。

    那又有什么不好。

    ******

    隔年寒假,苏在在在过年之前跟张陆让一起去了b市。

    张陆礼也刚从国外回来没几天。

    空旷的房子里一下子增添了几个人,热闹了不少。

    因为这个原因,张父张母的心情看上去都很好。

    吃完晚饭后,几个人都坐在沙发上聊天。

    张母面带微笑,牵着苏在在的手问:“你和阿让都大三了吧?听他说要直接工作,你呢?是读研还是工作?”

    苏在在低头思考了下,说:“我也打算直接工作。”

    张陆让拿起桌子上的茶壶,慢慢地倒茶,再次强调:“我们两个的工作地点都在z市,以后也会在那边定居。”

    张父没有提出什么意见,只是道:“有空记得要回家。”

    闻言,张陆让的动作顿了顿,轻轻的应了声:“嗯。”

    一旁的张陆礼拿起一杯茶,小小的喝了口:“过两年我也回来了啊。哥,你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啊,要我当伴郎吗?怕抢你风头啊。”

    张陆让认真的想了想:“那算了。”

    客厅猛地响起一阵笑声。

    半晌后,张母边扯着苏在在往房间走,边道:“在在,来,我给你看看阿让小时候的照片。”

    张陆让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也想跟过去。

    张父突然喊住他,生硬道:“茶没了。”

    “哥,你这也粘的太紧了吧。”张陆礼一副嫌弃的模样。

    张陆让的眉心一动,没说话,坐了回去。

    他低喃着,表情有些疑惑。

    “会吗。”

    “根据我的经验,女生不喜欢男生太粘人。”

    张父也难得的开了口:“是这样。”

    张陆让舔了舔唇,低声道:“她应该挺喜欢吧。”

    ******

    房间里,张母带着苏在在坐到床边,从书柜上拿出两本厚厚的相册。

    她的兴致很高,翻到其中一张的时候,还指着笑道:“阿让和阿礼两个人年龄差的不远,就一岁半,所以以前很多人都问我他们两个是不是双胞胎。”

    苏在在看了看。

    照片上的张陆让大概七八岁左右,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根。张陆礼站在他的旁边,表情一模一样,这样一看,确实像了个十足。

    苏在在好像没见过表情这么浮夸的张陆让。

    她像是被感染了,莫名的弯了弯嘴角。

    “阿让以前特别不爱学习,”张母陷入回忆中,“他整天跟同学去外面玩到七八点才回来,他弟弟想跟他一起去他都不愿意。”

    “后来,他弟弟四年级的时候开始跳级,当时我和他爸爸的心态可能也开始变了,阿让的性格也开始慢慢的变化。”

    “他弟弟十五岁就考上b大,当时还上了新闻。”

    苏在在沉默着,认真的听她的话。

    “很多亲戚就打电话来夸,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的,他舅舅跟我说了很多次,我也没觉得我哪里做的不对。”

    “阿让上大学之后,一次家都没回过。”张母的声音渐渐哽咽,目光盯着相册里的照片,“阿礼也是,我以为他很亲近我,可他从来不给我打电话。”

    她的眼泪掉了下来,终是忍不住单手捂住了眼。

    “原来我一直做的都不对。”

    苏在在将手搭在她的手上,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阿姨……”

    “我的两个孩子,因为我和他爸爸,一直都过的不开心。”

    “我还以为给了他们很好的生活,原来根本不是……”

    “原来只有我和他爸爸觉得好……”

    苏在在鼻子一酸,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

    “阿姨,张陆让现在变得很好。”

    “你不用不开心,一切都会好的。”

    所有一切。

    ******

    时间也不早了,苏在在跟张父张母道了声别,准备回酒店住。

    张陆让拿了张父的车钥匙,跟她一起出了门。

    两人上了车,张陆让没立刻发动车子。

    沉默片刻后,他忍不住问:“我妈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呀,她给我看了你小时候的照片。”提到这个,苏在在瞪大了眼,“让让,你小时候嘴巴超级大。”

    张陆让:“……”

    他瞟了她一眼,发动了车子。

    苏在在的手肘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景色。

    天已然暗沉了下来,带了几许的压抑。

    沉闷中,苏在在忽然开了口,轻声问道:“你还怪你爸妈吗?”

    听到这个,张陆让明显一愣,不过很快就回答道:“谈不上吧。”

    谈不上责怪,也说不上原谅。

    但大概是,再也亲近不起来了吧。

    苏在在没发表什么意见,扯到另一个话题上。

    “以后我们不生孩子了吧。”她半开玩笑。

    张陆让没说话,似乎在等待她接下来的话。

    “因为我肯定会只偏心你啊。”

    闻言,张陆让的嘴角勾起,也道:“那他(她)真的是没爸妈疼。”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