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五十八章
    ……我也没经验。

    ——张陆让

    暑假有两个月的时间。

    两人上网看了一下实习招募的信息, 找到适合的之后, 投了好几份简历过去。

    之后便是等待答复的时间。

    面试时间出来前。

    张陆让在微信上问苏在在:你想去玩吗?

    看到这话, 苏在在将腿上的电脑放到一旁, 愉快的回:想啊。

    回复完之后, 她思考了下, 正准备提议去电玩城玩, 就看到张陆让再度发了一句话过来。

    ——那去游乐场?

    比较起来,苏在在还是比较想去电玩城。

    但她想起了某些画面,果断收回了口中的话。

    ——好啊。

    隔天, 两人一早就动身,上了开往游乐场的公交车。

    因为游乐园所在的位置差不多在终点站,所以苏在在挑了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

    张陆让默默地跟着她, 坐到到她旁边的位置。

    苏在在把头上的鸭舌帽摘了下来, 顺手也把他的扯掉。

    随后,她翻了翻书包, 拿出自己的防晒霜, 挤了一大坨在手背上。

    苏在在侧身, 勾住他的脖子, 往下压了些。

    张陆让乖乖配合。

    这么近看, 她的瞳孔在眼前放大,颜色有些浅, 清澈又明亮。目光流盼时,像是有星星在里头流动。

    她的指尖带了点凉意, 伴随着轻柔的动作, 格外舒服。

    苏在在仔细地替他抹着防晒霜,边抹边说:“大热天过去那边肯定很晒的,防晒得弄好,我给你买的都是不油腻的,涂着应该没那么难受。”

    张陆让低低的“嗯”了声。

    面部涂完后,苏在在又挤了点到掌心中,涂抹着他的颈部。

    她的动作很轻,之前涂面部的时候,张陆让没什么感觉,但到颈部就产生了点若有若无的痒意。

    一点点的挠,从下至上,划过他的喉结。

    像是刻意,又像是不经意。

    张陆让忍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将脖子向后倾。

    苏在在无辜地眨了眨眼:“你干嘛?”

    张陆让别过脸,平复了呼吸,缓缓的开口:“涂好了。”

    苏在在上下扫了眼,面不改色地继续道:“你锁骨也露出来了,我给你涂。”

    下一秒,张陆让一把将衣领向上扯了些,憋了半天,最后只是不自然地说了句:“在外面别这样。”

    听到这话,苏在在懵了下,猛地笑出了声。

    张陆让被这笑声弄的面色一僵,冷冷地看了她一眼。

    很快,他将自己的帽子戴了回去,向下一扣,遮住半张脸。

    苏在在弯腰,顺着缝隙看他的表情。

    很快,她将手伸了进去,摸了摸他的脸。

    声音带着安抚的味道,更多的是在忍着笑。

    “好,在外面不这样。”

    张陆让:“……”

    ******

    两人进了游乐场。

    苏在在一手被张陆让牵着,另一只手看着地图看。

    她仔细地扫了一圈,听到张陆让问她吃不吃雪糕也没回答。

    半分钟后,苏在在终于在地图的其中一个位置看到“鬼屋”两个字。

    苏在在连忙扯着他,换了个方向走。

    张陆让愣了下,问:“你要玩什么?”

    “我们进鬼屋玩吧?”说完后,她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再去玩别的。”

    张陆让顿了顿,认真道:“鬼屋晚上再去比较有氛围吧。”

    苏在在瞪大了眼,一副理解不了的模样。

    “你在说什么?晚上去鬼屋?大白天跟鬼屋才是标配啊!”

    张陆让的额角一抽:“……那去吧。”

    鬼屋的位置在游乐场的角落,是一个大型的水泥房子,暗灰的颜色,墙面长了些青苔,还刷上了些红色的油漆,看起来斑斑驳驳。

    房子里头偶尔响起压抑的怪声和人的尖叫声,烘托了几分恐怖的气氛。

    入口前面排着长长的队伍,隔一段时间放几个同行的人一起进去。

    苏在在舔了舔唇,牵着他走了过去。

    等待的时间里,苏在在从书包里拿出水瓶,拧开,递给他。

    听着那毛骨悚然的声音,苏在在忽然有些紧张,小声的问:“你怕吗?”

    张陆让单手拿着伞,另一只手接过水润了润唇。

    听到这话,他神情寡淡,漫不经心的摇头。

    苏在在小声的“哦”了下,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快就轮到两个人进去。

    里面的光线很昏暗,耳边总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声响。

    苏在在抓住他的手臂,认真道:“让让,你别怕。”

    张陆让一句“没怕”还没说出来,她一脸严肃,继续道:“怕就抱紧我。”

    他顿了顿,扯过她的手往前走。

    里面的鬼都是人扮演的,固定在其中一个位置,突然扑出来吓你一跳。

    苏在在好几次被吓得快叫出来,转头看张陆让时,他都一脸平淡。

    她想起了自己来鬼屋的目的,心中的那些恐惧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在在低头思考了下,决定改变策略。

    想通了之后,她猛地扑到张陆让的怀里,觍着脸道:“呜呜呜呜让让我好怕……”

    张陆让:“……”

    他停下了脚步,抬起她的头,用微弱的光线看了看她的表情。

    眼中带着星星点点的狡黠,嘴角还向上弯着。

    很快就抿了抿唇,收敛了自己脸上的笑容。

    张陆让的嘴角忽然弯了弯。

    他也没动,任由她抱着。

    半晌后,苏在在心满意足地说道:“我们走吧。”

    张陆让扯过她的手,很快就又松开,向上挪,搭在她的肩上。

    走了几步后,苏在在听到他若有若无的说了句话。

    “傻乎乎的。”

    她望了过去,正好看到他带了宠溺的眼。

    ******

    出了鬼屋,张陆让拉着苏在在走到一旁,给她买了根雪糕。

    苏在在咬着雪糕,问:“我们去玩旋转木马?”

    他看着地图,点点头。

    她眨了眨眼,得寸进尺:“你跟我一起玩吗?”

    “嗯。”他淡淡的应了声。

    找到位置后,张陆让牵着她去排队。

    苏在在舔着嘴角的雪糕,思考了下,然后说:“我之前跟佳佳一起来游乐场,她都不肯跟我一起玩,说太幼稚了。”

    “……”

    “我跟你说,她跟现在的男朋友已经互见家长了。”说起这个,苏在在瞪大了眼,“我们怎么还没见?”

    张陆让默默地从书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

    “你不要每次都用行动扯开话题。”苏在在一脸严肃。

    见她不接,张陆让直接帮她擦掉嘴角的污渍,轻声道:“我爸妈那边,我想再过一阵子再带你回去。他们都知道你,我跟他们提过。”

    说完这句后,他想了想,补充道:“你要不要先见见我舅舅?”

    听到他前一句话,苏在在愣了下,好奇道:“你什么时候说的呀。”

    张陆让回忆了一会儿,一脸认真。

    “之前打电话,他们让我说些这边的事情,然后我就说了你。”

    好像也只有苏在在,是值得说的事情。

    苏在在忽然有些紧张,小声道:“那他们怎么说?”

    张陆让也记不太清,犹犹豫豫的说:“让我带你回去给他们看看。”

    沉默片刻后。

    苏在在幽幽的开口:“让让,你先见我爸妈吧。”

    “……”

    “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做的。”

    “……”

    “给我点经验。”

    张陆让:“……”

    ******

    吃完午饭,两人在周围逛了一圈,消消食。

    一小时后,恰好再度走到过山车的游乐设施那。

    苏在在提议了句:“要不我们去玩过山车吧?”

    张陆让看了一眼,差不多六十米左右的高度。

    他抓了抓头发,这次有些犹豫了:“你确定不怕?”

    “你不喜欢吗?”苏在在也不在意,“那不玩了。”

    “没有,你不怕的话我们就去。”

    闻言,苏在在笑嘻嘻地扯着他走了过去:“不怕啊。”

    这个过山车是游乐场的热门设施之一。

    苏在在和张陆让等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才上去。

    工作人员检查完安全带之后,张陆让还有些不放心,仔细地再检查了一遍苏在在的。

    苏在在弯了弯眼,笑道:“让让,你不是物理很好吗?”

    他没说话,握住了她的手。

    很快,过山车慢慢的动了起来。

    速度渐渐加快,从低处向高处。到最顶端之后,猛地向下落。

    耳边的风声格外大,盖过了一半的尖叫声。

    苏在在淡定地侧过头,看着张陆让那依然没什么波动的脸。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稍稍提高的声音喊他:“让让。”

    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苏在在没想太多,正想继续说话。

    过山车的速度越发的快,身体也顺着转向开始转动。

    苏在在心脏一跳,乖乖的闭上了嘴。

    一分钟后,过山车到了终点,速度慢了下来。

    苏在在转过头看他,继续说出刚刚没说出来的话:“让让,我们现在也是经历过生死的关系了。”

    张陆让沉默着望了过去。

    “所以你来我家吧。”

    她的话音刚落,过山车随之停了下来,乘客解开安全带,发出感叹的声响。

    张陆让也解开安全带,见她没动静,便伸手替她解开。

    随后,苏在在扯着他站了起来,继续道:

    “我让你岳父岳母请你吃顿饭报答一下你。”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