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五十七章
    想给她好的生活。

    ——张陆让

    大年初三的晚上, 林茂便从b市回来了。

    他进家门的动静不算小, 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让原本在睡梦中的酥酥瞬间跳了起来, 跑到门边, 呜咽着抓着门。

    张陆让正坐在书桌前看电脑, 很快就起了身, 走过去将门打开。

    门一开,酥酥的后腿向后瞪,一个加速往楼下跑。

    地面打滑, 看起来像是快要摔倒。

    张陆让轻笑了下,慢条斯理地跟在它后面。

    走到楼下,张陆让一眼就看到玄关处堆放着两箱b市的特产, 旁边的地上倒着一个24寸的黑色行李箱, 像是被人随手一扔。

    林茂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玩手机。

    跑在前面的酥酥把前肢搭在他的腿上,撒娇似的敲了几下。

    张陆让的额角一抽, 自觉地走过去将行李箱扶了起来, 抬到林茂的房间里。

    然后再次下了楼。

    林茂的眼皮稍稍抬了抬, 轻声道:“把箱子里的东西拆出来放冰箱。”

    张陆让看了他一眼:“……”

    “我有点累。”他拍了拍沙发, 示意酥酥跳起来, 抱着它睡觉闭目养神,“坐了三个小时的飞机, 很辛苦。”

    张陆让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随后, 他走到玄关处, 把两个箱子一口气抬了起来,往厨房里走。

    等他整理好,再出来的时候,林茂已经坐起来看电视了。

    张陆让:“……”

    林茂伸手抓起茶几上的花生,剥了几个塞入口中。

    张陆让坐在他的旁边,伸手倒了两杯水,一杯放在林茂的面前。

    林茂换着台,忽然想起件事情,轻声道:“你外公外婆给你的红包我放行李箱里了,还有你爸妈那边的。”

    张陆让没说话,拿起透明的玻璃杯,慢腾腾的喝了口水。

    “你弟弟今年也没回去过年。”林茂打了个哈欠,把电视关上,“唉不行,我得去睡一觉,昨天通宵跟朋友打麻将了……”

    “……”

    很快,客厅里就只剩下张陆让一个人。

    他在沙发上发了会儿呆,没过多久就走回房间。

    张陆让看着手机,叹息了声,正想给家里打个电话的时候,铃声恰好响起。

    他没怎么犹豫,直接接了起来。

    那头没有立刻说话,声音也不像以往那般带了命令的语调:“阿让。”

    张陆让垂眼,看着桌子上的书,抚平了边缘的皱折。

    没得到他的回应,张母也不在意,自顾自地说:“你弟弟说他在那边还有课程,时间太匆忙就不回来了。”

    “嗯。”

    电话里沉默了一瞬。

    很快,张母的声音忽然有些哽咽。

    “为什么你跟阿礼从来都不会主动给妈妈打电话,你舅舅就过来这边三天,妈妈都听他接过你好几个电话。”

    张陆让拿笔的动作一顿,指尖慢慢的收了回去。

    他早就没了脾气,也忘了自己该有什么情绪。

    而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陆让思考了下,想了想,有些生硬的开了口。

    “我这边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新年快乐。”

    他等了一下,没等到张母说话。

    正想跟她打个招呼就挂电话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张父的声音。

    张父的声音沉沉的,听起来跟以前差不多:“听你舅舅说你大一拿了奖学金?”

    张陆让下意识的应了声:“嗯。”

    那边又没了声响。

    张陆让的精力渐渐分在了电脑屏幕显示的一连串代码上。

    他放下笔,将通话按了扩音,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了起来。

    良久后,静谧的房间里响起中年男人的一句话。

    “挺好的。”

    张陆让停下了动作,表情没有什么波动。

    他拧着眉,似乎在思考着怎么回答,最后只是道:“嗯,你们早点休息。”

    说完他便挂了电话。

    随后,张陆让看了眼时间,习惯性地给苏在在打了个电话。

    苏在在接的很快,清脆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让。”

    “到家了?”

    “刚到,明天就不用再去亲戚家了,我们出去玩呀。”

    张陆让想了想,问:“你想去哪?”

    闻言,苏在在立刻道:“去看电影啊,而且商业街那边的店都开着,我们还能去吃点好吃的。”

    “好。”

    “我这三天收的红包快破万了!”苏在在激动地床上打了个滚,“我才十九岁啊,你敢相信吗?我十九岁的时候,日收入破三千了。”

    张陆让:“……”

    苏在在在那边偷着乐:“让让,你傍大款了。”

    听着她的语气,张陆让的嘴角扯了扯,说:“差多少破万。”

    苏在在重新翻出红包,慢慢的数着:“现在好像,九千五百左右。”

    但算完之后,苏在在也不太确定,她犹豫了一下,决定再数一次。

    还没等她开始数,苏在在的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苏在在拿过来看了一眼,耳机也因这动静掉了一只,落到身旁。

    那头传来一声闷笑,似乎心情很好。

    “我帮你一把。”

    苏在在点开支付宝看了一眼,见他转了520块钱过来。

    她正想说些什么,张陆让认认真真地补充了一句。

    “这样算的话,你还欠我20块。”

    苏在在瞪大了眼,不可置信道:“你居然跟我计较那么多。”

    见他这么无情,苏在在也开始翻旧账:“你还记不记得我上次心情好的事情,给你发的小费。”

    “……什么小费。”

    “就有一天晚上你伺候的特别好啊,反正我后来不是给你发了个红包吗,你现在还给我。”

    张陆让仔细的回忆了一会儿,想到之后,他有些无言以对。

    苏在在的话太引人遐想,他回答的时候还有些犹豫:“我陪你去上晚课的那次?”

    “对呀。”

    张陆让抿了抿唇,彻底想了起来。

    随后,他一字一顿,冷声道:“苏在在,那是一分钱。”

    “可我那时候微信里就剩一分钱,我把我的全部都给你了。”苏在在毫不心虚,厚颜无耻道,“而你现在刚拿了全额奖学金,却连二十块钱都要跟我计较。”

    “……”她这话让张陆让开始怀疑刚刚自己是给了她五百块还是借了她二十块。

    半晌后,苏在在下了个结论:“让让,你大概是那种典型的,飞黄腾达之后就抛妻弃子的男人。”

    虽然张陆让已经习惯了她每天都这样一副不正经的模样,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还是忍无可忍。

    还没等张陆让皱眉反驳,苏在在笑嘻嘻地补充了句。

    “不过你放心吧,我会努力一直当个有钱人的。”

    张陆让口中的话瞬间吞回了肚子中,嘴角弯了弯。

    下一秒,他向后往椅背一靠,懒洋洋的喊了她一声:“在在。”

    “啊?”

    张陆让回忆着,将她以前说的话稍加改动。

    “明天下午一点出门,你早一分钟出门,二十块钱就不用还了,早两分钟出门,我给你二十块钱,以此类推。”

    苏在在沉默了一瞬。

    很快,电话里传来她轻飘飘的一句话。

    “让让,如果我残忍点,现在就出门,你大概要宣布破产了。”

    张陆让:“……”

    ******

    大二下学期开学后,两人的生活变得忙碌了起来。

    张陆让除了上课就是在准备移动互联创新大赛的事情。

    要设计一款app,然后变出这个app,主题和是医疗通讯相关的。

    张陆让跟同寝室的三个人组队,还要准备答辩。

    除此之外,他还参加了很多和系里合作的workshop,因为这个甚至还逃过几节课。

    每天忙的焦头烂额。

    另一边,苏在在的专业课开始变多了起来。

    因为大一参加部门的原因,她认识了不少人,也因此跟同系的几个师兄师姐一起参加了校内组织的一个广告大赛。

    时间过的飞快。

    忙碌期一过去,大二也就结束了。

    苏在在的最后一门考试比张陆让早两天。

    考完之后,她也没着急着回家,陪着张陆让在图书馆里复习。

    苏在在打了个哈欠,戴上耳机,打开了个广告视频来看。

    注意到她泛了困意的表情,张陆让思考了下,随后从一旁的书堆里拿出个本子,在上面给她写了句话。

    ——移动互联创新大赛,我参加的那个队伍,拿了特等奖。

    苏在在瞟了一眼,视线顿了下来。

    下一秒,她猛地抱住他的手臂,兴奋的晃了晃,无声的笑。

    张陆让的心情被她感染的也有些愉悦。

    他任由她晃,用空着的那只手再度写了一句话。

    ——但我逃了课,拿不到奖学金了。

    看到这句话,苏在在有些骄傲,桃花眼向下弯。

    她松开了他的手,拿过他手中的笔。

    认认真真的写了一句话上去。

    ——我拿到了,送给你。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