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五十六章
    我一点都不难过了。

    大概是因为她在帮我难过。

    ——张陆让

    隔年春节, 大二的那个寒假。

    除夕夜的前一晚。

    苏在在像往常一样, 洗完澡后, 缩在被窝里给张陆让打电话。

    她趴在床上, 戴着耳机, 从床头柜上拿过自己的日记本, 用牙齿把笔盖拔出, 慢慢的在上边写着字。

    很快,张陆让的声音顺着电流,从耳机里传入耳中。

    声音低醇微哑, 偶尔还带了几声咳嗽声:“你在干什么。”

    苏在在弯着眼写着字,笑道:“给你写情书呀。”

    听到这话,张陆让的声音顿了下, 问:“什么情书。”

    苏在在垂下眼睑, 细软的发凌乱的散着,有几根落在本子上, 被她一一拂开。

    她挑了挑眉, 认真道:“等你出现在我家的户口本我再给你看。”

    张陆让:“……”

    将最后一个字写完后, 苏在在将日记本合上, 放回原处。

    她伸手将台灯关上, 眼前瞬间陷入的黑暗让她感觉有些困倦。

    想起明天,苏在在懒洋洋的问道:“让让, 你明天跟你舅舅过吗?”

    上大学之后,张陆让回b市的次数少的可怜。

    苏在在只见他在去年暑假的时候回去了一趟, 而且早上去, 晚上就回来了。

    大概是在张陆礼出国前去见他一面。

    闻言,张陆让沉默下来,没答话。

    苏在在闭着眼,耐心的重复问了次,声音低低缓缓,像是快睡着了那般。

    “明天除夕呀,你是不是跟你舅舅过?”

    张陆让的眼睛还放在电脑上,漫不经心的答道:“不是,他回b市,跟我外公外婆过。”

    听到这话,苏在在的双眼猛地睁开,小心翼翼地问:“那你怎么不跟你舅舅一起去你外公那。”

    跟她聊天,张陆让不太想分心。

    他起身,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思考了下,认真道:“我回去了没人照顾酥酥。”

    苏在在没再问,顺着他的话题道:“你这样让我突然觉得好对不起我家小短腿。”

    张陆让闷笑了声。

    提起它,苏在在倾身看了眼床边的窝垫。

    用窗外洒进来的月光,隐隐能看到小短腿闭着眼,偶尔会因为她的声音稍稍睁开眼,但很快又陷入睡梦中。

    苏在在收回了眼,忽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耳机里回荡着他浅浅的呼吸声,和缓,迟钝。

    苏在在的嘴唇动了动,她觉得在这种氛围下,她应该要说点什么。

    不论是什么都好。

    很快,张陆让抢先她一步开了口。

    他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因为对象是她,话里带了几分柔意。

    “快睡吧,明天不是还要早起走亲戚吗?”

    苏在在的话咽了回去,最后问了一句。

    “那你明天一个人呆在家里吗?”

    张陆让重新回到桌子旁坐下,轻轻的应了声。

    “嗯。”

    ******

    隔天晚上,苏在在吃完年夜饭,照旧走到院子里闲逛。

    以前父亲和自己在这里一起种下的一棵小树苗已经变得粗壮了不少。

    苏在在走过去摸了一下,凉意从指尖往里渗透。

    她回头望了一眼,随后,走到秋千椅旁坐了下去。

    双脚向下一踩,后推使力,晃动了起来。

    秋千椅有些老旧,院子里传来一声又一声吱呀的声响。

    苏在在想起了三年前,她在这儿给张陆让发微信。

    那时候,她刚觉得张陆让对她有好感。

    还在患得患失的情绪中苦苦挣扎。

    可他说什么了……

    苏在在吸了吸鼻子,点开微信的收藏。

    向下滑动,滑到其中一条,日期显示2013-02-09的那条。

    里面是一个语音条。

    苏在在沉默着,点开来听。

    ——“一起考z大。”

    那时候,苏在在因那短暂的离别十分忧愁。

    她沉醉在那狂热的爱恋当中,也因此,想去他所在的城市。

    不求回报的,想去他所在的地方。

    可张陆让却说,一起。

    他说,一起。

    屋子里响起了一片欢笑声,热热闹闹的。

    在这冬日中,显得暖意融融。

    苏在在的眼眶染上了浅浅的红色,在那净白的脸上格外明显。

    她站了起来,慢慢的推开了院子的小铁栏,往外走。

    大概是因为都在家里过节的关系,外头的街道上基本没有人烟,十分冷清。

    苏在在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最终还是忍不住跑了起来。

    出了小区,一路下来,偶尔能看到成群结伴的几个人。

    周围没几家店铺还开着,夜变得越发的寂静。

    苏在在走到车站,这里没有直达家里的车。而且距离也不算近,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

    等待的时间里,苏在在给苏母发了条短信。

    半小时后,她终于拦到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

    出租车里有暖气,让她被寒风吹的有些僵硬了的手终于回了暖。

    苏在在戳开跟张陆让的聊天窗,思考了下,莫名其妙的扯到了一个话题上。

    苏在在:让让,以前别人跟你要微信号,你都是说你没有的吗?

    张陆让:什么以前

    苏在在:就是高二之前。

    这次张陆让回复的有些慢,似乎是在思考。

    半晌后,他回道:没人跟我要,都是直接加。

    看到这话,苏在在愣了下,想起了自己那无疾而终的好友验证。

    她的心底突然有些不平衡了。

    ——那你加了?

    张陆让:没有,我不看的。

    话题被苏在在越扯越远:你为什么不看?!

    张陆让:……

    苏在在:我高一加过你一次。

    苏在在:如果你看到了,你会同意吗?

    苏在在知道她这话是自取其辱了……

    张陆让肯定会诚实说的,绝对不会为了讨她欢心就撒谎。

    如此正直的一个男朋友。

    这回那头回复更慢了。

    屏幕上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中,苏在在却迟迟没有收到他的回复。

    她也不着急,侧头看向窗外,路灯划过一道又一道的光线。

    下一秒,手中的手机震动了下。

    她垂下眼,低头看。

    ——我不知道。

    遇上苏在在,张陆让有很多连自己都想不通的事情。

    比如撒谎说自己没微信而不是直接拒绝,比如对她怎么都狠不下心的心情,比如……在她问自己名字的时候。

    口中那脱口而出的一声“蠢货”。

    苏在在把手机放到腿上,再度望向窗外,神情有些呆滞。

    很快,她弯了弯嘴角,笑出了声。

    大概在所有人眼里,都是苏在在很努力的追着张陆让,向他那边赶。

    但苏在在自己心底清楚的很,张陆让也一直在往她的方向靠拢。

    他默认她的所有行为,纵容她对他做的所有事情。

    从很久以前就开始。

    ******

    苏在在付了款后,下了车。

    保安认得她,跟她打了声招呼后,给她开了门。

    苏在在笑嘻嘻的跟他说了声“新年快乐”。

    冷风在吹,像刀片一样在脸颊边刮。

    苏在在脖子一缩,将围巾裹紧了些,向前走。

    走到尽头,向左转,走到第一栋房子的面前。

    看着外面的窗户,里面一片漆黑,除了二楼的一个房间。

    苏在在重重的跺了下脚,声控灯应声响起。

    随后,她单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按了下门铃,

    半分钟后,里头传来了动静。

    大概是从可视门铃里看到了苏在在,张陆让立刻就开了门。

    他的表情还有些愣,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因为室内有地热的缘故,他只穿了短袖短裤,脖子上搭着一条半湿的白色毛巾。

    冷风顺着大开的门吹了进去,但他像是感觉不到冷,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很快,张陆让向后退了一步,给苏在在腾了个位置进去。

    苏在在身上没多少东西,除了几个收到的红包,只剩下手中的手机。

    其余的东西都放在爷爷家。

    她把脖子上的围巾取了下来,小声问:“你晚上吃什么呀。”

    张陆让接过她的围巾,放在沙发上,扯过她的手,用自己的掌心捂了捂。

    他的双眼低垂着,盯着她冻的发红的手。

    张陆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腾开一只手跟她倒了杯温水。

    看她小口小口的喝着,他轻声问:“今天怎么这么早。”

    “我先回来了。”苏在在诚实道。

    “怎么不跟我说?”张陆让皱了眉,“我过去接你。”

    苏在在毫不在意,骄傲道:“这是新年礼物呀,你有没有很感动……”

    张陆让打断她的话,轻轻的喊她:“苏在在。”

    “啊?”

    他的脑袋靠在她的肩膀处,重复了一声,带了撒娇的意味。

    “苏在在。”

    见张陆这副模样,苏在在眼中的酸意再度浮起。

    她扯起嘴角,笑嘻嘻道:“看得出你很感动。”

    “你怎么那么好。”他用气音喃喃道。

    沉默了片刻后。

    苏在在舔了舔嘴角,小心翼翼的提出自己的猜测:“你爸妈是不是偏心喜欢你弟弟。”

    没想过她会提起这个,张陆让顿了一下,很快就答:“以前是吧。”

    “那他们对你不好吗……”

    闻言,张陆让抬起了头,轻声道:“也不是。”

    大概是因为今晚的氛围,他的声音还带着几丝孩子气。

    “苏在在,我弟弟很厉害。”

    她安安静静的听着,什么都没说。

    “他小学和初中跳级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他很厉害,我也没有觉得自己不如他。每次跟朋友提起他,我都觉得很骄傲。”

    “就算我朋友说我怎么样样不如他,我从来不觉得难过。”

    “……可我爸妈,让我很难过。”

    张陆让心底最深处的一个伤疤,是他最亲的人给的。

    因为他们,张陆让开始介意其他人的看法。

    周围那些声音,那些原本对他来说只觉得无关紧要的声音,瞬间像是放大了,不断地抨击着他。

    让他无处遁逃。

    ——“喂,张陆让!你不回家?”

    家吗。

    张陆让不想回,一点儿都不想。

    从很久以前开始,想到要回家。

    ……他就害怕。

    苏在在张了张嘴,话没出来,声音已是一哽。

    张陆让愣了下,抹去她眼角的泪,有些胡乱的安慰道:“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我不回去只是要准备下学期的移动互联创新大赛。”

    苏在在垂着眼,慢慢的说:“我不会安慰人。”

    “我不难过。”他低笑。

    “我只能给你讲个笑话。”

    张陆让揉了揉她的发心,说:“那你讲。”

    苏在在歪着头,冥思苦想。

    他弯着嘴角,静静的看着她。

    “我心上有个人,我叫他让让。”

    苏在在抬起了眼,与他的对上,眼睛弯弯的。

    听到这话,张陆让的眉眼一抬,也笑。

    “可他不让。”苏在在补充道。

    一直都不肯让。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