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五十四章
    她不为自己考虑, 我帮她考虑。

    我考虑好了, 迟早是我的。

    怎样都是我的。

    ——张陆让

    随着夜幕被一寸寸的拉下, 街道上的行人越来越多。

    两人沿着湖边的青石路向前走。

    苏在在瞟了眼许久没吭声的张陆让, 建议道:“我们回去了?”

    闻言, 张陆让往周围扫了一圈, 问:“饿不饿?”

    苏在在摸了摸肚子, 摇头:“不饿。”

    “那回去吧。”想了想,张陆让继续道,“饿了我再出来给你买。”

    她点头, 笑嘻嘻的:“好呀。”

    张陆让牵着她走到马路旁,拦了辆的士,报了酒店的名字。

    上车了以后, 张陆让也不怎么说话。视线一直望向窗外, 表情淡淡的。

    苏在在凑过去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脸,见他转过头看她, 她又讨好似的亲了一口刚刚戳的地方。

    张陆让的眼睛黑亮, 璀璨的光里像是有什么在涌动着, 夹杂着不知名的情绪。

    他伸手捏了捏她的手指, 慢慢的开了口。

    声音低沉沙哑, 满是郑重的意味:“苏在在。”

    苏在在下意识的应了声,看着两人交叠在一起的手。

    半晌后, 她抬起眼,看他。

    “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 你要跟我说。”张陆让的视线没有半点躲避, 盯着她的眼,“我都会改。”

    他会一点点的变好,成为最适合她的样子。

    夜晚,车里回荡着缱绻的情歌。

    前面的司机正等着红灯,食指在方向盘上一下又一下的敲着。

    很快,红灯亮起,车子发动。

    周围的景色飞快的向后移动,令人眼花缭乱。

    苏在在的注意力全放在他的话以及他宽厚的手掌上。

    良久后,她回握住他的手,弯眼笑。

    “我也想不到呀。”

    张陆让有什么不好。

    苏在在说,她想不到啊。

    ******

    到酒店之后,两人走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

    张陆让对工作人员报出自己的名字,把自己和苏在在的身份证递给他。

    交完押金,张陆让拿着房卡,牵着苏在在往电梯走。

    等电梯的时候。

    苏在在望着电梯显示屏上不断变化的数字,突然幽幽的问:“你订的标间?”

    张陆让刚想点头,突然想起“主动点”三个字。他犹豫了下,摸着脖子道:“只剩标间了。”

    倒是没想过他会说谎,苏在在忍不住盯了他几秒。

    直到他表情开始变得不自然了才慢悠悠地收回了眼,低下头偷笑。

    两人走到房间前。

    张陆让单手刷门卡,将门推开,把卡插在一旁的节电开关上。

    他把东西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往浴室里走。

    将热水的温度调好之后,张陆让走了出来。

    苏在在坐在其中一张床上,把换洗衣物拿出来。

    张陆让站在她旁边,半晌后才道:“洗澡。”

    闻言,苏在在抬眼看他,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你先洗。”

    张陆让也没反对,抬脚走到自己的行李前,翻出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而后便进了浴室。

    狭小的房间里,只剩下苏在在一个人。

    浴室的门是磨砂的,隐隐能看到里头的人身体的轮廓。

    苏在在忍不住过去看了一眼,很快就坐了回去。

    她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淋浴声,咽了咽口水。

    苏在在看了看自己坐着的这张床,上面还放着自己的书包。

    她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确认自己的想法后,她翻出自己带的那盒东西,掏出一只,走到另外一张床,塞到枕头下面。

    确认好那个位置隐蔽又拿的顺手,苏在在心满意足的爬回原来那张床上玩手机。

    十分钟后,张陆让从浴室里出来。

    他用毛巾擦着头发,眼睫毛上还沾着水滴,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白皙。

    身上穿着短袖短裤,大概是因为没擦干身上的水就套上了衣服,还能隐隐看到里头肌肉的曲线。

    苏在在看晃了眼,耳根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刚刚的张牙舞爪消失的无影无踪,成了泡影。

    她有些局促的拿起衣服,往浴室里走:“那我也去洗澡了。”

    张陆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垂着眼继续擦头发。

    半小时后,苏在在洗完澡,吹干头发。她深吸了口气,拧开门把。

    苏在在磨磨蹭蹭地走下浴室前的台阶,转过头,一眼看到张陆让的双腿交叠放在床上,靠在床头玩手机。

    ……在她放书包的那张床。

    苏在在眨了眨眼,再三确认自己没看错后,她恍恍惚惚的走到门旁边把灯关上。

    怕苏在在摸黑走路会摔,张陆让倾身开了旁边的台灯。

    大概是用的时间长了,台灯的光线有些昏暗,视野里变得影影绰绰。

    他的半张脸在暗处,显得隐晦不明。

    苏在在光脚站在原地,原本想要睡了他的底气瞬间就没了一大半。

    她正犹豫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下一秒,张陆让开了口,声音懒洋洋的:“过来。”

    听到这话,苏在在舔了舔唇,爬上那张床。

    随后,她伸手将床头放着的书包丢到另一张床上。

    见她乖乖躺好,张陆让把台灯关上,轻声道:“睡吧。”

    他的视线重新放在手机上,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白亮的光在他脸上若隐若现,侧脸被刻画的越发立体分明。

    苏在在心底的不甘心猛地又冒了起来。

    她像是破罐子破摔那般的翻了个身,抱住他的腰,隔着衣服咬着他腹肌上的硬肉。

    张陆让闷哼了声,身体一僵,握着手机的力道加重了些,声音哑了下来:“睡觉。”

    苏在在装作没听到,掀起他的体恤,又咬了一口,舌尖在其上打着转。

    撩拨完后,苏在在打了个哈欠,回应他刚刚的话:“这就睡。”

    她正想起身将床尾的被子盖在身上,旁边的人忽然有了动静。

    张陆让的眼神沉了下来,直接将手机扔在床头的柜子上,发出重重的“嘭”的一声。

    苏在在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整个身体就覆盖在她的身上,双臂撑在她的耳侧。

    漆黑的房间里,苏在在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听到他愈见急促的呼吸声。

    滚烫的,带着满满的隐忍。

    半晌后,张陆让突然有些委屈,伏低了身子,哑声问:“你怕不怕。”

    苏在在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舔了舔他的耳垂,张扬的笑了下:“怕你不来。”

    这句话瞬间将张陆让的理智全数冲垮,他低头擒住她的唇,扫过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搅着她的舌头拉扯着。

    手渐渐的向下移,抚摸过她身上的每一处。像是洒下了火种,一寸寸的点燃。

    他的唇慢慢的滑动,沿着苏在在的耳廓啃咬着,一遍又一遍,湿润温热。

    细细碎碎的吻不断落在她的身上,动作青涩又带着浓浓的疼惜。

    张陆让将她的上衣向上推,扯了下来,视线在她的身上一顿。

    在此时间的空隙中,苏在在猛地起身,翻了个身,压住他。

    她的上半身赤.裸着,薄纱似的月光从薄薄的窗帘透了进来,银白色的光洒在她的身上,如凝脂般的皮肤映入张陆让的眼中。

    张陆让的气息越发的粗野,眼底的清明自持荡然无存。

    苏在在跨坐在他的身上,能清晰能感受到身下的滚烫。她单手将耳边的发撩到耳后,低头吻住他的喉结。

    一路向下……

    张陆让的双手握了拳,忍无可忍般的扶着她的腰,使了点力气,重新将她压在身下。

    他再度吻了吻她的唇,含糊不清的吐出了两个字:“别闹。”

    闻言,苏在在迷乱的眼稍稍睁大了些,喘着气道:“不、不是,我看过……教材什么的……我能教你……”

    张陆让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咬着后槽牙,半跪在苏在在的身上。

    把自己身上的衣物一件不落的脱了下来。

    被气氛晕染地脑袋晕乎乎的苏在在想学他的动作。

    还没等她开始脱掉裤子,张陆让猛地扯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扯,将她带了过来。

    咬住她的小腿肉,细细舔舐,留下痕迹,一寸寸向上。

    张陆让将她的裤子连同内裤扒了下来,闷哼了声,声音沙哑诱人,带着浓浓的欲念。

    “你别什么都跟我抢。”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狂风骤雨般的吻堵住了所有的言语。

    张陆让的手指慢慢的探入,动作生涩轻柔,感受着她的柔软和湿润。

    苏在在咬着唇,承受着他的进攻,放在他背上的指尖使了力,带了欢愉的意味。

    他的唇舌游荡过她身上的每一个角落。

    发烫的指尖像是带了火,灼烧着她的感官。

    半晌后,张陆让强行停下了动作,半天都没动静。

    身上的肌肉紧绷,硬的像是石头。

    苏在在分出几分思绪,迷迷糊糊的思考了下,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床:“那边枕头下面我放了一个。”

    张陆让:“……”

    他单手撑在床头柜上,倾身从枕头下将之翻了出来。

    这么一折腾,张陆让的理智回来了不少。

    他的脸颊上浮着两层红晕,发尖的汗不断的向下砸,躁意丝毫未减。

    张陆让平复着呼吸,认真问道:“你想好了?”

    他这副磨蹭的样子让苏在在急的想发火:“你快点!”

    张陆让的眼睛漆黑如墨,里面翻涌着情潮,汹涌而出。

    他扯住她的其中一只腿,垂下头,虔诚般的吻了吻她的额头,哑声道:“我的。”

    下一秒,张陆让的腰下猛地一沉,重重的挤了进去。

    苏在在下意识的叫了声,眼泪一涌而出。

    张陆让咬着牙,将她的泪水一一吻去,带着安抚。他喘着粗气,缓缓的进出,给她适应的时间。

    她隐忍的呜咽声像是催情剂,吞没了他所有的理智。

    一室的旖旎暧昧。

    良久,重归平静之后。

    苏在在张陆让的胸膛上睡觉,她感觉到他的胸腔震动了下,伴随着缱绻的字眼。

    可苏在在早已失了意识,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在在,我毕业就娶你,……我只想娶你。”

    “所以你也只想嫁给我,好不好。”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