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五十三章
    关于她的事情, 不确定对不对的。

    ……我干脆不做。

    ——张陆让

    这话一出, 场面顿时像是消了音。

    张陆让收回了眼, 黑眸望着前方, 侧脸的轮廓如刀刻那般刻板。

    握着苏在在手的力道加重了些, 完全没对她这话发表言论。

    苏在在也没急着继续说话, 她垂着头, 在心里开始默数。

    一、二、三……

    还没数到十秒,张陆让就开了口。

    声音轻轻的,像是不经意般地随口一问。

    “你部门那边订好酒店和高铁票了?”

    “还没有。”苏在在拿出手机看了看, “好像说是坐大巴过去。还有几个人没确定,不过部长说了,今晚必须得定下来。”

    张陆让用舌头抵着腮帮子,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你要去, 车票就一起订,有学生价。”苏在在思考了下, 继续道, “酒店的话, 我们部门里有七个女生, 本来说是三个人挤一个房间, 现在我跟你一起就好了。”

    他犹豫了下,认真道:“苏在在, 订两间房也没多贵。”

    苏在在眨了眨眼,睫毛一颤一颤, 无辜道:“我知道不贵啊。”

    见她似乎有些动摇了, 张陆让的面色一松,仿佛如释重负。

    很快,苏在在继续开了口,理直气壮道:“但订一间的话,又省钱又能睡到你,我为什么要订两间。”

    张陆让:“……”

    注意到他没有反对的情绪,苏在在边敲打着手机边说:“那我跟他们说了啊,然后我看看他们订哪家酒店我再去订房。”

    沉默了许久后,张陆让妥协:“房间我来订。”

    闻言,苏在在的视线从手机屏幕挪到他身上,死皮赖脸的说:“你不会要订两间吧?我不住的啊!我不管!我怕一个人睡觉!你不能这样对我!”

    “……不会。”

    ******

    五一假期的前些天下了几场雨,冲刷掉了几分暑气。

    苏在在出门的时候,天还阴沉着,地面湿漉漉。

    空气格外清新,路道旁的树木显得青翠欲滴,偶尔还会被上面积蓄的雨滴砸到。

    因为一会儿还要坐车,两人提前出了门,先到饭堂把早餐吃了。

    一路上,陆陆续续的被雨点砸到。

    苏在在忍不住拉开拉链,从胀鼓鼓的书包里摸着雨伞,扯了出来。里面塞满了各种东西,一个不经意,带动了另一样东西出来。

    砸在地上,发出了“啪”的一声。

    张陆让站在她旁边,下意识的就弯下腰去帮她捡。

    一个小小的盒子,某种东西,在超市收银台附近的架子上格外常见的牌子。

    注意到那是什么后,他的表情一僵,顿时就不想捡了。

    苏在在把伞塞入他的手里,自己弯下腰捡了起来。

    她的表情有些鬼祟,欲盖弥彰般的说:“掉了包纸巾。”

    张陆让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沉默了片刻。

    很快,他有些挫败的将手摊在她面前,冷声道:“拿过来。”

    见瞒不过去,苏在在干脆破罐子破摔,觍着脸道:“你干嘛跟我要自己不买。”

    给了估计他下一秒就扔垃圾桶里了……

    张陆让被她噎的一愣,皱了眉:“谁让你买的。”

    苏在在垂着眼,可怜巴巴的说:“梦想还是要有的嘛,万一实现了呢。”

    听到这话,张陆让想说些什么,将她这样的想法彻底从脑海中洗去。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她再度开了口。

    声音低低的,有些小失落。

    “让让,你不主动点我没安全感。”

    他口中的话一下子被这句话刺激的憋了回去。

    张陆让侧过头,看了她一眼。

    苏在在的脑袋还低垂着,看上去有些可怜。

    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她的嘴唇抿着,向下耷拉着。眼睫毛轻轻颤动,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张陆让舔了舔嘴角,放软了声音:“知道了。”

    得到他的回应后,苏在在的精神一下子就饱满了起来。

    “哇!说好了啊!那我们走吧!”

    张陆让:“……”

    ******

    部门里有好几个人都带了自己的对象,所以张陆让的存在也不算突兀。

    一行人先到校门外的公交车站坐车到客运站,然后坐大巴前往w市。

    路程大概要一个半小时,刚好够睡一个回笼觉。

    因为人多,空气不流畅,混杂着各种味道,所以大巴上的味道不大好闻。

    苏在在每次坐大巴前都会准备一次性口罩,虽然不能完完全全的将味道隔绝,但还是能减轻不少。

    她翻了翻书包,拿出两个,递了一个给张陆让。

    等他戴上之后,苏在在拿起手机对着他拍了几张照片,随后又扯着他自拍,玩够了才抱着他的手臂睡了过去。

    她的呼吸声渐渐变得轻而匀,整个人沉入了睡梦当中。

    张陆让侧过头看着苏在在的睡颜,失了神。

    他想起了刚刚苏在在说的话。

    ——“让让,你不主动点我没安全感。”

    ******

    w市的气温比z市要舒适些,温度清凉宜人。

    因为节假日的原因,街道上人头攒动,行人们肩擦着肩过路。

    很快,一行人决定分散活动,到饭点的时候在聚集。

    张陆让牵着苏在在顺着青石路往前走。

    远处的湖里,乌篷船上,船夫轻摇船桨,荡起一层层的水波。

    街道上的卖东西的摊主吆喝着,一声比一声嘹亮。

    苏在在在其中一个摊位停了下来。

    摊位上铺着一层白布,上面放置着各式各样的水晶手链。

    她的视线在上面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其中两条上。

    手工编织的绳子上缠着一颗暗红色的珠子,分别刻着“礼”和“让”。

    苏在在拿起刻着“让”的那条,弯了弯唇:“给我买这个。”

    张陆让问了下价格,从口袋里拿出钱。

    他本想把两条都买下来,把另一条送给张陆礼。

    突然注意到苏在在把手链戴到了手上,张陆让顿了下,打消了把手链送人的念头。

    苏在在嬉皮笑脸,将她细细的手腕放到他面前。

    一片莹白润玉上,点缀着一颗暗红色的珠子。颜色对比鲜明,将她的肤色衬得更加诱人。

    其上的“让”字更是让他心上一动。

    小桥上,人来人往。

    她的笑颜将背后那如画的风景衬得黯然失色。

    “你花钱把你自己送给我了。”

    张陆让也忍不住弯了弯唇,伸手摸着她的眼角。

    “嗯,送给你了。”

    ******

    午饭时间,一行人重新在一家小餐馆里集合。

    毕竟是集体活动,吃完饭后,他们没再分开行动,一起到湖边租了两艘乌篷船。

    聊着天,拍着照,度过这一个小时。

    听着他们说话,苏在在也没怎么开口。

    她垂着头,把玩着张陆让的手指,偶尔看看他手心上的纹路,忽然有些期待今晚的到来。

    旁边的张陆让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看着她的小动作,眼神柔和。

    下了船,一行人坐车到商业街,购买当地的特产。

    一日的游玩和闲逛后,有几个女生都略显疲惫,提出要回酒店休息一下。

    几番商量之后,一半人选择回酒店,其余的人各自组队行动。

    苏在在的精力还充沛的很。

    比起白天的景色,她更想看w市的夜景。

    路道上的灯光打在水面上,与之融为一体。水波漾起,光影交织。

    斑驳的光随着夜色的暗沉一一亮起,夜市渐渐热闹起来。

    苏在在的眼底倒映着光,细细碎碎的发亮。

    她的注意力全被这景色迷住,正准备拿出手机拍照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手心一空。

    苏在在下意识的往旁边看。

    看到张陆让松开了她的手,手心微张,向上滑动,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用力的将苏在在往自己怀里一带,低头,轻啄了下她的唇。

    声音低醇入耳,慵懒带笑:“我主动点。”

    苏在在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

    她舔了舔唇,没有被眼前的小利益所诱惑到,表情严肃,语气认真。

    “我说的不是这方面,你别敷衍我。”

    今天在车上反思了一路的张陆让也懵了。

    “……那是什么?”

    “你应该懂呀,我也不能总说的那么明显,这样的话我成什么了……”

    见张陆让似乎又在认真思考,苏在在也憋不住,完全忘了刚刚自己说的话,含蓄地补充道:“今晚等你呀。”

    张陆让:“……”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