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五十二章
    她说我以前对她不好。

    那我以后再好一点。

    ——张陆让

    他的脸还埋在苏在在的颈窝, 滚烫的气息毫无规律。

    寒风从四面八方袭来, 与她脖颈处的热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寒意将苏在在吹得清醒了几分。

    她忽然有些莫名其妙, 侧头, 嘴唇贴在他耳边说话:“你说的哪个啊?我没跟谁玩的好呀。”

    不等张陆让回答, 苏在在立刻就想到了答案:“部长?”

    闻言, 张陆让抬起了头, 垂眼看她。

    他的嘴唇抿着,眉心聚拢,不悦的情绪外泄的明显。

    “你吃他醋?”苏在在舔了舔嘴角, 小声的嘟囔着,“还不一定是你吃醋呢。”

    张陆让没听清,声音还没有些沉:“什么。”

    苏在在没再说这个, 突然提起另外一件事情。

    “我舍友跟我说, 她之前去图书馆的时候看到有女生跟你要联系方式。”

    张陆让点点头,想了想, 还是诚实道:“每天都有。”

    “……”

    苏在在沉默了一瞬,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很快, 她开了口, 声音幽幽的。

    “你为什么要跟我强调每天?”

    张陆让愣了一下, 认真的说:“我没给。”

    危机感一下子爆满的苏在在立刻就像是被妒妇上了身。

    “那你怎么回的?”

    “不能。”

    “只说了句不能?”

    “嗯。”

    苏在在没再开口,垂着头, 思考着。

    半晌后,她有些好奇的问:“你记得你当初怎么拒绝我的吗?”

    听到这话, 张陆让的表情僵了下, 没答。

    “你当时撒谎说自己没微信。”

    “……”

    想起这个,苏在在完全忘了计较别人跟他要微信的事情:“你那时候整天就知道拒绝我,一天到晚就想着怎么拒绝我。”

    张陆让的嘴唇动了动,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唉,因为你我还偷偷哭过成千上百次。”

    这下张陆让忍不住了,疑惑道:“我以前对你那么不好?”

    听到这个问题,苏在在毫不心虚,厚颜无耻的承认:“是啊。”

    她的表情像是他做了什么滔天大错,顿了一下,补充了一句:

    “你回去好好反省吧。”

    张陆让:“……”

    ******

    回宿舍后,苏在在把拿了一路的围巾挂在衣柜的挂钩上。

    她忍不住摸了摸脖子,上面的余温似乎还没散去,泛着烫意。

    刚刚他留下的触感似乎还能清晰地感受到。

    幸好出烤鱼店之后没把围巾戴起来。苏在在弯着唇想。

    苏在在快速的洗了个澡,打开行李箱,把里头的东西整理好。

    崔雨璇坐在椅子上,看着苏在在收拾东西。

    过了一会儿,她想起了一件事情:“对了,在在,社会实践报告你写了吗?”

    “啊,写了。”

    苏在在把行李箱里的电脑放到桌子上,按了下电源键,显示电量不足。她正想插上电源,原本光亮的宿舍突然变得漆黑一片。

    几个女生下意识的叫了一声。

    随后,苏在在打开了手机的电筒,问道:“停电了?”

    “我看看。”林可打开宿舍门,探头看了看别的宿舍,“好像就我们宿舍……”

    崔雨璇“啊”了声,想了起来:“是不是没交电费。”

    苏在在郁闷的看着电脑屏幕陷入一片黑暗,她边点亮手机边问道:“社会实践报告截止什么时候交?”

    “好像今晚十二点之前吧。”

    苏在在点点头,给张陆让发了条微信。

    ——让让,我用下你电脑,顺便帮你把社会实践报告交了。

    张陆让很快就回复:嗯,我放在桌面的文件夹里。

    苏在在把自己的电脑放在一旁,把张陆让的电脑放到了桌子上。

    她将台灯的usb接口插在充电宝上,打开。宿舍一下子就变得明亮了起来。

    苏在在从书包里拿出自己的u盘,插在电脑上。

    等待读取的时间里,她扫了桌面一眼,点开上面唯一的一个文件夹。

    里面有几十个word文档和excel表格,苏在在扫了几眼,在倒数第二行看到了张陆让的社会实践报告。

    她正想打开确认一下,就看到底下的另一个文档。

    文档的名字是:ucl大学申请表

    苏在在愣了一下,她舔了舔唇,下意识的就直接戳进去看了。

    点进去之后,她忽然觉得这样有些不好,刚想关掉直接问张陆让,就看到了的申请人的名字。

    “张陆礼”

    她盯着名字看了两三遍,再三确认不是张陆让之后,才松了口气。

    苏在在扫了一眼,将鼠标向右上角移动,眼睛突然停在了上面的申请研究生学位。

    她的视线慢慢的向下挪。

    出生年月:1997年9月。

    她的瞳孔一震。

    弟弟,19岁,研究生。

    ——我爸妈不喜欢我。

    苏在在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快,她重新抬起头,静静的把文档关掉。

    几秒后,她犹豫了下,再次打开。

    点击文件,打开最近使用的文档,把记录删除。

    ******

    四月底,气温渐渐上升。

    天气阴沉沉的,经常就落下了密密斜织的小雨。

    枯枝烂叶被绿叶取代,看起来活力又饱满。

    学期已经过去了一半,每个协会陆陆续续的开始准备换届大会的时候。

    谢林楠在开学初的部门会议中,也给干事们提出了竞选新一任部长的事情。

    苏在在没有竞选部长或继续留任的兴趣。

    她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那个部门旅游的事情上。

    ……怎么跟张陆让说。

    集体活动这些,其实苏在在都不大想推掉。

    如果所有人都想着推脱,那集体活动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苏在在站在图书馆外面的小道上等他出来,在心底斟酌着一会儿该怎么说。

    她烦躁的用鞋尖踢了踢面前的小石子。

    咕噜咕噜的向前滚动着,恰好撞到了一个人的鞋子上。

    苏在在下意识的往前看,正想道歉,就看到了张陆让的脸。

    嘴里的一声“对不起”一下子就咽了回去。

    他的脚步半点没停,走过来牵着她的手往饭堂的方向走。

    走了几步后,苏在在突然开口喊他:“让让。”

    “嗯。”

    “你今天长得真好看!”

    闻言,张陆让转头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疑惑。

    “……好吧,你每天都长得很好看。”她弱弱道。

    张陆让注意到她纠结的表情,轻声问:“你要说什么。”

    苏在在挠了挠头,干脆破罐子破摔,直接道:“不是快五一了吗?部门里说五一假期去w市玩,去两天一夜就回来。”

    沉默片刻。

    苏在在被这安静的惹得抓心挠肺。

    很快,张陆让点点头,表情没什么变化:“那去吧。”

    没得到他强烈的反对,苏在在的心理反而有些不平衡了。

    “你怎么……”她的话还没说完。

    下一秒,他淡淡道:“我也有事要去w市。”

    说完之后,张陆让面不改色、泰然自若的摸了摸脖子。

    这下苏在在也沉默了。

    很快,她舔了舔嘴角,得寸进尺道:“如果你要跟我一起去的话,酒店你得跟我住同一间。”

    张陆让的表情一僵,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苏在在扬着脑袋,威胁道:“不然免谈。”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