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五十章
    我也是。

    ——张陆让

    苏在在心神一荡, 乖乖地承受着他的吻。

    最后还是忍不住反客为主, 揪着他的舌头吮了下。

    两片湿软纠缠不断, 互相攫取对方的气息。

    半晌后, 张陆让手中的力道慢慢放松。

    他像是眷念般的舔了舔她的下唇, 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 垂眸盯着她的眼。

    一室的暧昧向四周扩散开来。

    因为长时间的吻, 苏在在的嘴唇变得红艳艳的,泛着光泽。

    她下意识的舔了舔唇,像是在回味着。

    很快, 苏在在的眼睫一掀,放在地上支撑着身子的手抬了起来,勾住他的脖子。

    张陆让黝黑的眼里一片深邃, 最底处似乎还闪着明明灭灭的火。

    他没动静, 像是在放任她的动作。

    下一秒,苏在在又凑了上去, 咬住他的唇。

    张陆让的眼底闪过几丝挣扎, 很快就把她扯开来。

    苏在在眨了眨眼, 无辜道:“你干嘛。”

    他立刻别过头, 表情像是落荒而逃。

    “很晚了, 我送你回去。”

    苏在在懵了,喃喃道:“……我这连肉沫都没吃到吧?”

    张陆让假装没听到, 重复道:“回家。”

    “哪有这样的!”苏在在瞪大了眼,瞬间不高兴了, “我说我会把持住, 前提是你别来撩我啊!你怎么能撩了我之后……”

    “……”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现在的感觉。”

    张陆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声音带了点讨好。

    “……回家吧,快十一点了。”

    “老这样,我怕我以后会变成性冷淡。”苏在在哼了声,嘟囔道,“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你自己想清楚。”

    “……”

    威胁完之后,苏在在认真的看着他。

    “所以,你是要让我再呆多一会儿,还是吃亏。”

    张陆让的喉结滚了滚,腿间的胀痛感越发的强烈。

    很快,他垂下了眼,咬着牙道:“我舅舅要回来了。”

    苏在在一下子就怂了:“那我回去了。”

    她站了起来,想了想,说:“你别出去了,刚洗完澡别吹风。”

    张陆让像是没听到,也站了起来,往衣柜那头走去。

    他打开了衣柜门,没了动静。神情有些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在在有些疑惑道:“你怎么了?”

    张陆让反应了过来,原本粗重的呼吸渐渐平复了些。

    随后,他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军绿色的大衣穿上,再从其中一个柜子里拿出一条纯黑色的围巾。

    张陆让走回苏在在的面前,慢悠悠地将围巾围在她的脖子上。

    苏在在乖乖的站在原地,盯着他因为微微弯腰而逼近的眼。

    湿漉漉的,像是刚被人蹂.躏过,泛着璀璨的水光。

    张陆让沉默着调整着围巾,动作轻柔,怕勒到了她的脖子。

    表情专注柔和,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温馨又安静。

    很快,张陆让捋了捋她的头发,牵着她往外走。

    门一拉开,趴在门外的酥酥立刻就爬了起来,摇着尾巴撒娇。

    张陆让看了它一眼,小声的说:“去睡觉。”

    走出家门后。

    寒风一吹,舒缓了张陆让体内的热气。

    他忽然想起刚刚的事情,转头看向苏在在。

    “以后要来找我提前跟我说一声。”

    别在外面吹风。

    “那你以后也吹干头发再出来。”

    不要生病。

    把她送到家楼下,张陆让正想往回走。

    苏在在立刻扯住她的手腕,触感温凉又软。

    “让让,我还没跟你说我的新年愿望。”

    张陆让扯了扯嘴角,看着她,一副等待的模样。

    “在跟你领证之前。”

    “我每年的新年愿望都是。”

    “苏在在要嫁给张陆让。”

    我日日夜夜都如此期盼着。

    希望,上天和你都会帮着我。

    ******

    几天后。

    张陆让刚准备出门跟苏在在看电影的时候,接到了张陆礼的电话。

    他边走出门,边接起了电话。

    张陆礼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带了点疲惫,沙哑又沉:“哥。”

    听到他这样的语气,张陆让的脚步一顿,轻声道:“怎么了。”

    “我不考你那了。”

    “嗯。”

    “系里有出国深造的名额,爸妈让我去争取那个。”

    张陆让沉默了一瞬,淡淡道:“你不应该什么都听他们的意见。”

    “其实也不是。”张陆礼缓缓道,“我也没什么想法,一直都是他们帮我决定的,我也懒得自己想。”

    “……”

    “我知道我这样不好,但我都习惯了。”

    张陆让叹息了声:“阿礼。”

    “出国也好,至少,”张陆礼顿了顿,“不用过成这样了。”

    两人突然都安静了下来。

    半晌后,张陆礼开了口,声音带了点颤意:“哥,我过的也不是很开心……”

    “……”

    “他们老什么都管着我,一见到外人就扯着我夸。我做错一件小事情,在他们眼里瞬间就无数倍的放大。”

    张陆让的喉结滑动着,忍着心底的酸意。

    骨血间的感情,只需一句话就能让人的心彻底失了防线,溃不成军。

    “我什么都不敢做错,我也不敢跟你抱怨。”

    “我怕你觉得我在炫耀……”

    “我跟他们吵架了,他们说我不能学你那样,什么事情都违逆父母的话。”

    张陆礼的声音带了点哽咽。

    “可我也想,走得远一些。”

    按照自己的想法,逃的远一些。

    一直都很想。

    ******

    很快,张陆礼的情绪调整了过来。

    他的声音一下子又扬了起来,明朗又有感染力。

    “哈哈哈,哥你别怕妈过去找你,她跟我说了,你不回来也别想她去找你。”

    张陆让还没从他刚刚的话里缓过来,低低的应了一声。

    “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估计也没想害你,就是方式不对。”张陆礼含糊不清道,很快就换了个话题,“我估计拿到导师的推荐信我就准备出国了。”

    “知道了。”

    只一句,不知道在回答哪句话。

    片刻的沉默后。

    张陆礼忽然说了句:“我那时候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多年后的道歉。

    闻言,张陆让垂下眼,嘴角弯起,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什么时候。”

    那头的张陆礼释然的笑了声:“没事。”

    之前那几年,他们谁都过的不好。

    所以,谁都没有资格怪谁。

    ******

    挂了电话,张陆让平复了下心情,再次抬起脚,往苏在在家楼下走。

    远远的就看到她从那头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明媚的笑。

    苏在在扑进他的怀里,笑意洋溢到眼尾。

    她的心情似乎很好,还将以前对他的称呼搬了出来。

    “大美人,去漆黑的电影院里摸小手呀!”

    张陆让弯着唇,说了声好。

    记忆里那个少年。

    那个接到父母电话,听到阿礼的名字就开始自卑的张陆让,似乎在不知不觉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冥冥中,上天总有旨意。

    命运对他的那些不好,全部都是对未来的铺垫。

    为了让他遇见一个人。

    因为这个,张陆让开始相信。

    每个人的一生都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存在。

    他的多简单,就只有三个字。

    含在嘴里缱绻多久,都舍不得放开的三个字。

    “苏在在”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