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四十八章
    她不在, 没人逗我开心。

    ——张陆让

    天空像是被浓墨涂抹过, 仿佛那无边无际的黑海。

    外头的树叶被寒风吹的沙沙作响, 地上的枯叶随着风卷成一团。

    偶尔天空上会炸出几束烟花, 庆祝明天除夕夜的来临。

    苏在在洗漱完后,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她一骨碌爬到床上, 整个人埋在被窝里, 给张陆让打电话。

    张陆让很快就接了起来。

    因为被窝里不透气,苏在在的声音被捂得有些闷:“让让。”

    他的声音因为咳嗽有些沙哑,带了点鼻音, 比平时软了不少。

    “怎么了。”

    “明天除夕你怎么过呀?”

    张陆让那头顿了下,似乎在思考,很快就答道:“跟我舅舅一起过, 他今年不回b市。”

    “噢。”苏在在将被子掀开来, 表情有些踌躇,“我明天要去爷爷奶奶家, 每年都是这样的……”

    “嗯。”

    “不过吃完年夜饭我就回来了, 虽然会有点晚。”

    张陆让这才听出她话里的话, 他垂着眸, 无声的笑:“在在。”

    声音透过电流传了过来, 莫名带了点缱绻的意味。

    难得听他这样叫自己,苏在在有些受宠若惊。

    她忍不住卷着被子, 在床上滚了一圈。

    动静不小,让电话那头的人一直能听到这窸窸窣窣的声音。

    张陆让不免有些脸热, 他舔了舔唇, 轻声道:“等你回来给你新年礼物。”

    “什么礼物?”苏在在激动道。

    闻言,张陆让犹豫了下,问:“你想要什么?”

    苏在在毫不犹豫:“你的肉体。”

    “……”

    “说实话,高一的时候我就开始想了。”

    “……”

    “你让我素了三年。”

    张陆让保持沉默。

    下一秒,苏在在突然改了口:“其实应该要素十年吧。”

    “……”

    “十年是不是还算低估你了。”她郁闷道。

    张陆让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些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的指尖敲了敲软塌塌的棉被,似乎有些燥。

    半晌后,苏在在突然厚着脸皮冒出来一句:“你梦到过吗?”

    这话来的有些突然,让张陆让一时没反应过来。

    很快他就想通了,呼吸瞬间一滞。

    他的喉结滚了滚,有些手忙脚乱的开口道:“我睡了。”

    苏在在把耳边的手机拿下来,看了下时间。

    十点半了。

    张陆让的作息向来准时,苏在在也没再烦着他。

    她伸手将床头柜上的台灯关掉,笑嘻嘻道:“成,你睡吧,晚安哈。”

    听到她的话,张陆让忍着心中的悸动,教训道:“你也赶紧睡,别老刷微博刷那么晚。”

    “知道啦。”

    挂了电话后,苏在在打消了刷微博的念头,很听话的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将窗帘关上,盖上被子便睡了过去。

    另外一边。

    平时这个时间早就入睡的张陆让反常般的在床上翻来覆去。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人看上莫名有些焦灼。

    十分钟后,他坐了起来。

    摸了摸有些出汗的额头,起身,走到浴室里。

    很快,哗啦哗啦的水声传来。

    声音在此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

    除夕夜晚。

    只有两人的饭桌上一片安静,偶尔传来餐具碰撞的声音。

    林茂将口中的饭咽了下去,说:“你去把电视打开。”

    张陆让下意识的将筷子放下,正想照做,就听到林茂继续道:“有点声音是不是感觉就没那么惨了。”

    “……”

    “唉,小孩子家家的,话也不多说几句。”

    张陆让想了想,认真道:“不知道跟你说什么。”

    林茂被这话一噎:“你是说跟我有代沟?”

    张陆让没说话,垂头继续吃饭,像是在默认。

    他冰冷的面容稍稍柔和些,绷直的嘴角也偷着弯起。

    林茂挑了挑眉,也没大介意。

    过了一会儿。

    林茂突然想起件事情:“你这学期都没跟你爸妈联系过?”

    提起这个,张陆让的好心情瞬间塌了下来:“嗯。”

    “你不接他们电话?”

    “……”

    “你不回去过年,你妈给我打了很多个电话来骂我。”

    闻言,张陆让忍不住了:“骂你干什么?”

    “啊,我也没仔细听。”

    “……”

    “大致说我太纵着你吧,说我管得太多?”

    说完这话之后,林茂突然懂了些什么:“怪不得你不接她电话。”

    张陆让默默的吃饭,没说话。

    林茂忽然叹了口气,没再开玩笑。

    “一会儿给他们打个电话。”

    张陆让手中的筷子一顿,表情有些不情愿。

    他看着林茂的表情,最后还是妥了协,点了点头:“知道了。”

    吃完饭,张陆让回到房间里。

    手机铃声恰好响起,是阿礼打来的。

    张陆让伸手在屏幕上划了一下,接通,将手机放到耳边。

    张陆礼明朗的声音从里头传来:“哥!新年快乐啊!”

    被他的声音感染,张陆让勾了勾唇:“新年快乐。”

    说完之后,双方同时陷入了沉默。

    很快,张陆礼有些怯懦的开口道:“你新年真的不回来吗?”

    “嗯。”

    “最近爸妈总是吵架……”

    “我觉得,新年过了之后,妈可能会去z市找你。”

    “你要不给她打个电话吧,今天年夜饭我看她都没吃多少……”

    “哥,你也别太……”张陆礼似乎说不下去了,他的声音一下子变得闷闷的,“你也不能说不回来就不回来啊……”

    张陆让盯着自己手掌上的纹路,失了神:“我知道了。”

    挂电话之前,他听到张陆礼再度开了口,声音带了点小心翼翼。

    “哥,我想考z大的研究生……”

    张陆让没多大在意,淡淡道:“你自己决定就好。”

    ******

    张陆让犹豫了一会儿,很快就拨通了张母的电话。

    只响了一声,那头就接了起来,没有立刻开口。

    两方像是在僵持,一场无声的拉锯战。

    最后还是张母先忍不住,声音因为愤怒有些尖利:“张陆让,你还当我是你妈吗?平时不接电话,现在连过年也不回来?”

    张陆让没说话。

    很快,那头的声音低了下来,像是在克制着怒火。

    “改你志愿的事情,是我跟你爸做的不对,你要学计算机就好好学。大学期间,我不会再干涉你那么多。”

    张陆让的眉心稍稍舒展开来,心底的放松还没维持多久。

    下一刻,他就听到张母继续道:“节假日必须给我回来!你是不是在你舅舅身边呆太久了?根本没把我和你爸放在眼里了?”

    张陆让抿了抿唇,轻声道:“我……”

    张母越说越气,直接将他的话打断:“我是你妈,我能害你?b大的金融系不好?毕业之后直接到自己家的公司不好?还不用受别人的气!”

    “……”

    “你弟当初怎么没你这么多事?初三要转学,考题不同也非要在z市上一年高中,填志愿这件事情完全没跟我们商量就自己填,你觉得你对?”

    张陆让难得见张母那么多火气。

    他忽然就没了刚刚那想要反驳的情绪,眼睛酸涩难掩。

    浓浓的无力感向他袭来,将他卷入其中,无法挣脱。

    半晌后,张陆让莫名其妙地提起了苏在在。

    “我有个很喜欢的女生。”

    闻言,张母一愣,声音又沉了下来:“你……”

    张陆让突然有了脾气,像个孩子一样,提高音量打断了她的话。

    “她每次提到自己的父母,眼底全是骄傲。不论做什么事情,她都无所畏惧。因为她有一对很好也对她很好的父母。”

    张陆让的声音低了下来,喃喃低语。

    话里像是带了泪。

    “……我很羡慕。”

    ******

    电话那头的张母似乎被他的话呛到一句都说不出来。

    张陆让发了会呆,很快就回过神来,将电话挂断。

    他垂着眼,翻了翻手机,看到几分钟前苏在在发来的微信。

    ——哈哈哈哈我今天跟我妈说了!

    ——我跟她提了你!!

    ——她说我那么喜欢你,她肯定也会对你很满意嘿嘿嘿

    张陆让扯了扯嘴角,慢腾腾的回复。

    ——那就好。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