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四十七章
    她说, 只有张陆让。

    ——张陆让

    虽然他话是那么说, 但握着她手的力道一点也没放松。

    苏在在没注意到, 心思早就被他那冷脸唬住。

    她立刻怂了, 娇羞什么的, 在这一瞬间全数被她抛之脑后。

    张陆让别过了眼, 看着不远处的小湖泊。

    银流倾泻, 在他侧脸的曲线上晕染出浅浅的光泽。

    脖子上那突出的一块喉结慢慢的滑动着,在路灯的映衬下格外明显。

    苏在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色心一起,还没想好后路就直接把那么下流的话说了出口。

    这算不算是口头猥亵……

    她怎么能因为内心的欲望就冲昏了头脑, 听取了舍友的话……

    张陆让和别的男人不一样啊!这对他来说算是什么情趣!

    他会不会……

    想起张陆让以前说的话,苏在在忽然有点怕了。

    那种恐惧像是一条又一条的丝线,形成一张网, 将她的心脏紧握。

    ——我这种方法是不是更容易追到你。”

    ——“我可能会报警。”

    报、报警……

    她下意识的松开了张陆让的手, 垂着脑袋解释道:“我、我跟你开玩笑的……”

    张陆让将头转了回头,低头看她, 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脸上没带什么情绪, 也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生气。

    下一秒, 苏在在的话让他的冰冻的表情出现了几丝裂痕。

    “你别报警呜呜呜……”

    他有些无言以对:“谁教你这些的。”

    苏在在睁着冒着水雾的眼, 内心动摇了片刻, 最后还是坚定地没有背叛舍友。

    她的脑袋飞速的运转着。

    苏在在舔了舔唇,扯住张陆让卫衣上的绳子, 直接凑上去亲。

    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还是用这种粗暴简单又舒爽的方式堵住他的嘴巴最开心。

    哪知,张陆让没反应过来。

    他下意识的仰了仰头, 导致苏在在的嘴唇只轻轻的触碰到了他的下巴。

    苏在在瞬间有种被人扇了两耳光的感觉。

    她沉默了一瞬, 同意了他刚刚说的话:“……我自己回去吧。”

    苏在在确实有点受伤了,被他这副避如蛇蝎的模样。

    闻言,张陆让将仰着的头归位,垂眸看她。

    她的脑袋低垂着,露出一节白皙光滑的脖子,莹莹发亮。

    从这个角度看去,能看到她小巧的鼻子稍稍皱着,眼睫微微颤动。

    张陆让的喉结又下意识的滚动了几下。

    他的手掌握了拳,忍不住将她扯了回来,垂头吻住她。

    一吻结束后,他垂下眼,用冰凉的指尖摸了摸苏在在的眼角。

    表情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很快就认真道:

    “别老听别人胡说八道。”

    ******

    12月11日晚上。

    苏在在跟张陆让在学校外面的小吃街上闲逛。

    两人走到其中一个卖山东煎饼的摊位上。

    苏在在侧头问了句:“让让,你吃吗?”

    张陆让帮她点了一个,拿出手机扫描付款:“你吃吧。”

    摊主将鸡蛋摊匀后,撒上咸菜、葱花和肉松,将面饼折叠了三分之一,涂上甜面酱,在其上加一块脆饼和生蔬菜,卷起,切断。

    分成了两块。

    他们两个刚好一人一块。

    苏在在把其中一块塞进张陆让的手里,说:“这个很好吃。”

    张陆让没太拒绝,拿起来咬了一口,咀嚼着。

    苏在在也没急着吃,抬头盯着他的表情。

    看到他眉头一皱,似乎不太喜欢这个味道。

    她连忙把那块扯了回来,瞎扯道:“算了,我不够吃,你别吃了。”

    张陆让:“……”

    苏在在忽然想起明天就是自己的十八岁生日。

    她转过头,有些期待的问道:“让让,你记得明天什么日子吗?”

    张陆让从书包里拿出纸巾,替她擦了擦手指上沾到的甜面酱。

    擦干净后,张陆让乖乖地答道:“你生日。”

    苏在在厚颜无耻的补充道:“还有,是我拿着身份证就可以去开房了的年龄。”

    “……”

    见他的表情立刻又难看了起来,苏在在眨了眨眼,无辜道:“我就很纯洁的去开个房,没要干别的什么,你别想歪。”

    张陆让不自然的别过眼,不理她。

    “不过带上你也挺好的。”她笑嘻嘻的说。

    “……快吃,要回去了。”

    苏在在咬着煎饼,突然道:“明天我们部门的人说要给我庆祝生日。”

    听到这话,张陆让皱了眉:“你部长也去?”

    “他去不去关我什么事。”苏在在吃着东西,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反正我不去,我让他们别弄了。”

    “……”

    “我肯定得跟你呆在一起呀。”苏在在理直气壮。

    张陆让沉默了一瞬,有些郁闷的开了口。

    “你周围怎么老有那么多叫‘nan’的男生。”

    让他听到这个音就生理性反感。

    苏在在认真地想了想:“没有啊。”

    闻言,张陆让心中的酸泡泡又冒了起来,让他都无法再维持自己清心寡欲的模样。

    还没等他说些什么,苏在在再次道:

    “只有让。”

    ******

    往年苏在在的生日,张陆让都是直接给她买她需要的东西。

    之后再买个蛋糕,发个红包,没有想太多的花样。

    事实上,他也想不到什么花样。

    但这次苏在在的十八岁生日,张陆让花了不少心思。

    上网查,硬着头皮问舍友,偶尔装作不经意的问苏在在。

    犹豫了很久,他决定各种花样都来一遍。

    送花送项链送化妆品唱情歌……

    两人也没地方去,开房是不可能的,所以张陆让提前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咖啡厅里订了一个小包间。

    隔天,苏在在被张陆让牵着走进包间里。

    她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蛋糕,上面插着十几根蜡烛,围成了一个爱心。

    旁边放着一束红玫瑰,上面埋着一个精致的礼盒。

    桌子上还摆着好几个礼盒袋。

    苏在在的第一反应是:“让让,那个爱心是你摆的吗?”

    张陆让舔了舔唇,有些不自然的承认道:“嗯。”

    听到这个回答,旁边的苏在在忽然安静了下来。

    张陆让有些疑惑的侧过头。

    恰好苏在在猛地扯住他的衣领,对着他的唇重重的亲了一口。

    两人的鼻梁撞上,力道有些重。

    张陆让吃痛的皱了眉,但下意识的就替她揉了揉鼻子,沉声道:“你干什么。”

    受到这样的待遇,让苏在在心情十分好。

    同时也像是瞬间高了一个地位,霸气地开口道:“今天我生日,你再不让我对你为所欲为我也要生气了!我要用行动告诉你,不是只有你会生气的!”

    “……”

    苏在在边说边把张陆让扯到位置旁边坐下。

    她翻了翻桌上的礼盒袋,瞬间怂了:“会不会太贵了……”

    张陆让摇了摇头:“没多少。”

    “你不用给我买这些……”

    张陆让打断了她的话:“这些都是我暑假的时候当家教赚来钱的。”

    听到这话,苏在在怔怔的看向他。

    “以后我会给你买更多。”他垂着眼,低声说。

    说完之后,张陆让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慢慢的将蛋糕上的蜡烛点燃。

    静谧的包间里,只有火机开盖的声音不断响起。

    咔嚓——咔嚓——

    生日歌唱完后,张陆让再度启了唇。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包间里回荡着,尾音稍扬,带了点温柔缱绻的意味。

    是苏在在最近单曲循环的一首歌。

    ……

    “我的宝贝宝贝

    给你一点甜甜

    让你今夜都好眠”

    ……

    苏在在是张陆让的宝贝。

    心上的无价之宝。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