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四十六章
    是不是总有人教坏她。

    ——张陆让

    z市的夏天格外热, 暑气顺着水泥地向上蒸腾。

    不远处的梧桐树像是要化成了绿水, 在烈日无风的天气下纹丝不动。

    偶尔不远处的小道上有几个学生撑着伞路过, 对着这边窃窃私语。

    大学的军训要半个月, 而且强度比高中的军训要高不少。

    苏在在站在一团绿色之中, 觉得时间分外难熬。

    额间的汗像是雨一样, 一滴又一滴, 顺着发丝向下流,流入眼中。

    碱性的液体对眼睛有些刺激,酸涩疼痛。

    苏在在忍着动手去擦干的欲望。

    很快, 啪嗒——

    又一滴。

    苏在在实在忍不住了,刚想打报告,就听到远处的哨声响起。

    她在心底暗自松了口气。

    听到教官说休息后, 她直接坐在滚烫的地面上, 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脸。

    周围的同学一涌而上,走到旁边去喝水。

    同宿舍的舍友崔雨旋替苏在在把水瓶拿了过来, 坐在她面前说话。

    “妈的累死了, 这才过了一周……”

    苏在在疲惫的抬了抬眼, 轻声道:“谢谢。”

    另一个舍友张可凑了过来, 望着不远处, 说:“不过副连真的好帅啊!”

    “是好帅!但是太凶了……”

    苏在在没有参与这个话题。

    喝完水后,她站了起来, 把水瓶放了回去。

    苏在在捏了捏后颈,抬头, 刚好和副连的视线对上。

    五官硬朗, 嘴唇抿的很紧,看上去十分严肃。

    ……是挺凶神恶煞的。

    苏在在收回了眼,慢腾腾地走了回去。

    三个舍友还在谈论那个副连。

    “——副连好像也是我们系的,大二新闻学。”

    苏在在在她们的聊天声里,莫名的走了神。

    ……不知道让让有没有涂防晒霜。

    她给他买的比自己用的还贵呢。

    不过量好像不多,不知道够不够用。

    今晚再上网买一瓶好了……

    ******

    下午的训练比上午的轻松些。

    苏在在的汗腺像是被热天开发了出来,稍微热一点,汗水就不断向下砸。

    趁教官不注意,苏在在快速的伸手,用袖子擦了擦汗。

    苏在在擦完汗,而且还没被教官发现。

    这感觉简直神清气爽。

    她的窃喜还没持续多久,不远处的副连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

    副连的嘴角弯着笑,看起来莫名有些恶劣。

    他站定在苏在在的面前,没有开口。

    这样无声的威压让苏在在捏了把汗。

    很快,副连轻笑了声,说:“谁让你动了?”

    声音不大不小,能让班里的其他人听到,也能让不远处的教官听到。

    注意到教官往这边走过来的身影,苏在在咬了咬牙,主动承认错误。

    “报告教官,我刚刚动了,擦汗。”

    教官板着脸凶了她几句,也没怎么罚。

    苏在在松了口气,之后不敢再抱有侥幸心理。

    ******

    军训结束后,苏在在进了系里的学生会新媒体部,策划迎新晚会的活动。

    部长恰好是她军训时的副连,谢林楠。

    张陆让没报任何部门,每天除了上课泡图书馆就是找苏在在。

    这天,苏在在把最后一个活动视频剪辑完,差不多就到了上课时间。

    苏在在靠在椅背上,视线在周围扫了一圈。

    另外三个舍友都还在床上睡午觉。

    昨晚熬夜了,这会苏在在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

    苏在在的课表和宿舍的人不太一样。

    下午她有一节思修课,可她的舍友们却一节课都没有。

    苏在在想起上周没去被记了旷课,她心底万分纠结这次要不要去。

    如果她不去的话,基本不会有人帮她代点到。

    而且旷课次数多了,老师会不会以后每节课都点她……

    犹豫了良久。

    苏在在捂住良心,还是决定再旷一次。

    决定好后,苏在在也不再纠结,立刻爬到床上准备睡觉。

    睡之前,她先在微信上跟张陆让说好晚饭一起吃,顺便抱怨了下点名的事情。

    苏在在:唉,真的好气。

    苏在在:我去的时候,老师从来不点我。

    苏在在:我一不去,她就一定会点我。

    张陆让盯着她发来的话,很快就明白了过来,皱了眉。

    ——你又要旷课。

    苏在在已经决定好了,也不怕他说教。

    苏在在:让让,你要想想。

    苏在在:旷课三次才直接挂科。

    苏在在:反正我已经被记过一次了。

    苏在在:这样一想,我不旷够两节真的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那头的张陆让似乎被她噎到,半天都没回复。

    苏在在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再次提醒他晚饭一起吃,便把手机放在一旁。

    将被子盖在脑袋上,一瞬间就陷入睡梦中。

    另外一边。

    张陆让叹了口气,从手机里翻出苏在在的课表。

    下午第一节,他刚好没课。

    张陆让收拾了下东西,拿了本专业课的书,塞进书包里。

    宿舍里,窗帘紧闭着,舍友匀速的呼吸声轻而缓。

    空调运作着,温度稍凉,在这样的盛夏中格外舒服。

    张陆让打开宿舍门。

    门有些老旧,发出吱呀一声。

    再随着“嘭”的一声,将张陆让与里头安静舒适的气氛隔绝。

    大热天,他要去一个没有空调的大教室……

    给他女朋友点到。

    张陆让无法描述这种心情。

    他以前最不喜欢这种助纣为虐的事情了。

    虽然现在苏在在是这样说,但之后如果她被记了旷课,心情估计又要不好了。

    ……那还是助吧。

    到那后,张陆让找了后排角落的位置坐下。

    他将耳机从书包里抽了出来,放在一旁。

    打算等点完名就戴上,认真看书。

    后排的两个女生正压低声音聊着天,说的话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

    “你看,谢林楠又来了……”

    “是诶,你说他老过来干嘛,他重修?”

    “不可能吧,他拿了奖学金的。”

    很快,上课铃响起。

    一个微胖的女老师站在讲台,打开点名系统。

    张陆让顿时停下了笔,认真的听着她点的名字。

    不一会儿,就点到了苏在在。

    张陆让摸了摸脖子,低下头,右手举了起来。

    表情有些不自在。

    与此同时,斜前方两排处的一个男生也举起了手。

    原本一直低着头点名的老师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在此刻抬起了头。

    她粗略的扫了一圈,一眼就看到两个同时举手的男生。

    老师皱了眉,似笑非笑道:“你们这班有同名的?没吧。”

    张陆让侧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那个男生的背影。

    “而且这苏在在,我印象里是个女生吧?”

    “没来?那我记旷课了啊。”

    “两次了啊,再没来一次直接重修。”

    性别这东西,张陆让也没了办法。

    他烦躁的叹了口气,默默的把耳机拿了起来,戴上。

    那个刚刚也帮苏在在举手的男生忽然转过头。

    他看着张陆让,忽然笑了一下。

    硬朗俊秀的五官微微舒展开来,嘴角稍稍弯起,带了点挑衅。

    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张陆让也望了过去。

    两人的视线对上。

    下一秒,张陆让就漫不经心的垂下了眼,继续看书。

    谢林楠对他的反应有些无趣,耸了耸肩便回了头。

    ******

    午觉醒来后,已经差不多到晚饭的饭点了。

    苏在在立刻拿起枕头旁的手机,看着张陆让的最新回复。

    ——不吃。

    苏在在有点懵,疑惑道:为什么不吃?

    苏在在:你没时间吗?我打饭过去给你呀。

    苏在在:你在上课?

    说到这个,苏在在从手机相册里翻出张陆让的课表。

    下午第二节有课,之后就没课了啊……

    苏在在挠了挠头,有些着急。

    ——你要吃什么,我打排骨饭给你好不好?

    ——你没胃口吗?那喝粥?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的回复。

    苏在在干脆起身,换了身衣服就出了门。

    还没走到饭堂,苏在在就接到了张陆让的电话。

    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你在哪?”

    苏在在眨了眨眼,笑嘻嘻道:“我去饭堂呀,你要吃什么?”

    那头顿了一下,莫名其妙地问了句:“你上次说你部长叫什么名字。”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问这个,但苏在在还是诚实的答道:“谢林楠。”

    张陆让的眼睑低垂,心里又酸又涩,涨的难受。

    他抓了抓头发,拿着手机和饭卡便出了宿舍。

    “我去找你。”

    ******

    苏在在先到饭堂,到其中一个窗口打了两份饭。

    不知道张陆让还要多久。

    苏在在犹豫了下,到饭堂里的一家奶茶店前排队。

    想到刚刚张陆让说的不吃,她有些惆怅。

    大热天的,买点柠檬水估计会开胃点吧……

    苏在在还在思考着,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跟她打了声招呼。

    她下意识的转过头,是同班的一个女生。

    恰好,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下。

    与此同时,女生开了口:“你今天思修课没去?”

    她这样一说,估计是被记旷课了。

    苏在在也没太介意,直接承认:“啊,对啊……”

    然而,女生接下来的话像是晴天霹雳。

    噼里啪啦的,将她整个人劈的毫无理智可言。

    “今天上课的时候有两个男生帮你代点了。一个是谢师兄,另一个好帅,不知道是谁……你男朋友?”

    苏在在一脸懵,但想到刚刚张陆让的问题……

    她点了点头,呆呆道:“嗯,男朋友。”

    随后,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张陆让回复的。

    ——到了,你在哪?

    苏在在向饭堂的门口看了一眼。

    看到张陆让垂着头看着手机,身姿高而挺拔。

    背着光,让她看不太真切他的表情。

    苏在在也忘了自己在排队买饮料,直接往张陆让那边走。

    她蹦跶到张陆让的面前,嬉皮笑脸道:“让让,你今天去帮我点到啦?”

    张陆让把手机放进裤兜里,低低的应了声。

    听到他肯定的回答,苏在在心中的满足感简直要爆满。

    下一秒,张陆让垂眸,盯着她的眼,启唇。

    说出来的话低沉又缓,其中的情绪毫不掩饰。

    “被记了,因为另外一个男生也举手了。”

    苏在在扯着他往自己放菜盘的方向走。

    “那可不关我的事,你不能怪在我头上。”

    张陆让:“……”

    “你现在是不是特有危机感。”苏在在厚脸无耻道。

    “……我没有。”

    闻言,苏在在下意识侧头,看到他那熟悉的动作。

    她忍不住弯了弯唇,提议道:“我被记了两次了,以后肯定都要去,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张陆让的表情有些犹豫。

    还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苏在在开始恐吓他:“你就不怕你貌美如花的女朋友被人缠着。”

    “……”

    “不怕?”

    张陆让坐到位置上,帮她把一次性筷子掰开。

    很快,他乖乖的承认:“怕。”

    声音低低的,有些含糊不清。

    他这样的回答反而让苏在在愣了下。

    苏在在连忙摸了摸他放在桌子上的手,装作一副安抚的样子,自以为没带揩油的意味。

    “别怕,我就喜欢你一个。”

    张陆让反常的没有生气教训她。

    他抬了抬眼,眼睛里有什么情绪在暗涌着。

    见他一直一直没有动筷子,苏在在忍不住开口提醒他吃饭。

    张陆让终于开了口。

    语气有些委屈,又哑又沉。

    “别吓我。”

    ******

    隔天,部门聚餐。

    干事们愉快的聊着天,气氛十分热络。

    坐在苏在在对面的谢林楠突然开口问道:“苏在在,你男朋友是计算机系的?”

    苏在在抬眼,“嗯”了一声。

    她想起昨天那个女生说的,谢林楠帮她代到。

    心里瞬间觉得有些怪异。

    “我电脑坏了,能让他帮我修修不?”谢林楠嘴角一扯,弯起一个大大的弧度,“也没多难,就重装个系统。”

    提起张陆让,苏在在的理智瞬间没有了,警惕心也就起来了。

    为什么莫名其妙要找她男朋友修电脑,而且是计算机系的就一定要会修电脑吗?

    张陆让还没学多久呢!

    昨天帮她点到是不是就是为了引起张陆让的注意……

    苏在在越想越觉得诡异。

    她看着谢林楠,认认真真的开了口。

    答非所问:“他有女朋友。”

    谢林楠的笑容一僵:“……”

    ******

    十二月上旬的某天。

    苏在在的手肘搭在椅背上,垂眼跟张陆让聊着天。

    等待对方回复的时候,她抬了抬眸,突然注意到崔雨璇脖子上有细细碎碎的红痕。

    她盯着看了一会儿,猜测着那是什么。

    在心中想了半天,苏在在还是没想出来,忍不住指了指,问道:“你这是过敏还是被虫子咬了?”

    崔雨璇也没太介意,表情大大咧咧的:“这个啊?”

    一旁的林可大笑:“什么啊,那是吻痕!”

    苏在在有点懵,转头看向崔雨璇,表情有些犹豫。

    “你跟你男朋友?不是才在一起一个多月吗……”

    “也就亲亲嘴和脖子啊,没别的什么。”说到这个,崔雨璇有些好奇,“你跟你男朋友呢?不是在一起两年多了吗?”

    苏在在回忆了下,表情有些骄傲。

    “我跟他进度也挺快的,在一起前一天就二垒了。”

    崔雨璇闪着星星眼:“现在呢现在呢!”

    苏在在沉默了一瞬。

    “……还是二垒。”

    狭小的宿舍里瞬间冷场。

    另一个舍友邓琴也忍不住开口道:“什么情况啊,在一起两年一点进展都没有?”

    苏在在无辜的眨了眨眼:“什么进展……”

    “不说全垒打!也得三垒了吧!”

    她直接摆了摆手:“不可能的。”

    崔雨璇忍不住给她建议:“要不你主动点?”

    苏在在早就死心了。

    “我主动也没用的。”

    “啊,要不你跟他说点荤段子……”

    闻言,苏在在瞪大了眼:“怎么可以!我会被他打死的!”

    “怎么会?小情侣之间这不是情趣吗?”林可托着下巴,认真道,“你说完之后,记得摆出一副娇羞的样子,他估计就欲.火焚身了。”

    苏在在沉默了下来,思考着她的话,表情若有所思。

    ******

    墨色的天空,深灰色的云朵晕染其上。

    月光透过薄薄的云层撒了下来,映在无波澜的湖水上。

    周围的风声很大,寒意有些刺骨。

    苏在在被张陆让牵着,围着湖边走。

    她叽叽喳喳的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一旁的张陆让认真的听着。

    两人一个说一个听,格外和谐。

    就快走到宿舍楼下的时候,苏在在突然想起林可的话。

    她侧了头,看着他在月光下泛着光泽的唇,红的艳丽。

    像是一朵引人采摘的花。

    苏在在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很快,她停下了脚步,引得张陆让也停了下来。

    旁边的人忽然不走了,而且连话都不说,让张陆让有些疑惑。

    他转过头,垂下眼看她:“怎么了?”

    苏在在避开张陆让的视线。

    她咬了咬牙,将想了一个晚上的、关于张陆让的荤段子说了出来。

    “让让。”

    听到她开了口,张陆让才松了口气,应了一声。

    “以后我跟你说‘让开’两个字的时候,意思就是。”

    张陆让看着她发顶的小旋儿,淡淡的应了声:“嗯?”

    “张陆让,把腿张开。”

    “……”

    “记得要张大点。”

    “……”

    她说完很久后,张陆让都没说话。

    耳边的风声越发的大,像是在嘲笑她的话。

    这个段子她想了很久的啊,感觉又撩人又适合此刻的氛围。

    就算他不觉得好玩,也不应该生气吧……

    苏在在有些慌乱的抬起头,思考着是不是自己还没摆出娇羞的姿态。

    还没等她想好……

    沉默了良久的张陆让终于开了口。

    声音冷的僵硬,完全没有想笑的意思。

    “你自己回去吧。”

    苏在在:“……”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