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四十五章
    “以后”

    原来她也有想。

    ——张陆让

    夜色浓稠如墨, 点点繁星点缀其上。

    房间里, 空调的运作声在此静谧中显得格外响亮。

    床边的闹钟, 秒针转动着, 发出哒哒的声响。

    梦魇将他困住, 怎么都挣脱不开。

    梦境里的人的话, 像是掺了毒.药的针, 一根一根的戳在他的心上。

    毒.药一寸一寸的化开,深入骨髓,疼的他连气都喘不过来。

    ——“早知道有阿礼, 我就不生你了。”

    那一瞬,疼痛到了一个极端。

    张陆让猛地被惊醒,感受到背后一片汗涔涔。

    他坐在床上, 平复着心情, 调整混乱的呼吸。

    张陆让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起身, 准备下楼倒杯水喝。

    床旁边的酥酥被张陆让的动静吵醒, 爬了起来, 跟在他的后面。

    路过林茂房间的时候, 发现他房间里的灯还大亮着。

    张陆让犹豫了下, 敲了敲他的门。

    很快,里头传来了林茂略带沙哑的声音。

    “进来吧。”

    张陆让打开门, 走了进去。

    他坐到林茂面前的椅子上,思考着怎么开口。

    下一秒, 林茂把面前的文件夹合上, 轻声道:“你妈给我打电话了。”

    张陆让的脸上没带什么情绪,眉眼垂了下来。

    他的脊梁挺直僵硬,看上去有些倔。

    嘴唇绷成一条线,紧的没血色。

    林茂叹息了声,说:“志愿改回来就好。”

    “舅舅。”张陆让的心里像是堵了口气,闷的难受,“我以后不想回b市了,放假了也不想回去。”

    闻言,林茂拿水杯的动作一顿。

    他转过头,静静的看着张陆让。

    注意到张陆让的表情,林茂终是软下心。

    “不想回就别回了吧,上大学需要用的证明我会帮你弄来的。”林茂拿起水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像你高中在这边读一样。”

    张陆让沉默了一瞬,强调:“毕业之后,我会赚钱还你的。”

    林茂刚想拒绝,扫过他的眼神时,瞬间改了口。

    “啊,我还等着那钱养老呢,记得还啊。”

    张陆让点点头,站了起来:“我回去睡觉了。”

    他刚打开门,正想走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林茂的声音。

    语气漫不经心,温和而又平静。

    “不是每个人生来就知道怎么当父母的。”

    张陆让的脚步一顿,握住门把的手紧了些。

    林茂的指尖敲了敲杯壁,思考了下,然后说:

    “在你和阿礼小的时候,你父母也不是那样的。”

    他叹息了声,语气像是一个过来人。

    “虚荣心啊,多可怕的东西。”

    ******

    苏在在软磨硬泡了很久,张陆让才同意让她陪他练车。

    出门前,苏在在翻了翻桌子,将防晒霜塞进书包里,再把抽屉里的迷你风扇挂在脖子上。

    她走到镜子前,把头发扎了起来,穿上长裤和防晒衣。

    随后,把桌子上的熊猫条纹鸭舌帽戴上,另一个拿在手上。

    工作日,家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在。

    苏在在出了客厅,到冰箱里拿了两瓶矿泉水出来。

    几分钟后,她回到冰箱前,将其中一瓶放了回去。

    苏在在拿起鞋柜上的遮阳伞,这才出了门。

    正值盛夏,外头的气温闷到像是带了火。

    阳光打在树上,在地上映射出斑驳而参差的影子。

    周围的水泥地像是冒着热气,一团一团的往上涌。

    苏在在抬眼,看到站在树荫下的张陆让。

    脸颊热的发红,发尖沾了汗水,湿漉漉的。

    看上去像是等了挺久,但脸上并没有什么不耐烦的情绪。

    她连忙小跑了过去,抬手将手中的帽子扣在他的头上。

    张陆让下意识的拿下来看了一眼,立刻皱了眉,冷声道:“不戴。”

    苏在在将风扇打开,放在他的脸前。

    见张陆让满脸的不情愿,她好声好气的哄道:“听话,戴着,不然得晒死。”

    “……”

    张陆让本来还是想拒绝,突然注意到她头上也戴着一个同款的。

    他犹豫了一下,默默的戴了回去。

    苏在在把伞递给他,忍不住抱怨道:“真的好热呀,我等冬天再学车好了。”

    听到这个,张陆让的表情又难看了起来:“所以叫你别来。”

    “但你学跟我学怎么能一样。”苏在在无辜道。

    “哪里不一样。”

    苏在在没回答他这个问题。

    她看着风扇的风在他脸上呼呼的吹,突然厚颜无耻道:“我现在陪你学车,到时候我学车的时候你不陪我,你就是没良心。”

    “……”

    “丧心病狂的那种没良心。”

    张陆让不想说话,沉默着走在她的旁边。

    几分钟后,苏在在忽然有些郁闷。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仙女不需要良心。”

    张陆让:“……”

    ******

    到那后,张陆让按教练给的车牌号选了平时用的那辆。

    两人并肩走了过去。

    苏在在刚想坐到副驾驶位上,就被张陆让赶到后座上。

    “前面太晒,坐后面去。”

    她也没太反抗,犹犹豫豫的问道:“让让,你自己开啊?教练不坐旁边的吗?那不会出事吧……”

    张陆让的食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诚实道:“我第一天的时候就自己开了。”

    闻言,苏在在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这教练太过分了吧!”

    她的表情气的像是要立刻去找那个教练理论。

    张陆让张了张嘴,刚想开口拦住她,就听到她气愤道:“不行!我学车肯定不能来这学!”

    “……”

    他默默的闭上了嘴,将安全带系好,踩下离合器踏板,挂档,推到一挡。

    张陆让认真的练了好一会儿。

    半小时后,他停下了车,向后看了一眼。

    看着苏在在在后头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偶尔看看外头的风景,平时话多的嘴紧闭着,就是不出声打扰他。

    张陆让收回了眼,重新发动了车。

    这次开到拐弯处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道:“帮我看看右边的轮子有没有踩线。”

    听到张陆让的话,苏在在高兴的弯了弯眼,立刻挪到右窗,探头看了一眼。

    “踩了。”

    张陆让立刻将车停了下来,扭头看她。

    似乎对她这话有些不满,他沉声道:“认真说,别胡说八道。”

    苏在在一脸懵逼:“就是踩了啊……”

    张陆让解开安全带,单手撑在副驾驶座上,倾身往外看。

    看到车后轮确实踩了线,他浑身一僵,慢腾腾的坐了回去。

    半晌后,张陆让安静的、不发一言的继续练车。

    这次轮到苏在在忍不住了:“让让,你这是练了一个星期的成果吗?”

    他假装没听到。

    “要不,”苏在在小心翼翼的提议道,“我们以后请个司机吧?”

    张陆让转动着方向盘,假装不介意的样子。

    “……你别说话了。”

    苏在在才不听他的,感慨道:“突然想起教你学单车的时候。”

    “……”

    “我那时候不是说没想摸你腰吗?”

    “……”

    “怎么可能没想,我早就忍不住了。”苏在在模仿着那时候心里的想法,“哇!小蛮腰露出来啦!”

    张陆让真的不想再听她说这个了。

    他琢磨着,想说些什么转移话题。

    后面的苏在在的头靠椅背,笑嘻嘻的补充。

    “我当时心里想的是,我不摸的话真的是太对不起你的美色了。”

    “……”

    “此机会千载难逢啊。”

    张陆让的脸有些热,忍不住回头,低斥:“苏在在!”

    苏在在觍着脸,毫不畏惧。

    “你老婆坐你车上呢!好好开!”

    张陆让额角一抽,不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放在副驾驶座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在在提醒道:“让让,你手机响了。”

    张陆让停下车,拿起来看了一眼。

    是张母。

    他忽然想起前些天林茂说的话。

    张陆让抿着唇,没有犹豫分毫,将电话掐掉。

    很快,他回头看着苏在在。

    细碎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柔和的光晕在他周围扩散。

    苏在在打了个哈欠,睁着冒着水雾的眼看他,看起来懒洋洋的。

    张陆让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说:

    “我们回去吧。”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