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四十四章
    有时候, 我觉得。

    我像是在跟一个男人谈恋爱。

    ——张陆让

    张陆让冷着脸, 把手中的纸揉成一团, 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他快速的下了楼, 往二楼的教务处走。

    里头有两个学生正排队修改着志愿。

    张陆让的脚步停了下来, 在旁边等待着。

    他拿起手机, 在相册里翻出一张照片。

    是之前在网站上报考完后, 他拍下来给苏在在看的。

    很快,其中一个学生修改完,拿着新打印出来的纸往外走。

    张陆让走了过去, 看着老师帮他打开了网站。

    他弯下腰,慢慢的输入准考证号和密码。

    敲回车键的时候,手心紧张的冒了汗, 喉结下意识的滚了滚。

    登陆成功, 进去了。

    张陆让松了口气,快速的按照手机上的图修改志愿。

    填完之后, 他耐心的检查了两三遍, 才确定下来。

    老师握住鼠标, 看了一眼, 问:“这次确定了吧?”

    张陆让点了点头, 突然问道:“老师,我签了字之后, 志愿还能再改吗?”

    老师正准备帮他将志愿表打印出来。

    闻言,他手上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 皱着眉道:“当然不能啊, 你还没考虑好?”

    听到确切的答案,张陆让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轻声道谢。

    “考虑好了,谢谢老师。”

    签完字,交给班主任。

    张陆让出了办公室,在门外站了一会儿。

    半晌后,他回过神来,往校外走。

    因为没有限定时间来签字,所以学生们都是陆陆续续的来。

    b中靠海,长长的石路上,偶尔迎面走来几个学生,脸上都带着愉悦的笑意。

    靠栏杆的那头,底下的海水打着石桥,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张陆让忽然停了下来,单手撑在栏杆上。

    他翻出手机,给张陆礼打了个电话。

    再次接到张陆让的电话,张陆礼的情绪依然高涨。

    “喂?哥!还要我帮什么忙吗?”

    张陆让垂眸盯着底下的海浪,沉默了片刻。

    他想了想,轻声问:“你高考志愿有被爸妈改吗?”

    张陆礼的声音停顿了下,乖乖的回答。

    “我的志愿就是他们给我填的啊。”

    “……”

    “不过我那时候挺想选t大的临床医学的。”张陆礼笑嘻嘻的说,“但他们不让,我就觉得算了。”

    说了半天,张陆礼突然反应过来:“哥,你的志愿被改了?”

    张陆让的指尖无意识般的敲打着栏杆。

    听到这话,他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嗯,我先挂了。”

    听到肯定的回答,张陆礼的声音变得着急了起来。

    “那改回来没有啊?学校还能不能改?昨天是不是截止了啊……”

    “阿礼。”张陆让弯了弯唇,慢慢的说,“我不会再回来了,b市。”

    那头沉默下来,很快就“哦”了一声。

    张陆让挂了电话。

    他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最后还是忍不住给张母打了个电话。

    “喂,阿让?”

    张陆让淡淡道:“你改了我的志愿吗?”

    张母似乎愣了一下,很快就解释道:“z大离家里太远了,你高中那时候去z市那边读书,妈妈天天都放心不下……”

    张陆让打断了她的话。

    “我跟你说过,我想去那。”

    似乎有些烦躁他的反抗,张母的声音渐渐沉了下来。

    “你自己想想,你从b大毕业之后,直接到你爸爸的公司上班。多好的路,我们全帮你铺好了,全是为了你好。”

    张陆让像是什么都听不进去。

    眼底宛若一滩死水,毫无波澜。

    “我改回去了。”

    电话那头的呼吸一顿。

    猛然间,张母的声音尖锐了起来:“怎么改了?昨天不是截止日期吗?”

    听到这话,张陆让忽然懂了些什么。

    他有些庆幸,却又自嘲般的问道:“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回家吗。”

    张陆让突然问这个问题,让张母有些莫名其妙。

    “你回家需要什么原因?”

    张陆让没说话。

    挂电话之前,他想起了昨天那盘水果。

    张陆让的手心握紧栏杆,语气像是个孩子。

    带了责怪而委屈的语调,可又并不像是那么在乎。

    “阿礼才喜欢吃橙子。”

    张陆让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从口袋里拿出家里的钥匙,认真的想了想。

    他想了很久,都想不到有什么能值得让他再回那个家。

    手一抬,翻转,钥匙掉入海里。

    轻轻的,悄无声息的——

    沉入最深处。

    ******

    张陆让从不觉得父母不爱他。

    只不过是比起给张陆礼的,他们分给他的爱少了些。

    但他一直相信。

    爱是有的,只不过没有他想要的那么多。

    下了飞机,张陆让从走出出站口。

    他下意识的扫了周围一圈,一眼就看到在外拿着手机等待着的苏在在。

    张陆让愣了一下,大步的走了过去。

    苏在在也同时看到了他,兴奋的对他摆了摆手。

    她直接忽略先前问了他航班号的事情,装作一副给他惊喜的样子。

    “感不感动,我可等了好久呢!”

    那一瞬,见到她的那一瞬。

    张陆让觉得自己缺了一个口的心脏蓦地就被填满了。

    他忍不住将手中的袋子扔到地上,弯下腰,伸手将她圈入怀中。

    脸颊贴在她的颈窝处,温热的气息毫无规律。

    苏在在觉得有些痒,忍不住动了动,立刻被他揪了回来。

    她忽然有些慌张,将他往外推。

    “你先让我看看,我有没有认错人。”

    张陆让:“……”

    感受到他胸膛前的起伏瞬间一顿,苏在在立刻笑嘻嘻的说:“我怎么可能认错呀,你真好骗。”

    冒着粉红泡泡的空气瞬间被她这话吹走。

    他松开了手,抬起头,垂眼看她。

    张陆让的眼神有些沉,不知为什么,看上去有些委屈。

    苏在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抬手戳了戳他的脸。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认真道:“好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张陆让默默地把地上的行李拿了起来,牵着她往外走。

    走到一半,苏在在再度问道:“你还没跟我说你感不感动。”

    闻言,张陆让侧头看了她一眼。

    嘴角蓦地弯了起来,认真又顺从的说:“很感动。”

    走了一小段路。

    张陆让忽然开口,像是随口说的话。

    “以后我就呆在z市,不回去了。”

    苏在在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到他继续道:“我爸妈不喜欢我。”

    如果他们给的爱,代价是要将他的自由捆绑。

    那么,张陆让宁可不要。

    苏在在下意识的看他,握住他手的力道重了些。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家对她来说,是一个很美好的词。

    因为苏在在的家庭很美满,父母和睦恩爱,对她也是宠爱有加。

    所以她从来没有关于这方面的烦恼。

    一旁的张陆让忽然认真道:“等我们大学毕业了,我就跟你求婚,好不好?”

    然后,他们可以共创另一个家。

    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个的,能将他缺失的爱弥补的家。

    苏在在的呼吸一滞,受宠若惊的心情瞬间从心底浮了起来。

    但她下意识的就拒绝了:“不好。”

    张陆让一愣,突然想起了苏在在之前跟他说的那句话。

    ——“你是不是想玩弄我。”

    想到这个,他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难看。

    张陆让咬了咬牙,回忆着在微博看到的情话。

    刚想一一说出来哄她,就听到她说:

    “这种事情,让我来。”

    “……”

    一句话,将他接下来要出口的情话全数憋了回去。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