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四十一章
    她抢先了。

    ——张陆让

    高考前一周。

    高三生可以选择留校或者回家复习, 学校不再限制他们必须留在学校里。

    因为几天后就要布置考场, 所以苏在在决定把大部分的书籍带回去。

    苏在在喊了苏父来接她。

    她把一些不用了的试卷和练习册堆在旁边, 打算拿去扔掉。

    整理本子的时候, 突然看到一本纯白色的草稿本。

    苏在在的指尖一顿, 打开翻了翻。

    翻到其中一页, 看到那熟悉的字迹。

    清隽利落, 格外好看。

    她弯了弯唇,把这一页撕了下来,夹在自己近期用的复习资料里。

    ……

    “那你给我讲下这道题吧。”

    “我不会。”

    ……

    “你不会的我都会, 我都教你。”

    ……

    苏在在笑出声。

    还是忍不住给他发了条消息。

    ——让让。

    ——我第一次去你们班给你讲题的时候你什么感受呀。

    苏在在看了眼时间,也不指望他能立刻回。

    她把手机放到书包里,继续收拾东西。

    把不要的书籍扔完之后, 苏在在打了个电话让苏父帮忙把书搬下去。

    半个小时后, 苏在在才坐上了车。

    她头靠车窗,看着外头一闪而过的景色。

    车子一颠一颇, 晃的头晕。

    她忽然想起刚刚给张陆让发的话。

    苏在在好奇的转过头, 从书包里翻出手机, 打开看了一眼。

    张陆让早已回复了她。

    手机屏幕上是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

    ——教室里没开空调。

    啊?

    苏在眨了眨眼, 挠了挠头, 回忆着当时的场景。

    她说什么了吗?

    好像是……

    ——“呃,好热, 进来吹下空调。”

    苏在在:“……”

    ******

    高考语文考完之后。

    苏在在走到班主任提前说好的一个位置。

    怕学生把准考证弄丢,苏在在的班主任规定他们考后把准考证交给她, 考前再一一发给他们。

    苏在在把准考证递给她, 随后便和班里的一个女生一起去饭堂吃饭。

    吃完饭,回到宿舍后。

    苏在在从柜子里拿出手机,靠在扶梯旁边,站着消食。

    宿舍里并不安静,几个女生聊着天,都在聊着其他的东西。

    没有人提今天的题是否很难,也没有人说自己发挥的怎么样。

    苏在在边听着她们聊天,找在微信上找张陆让。

    苏在在:唉,让让。

    张陆让:怎么了?

    苏在在:进考场前还要脱鞋扫描,我袜子穿错了,好丢人。

    苏在在:你们要脱吗?

    张陆让:不用。

    苏在在:幸好不用。

    苏在在:我不能忍受让别人看到你的脚。

    苏在在:只有我能看!

    张陆让:“……”

    苏在在抽完风。

    刚想午休补充精神,却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苏在在:对了,我们考场有个男生

    苏在在:喝水的时候水瓶放在桌子上,然后没盖好。

    苏在在:快交卷的时候水撒了,试卷都湿了。

    苏在在:你要小心点,喝完水之后,水瓶记得放地上。

    张陆让:好。

    ******

    考完数学,回到宿舍后。

    苏在在刚坐到床上,还没坐几秒。

    立刻站起来,走到柜子前,把手机拿了出来。

    第一句又是:唉。

    这次张陆让有点紧张了。

    数学没考好吗……

    苏在在:让让,我们班有个男生,下午的时候,身份证不见了。

    苏在在:我们班主任都急哭了。

    苏在在:不过后来,监考老师在那个男生的考场里找到了。

    张陆让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在在:让让,你也要小心点。

    苏在在:身份证和准考证记得都要放好。

    她总扯这么多莫名的话让张陆让的心情有些慌。

    张陆让想了想,还是给她打了个电话。

    苏在在笑嘻嘻的接了起来:“让让。”

    张陆让挠了挠头,疑惑道:“你怎么了?”

    “啊?”

    “……”

    苏在在走到宿舍外面,找了个位置蹲下跟他聊天。

    她鬼鬼祟祟的扫了周围一圈,然后压低声音跟他说。

    “我觉得我数学考的超好。”

    张陆让松了口气。

    苏在在不知道他打过来干什么。

    她纠结了一下,还是安抚般的开了口。

    “没事,你考不好我养你。”

    “……不用。”

    “那你打给我干嘛呀。”

    “没事。”

    只是怕她,又藏住自己的情绪。

    他没及时察觉,到后来发现的时候。

    又该有多难受。

    ******

    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

    很早前张陆让就定好了机票,从b市回到z市。

    才下午四点,林茂还没回家。

    张陆让看了酥酥一眼。

    他皱了眉,半抱半拖的把它弄到厕所里,帮它洗了个澡。

    把酥酥的毛用风筒吹干后。

    张陆让回房间换了套衣服,坐到床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恰好看到张母给他发了条微信。

    ——你又跑到你舅舅那去了?

    张陆让顿了顿,回复:填志愿的时候我再回去。

    很快,张母就打了个电话过来。

    手机一震一震的,在手中发颤。

    张陆让的表情有些抗拒,但还是接了起来。

    “高.考答案你对了没有?”

    “……”

    “阿让,告诉妈妈。”

    “……”

    “你老跑你舅舅那干什么?你谈恋爱了?”

    张陆让没回答,只是说:“我大学要报z大。”

    张母那头沉默了一瞬,很快就柔下声音。

    “为什么要报那么远?跟阿礼一起读b大不好吗?”

    “……”

    “怎么不说话?”

    张陆让扯了扯嘴角,轻声道:“不好。”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房间里恢复一片安静。

    张陆让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情绪,一旁的酥酥凑了过来,把脑袋靠在他的腿上蹭。

    张陆让勉强的弯了弯唇,伸手顺它的毛。

    ******

    几分钟后,张陆让下了楼。

    恰好看到刚从外头回来的林茂。

    见到他,林茂挑了挑眉,笑道:“能拿个状元不?”

    “不能。”张陆让很有自知之明。

    林茂抬脚走到沙发旁坐下,漫不经心的倒了杯水。

    见林茂没再说话,张陆让也没主动开口。

    他到冰箱旁拿了个苹果出来啃。

    张陆让坐到林茂的旁边,在心里默默想着。

    吃完就出去找苏在在。

    他刚把苹果扔进面前的垃圾桶里。

    旁边的林茂幽幽的开了口。

    “外甥都有女朋友了,而我居然单身了三十三年了。”

    张陆让:“……”

    林茂将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转过头。

    他也没把刚刚说的话当回事,轻声提醒:“想报什么学校就报,别听你爸妈的。”

    “嗯。”

    过了一会儿。

    林茂思考了下,继续道:“确认志愿之前,记得去学校的教务处再看一遍。”

    “……”

    “我姐那个人很可怕的。”

    “……”

    林茂拍了拍他的肩膀,沉重道:

    “万事小心。”

    ******

    林茂说的话让张陆让小心了些,生怕自己的哪个举动伤了他的心。

    也因此,张陆让改了原本吃完苹果就出去找苏在在的计划。

    吃完晚饭,等林茂回到房间里,他才静悄悄地出了门。

    两人约在小区的一个凉亭里见面。

    苏在在坐在他的旁边,笑嘻嘻的凑了过去。

    “月黑风高,此处静谧无人,你要不要对我做些什么。”

    张陆让皱着眉,把她推远了些:“不要。”

    苏在在一下子没了兴致,郁闷道:“我还以为你高考完之后会变得狂放一点,看来是我想多了。”

    张陆让没说什么,静静的看着她。

    见状,苏在在锲而不舍道:“让让,要不要试试舌吻。”

    “不可能。”张陆让立刻拒绝。

    苏在在没再说话,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冷场。

    张陆让主动开了口,无奈道:“说点别的。”

    苏在在托着腮,认认真真的说:“没什么想说的。”

    夏天的夜晚,气温依旧燥热逼人。

    周围有蟋蟀的叫声,倒显得没那么冷清宁静。

    偶尔旁边的道路上还会亮起汽车的大灯,有些晃眼。

    张陆让心里突然有些闷又躁。

    像是气温惹的祸,又像是别的什么原因。

    他有些控制不住般的舔了舔唇,侧了头,刚想将她扯过来。

    一旁的苏在在突然转过头,将脸凑了过去。

    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她的一只手放在他的脑后,向下压。

    苏在在重重的吻了上去,不餍足般的咬住他的下唇。

    很快就松了口,用舌头抵开他的牙关,感受到那片湿润柔软就退了出来。

    与此同时,她把手放了下来。

    注意到张陆让那黑如墨、不带情绪的眼,她也毫不畏惧。

    苏在在骄傲的弯着眼,满眸的璨光。

    里头全是尝了甜头般的得意和狡黠。

    “就要亲。”她说。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