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三十九章
    我想考z大, 因为那是她所在城市的大学。

    ——张陆让

    回到家里。

    苏在在替小短腿把狗绳解开。

    束缚一解, 它的小短腿跑啊跑。

    一下子跑到角落放置的宠物饮水机旁喝水。

    苏在在看了它一会儿, 嘲笑道:“张小让, 你知道不, 你该庆幸咱们家有电梯。”

    她边说边走到茶几前倒了杯水喝。

    随后, 苏在在走到小短腿的面前, 揉了揉它的脑袋。

    “不是说了,这样喊你的时候要‘汪’一声吗?”

    苏在在蹲在它旁边看了一会儿。

    很快就站起身,到厕所里洗了把脸, 给晒得发烫的脸降降温。

    水哗啦啦的流着,苏在在莫名的开始发了呆。

    她回过神来,关上了水龙头。

    在一旁抽了两张纸巾擦脸。

    苏在在回到房间里, 再次从口袋拿出手机。

    屏幕上还是张陆让昨晚八点的时候发来的话。

    ——怎么挂了。

    苏在在犹豫了一阵, 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昨天听到他那句“你怎么都能猜对”,以为他回答的是自己那句“因为我不在你身边啊”。

    一时激动害羞, 就把电话挂了。

    但想了一会儿, 又觉得张陆让的意思好像是……

    你怎么老是能猜对我心情不好。

    苏在在觉得有些丢人。

    她想了很久, 都觉得后面那个猜想才是对的。

    而且, 听到他心情不好, 就把电话挂了……

    苏在在完全不敢回复。

    但这样一直不回复也不是办法。

    苏在在下定决心,发了两句话过去。

    苏在在:昨天笑了一下, 不小心把电话挂了。

    苏在在:然后我就睡着了。

    发送成功后,她松了口气, 开始收拾东西回学校。

    想了想, 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苏在在立刻拿起手机重新打了两句话。

    ——昨晚听到你的话,忍不住痛哭流涕。

    ——不小心把电话挂了。

    张陆让:“……”

    他无言以对。

    张陆让也没太在意,发了条语音过去。

    ——“题写了吗?”

    苏在在有些郁闷,也开始发语音。

    “没有,你才走了一天,我情绪都没调整过来。”

    “好好学习。”他说。

    高中毕业之后,他就成年了。

    张陆让想一直呆在z市,苏在在在的地方。

    想一直,有她。

    ******

    时间的齿轮不断的在转动着,永不停歇。

    2014年6月8日,高考生从考场走了出来。

    兴奋的扔书尖叫,抱在一起热泪盈眶。

    伴随而来的,是苏在在的高三生涯。

    苏在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从其中一本书里抽出自己的成绩条。

    视线从左往右。

    停在了第二个数字上。

    数学:98分。

    苏在在抿着唇,塞了几本数学的解析书到书包里。

    随后便出了教室门,往宿舍方向走。

    夜晚,周围的温度凉凉的,有些舒适。

    树叶晃动着,发出“沙沙”的声响。

    苏在在的心底却莫名有了几分躁意。

    她回到宿舍里,快速的洗了个澡。

    洗完衣服后,她刚想爬上床开小灯学习。

    恰好看到下铺的姜佳表情有些恼,重重的把手机扔到床上。

    苏在在眨了眨眼,疑惑道:“你怎么了?”

    宿舍里的人都知道姜佳和关瀚的关系。

    所以姜佳也不在意,叹了口气,直接说出来。

    “关瀚啊,不知道什么想的,烦死了。都高三了啊,还老是抱着手机玩,说也不听。”

    因为数学成绩,苏在在的心情有些低落。

    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她犹豫了下,还是说了句:“你好好跟他说说吧。”

    姜佳把手机拿了回来,给对方发了几句话,眼眶都红了。

    她抹了抹眼睛,轻声道:“没用的,我说了很多次了,他再这样,我跟他根本不可能上同一所大学了。”

    小玉看了过来,安慰道:“唉别哭啊……”

    “我是真的觉得很烦啊,他还影响到我不想学习了。”

    苏在在发了一会儿呆,突然问:“如果不能上同一所大学,你和他会分吗?”

    姜佳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绝对。”

    苏在在表情一僵,没再说什么。

    她垂头,看着手机上一闪一闪的呼吸灯。

    点亮屏幕。

    苏在在:让让。

    张陆让:刚下晚修。

    张陆让:怎么了?

    她没有回复,给苏母发了条微信。

    ——妈,帮我报个数学补习班吧。

    苏在在上了床,再次点开跟张陆让的聊天窗。

    她想了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很快,那头再次发来一句话。

    张陆让:对方正在输入中...

    苏在在笑出了声。

    所有沉重而烦躁的心情,只因他的一句话就消失不见。

    她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苏在在:让让,你上次英语考多少呀。

    张陆让:124

    苏在在:!!!

    苏在在:你上次不是110吗?好棒啊!

    张陆让抿着的唇扬了扬。

    随后,他突然有些放心不下,问了句:你数学呢?

    那边没再回复。

    ******

    “我昨天睡一半醒来,看到你的灯还亮着……”姜佳咬了口面包,皱着眉道,“你几点睡啊?”

    “啊,我没注意。”

    “你这成绩肯定能上重本线啊。”

    苏在在用勺子舀了舀碗里的粥,热气蔓延至眼前。

    她忽然鼻子一酸。

    姜佳有些担忧:“你干嘛?”

    苏在在转移了话题。

    “佳佳,你最近跟关瀚怎么样了?”

    姜佳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就那样呗,我不找他他也不找我。反正分班了,不在同一个班,看不到也不觉得烦。”

    “你不喜欢他了吗?”苏在在轻声问。

    “喜欢又怎样。”姜佳苦笑了声,“他没想过我们的未来,我又凭什么要放那么多心思在他的身上。”

    “……”

    “我和他不是你跟张陆让,异地恋不会有好结果的。”

    苏在在捏住勺子的手紧了紧。

    如果她考不上z大。

    还要有四年的异地恋。

    一场少聚多离的恋爱。

    她不知道,张陆让还愿不愿意要。

    ******

    苏在在今天又没有回复他。

    张陆让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忍着给她打电话的冲动,翻开了一套理综卷开始做题。

    因为心情不好的缘故,他也没注意到时间很晚了。

    写完之后。

    张陆让再度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一眼。

    和苏在在的对话框上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中...”

    张陆让顿了顿,眼睛一抬,看着屏幕左上角的时间。

    凌晨两点。

    他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发了一句话过去。

    ——还不睡觉。

    那头的人似乎不敢相信他还没睡。

    这下倒是立刻回复了。

    苏在在:……

    苏在在:我睡一半醒了。

    张陆让伸手把眼前的台灯关掉,背靠墙。

    他的脸被手机的光线照射的莹莹发亮。

    嘴角抿的发紧,整个人的侧脸紧绷。

    张陆让忍不住心中那不断冒起的酸泡。

    他完全不顾自己问出来的话有多幼稚,只顾将心中的疑问说出来。

    那个无法让他接受的事情。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那头回复的有些慢。

    苏在在:不是。

    苏在在:我很喜欢你。

    因为怕影响舍友休息,张陆让的手机连震动都没调。

    他就静静的看着。

    那头很安静,又很缓慢的,发了这两句话过来。

    张陆让原本紧绷的心情完全没有因此放松。

    他愣了愣,快速的发了句话过去。

    ——你怎么了?

    苏在在:啊,我跟你表白呢。

    苏在在:让让,你不开心吗?

    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张陆让只想早点高考完。

    然后,快点到她的身边去。

    他弯了弯唇,回复道:嗯。

    张陆让:快睡。

    张陆让:醒了也别拿手机玩。

    苏在在:知道啦,你也早点睡。

    苏在在:晚安。

    张陆让不知道,他手机对面的那个人。

    将手机放下之后,再度拿起笔,继续写题。

    流着泪,崩溃而不知所措的,一味的写题。

    异地恋,谁能安心。

    谁都安不下心。

    ******

    z市的一模恰好是高三上学期的期末考试。

    散学典礼的时候,成绩下来了。

    苏在在知道自己考的不好,也没去公告栏看成绩的欲望。

    其他成绩基本都保持在那个程度了。

    按去年z大的录取分数线,苏在在的数学至少得考110。

    可她发挥的不稳定,成绩忽高忽低。

    一考数学就紧张,选择填空出现了难题,她的心态就崩了。

    筱筱到公告栏看了眼成绩。

    很快就坐到自己的位置上,转头跟苏在在说:“在在,你这次全班排三十一。”

    苏在在沉默了一瞬,轻声问:“我数学考多少?”

    “啊,我没注意啊。”筱筱往公告栏那边看了看,干脆喊了一声那边的人,“喂,南神,苏在在数学考多少啊?”

    王南走了过来,犹犹豫豫道:“好像是92。”

    苏在在的眼睑往下垂,声音微不可闻:“谢谢。”

    她没有什么大的志向。

    如果苏在在是自己想去z大,那么她会努力一把。

    努力之后,还是上不了,她也不会有多难过。

    得不到的东西,那就得不到吧。

    苏在在从来不觉得强求的东西,能有多好。

    但如果张陆让想去那。

    她就必须也去。

    苏在在是第一次,觉得人生那么,那么的不好过。

    她每天熬夜到两三点,没日没夜的刷题。

    可成绩还是带不上来。

    她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个累赘。

    苏在在不敢跟他说,自己的成绩一直提不上去。

    她怕会影响到他的心情。

    也怕他会像姜佳那样,选择分手。

    更怕,张陆让会说:“考不上z大,我就去你考得上的大学。”

    她喜欢他,从来就不是为了拖累他。

    学习的压力,未来的未知,几乎将她整个人击垮。

    苏在在的眼睛渐渐红了起来,盈满了泪水。

    她咬着唇,忍不住拿出手机。

    每打一个字,眼泪随之落下。

    ——张陆让,我觉得我考不上z大。

    ******

    苏在在发出去后,立刻就后悔了。

    她伸手擦了擦眼泪,快速的把那条消息撤回。

    改成另外一句话:让让,今天放假啦~

    苏在在:刚刚打错字了。

    发出去后,她才松了口气。

    周围的人开始收拾东西回家。

    寒假不算长,但是苏在在还是想带多点书回去看。

    也因此,她喊了苏父来接她。

    苏在在还没开始收拾东西,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因为在教室里,她还精神一绷。

    不过很快就放松下来,看到来电显示。

    ——“心上的让让”

    她愣了愣,走出教室,走到走廊的尽头。

    看到周围没什么人,她才接了起来。

    苏在在清了清嗓子,喊他:“让让。”

    那头有些安静。

    几秒后,张陆让才开了口:“你是不是哭了。”

    苏在在的喉间一哽,说:“你在说什么呀?”

    她蹲了下来,手捂着眼。

    “你是不是没考好。”他轻声问。

    苏在在忍着哽咽,问:“你看到了吗。”

    “——嗯。”

    “姜佳说关瀚成绩不好,她说考不上同一所大学就跟他分手。”

    “我怕你也这样,我不敢跟你说。”

    “……但数学成绩就是提不上去。”

    ……

    苏在在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知道一口气把堆积在心底的话说出来。

    听她把话说完,张陆让才开了口。

    “那就不考了。”

    苏在在的呼吸一滞。

    张陆让的声音有些沙哑低沉,像是被她的难过感染了。

    “考你能考上的,你开心点就好。”

    “你会不会……”跟我分手?

    还没听她说完,他就打断了她的话。

    “不可能。”

    苏在在的眼里含着泪,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那你不会因为我就不上z大了吧。”

    张陆让突然笑了声,说:“不会的。”

    短暂的沉默后,苏在在听到他说:

    “我还要养你。”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