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三十八章
    她问我, 什么时候我能喊她一声在在。

    我得练习一下。

    ——张陆让

    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张陆让把碗放回桌子上, 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他站了起来, 轻声道:“我吃饱了。”

    张母扫了一眼他的碗, 皱眉道:“你这还没吃几口。”

    碗里的饭几乎还是满着的, 根本没吃几口。

    桌面上的饭菜还而热腾腾的, 冒着热气。

    暖黄色的光从头顶照射了下来, 却半分都不显得温暖。

    张陆让正想往楼上走。

    一旁的张陆礼用手揉了揉眼,讨好般的说道:“哥,你吃饭啊。”

    他的脚步一顿, 最终还是坐了回去。

    餐桌上,张母依然说着话。

    她的声线很是温柔。

    传入张陆让的耳中,却像是带了刺。

    ******

    吃完饭后, 张陆让回到房间。

    他打开了书桌前那白亮的台灯, 发出“咔”的一声。

    张陆让坐了下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台灯的光太亮, 让他有些看不清手机上的内容。

    张陆让调高了亮度。

    瞬间看清了苏在在给他发的话。

    ——我想了想, 总不能老是你来找我吧。

    ——要不寒假我去你那边玩?

    张陆让垂着眸, 思考着怎么回答。

    手指却不受控制般的动了起来, 拨通了她的电话。

    响了一声后, 苏在在就接了起来。

    “让让。”

    “嗯。”

    “你怎么给我打电话了呀。”

    “……”

    “你心情不好吗?”

    “没有。”

    她也没再问,扯开了话题。

    “今天姜佳跟我说, 一般叠字名的人都长得很好看。”

    “是吗。”张陆让闷笑了声。

    苏在在认真道:“怪不得你叫张让让。”

    张陆让:“……”

    “不过我觉得,”苏在在继续拍马屁, “区区一个名字, 根本无法左右你的容貌。”

    沉默了一瞬。

    张陆让突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心情不好。”

    “因为我不在你身边啊。”她厚颜无耻道。

    她原本以为,张陆让会否认。

    哪知。

    下一秒,他有些疑惑的喃喃低语。

    “你怎么都能猜对。”

    苏在在那头安静了下来。

    很快,张陆让的耳朵里传来一阵“嘟嘟”声。

    与此同时,门被敲响,叩叩叩三声。

    他下意识的抬起了眼,轻声道:“进来吧。”

    张陆礼慢慢的拧开门把,走了进来。

    他习惯性的走到张陆让身后的床,沉默着躺了上去。

    张陆礼侧头,看着张陆让的背影。

    灯光打在他的黑发,发着浅浅的光晕。

    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他手中拿着手机,认真的敲打着屏幕。

    房间里很安静。

    敲打手机屏幕没有声音。

    没有翻书的声音,床上的人也一动不动,像是沉睡了那般。

    两人,谁都没开口。

    半晌后,张陆让翻了翻面前的英语单词本。

    夹在里头的一张便利贴掉了出来。

    淡蓝色,外缘变得有些皱折。

    他感冒那天,苏在在贴在药盒上的。

    ——在总的宠爱。

    张陆让启唇,无声的开了口。

    一字一句:“在在。”

    他失了神。

    很快,听到后面翻身的动静,张陆让才回了头。

    同时,张陆礼放下了遮挡在眼前的手臂。

    张陆让这才发现张陆礼还呆在他的房间。

    “回你房间。”他淡淡道。

    张陆礼坐了起来,脑袋低垂着,没说话。

    b市已经开始降温了。

    冷风顺着开了一个小缝的窗户中吹了进来。

    呼呼的吹着,让穿着短袖短裤的张陆礼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注意到他的动静,张陆让起身去关窗。

    他刚走到窗户前,身后的张陆礼突然开了口。

    语调低沉又哑,是想哭的腔调。

    “哥,我是不是不应该跳级。”

    张陆让愣了下,回头:“什么?”

    他不再重复。

    下一秒,张陆让就反应了过来。

    伸手去推窗户,将那唯一的小缝彻底关上。

    房间里的温度瞬间不再冷到让人发颤。

    暖意渐渐袭来。

    “阿礼,不关你的事。”他认认真真的答。

    张陆礼抬起头,撞上他的眼。

    那里头满是星光点点。

    那是释然了的光。

    ******

    2009年,林茂因为工作缘故,搬到了z市定居。

    临走前,他对张陆让说:“不要跟任何人比较。”

    张陆让垂着头,没说话。

    2010年,林茂请了假,从z市赶到了b市。

    他走进张陆让的房间。

    张陆让顺着声音,转头看向他。

    他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五官的曲线还很柔和。

    还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不是我要跟他比较。……是所有人,都要拿我跟他比较。”

    林茂的喉间一哽,瞬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你怪阿礼吗。”他问。

    张陆让没说话,沉默着摇了摇头。

    其实这么细想。

    张陆让似乎从来没有对张陆礼发过火。

    所有人都在夸张陆礼,贬低他。

    他也从来没有就此放弃自己,没有就此堕落。

    林茂不知道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沉默寡言。

    慢慢的戴上了一层冰冷的面具,看似对这个世界冷漠。

    实际上,他却温柔到了极致。

    世界对他不好,他依然选择以善相待。

    多好的张陆让。

    ******

    苏在在回学校前,带着小短腿出门遛了一圈。

    路过张陆让家门前的时候,恰好看到一名青年男子牵着酥酥。

    姿态有些闲适懒散,穿着短袖短裤,踩着一双灰色的拖鞋。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旁的苏在在。

    林茂扯了扯嘴角,像是认出了她的身份。

    他的眉目舒展开来,轻笑了声。

    苏在在莫名有种被大人抓到早恋了的感觉。

    她慌张的对他点了点头,立刻往回走。

    林茂站在原地,晃了神。

    他想起了那天路过那片空地的时候。

    少年踩着单车,少女在后头认真谨慎的扶着。

    他嘴角挂着明朗的笑意。

    那像是很久以前的张陆让。

    林茂很多年都没再见过的张陆让。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