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三十七章
    我喜欢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喜欢我。

    但她能喜欢我, 我很高兴。

    我会一直对她好。

    ——张陆让

    张陆让订了周六上午的机票回去。

    临走前, 他给苏在在送了一套题。

    ——2014年理综学业水平测试

    苏在在懵了:“所以果冻呢。”

    见她一副快要爆发的模样, 张陆让舔了舔嘴角, 认真的解释道:“吃太多果冻也不好, 你把这些题做完我就回来了。”

    与此同时, 苏在在看到了封面上那个巨大的“20”。

    二十套。

    一套包括物理、化学、生物三科。

    一科六十道选择题, 三科加起来一百八十道。

    她沉默了一瞬,轻飘飘的丢出了一句话。

    “你是不想再见到我了吧。”

    张陆让:“……”

    “而且还有……”苏在在掰着手指算了算,“八个月才学业水平测试, 我就算现在写了,到那时候都忘光了。”

    他抿着唇,冷声道:“三科都要拿c才能上一本。”

    苏在在毫不在意:“我总不可能连五十分都考不到吧, 全是选择题呢!我会做二十道, 再蒙十道,我就五十了, 能有多难。”

    “……分值不一样。”

    不是说, 你做对三十道就能拿五十分。

    他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苏在在撕开外面那层透明的包装纸, 把试卷抽了出来。

    她垂下眼, 随意地翻了翻。

    还是觉得没什么难度。

    苏在在有些困惑:“你在担心什么, 只有选择题呀。”

    上高二后,每周物化生都只剩一节。

    她每次想趁着这几节课写别的科目的试卷的时候。

    想起他的话都会默默的放下试卷, 好好听课。

    所以苏在在觉得完全没压力。

    但张陆让的想法明显跟她的不一样。

    “怕你蒙的都不对。”他的眼底有些忧愁,“有大题还能写公式拿分。”

    提到她的学习, 感觉他就特别认真。

    虽然苏在在挺高兴他这么关心她的。

    但是, 她还是忍不住问:“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一定是蒙的?”

    他垂下眸子,凝视着她的眼。

    苏在在被他盯的有些不好意思,稍稍侧了头。

    金灿灿的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撒了下来。

    其中一束正好投在苏在在的眼上,让她忍不住皱了眼。

    张陆让下意识的抬起手,挡住那道光。

    然后,苏在在听到他开了口。

    声音低润如玉,像是微风拂过了耳侧。

    “啊。”

    他晃了神,像是陷入了回忆当中。

    很快就回过神来,语调带笑。

    “——镁铝钠硅磷。”

    苏在在一下子就想起了之前在他旁边背的元素周期表。

    她也不太在意,厚着脸皮将他后面三个字忽略。

    “你夸我是美女。”

    张陆让愣了下,认真问道:“你分不清n和l吗?”

    苏在在面不改色的点点头。

    他垂下眼,像是在回忆着以前她说的话。

    很快就抬起头,想反驳她说的话。

    苏在在适时的开了口,嬉皮笑脸道:“比如,那个让让。”

    听到自己的名字,张陆让下意识的看着她的双眼。

    她的笑眼弯弯,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红唇轻启,一张一合。

    “我会说成,辣个让让。”

    张陆让额角一抽。

    刚想说些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声。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我得走了。”

    苏在在的好心情瞬间荡然无存。

    她下意识的握住张陆让的手腕,小声问道:“我不能送你到机场吗?”

    “不能。”他立刻拒绝。

    “哦。”

    他叹了口气,解释道:“我不想你一个人回来。”

    苏在在沉默了一瞬。

    很快就开了口,声音软软的,像在撒娇。

    “你说的我都听。”

    “你让我每天只吃一个果冻,让我好好听课,让我别跟别的男生玩,我都做到了。”

    “题我也一定会写的。”

    “我那么乖,你要不要经常回来看看我。”

    张陆让摸了摸她的头。

    他的喉结滑动了两下,忍不住低下头。

    吻她。

    缱绻至极。

    ******

    张陆让推开家门,走了进去。

    房子里很安静,看起来有些冷清。

    他沉默着换了双室内拖鞋,到冰箱里拿了瓶水。

    随后便往房间走。

    张陆让跟苏在在说自己到家了后,直接翻出一套试卷来写。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下午。

    注意到窗外天都黑了,他侧头看了一眼手机。

    七点了。

    张陆让站了起来,出房门,往楼下走。

    父母和张陆礼都从外头回来了,此时正坐在餐桌前吃饭。

    看到他,张陆礼愣了下:“哥,你回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张陆让漫不经心道:“刚回来。”

    说完后,他走到厨房里装了一碗饭。

    刚坐下来,张母皱着眉开口问道:“你怎么老往你舅舅那边跑?这个假期我本来都给你安排好家教了……”

    张陆礼有些忍不住,打断她:“妈,吃饭别说这些行吗?”

    张母顿了下,重新问了遍:“阿让,你去你舅舅那边干什么?”

    闻言,张父也板着脸道:“你之前是因为要去那边上课,你现在过去干什么?你舅舅年龄也不大,你别老麻烦他。”

    张陆让夹菜的动作一顿,终于开了口。

    “我寒假的时候还会过去。”

    张母立刻反对:“不行!你过去干什么?下学期都高二下学期了,你能不能让我省省心?”

    “我要过去。”他难得强硬。

    张父叹息了声,对着张陆礼道:“阿礼,去把他的身份证拿给我。”

    张陆让蓦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看他。

    张陆礼停下了筷子,没动。

    张母似乎对张陆让失望至极,再次重复起以往经常说话。

    “你能不能学学阿礼……”

    张陆礼立刻侧头,崩溃的大喊。

    “妈!你能不能别说了?”

    ******

    苏在在坐在书桌前,正打算抽出一张试卷来做。

    手机震动了下,姜佳发来消息。

    姜佳:我靠,我跟你说。

    姜佳:我上次不是圈你看那个b大系草的微博吗?

    姜佳:评论里有人说!第三张!大二了!

    姜佳:但是!才!十!五!岁!啊!

    姜佳:我靠!

    苏在在愣了一下。

    第三张?

    像张陆让的那张吗?

    她眨了眨眼,抿着唇回复了句:6666

    莫名其妙的,她想起了前几天跟张陆让的对话。

    ——“让让,你有哥哥吗?”

    ——“没有。”

    ——“只有个弟弟,比我小一岁。”

    ******

    一个画面倏地涌入张陆礼的脑海中。

    他敲了敲张陆让的房间,没得到回应。

    随后,他打开了门,看到张陆让正躺在床上睡觉。

    窗没关,风从外头吹了进来。

    将桌子上的书吹的哗哗作响,一页又一页的翻着。

    正好停在了其中一页上。

    他下意识的看了过去。

    ——如果他们只生了阿礼,那该有多好。

    张陆让的字迹。

    他哥哥的字。

    ******

    张母被他吼的一愣,呐呐道:“我说错什么了?”

    “你跟你妈什么态度说话。”张父皱了眉。

    张陆礼红了眼,哽咽道:“别说了。”

    一个家庭里,有两个孩子。

    父母双方同时把爱都给了其中一个孩子。

    被冷落的那个渐渐变得沉默寡言。

    而被宠爱着的那个,也开始变得战战兢兢。

    这样的家庭,有多畸形。

    连孩子都觉得不妥,父母却觉得没有任何问题。

    张陆让就一直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因为弟弟太过优秀,他从小就在所有人失望的声音中长大。

    不管他多努力都没有用。

    ——“喂,张陆让,你弟还比你高三个年级?”

    ——“你是张陆礼的哥哥?上次排年级多少?……啧。”

    ——“怎么哥哥比弟弟差那么多啊。”

    ——“阿让,你在骄傲什么?你弟弟次次都满分啊。”

    ——“唉,不想说你什么了,不会的你问你弟啊。”

    那天,张陆让推开了张陆礼的房间。

    他告诉自己,不懂的就要问。

    没什么好羞耻的。

    张陆让鼓起勇气,把自己手中的练习册放在他的眼前。

    “阿礼,这道题你会吗?”

    可张陆礼那时候也还小,他也不懂事。

    他不知道自己说的话,给张陆让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会啊。”

    张陆让刚想让他讲解一遍,就听到他开口问。

    “哥,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东西你都不会?”

    等到以后,不管过了多少年。

    张陆让都忘不了这句话。

    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因为这句话,他主动打了林茂的电话。

    第一次,哭的像个孩子。

    第一次,像是无法承受般的,对现实低了头。

    “舅舅,我不想呆在这边了。”

    “……我能不能,去你那边读书。”

    张陆让从b市逃到了z市。

    然后,他遇见了苏在在。

    一个,将他骨子里的自卑……

    一一剔除的人。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