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二十九章
    他不在我眼前, 我就害怕。

    怕现在他的周围, 是不是有另外一个女生。

    也像我这样死皮赖脸的缠着他。

    如果他就这样被缠上了怎么办。

    患得患失到惶恐不安。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看着屏幕上那句话, 苏在在毫不犹豫道:“好。”

    外面的空气又湿又冷, 寒意像是刺进了骨里。

    秋千椅晃荡着, 像是引来了风。

    呼出来的气息化为白雾, 在眼前弥漫开来。

    几乎是同时, 张陆让发来一条语音。

    苏在在哆嗦着,戳了下语音条,

    她觉得很冷, 只想听完之后就回到屋子里去。

    苏在在将手机的听筒凑近耳边。

    少年声音温润低醇,像是潺潺的流水。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传入她的耳中。

    ——“一起考z大。”

    可苏在在却没反应过来。

    她吸了吸鼻子, 表情有些呆滞, 再放了一遍。

    这次她反应过来了。

    张陆让说,一起。

    她突然觉得, 今年大概会是很美好的一年。

    大概不会有比这个瞬间更幸福的时刻了。

    那今年就不许愿了。

    因为, 想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

    不能再贪心了。

    ******

    张陆让回到房间里。

    他抬脚走到书桌前, 拿起手机, 把耳机拔掉。

    苏在在又发来了几条语音。

    张陆让点开刚刚没听的语音。

    ——“好。”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 接下来的语音顺势播放了出来。

    那头带着风的呼呼声,少女软糯的话还带着浅浅的鼻音。

    ——“说好了啊, 一起考,别反悔。”

    ——“我觉得今年特别棒, 所以就不许愿啦。”

    ——“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可以跟在在小仙女说, 她一定会帮你实现愿望的。”

    张陆让走到床边躺下,右手拿着手机,手臂放在眼前,挡住了光芒的来源。

    他突然低笑了两声。

    随后,挪开手,发了两句话过去。

    ——不用。

    ——别呆在外面了,快回家。

    ******

    不知道苏在在在做什么,没有立刻回复。

    张陆让站了起来,走到书桌前坐下。

    把手机放在最显眼的地方,确定对方没再发消息后。

    张陆让才挪开了视线,伸手拿起笔。

    还没等他开始动笔,门再次被打开。

    张陆礼走了进来,直接坐到他的床上。

    房间里依然保持着只有张陆让一个人在时的宁静。

    过了一会儿,张陆礼像是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般的开了口。

    “哥,你别管大伯他们说的话。”

    “嗯。”张陆让应了声。

    “我也觉得他们特烦人,有病。”

    “……”

    沉默了片刻。

    张陆礼舔了舔嘴角,换了个话题:“哥,z市好玩吗?”

    张陆让没答。

    “刚刚爸说了,要你下个学期开始就回家里这边读高中。z市和b市的高考卷不一样,题型也不一样……”

    张陆让的笔尖一顿,淡淡道:“知道了。”

    “而且本地生考b大,分数线会低一点。我感觉,这样的话你也会轻松点。”

    “……”

    “哥,我跟你说,b大……”

    张陆让开口打断他:“别说这些了。”

    “哦……好。”

    见他不再说话,张陆让叹息了声,主动开了口。

    “z市很好。”

    张陆让主动跟他说了话,让张陆礼的兴致又起来了。

    “我有个同学的家就在那,每次听他形容,我就想过去那边看看。”

    “嗯。”

    “哥,你开学之后我能去z市找你吗?”

    “……”

    “你是不是住宿啊,那我周末的时候过去,你带我玩玩啊。”

    听到这话,张陆让晃了神。

    脑海里浮现起苏在在的笑脸,没心没肺的。

    任何时候,都笑的像个傻子一样。

    他抿了抿唇,轻声拒绝:“不能。”

    张陆礼哀嚎了声,不解的问:“为什么啊。”

    “我没空。”

    ******

    张陆让敲了敲书房的门。

    听到回应后,他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张父正坐在大书桌前看着文件。

    他头也没抬,也不开口。

    张陆让也没主动出声,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

    过了一会儿。

    张父抬头看他,声音低沉严肃,带了点恨铁不成钢。

    “你过去那边有好好学习吗?”

    张陆让站得笔直,没说话。

    “你在那边不会只顾着玩吧?”

    “……”

    “下学期别过去了,你舅舅也忙,哪有时间看着你。”

    闻言,张陆让终于开了口:“我住宿,不用舅舅看着。”

    “那你高二再回来能跟得上进度?”

    “……”

    张父从抽屉里拿出他的成绩条,叹息了声。

    “年级二十二名,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

    张陆让想说:

    他第一次月考排年级三十二。

    期中考试排年级二十五。

    这次排二十二。

    他每次都在进步。

    可那又有什么用,没有人看得见。

    “z市别去了,去那边没人管着你,我心里不踏实。”张父把成绩条扔入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明天早点起来,你妈给你找了英语家教。”

    “我不能在z市高考吗?”他轻声问。

    张父没理他,只是道:“回去看会书,早点睡吧。”

    ******

    张陆让回了房间。

    他连灯都懒得打开,直接走到床边躺下。

    点亮手机,打开跟苏在在的聊天窗。

    她刚好给他回复:到家了。

    苏在在:今天去爷爷奶奶家吃饭,唉,长辈们老是提成绩……

    苏在在:不过,幸好我是里面成绩最好的嘿嘿嘿。

    张陆让突然很想听到她的声音。

    他垂下眼,慢腾腾的敲打着:苏在在。

    张陆让:你不是要帮我实现愿望吗?

    苏在在:你有什么想要的。

    苏在在:只要我有,全都给。

    张陆让的眼眶有些酸涩。

    他的喉间一哽,哑着嗓子道:“你给我说个笑话吧。”

    见他发语音,苏在在直接按了语音聊天。

    张陆让愣了下,下意识的按了同意。

    接通后,苏在在的声音顺着电流从那头传来。

    声线听起来跟平时不太一样,但语气却一模一样。

    “让让,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张陆让伸手把耳机扯了过来,戴上:“嗯。”

    苏在在似乎有些苦恼,磨磨蹭蹭的开口。

    “你要听笑话啊,可我最近没看到什么好笑的。”

    “那不听了。”本来就只是想听她的声音。

    冷场一瞬。

    苏在在小心翼翼的开了口:“你心情不好吗?”

    “……”

    “为什么呀,大年三十就应该开开心心收红包啊。”

    张陆让没回答。

    她语气闷闷的,有些气馁:“你老是什么都不说。”

    张陆让的指尖下意识的敲打着被褥。

    似乎在犹豫着怎么开口。

    还没等他说出话,苏在在继续道:“唉,突然也好难过。”

    “……”

    “你的情绪隔空传染给我了。”

    “我……”

    “你为什么不开心啊?”

    张陆让想了想,缓缓的说出其中一个占坏心情比例比较小的原因。

    “我期末考试考了年级二十二。”

    闻言,苏在在也立刻爆出自己的成绩。

    “我考了八百二十三嗷。”

    “……”

    “咱俩都进步了,多棒啊。”

    听到这话,张陆让笑了声。

    心情瞬间好了一些。

    听到他笑了,苏在在再接再厉,疯狂地拍马屁。

    “不过你比我厉害点,你进步了三名呢。整整三名!我才两名!”

    “行了。”他声音里带了笑,听起来不再像之前那般低落。

    但苏在在还是觉得不是这个原因。

    她在心底纠结了一番,还是开口再次问道:“所以你为什么不开心?”

    张陆让犹豫了下,最后决定实话实说。

    “我爸让我回b市读书。”

    那头立刻安静下来。

    张陆让甚至连她呼吸的声音都没听到。

    他摘下其中一只耳机,点亮屏幕看了看。

    没挂断。

    张陆让疑惑的“喂”了一声。

    对方立刻挂断。

    张陆让:“……”

    ******

    苏在在现在的心情就像是。

    大好晴天,莫名打雷,还劈在了她这个乖乖呆在家没出门的人身上。

    手机震动了几声,张陆让发了消息过来。

    苏在在盘腿坐在床上,直接对他设置了消息免打扰。

    没胆拉黑。

    她也没看张陆让发了什么过来。

    戳开跟姜佳的聊天窗。

    苏在在:我现在的心情……难以形容。

    姜佳秒回:在一起了?

    苏在在:呵呵。

    苏在在:被甩了。

    姜佳:……没在一起过说什么甩。

    苏在在:他刚刚跟我说了一起考z大,然后现在又跟我说他要回b市念高中了,你说他是不是在玩弄我。

    姜佳:这两个没矛盾啊……

    姜佳:他在b市也能跟你一起考z大啊。

    苏在在:不行。

    苏在在:我不在他面前找存在感他肯定很快就把我忘了。

    苏在在突然有点想哭。

    他远在另外一个省,另外一个城市,她束手无措。

    那些纠缠,能被距离轻易的打败。

    苏在在将脸埋进被子里,眼泪被棉被吸入。

    呈现出一点又一点深色的痕迹。

    很快,她抬起了头。

    上网查了查从z市到b市的机票。

    但也没用。

    早几天还好,现在过年,苏父苏母肯定不让她去。

    苏在在郁闷的点开跟张陆让的聊天窗。

    ——怎么了?

    ——说话。

    ——苏在在。

    ——我会回z市的。

    苏在在舔了舔唇,迟钝的打字:真的吗?

    张陆让:嗯。

    苏在在:你说话只说一半,吓死我。

    张陆让:……

    苏在在:你就应该说“我爸让我回b市读书,但我不同意”,你应该这样说话才对,你绝对是故意吓我。

    苏在在:被你吓到精神虚脱……

    苏在在:我要去睡觉了。

    张陆让:“……”

    ******

    尽管张父那样说了,张陆让还是自己私下订了机票。

    年初七的早上,他便回了z市。

    张陆让打开密码锁,进了家门。

    酥酥的前肢扑到它的身上,摇晃着尾巴撒娇。

    他弯起嘴角,揉了揉它的脑袋。

    舅舅林茂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杯牛奶喝着。

    见张陆让回来了,也没惊讶。

    他抬了抬下巴,懒洋洋道:“收拾完东西帮酥酥把澡洗了,臭死了。”

    酥酥伸着舌头“汪”了一声。

    张陆让沉默着点点头。

    “我明天送你去啊,记得叫我起来。”

    “……嗯。”

    “别管你爸,脑子有坑。”

    “……”

    “你妈也是。”

    “……”

    张陆让也没带什么东西回来,只有一个书包。

    他放回房间里。

    随后下楼帮酥酥洗澡,用吹风筒吹干。

    解决完一系列事情后。

    张陆让回到房间里,酥酥跟了进来,躺在他的床边。

    房间里静谧一片。

    人安静,狗也安静。

    张陆让再度弯起嘴角,给苏在在发了句话。

    ——我回z市了。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