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二十八章
    好久没见他, 好想他。

    不过, 他当然也会想我。

    因为他喜欢我。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苏在在盯着那两句话, 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她把手机丢回了床上。

    转头拿起睡衣, 往浴室的方向走。

    很快, 苏在在折了回去。

    拿起手机, 再度盯着那两句话。

    因为完全接受不了这突然的离别, 她有点儿生气,却又没那个胆子发火。

    苏在在吸了吸鼻子,慢慢的输入:那你路上小心点。

    还没等她发出去。

    那头又发来一句话。

    像是绞尽脑汁想了很久, 却依然只懂得说这几个字。

    ——别生气……

    苏在在的手指一顿。

    她立刻把刚刚的话删掉,改成:就生气!

    张陆让:“……”

    苏在在:我平时去喝杯水,就一分钟的事情, 都会跟你说。

    这句话发送成功后, 她没再说话。

    盯着屏幕,等着对方的回复。

    这种时候得说少点话, 不然对方看不出她有多生气。

    但见他半天不回复, 苏在在又忍不住了。

    ——你明天就回b市, 一个月的时间啊!你现在才跟我说!还是我找你明天去骑单车你才跟我说, 要是我不找你……

    她还没发泄完, 手机响了一声。

    苏在在扫了一眼。

    张陆让:……我给你买果冻。

    她的火气瞬间烟消云散。

    苏在在抿着唇,再度打脸般的把刚刚的话删掉。

    而后轻轻敲打着屏幕, 得寸进尺道:我现在就要。

    他回的很快。

    ——好。

    ——五分钟后下来拿。

    苏在在有点懵,立刻走到全身镜面前照了照镜子。

    还穿着蓝白条纹的校服, 看起来皱巴巴的。

    头发因为被她抓过, 看起来有些乱,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颓靡。

    苏在在用手梳了梳头发,到浴室去洗了把脸便往外跑。

    苏母正在客厅看电视。

    见她走到玄关换了室外拖鞋,皱着眉道:“这么晚了你干嘛去?”

    “我去便利店买点东西。”她随口道。

    苏母也没再问,提醒道:“买完就快点回来。”

    “知道啦。”

    “外面冷,穿多点。”

    “好。”

    苏在在推开门,走进电梯里,下了楼。

    走出楼下大门,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等她的张陆让。

    似乎每次,他都是站在那里等。

    苏在在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

    感觉有些不一样了。

    这次的感觉,真真切切。

    她听到姜佳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你不觉得张陆让对你特别不同吗?比如把银牌送给你,还有刚刚帮你搬椅子。”

    ——“你想想啊,张陆让那个前桌都那样了,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听我朋友说,真的是完全没受影响……”

    ——“反正我觉得,张陆让对你做的事情,绝对不会对别的女生做。”

    苏在在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手中的牛皮纸袋,没说话。

    张陆让犹豫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

    苏在在轻声道:“你哪来那么多果冻。”

    “之前买了很多。”他回道。

    苏在在抬头看他。

    眼里像是盛满了天上的星星,亮晶晶的,闪烁着期待的光芒。

    “张陆让,你喜欢吃果冻吗?”

    他顿了顿,轻轻的“嗯”了一声。

    然后别开眼,故作镇定的摸了摸脖子。

    苏在在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上次给你买的果冻你觉得好吃吗?”她问。

    张陆让继续摸着脖子,点了点头。

    “那你吃完了吗?”

    他终于放下了手,乖乖的应道:“嗯。”

    不喜欢吃,但是吃完了。

    不喜欢吃,却买了很多果冻放在家里。

    苏在在垂下头。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

    狂喜到,想流泪。

    见她不说话了,张陆让微微弯下腰,跟她平视。

    他扯起嘴角,扬着笑:“不够我再去给你买。”

    语气带着讨好。

    他为什么要对你那么好。

    他有什么原因要对你那么好。

    苏在在第一次往那个念头去猜。

    理直气壮,毫不退缩的想到了那个理由。

    苏在在看着他,说:“不够。”

    见张陆让点了点头,苏在在连忙扯住他的衣角。

    “等你回来再给我买。”

    ******

    苏在在提着那袋果冻回了家。

    她将袋子放在书桌上,坐在了床边的地毯上。

    苏在在点亮手机,打开了跟姜佳的对话框。

    指尖有些发颤,慢慢的输入。

    ——佳佳。

    ——我觉得,张陆让有点喜欢我。

    ******

    隔天下午,苏在在午觉醒来后。

    她抓起枕头旁的手机,揉了揉惺忪的眼。

    微信里只有张让让发来的一条消息。

    ——到了。

    苏在在眨了眨眼,立刻坐了起来。

    她想了想,恬不知耻的打了句话。

    ——让让走的第一天,想他。

    张陆让:……

    苏在在:唉,难道你不想我吗?

    苏在在盯着对话框上的“对方正在输入中...”

    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回复。

    苏在在:你知道吗?

    苏在在:你打字的时候,我这边上面会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的。

    张陆让:……

    张陆让:我睡觉。

    苏在在:让让。

    苏在在:我想去旅游。

    张陆让:一个人?

    苏在在:对呀。

    张陆让:别乱跑。

    苏在在立刻道:我想去b市。

    张陆让:……

    他又不回复了。

    但聊天框上很明显的显示着他正在打字。

    苏在在弯着唇,耐心的等待。

    半晌后,苏在在终于收到了他的回复。

    ——别闹。

    ——路上一个人也不安全。

    苏在在把手机扔到一旁,叹息了声。

    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吧。

    受不了了,她绝对会去b市的。

    苏在在就不信她先斩后奏,大美人会不出来。

    想着想着,她听到了父母进家门的声音。

    苏在在爬了起来,打开房门往外走。

    还得先跟二老沟通一下才行……

    苏在在一走到客厅,就看到茶几旁边放着一个小笼子。

    里面是一只小小的双色柯基,此时正趴着四处望。

    苏在在瞪大了眼,走过去跪坐在笼子旁边,好奇的观察。

    苏母也凑了过来,笑道:“可爱不?”

    苏在在点点头,看着那小小只的,心都要化了。

    她忍不住打开笼子,伸手摸了摸。

    完全忘了要跟父母说去b市旅游的事情。

    “我跟你爸都要上班,所以你要好好照顾它啊。”苏母道。

    苏在在立刻点点头,被小柯基萌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你要给它起什么名字?”

    苏在在盯着小柯基,良久后才道:“小短腿。”

    苏母:“……”

    ******

    家里突然多了个小生命,苏在在想b市找张陆让的事情也泡汤了。

    苏在在往狗盆里倒了点奶糕狗粮和羊奶粉,再倒温开水泡开。

    然后放在小短腿的面前,小声道:“快吃。”

    它凑过去闻了闻,慢慢的舔。

    苏在在坐在它前面,跟它说话:“你以后就叫小短腿了知道吗?”

    “这个是你的小名。”

    “你的大名叫张小让,就咱俩知道的名字。”

    “现在你还小,我就不教你了。”

    “以后我喊你张小让,你必须回应我。”

    “就是对我‘汪’一声。”

    “知道吗?‘汪’一声。”

    小短腿:“……”

    它吃完之后,便慢慢的爬到窝垫上睡觉。

    苏在在看了一会儿。

    想把它喊起来让它陪她玩,但又不舍得。

    她躺回床上,找张陆让聊天。

    苏在在:让让。

    苏在在:我们来玩成语接龙吧。

    张陆让回的很快:嗯。

    苏在在:那我先说,魂牵梦萦。

    张陆让:萦肠惹肚。

    苏在在:我就知道你也想我。

    张陆让:……

    苏在在:想我要说啊,不然隔着屏幕在总发现不了。

    张陆让:到你了。

    苏在在撇了撇嘴,继续道:度日如年。

    张陆让:年少无知。

    苏在在:你是不是在骂我。

    张陆让:……还玩不玩。

    苏在在:玩呀。

    苏在在:但是你怎么能用这种歪门邪道来骂我。

    苏在在:这次我就原谅你了,但得换个词。

    苏在在:熟能生巧。

    张陆让沉默了一会儿,才回:巧夺天工。

    苏在在:功夫熊猫。

    张陆让:“……”

    他抿着唇,干脆也乱来了:猫和老鼠。

    苏在在:这哪是成语,你别乱说!

    张陆让:……

    张陆让:不玩了。

    苏在在:唉,让让,你脾气真不好。

    张陆让:……

    苏在在:只有我会那么纵容你。

    张陆让真的不想理她了。

    他关掉手机,写了一会儿作业。

    最后还是心烦意乱的打开手机,打了句:我去写作业。

    ******

    大年三十的晚上。

    苏在在跟着父母到爷爷奶奶家吃年夜饭。

    吃完饭后,几个长辈坐在沙发上聊着天。

    堂弟堂妹们直接回了房间玩电脑。

    年龄稍大的也找了个空处坐下玩手机。

    苏在在走到院子里闲逛着。

    冷风一吹,她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苏在在走秋千椅旁坐下,屈起腿晃荡着。

    她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手机,手冻得有些僵了。

    打字速度比平时慢了些。

    她呵了口热气。

    慢腾腾的敲打着:让让。

    苏在在:今天除夕呀,你不给我发红包吗?

    原以为他在吃年夜饭,会很久之后才回复。

    苏在在退开聊天窗,刚想找姜佳聊天。

    手机震动了两下。

    苏在在看到张陆让的头像那出现了个数字一的红圈。

    ——[微信红包]去买果冻。

    苏在在眨了眨眼,戳进去点开。

    大大的“200.00”映入眼中。

    她的指尖一顿,不知所措道:我跟你开玩笑的。

    苏在在干脆语音说话:“让让,这两百块算是我跟你借的。”

    “二月十八号开学,你早一天回来,我就给你加十块钱,早两天回来,我给你加二十块钱,以此类推。”

    过了一会儿。

    他也发来一条语音。

    声音带了点笑意,说:“不用了,自己留着。”

    “你是不是嫌少。”她郁闷道。

    还没等他回复,苏在在便继续道:“那我改成一百。”

    苏在在一直在说,那边就一直在听。

    也来不及回复她。

    “我跟你说,小短腿的其中一个耳朵终于竖起来了,一个垂着一个竖着,看起来好傻。”

    “它老是随时随地拉屎,唉,好疲惫。”

    “物理好多试卷,不想写。”

    “你英语作业写完了吗?要不要我教你。”

    语音条源源不断的发送了过去。

    张陆让带着耳机,听着她一句话结束后,下一句自动播放。

    他认认真真的听着,想着她为什么能有那么多话说。

    终于播到最后一句。

    “让让,如果你还要回b市,那我考b大好不好?”

    他正想回复。

    房门被敲了三下。

    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少年拧开门把,将头探了进来。

    他看着张陆让,轻声道:“哥,爸让你出去。”

    张陆让垂着头,按了下电源键。

    那一连串的语音,立刻从眼中消失不见。

    陷入一片黑暗。

    很快,他抬头,对着少年说:“嗯,我很快就出去。”

    少年点点头,后退出了房间,把门关上。

    张陆让再度点亮屏幕,快速的输入了一句话。

    ——不考b大,考z大。

    苏在在又发了句语音过来。

    很短,只有一秒。

    张陆让没有听。

    他用舌头抵了抵腮帮子。

    小心翼翼却又期待满满的发了条语音过去。

    “一起考z大。”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