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二十五章
    有时候觉得自己运气不好。

    但实际上, 其实我被幸运眷顾的更多。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苏在在扑哧一声, 直接笑出声来。

    宿舍已经安静了下来。

    其他三人正打着小灯学习, 但也没被她影响到。

    苏在在不太好意思, 连忙收住了声。

    她咬着唇, 忍着笑。

    又戳了一下那个语音条, 听了好几遍后, 长按收藏。

    她把手机扔到一旁,将整个脑袋都埋进被子里。

    无声的傻笑。

    过了一会儿。

    苏在在伸手把手机捞了回来,在屏幕上敲打着字。

    苏在在:让让。

    苏在在:你生气了吗?

    苏在在:生气了要说哈, 不然隔着屏幕。

    苏在在:美若天仙的在总发现不了。

    另外一边,看到她的回复后。

    张陆让拉开落地窗,走进了宿舍里。

    他盘腿坐在床上, 思考了一阵子。

    而后, 他抿着唇,犹犹豫豫的打了个“嗯”字。

    还没发出去, 就立刻删掉。

    重新打了句:没有, 学习。

    ******

    隔天, 下午放学。

    叶真欣拒绝了舍友一起去吃饭的邀请。

    见周围的同学基本都出了教室去吃晚饭, 她起了身。

    往五楼走去。

    右转走进办公室。

    正好起身准备去吃晚饭的班主任见到她, 挑了挑眉,笑道:“怎么了?”

    叶真欣站在原地, 扫了一眼周围。

    确定周围没有认识的同学,她才开了口。

    “老师, 张陆让跟九班的苏在在早恋了。”

    ******

    晚修铃声响起后。

    九班的班主任走进了教室, 提了几件事情。

    “上周我就说过了,明天教育局的人会过来检查,男生……嗯,基本都剪好头发了,女生明天记得全部把头发扎起来。”

    苏在在用食指勾着发尾,一圈又一圈的转动。

    她垂着头,另一只手拿着笔在写着字。

    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老师说话。

    “今天值日的把地拖一下。”班主任想了想,继续道,“明天给我好好穿校服,别校服和礼服混搭,被抓到的话,你们就完了。”

    最后,他意有所指的说了句。

    “还有,你们现在才多大。好好学习,别想些别的东西,以后有的是时间,根本不用急在这一时。”

    听到这话,苏在在才抬起了头。

    视线刚好与班主任的撞上。

    她愣了一下,盯着他的眼睛,没挪开。

    反倒让班主任主动移开了眼。

    旁边的姜佳突然凑过来。

    压低了声音说:“喂,班主任不会在说你吧?”

    苏在在犹豫了一下:“不会吧……”

    “你跟张陆让很明显吗?”

    “你怎么说的我跟他在一起了一样。”苏在在莫名其妙。

    “……我觉得差不多了。”

    闻言,苏在在瞪大了眼,一副被冤枉了的模样。

    “哪有!我跟他说话,我们两个之间至少隔着一米,如果这算在一起了,我……我还是去死吧。”

    姜佳:“……”

    “你是不知道大美人有多古板,我无意间说句暧昧点的话,他就立刻生气了。”

    姜佳完全不信:“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了!比如前天不小心喊他哥哥,他气得直接把我拉黑了。”

    “……”

    苏在在怂的要死:“所以,肢体上的接触,说真的,我没胆。”

    “……”

    苏在在下了个结论:“他像个贞洁烈妇。”

    “……”

    说出口后,又觉得不太对劲,立刻改口。

    “不对,贞洁烈让。”

    姜佳嘴角一抽:“……写作业吧。”

    ******

    第二天一早。

    苏在在睁着惺忪的眼,踩着拖鞋走到阳台去洗漱。

    外头的天还蒙蒙亮。

    空气又湿又冷,风呼呼的吹。

    苏在在一下子就清醒了,边发抖边刷牙。

    洗漱完后,她直接用手捋了捋头发。

    随手一束,就绑了起来。

    苏在在走回宿舍里,把落地窗关上。

    看着要出去阳台洗漱的小玉,她提醒了一句。

    “穿件外套再出去,冷。”

    姜佳刚从厕所出来,看了她一眼。

    然后用手指了指她的头发,说:“你把头发重新绑一下,乱死了。”

    听到这话,苏在在拿起放在柜子上的镜子看了看。

    “不会呀,有蓬松感,完美。”

    “……”

    苏在在兴致来了,开始胡说八道:“你别看我这样,我的每一根发丝,都是我精心调整、处理过的,不能随随便便改变它们的位置。”

    “……呵呵。”一大早就这么多废话。

    “这样会遭来诅咒的。”

    姜佳不理她,走到阳台洗漱。

    随后,苏在在也转身,走进厕所里换校服。

    出来的时候,姜佳也差不多整理好了。

    两人一起出了门。

    六点半,饭堂的人还很少。

    基本都已经打好早餐找了位置坐下,没什么人站在窗口前排队。

    苏在在走到其中一个窗口前,点了两个面包。

    她找了个位置坐下。

    不一会儿,姜佳也走了过来。

    苏在在看了看她碗里的面条,叹了口气:“突然也好想吃面条。”

    姜佳看了她一眼:“那我跟你换?”

    “不用。”她拿起面包啃了一口,“面包也不错。”

    姜佳没再说什么,垂着头吃早餐。

    一分钟后。

    “这面包也太干了吧……”

    “好难咽。”

    “你说饭堂是怎么做出这样的面包的,不敢相信。”

    “我感觉我会渴死的。”

    姜佳忍不住了:“你少说点话,能拖久点存活时间。”

    苏在在立刻安静下来。

    姜佳想了想,说:“我去给你买瓶牛奶?”

    苏在在摇了摇头,嘴里嚼着面包。

    半分钟后。

    她看了一眼卖饮料的窗口,才开了口。

    “人好多,你排回来我都吃完了。好了,你别跟我说话了,不要引诱我说话,我想活久一点。”

    姜佳刚想说些什么,突然发现坐到苏在在后面那排的人站了起来。

    单肩背着书包,另一只手拿着餐盘走出了饭堂。

    姜佳对着他抬了抬下巴,说:“那是不是你家大美人?”

    闻言,苏在在回头看了一眼。

    很快就将脑袋转了回来。

    “他刚刚坐我后面?”

    “是啊。”

    “呵。”

    “……你干嘛?”

    苏在在悲愤的分析:“如果他比我先坐下,我肯定能发现他。但我没发现他,说明他是比我晚来的,然后这个角度,他肯定看到我了,却没有跟我打招呼。”

    “……可能他认不出你的背影。”

    “不可能!”苏在在拒绝承认,“所以我说他是个很无情的人。”

    姜佳有些无语:“你家大美人知道你老是这样说他坏话吗?”

    “我哪有说。”苏在在无辜道。

    “……”

    “这哪算,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呀。”

    姜佳垂下头吃面,含糊不清的回道:“是吗?”

    “当然啊,人尽皆知的事情我为什么不能说!”

    “……”

    “张陆让就是很无情呀,有时候我都想上去打他一顿,要不是因为他……”

    苏在在还没说完,眼前突然现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白皙,修长,有力。

    他漫不经心的放了一瓶牛奶在苏在在的面前。

    而后转头就走。

    苏在在不抬头都能认出那只手的主人。

    而且……她也不敢抬头了。

    姜佳把面吃完了,才抬起头。

    注意到苏在在呆滞的表情,还有一旁多出的牛奶,郁闷道:“啥情况?”

    “你经历过绝望吗?”她轻声说。

    “啊?”

    苏在在没再说话。

    她真的没想过张陆让还会回来,还给她带了瓶牛奶。

    看着桌子上的牛奶,苏在在伸手摸了摸。

    热的。

    这个牌子,好像只有小卖部有的买。

    这样一想,他真的走的挺快的……

    苏在在像是不敢面对现实般的,不断地在想别的事情。

    她叹了口气。

    将吸管插.进瓶口,喝了一口。

    她觉得她的运气一点都不好。

    每次说他坏话,都一定会被抓到。

    ******

    大课间的广播体操。

    每个班的学生在教室外排好队列,排好便往操场走去。

    几个女生着急的跟旁人借着橡皮筋,胡乱的把头发扎了起来。

    太阳已经出来了。

    温度并不灼人,只觉得暖意融融。

    洒在苏在在身上,亮着金灿灿的光。

    因为身高的缘故,苏在在站在女生列的最后一个。

    她的头发天生就是栗棕色的。

    在阳光的照射下,颜色越发的明显。

    广播体操的音乐响起。

    苏在在刚做出第一个动作,就被人扯出了队列外。

    还没反应过来,巨大的指责声向她袭来。

    “谁让你染头发的?”

    苏在在愣了,转头看向来人。

    高一的年级主任。

    她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轻声解释:“我没染,天生就这样。”

    他板着脸,完全不听她说的话。

    “这周回去给我染回黑色。”

    “我真的没染啊。”苏在在再次解释。

    年级主任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声音又大又尖锐:“每个学生被我抓到,理由就是天生的。我那么好骗?连换个理由都不会?”

    苏在在不说话了。

    反正老师已经先入为主了。

    她再怎么说,他也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见她不再反驳,教导主任的脸色好看了些。

    他指了指教学楼的方向,说:“回教室去,今天教育局的人要过来,别出来丢人现眼。周末赶紧给我把发色染回去。”

    苏在在看着他,冷着脸道:“我可以回教室,但我不会把头发染黑。”

    “你……”

    “我凭什么因为你的不相信,就要承受这样的后果?”她的脾气也上来了,一字一句道,“我说了我没染,我就是没染。”

    他完全不讲道理,一下子又被话题扯到了别的方向。

    “谁准你这样跟老师说话的?”

    苏在在完全不想理他:“你不尊重我,凭什么要我尊重你。”

    说完她便往教学楼的方向走。

    没过多久,教导主任眼前又晃过一个人。

    他连忙喊道:“诶!你干嘛去?!”

    张陆让转头,冷声道:“染头发了。”

    ******

    苏在在还没走到教学楼,就被人拉住了手肘。

    她下意识的回头望。

    看到是张陆让,她的第一反应就是。

    “让让,我今早没骂你。”

    张陆让:“……”

    第二反应。

    “你不做操吗?你干嘛去?”

    张陆让没说话,盯着她的眼睛看。

    苏在在想了想,问:“你听到年级主任的话了?”

    他点点头。

    嗓门太大,他下意识的望过去。

    就看到她了。

    距离太远,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只能听到那老师说的“染头发”三个字。

    苏在在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就在意他的。

    她有些着急的开了口:“你别听他的,我才没染。”

    张陆让又点了点头。

    苏在在松了口气,开始教育他。

    “让让,我跟你说,遇上这种情况你千万别怕。一般只要比他凶,他就不敢说什么了,典型的欺软怕硬。”

    “……”他还以为……

    “说又说不听,以为自己大声就有道理一样,气死我了。”

    “……”她会哭。

    “我才不怕他呢,他也不敢打我。如果他敢打我,我爸第一个打死他。”

    “……”

    “他最多就找家长,我妈来了也能骂死他。”

    “……”

    “反正怎样都是他吃亏。”

    张陆让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很想摸摸她的脑袋,毛茸茸的,看起来又软又萌。

    苏在在发泄完,火也散了。

    她想起今天早上的牛奶,笑弯了眼。

    “让让,你今早给我买牛奶了耶。”

    “嗯。”他轻声应道。

    “我要怎么报答你呀。”苏在在苦恼。

    “……不用。”

    “我把我的全部财产给你吧。”

    “……”

    “我懂,你大概是嫌少。”

    两人走进教学楼,苏在在才突然反应过来。

    “所以你为什么回来?”

    “……”他以为她懂。

    “你不会也被说染头发吧?你头发这么黑也被说?”

    张陆让刚想否认。

    苏在在继续开口,满脸同情:“你比我更惨。”

    “……”算了。

    两人走到三楼。

    张陆让正想走进教室,苏在在突然扯住他的衣角。

    一脸认真,又厚颜无耻:“我今早真的没骂你。”

    张陆让想说,他全听到了。

    还没等他开口,苏在在理直气壮的解释道:“我当时还没说完呢,我后面还有一句‘要不是因为你帅’没说出来,我前面说的话都是为了烘托这句话。”

    “……”

    “所以我的目的主要是夸你。”她的眼里全是真诚。

    张陆让真的想知道她的脸皮能厚到什么程度。

    他沉默了一会,才道:“……回去吧。”

    ******

    苏在在回到班里,写了一会儿作业后,姜佳也回来了。

    她连忙凑了过来,问:“你没哭鼻子吧?”

    苏在在无语:“这哪有哭的必要……”

    姜佳松了口气,说:“那就好。”

    过了一会儿。

    她问:“刚刚张陆让是不是去找你了?”

    想到这个,苏在在又开始不高兴了:“是啊,主任还说了他染头发?唉,有毛病。”

    “不是啊。”姜佳压低声音,“我听后排的男生说的,是他自己说他染头发了。”

    苏在在:“……怎么可能。”

    “那可能是他们听错了吧。”姜佳也不再坚持。

    苏在在发了愣。

    她想,如果是真的。

    那她还是,挺幸运的。

    ******

    晚修铃声响了没多久后。

    苏在在被班主任叫到了办公室。

    她还以为是今天头发的事情,也没多大在意。

    苏在在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英语老师和班主任面前的张陆让。

    两人的视线撞上。

    苏在在心下一紧。

    她能猜到,老师在怀疑他们两个早恋。

    虽然他们真的没有,但苏在在还是慌了。

    因为不管发生任何事情。

    她一点都不想牵扯到张陆让。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