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十八章
    永生难忘的一天。

    不知道他忘不忘得了。

    总之, 我忘不了。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张陆让的嘴角抿的僵直, 像条平直的线。

    目光扫视着她身上的伤口, 仔仔细细。

    却又是一扫而过, 不敢再看。

    他眼眸一闪, 有什么情绪在涌动着。

    听着苏在在的哭声, 张陆让有些心烦意乱。

    像是胸口中塞了什么东西。

    又闷又难受。

    张陆让轻轻的碰了碰她的手臂, 眼里带了点小心翼翼。

    “能站起来吗?”

    苏在在立刻摇头,像个拨浪鼓。

    她胡乱的说着:“我站起来之后,那指甲会不会啪嗒一下, 直接就掉了。”

    苏在在想象着那个画面,哭声加剧。

    仿佛想引来整个小区的人。

    听到这话,张陆让的脸色越发的沉重了起来。

    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几秒后。

    “你爸妈在不在家?”他问。

    苏在在正想点头。

    可突然, 有一股力量驱使着让她摇头。

    她犹豫了一下, 还是顺着那股力量,红着眼说了谎:“不在。”

    张陆让想打电话找他舅舅, 却又瞬间想起他舅舅在出差。

    “我帮你单车停好, 然后送你去医院。”张陆让做了个决定。

    苏在在抓住他衣角的手半点没松, 眼眶红红的, 带着警惕。

    “你要偷我单车。”

    张陆让:“……别发神经了。”

    苏在在指了指一旁的萨摩耶犬, 抽噎道:“你的狗在我手上。”

    言下之意就是。

    你敢偷我的单车,我就抢你的狗。

    他忽略了她的话, 声音带了点安抚:“我很快就回来。”

    “不行!”苏在在任性的喊。

    他垂下眼,盯着她:“那你单车不要了?”

    苏在在啪嗒啪嗒的掉着泪, 说:“你真的想偷我单车。”

    张陆让:“……”

    半分钟后。

    “松开。”张陆让冷声道。

    苏在在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攥的更紧。

    张陆让那冷淡的眉眼开始瓦解。

    他叹息了声,把口袋里的手机拿了出来,放到她的手里。

    “在你这押着。”语气带了点哄意。

    苏在在犹豫着松了手。

    张陆让松了口气,把单车停在不远处的单车棚,小跑着回来。

    他弯下腰,低声问道:“是不是站不起来?”

    苏在在根本不敢动,立刻点了点头。

    闻言,他背对着她蹲下了身子,低沉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我背你去。”

    苏在在的哭声止了下来,吸了吸鼻子。

    改了口:“算了,我觉得我应该能站起来。”

    张陆让侧头,皱着眉看她:“快点。”

    她非常犹豫:“我大概可能有点重。”

    “嗯。”他敷衍般的应了声。

    苏在在也没犹豫太久,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

    稍稍的站起了身,将双手勾在他的脖子上。

    张陆让托住她的大腿,一个使劲便站了起来。

    这是他们最亲密的一次。

    苏在在想起了在操场见到他的那次。

    那时候他还那么不喜欢她的碰触。

    到现在,居然会自愿的背她。

    苏在在突然有了点成就感。

    他稳步的向前走。

    苏在在想了想,很小声的解释。

    “我重不是因为我胖,我是因为高,我这个身材比例很好的。”

    “嗯。”

    听他承认了,苏在在又有些不高兴。

    “我哪重了?我差一点点才一百。”

    “嗯。”

    “嗯什么?”

    一分钟后。

    “不重。”他轻声道。

    苏在在没听清,好奇地问:“你刚刚说什么了?”

    张陆让沉默下来。

    苏在在也没在这上面纠结。

    她盯着手上的手机,突然问:“让让,我能玩你的手机吗?”

    “……”他嘴唇动了动,还是没答。

    勾住他脖子的手抬了起来,将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

    苏在在换了个叫法:“张陆让,我能玩你的手机吗?”

    这次他回答的很快。

    “嗯。”

    这回答让苏在在猝不及防。

    她舔了舔唇,细声道:“我开玩笑的……”

    张陆让沉默了片刻,然后说:“你玩吧。”

    但苏在在还是没碰他的手机,只是紧紧的握着。

    手心觉得有些灼热,渗了汗。

    她垂头,突然注意到乖乖地跟在旁边的狗。

    来了兴致。

    苏在在问:“你家狗叫什么名字?”

    他下意识的回答:“酥酥。”

    susu。

    酥酥“汪”了一声。

    苏在在突然笑了,厚着脸皮应了一声:“我在。”

    张陆让:“……”

    她不知廉耻的补充道:“我的小名就叫苏苏。”

    这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像是没有任何烦恼,也像是没了疼痛。

    张陆让侧头看了她一眼,低声问:“不疼了?”

    “疼啊。”她诚实的说。

    但有你在,那些疼痛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沉迷美色无法自拔。

    走了一小段路。

    苏在在看着旁边的那一大团白色。

    她的声音带了点鼻音:“那酥酥怎么办,医院不能带狗进去。”

    “放保安亭那。”张陆让想了想,继续解释,“他们认识。”

    苏在在又笑出了声:“你家的狗可真威风,连保安叔叔都认识。”

    张陆让:“……”

    苏在在想起了刚刚喊他“让让”依然没得到回应。

    但今天大美人好像对她格外好。

    苏在在玩心顿起,喊他:“让让。”

    “……”

    她笑嘻嘻的,眼睛弯的像个月牙儿:“让让,你怎么不理我了。”

    “……”

    “让让。”

    张陆让终于妥协:“……嗯。”

    苏在在难以形容那一刻的心情。

    像是守得云开见明月。

    但其实并没有。

    如果每天都是今天就好了,她想。

    今天虽然受了伤。

    但是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放烟花。

    就算是在庆祝她受伤。

    ……她也认了。

    ******

    很快就到小区门口。

    张陆让把苏在在放在保安亭上的椅子上,蹲下来给酥酥系狗绳。

    随后转头对一旁的保安说了几句话。

    说完之后。

    张陆让刚想把苏在在背起来,却听她开了口。

    “不用了,我不是很疼了。也不远,走过去就好了。”

    他的动作顿了顿,但还是弯了腰,说:“上来。”

    苏在在乖乖的“哦”了一声。

    后面的保安叔叔还在感慨:“年轻就是好啊。”

    苏在在的脸莫名有点热。

    小区附近五十米左右就有一家社区医院。

    到那后,张陆让先去给苏在在挂了号。

    这次苏在在说什么也不让他背。

    她单手抓着他的手肘,慢慢的往外科那边走。

    走进那个带着外科标签的小单间里。

    苏在在走了过去,坐到医生前面的椅子上。

    因为来得急,苏在在也没带病历本。

    张陆让就出去给她买了一本。

    回来的时候,就见原本已经止住哭声的苏在在再度嚎啕大哭。

    张陆让:“……”

    他走了过去,把病历本放到了医生的面前。

    然后弯腰,跟苏在在平视。

    双眸黝黑深邃,低润的嗓音从口中出来:“怎么了?”

    苏在在连忙抓住他的手腕,像是找到了救星:“张陆让,医生说要拔掉,脚趾甲要拔掉……”

    想到那个画面,她立刻摆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我死也不拔,我死也不。”

    双眼与张陆让对视。

    眼里全是“你难道想要我死吗”的情绪。

    张陆让也有些无措。

    想了想,他转头看向医生,轻声问:“一定要拔掉吗?”

    医生又扫了一眼苏在在的脚趾甲,考虑了一会儿。

    “也不一定,她指甲掀起来的部分还没超过二分之一,但不拔除可能会感染。”

    听到这话,张陆让还是想让苏在在拔掉。

    但一转头。

    看到她那双泪眼朦胧的眼睛,他的心脏莫名一颤。

    他收回了眼,瞬间改了口:“那就不拔了。”

    闻言,苏在在的哭声渐渐停了下来。

    她松开了张陆让的手腕,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擦眼泪。

    “那就处理一下伤口吧。”医生开始在病历本上写字,边写边说,“回去记得每天用碘伏消毒。”

    一听到不用拔指甲了,苏在在的精神立刻回来了。

    听着医生说的注意事项,她还能乖乖的应几声。

    突然有些分神。

    苏在在往张陆让那边看了一眼。

    见他垂着头,表情似乎有些懊恼。

    ******

    处理完伤口后。

    苏在在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张陆让跟在她的后面,看着她手臂和腿上的擦伤。

    他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苏在在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在在接了起来。

    听到那头的声音,她有些心虚的瞟了张陆让一眼。

    苏在在压低了声音。

    “妈。”

    “我,我遇到了个朋友,没去买早餐。”

    “明天给你买嘛。”

    “钥匙带了,你跟爸去上班吧,路上小心。”

    “好。”

    她挂了电话。

    见张陆让似乎没察觉到,苏在在才松了口气。

    苏在在又往前走了几步,转头催促他:“让让,快点呀。”

    张陆让看了她一眼,长腿一跨,几步就走到她的旁边。

    两人沉默着并肩走。

    过了一会儿,苏在在主动开口。

    “刚刚花了多少钱啊,我回学校还给你。”

    他没答。

    苏在在耐心的再问了一遍:“多少钱啊?”

    张陆让抿了抿唇,突然问:“你早上出来干什么?”

    “买早餐啊,想吃许记的鲜虾肠。”苏在在下意识的回答。

    一提起吃的,她瞬间就感觉到饿了。

    “好饿。”苏在在摸了摸肚子。

    “……”

    “好饿好饿。”

    “……”

    “好想吃鲜虾肠。”

    “……”

    “超级想吃。”

    张陆让叹息了声:“那家店在哪?”

    “就文化广场那边,公交车不直达,我只能骑单车。”

    他应了声。

    不知道他为什么问,但苏在在还是要将厚颜无耻做到彻底。

    “你要给我买?”她笑吟吟的。

    意想不到的是。

    他很直接的承认了。

    “嗯。”

    前方有辆单车过来。

    张陆让下意识的把她扯了过来,提醒:“过来点。”

    苏在在还沉浸在他刚刚的回答中,思绪挣脱不开。

    反应过来后,她说:“不用,我就随便说说。你家酥酥还等着你回去接它啊,再不回去它会以为你不要它了。”

    说出“你家酥酥”那四个字的时候。

    苏在在突然弯了弯唇。

    张陆让没再说话。

    苏在在想了想,又补充道:“其实跟你家酥酥没什么关系,是我骑车技术不好。”

    张陆让侧头看她。

    苏在在毫不心虚:“真的。”

    所以别愧疚了。

    “苏在在。”他突然喊。

    “啊?”

    “不会骑车就别骑。”语气有些沉。

    苏在在:“……”

    到底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不应该说她心地善良,非常顾虑别人的情绪吗!

    苏在在觉得自己有些抑郁。

    每次她为了大美人才说出来的话,他都听不出来。

    上次的结论是说她智障,这次说她不会骑车。

    ……她要说什么好。

    两人走到保安亭,把酥酥领了回来。

    苏在在突然记起来,大美人的手机还在她这。

    她摸了摸口袋,把他的手机拿了出来,递给他。

    张陆让慢条斯理的接了过去。

    走了一会儿。

    张陆让突然开口:“你家住哪。”

    苏在在很诚实的指了指其中一栋楼:“13栋9楼b座。”

    他低低的“嗯”了一声。

    又过了一阵。

    张陆让用舌头抵着腮帮子,莫名其妙的问:“还饿吗?”

    苏在在全身无力:“……饿。”

    大美人肯定已经吃了早餐。

    只有她一个人独自承受着饥饿带来的痛苦。

    苏在在的心底有些不平衡,刚想问他是不是想刺激她。

    就见张陆让挠了挠头,轻声道:“你把你微信给我。”

    苏在在:“……”

    她这副惊吓的模样,让张陆让的耳根有些发烫。

    可面上却半分不显。

    像是在说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很快,苏在在反应了过来。

    垂下头,心情低落。

    “这次两科加起来,我肯定也考不到一百分。”

    张陆让动了动唇。

    还没说出话来,苏在在又继续道:“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啊,这次太突然了,期末考试我肯定能考上一百,成吗?”

    “……”他该怎么说。

    “好不好?”苏在在满脸期待。

    张陆让挪开了视线,重复了一遍:“你把你微信给我。”

    这下苏在在才真正的反应了过来。

    她激动的超级想跳起来给他一个亲亲。

    可莫名其妙的,她想起了张陆让的那句话。

    ——“如果你期中考物理和化学都及格了的话。”

    想起了自己之前那没有回应的好友申请。

    也想起了张陆让每次提到微信就说谎的态度。

    她恶劣的笑了,说:“你求我。”

    张陆让:“……”

    “你求我呀。”

    见状,张陆让侧头看了她一眼。

    似乎也不太在意,漫不经心的说:“那算了。”

    苏在在立刻怂了,讨好道:“……我就开个玩笑。”

    苏在在快速的给他报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故意刁难他。

    可他依然正确又快速的在手机上输了出来。

    苏在在戳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通过验证”。

    而后低声控诉他:“我每次跟你开玩笑你也不配合配合我,这样我们之间的友谊很容易就破碎的,你不知道吗?”

    走了几步后。

    张陆让突然扯了扯嘴角,说:“好。”

    苏在在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他继续说:

    “求你。”

    ******

    张陆让把苏在在送到了她家楼下。

    苏在在没拿钥匙,直接按了几个数字键就开了。

    余光注意到张陆让一副疑惑的样子,苏在在立刻解释。

    “这个是密码,先按‘#’号,然后再按1245,就能直接开。”

    张陆让点了点头,叮嘱她:“记得涂药。”

    苏在在高兴的朝他笑:“大美人真是贤惠。”

    张陆让扫了她一眼,转头就走。

    苏在在盯着一人一狗的背影,弯了弯唇。

    她一瘸一拐的走到里面等电梯。

    苏在在拿着钥匙开了门。

    看着身上的伤口,忧愁的想着要怎么跟苏父苏母解释。

    想着想着,莫名就偏了思绪。

    苏在在突然想起刚刚张陆让说的话。

    ——“求你。”

    她激动的在沙发上滚了一圈。

    忘了自己身上还带着伤。

    苏在在吃痛的“嘶——”了声。

    眼泪蓦地又冒了起来。

    苏在在咬了咬牙。

    然后站了起来,走到电视柜的旁边。

    打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一排未拆封过的果冻。

    被痛和饥饿折磨的心情不好,只能吃这个了。

    她吸了吸鼻子,单脚跳着回到沙发上。

    拆了一个下来。

    草莓味。

    果肉特别多,咬起来爽。

    吃完一个之后。

    苏在在百无聊赖的打开了电视,看了半小时。

    正当她准备回房间补觉的时候,手机响了一声。

    她点亮一看。

    大美人发来一条消息。

    ——开门。

    与此同时,门铃响了起来。

    苏在在完全不敢相信。

    她慢腾腾的走了过去,顺着猫眼向外看。

    ……真的是。

    确认好之后,苏在在连忙开了门。

    他依然是早上那身装扮。

    只不过外头太阳已经高升,闷热又燥。

    张陆让的额间冒出了几滴汗,发丝也有些湿润。

    他垂头看着她。

    眼睛黑亮,让人挪不开眼。

    这突然的状况让苏在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想了想,她突然猜到他到来的目的。

    “你要找我拿钱的吗……”

    张陆让:“……”

    他额角抽了抽,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她:“拿着。”

    苏在在接了过来。

    她看了一眼,是许记的鲜虾肠。

    苏在在懵了:“……你怎么去买了。”

    张陆让从口袋里拿出她的单车钥匙,抬手递给她。

    然后说:“我走了。”

    苏在在看着手中的钥匙,突然有些高兴。

    “你骑我的单车去的吗?”

    张陆让脚步一顿,回头看她。

    “不是。”

    “那你怎么去的?我骑单车来回都要二十分钟。”

    张陆让抓了抓头发,说:“出租车。”

    苏在在瞪大了眼:“这肠粉才八块,你路费还要二十。”

    “……”

    她觉得有些憋屈,不高兴的问:“你为什么不骑我的单车,别人我都不让碰,你居然还嫌弃。”

    “……我不会。”为了堵住她的嘴,他实话实说。

    苏在在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的问:“什么?”

    张陆让看着她,淡淡的重复了一遍:“我不会。”

    “你不会骑单车吗?”苏在在问。

    “嗯。”

    他的表情很无所谓。

    可苏在在的心脏却莫名有些堵。

    隐隐作痛。

    她不知道为什么。

    其实不会骑单车也没什么,挺正常的。

    但看到张陆让现在的表情,苏在在突然很难过。

    她站在原地,沉默。

    张陆让刚想开口说他要走了,眼前的人开了口。

    苏在在低喃着:“可爱的小让让。”

    张陆让:“……”

    她对他眨了眨眼,轻声说:“你等我一下。”

    苏在在走到沙发旁边,将刚刚那排果冻拿了起来。

    她再度走到门旁,将那排果冻递给他。

    她胡乱的扯着话:“我跟你说,如果是平时,我摔成这样,我肯定要吃一排果冻心情才会好……但今天你给我买了早餐,我只吃一个就好了……”

    张陆让没说话,也没动弹。

    苏在在一副很大方的模样:“吃果冻能让心情好呀,我把剩下五个给你,就当是把我的好心情都送给你了。”

    张陆让终于有了点动静。

    他抬了抬手,刚想接过的时候,就听到苏在在再度开了口。

    她嬉笑着,眼睛又弯又亮。

    嘴里发出清脆又悦耳的声音。

    “作为报答,你要让我教你怎么骑单车。”

    ******

    晚上。

    苏母比苏父先回到家。

    在房间里的苏在在听到动静后,立刻扑到床上,将自己裹在被子里。

    要怎么说好……

    就直接说自己骑单车的时候不小心摔了吧。

    只能这样说了。

    苏母走过来敲了敲她的房门:“在在,你吃晚饭了吗?”

    反正早晚都得发现……

    苏在在起身,走过去开了门。

    看到她满身的伤痕,苏母的音调一下子就扬了起来。

    苏母抓着她的手臂看着她身上的伤口,声音着急慌乱。

    “怎么回事?伤口怎么弄的?啊?你怎么不跟妈妈说啊?”

    苏在在声音低低的:“我,我骑车不小心摔了。”

    她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怕母亲说她骑车不看路,怕被骂。

    只想躲起来,假装自己没受过伤。

    意外的是,她没被骂。

    “你去医院没有?”

    “去了。”

    “伤口处理好了?带药回来没有?”

    “好了,也带了。”苏在在乖乖的一一回答。

    沉默了片刻后。

    苏母摸了摸她的脑袋,说:“以后骑车小心点,还有,受伤了记得跟爸妈说,你不说你是要吓死我。”

    “我没有。”苏在在嗫嚅着,“也不是很严重……”

    苏母喃喃自语:“要不要请假几天?等伤口好些再去学校。”

    苏在在有些懵,是不是太夸张了……

    两人说话的期间,苏父也从外头回来了。

    他从玄关走到沙发,余光看到站在房门前的苏母和苏在在。

    望了过来,一眼就看到苏在在身上的伤口。

    他的脸色沉了下来,往这边走:“怎么回事?”

    苏母:“摔了。”

    一瞬间,苏在在觉得救星来了。

    她怎么能请假!请假怎么见大美人!

    爸爸一定会说妈妈大惊小怪的!

    苏父拧了眉,盯着苏在在身上的伤口:“去医院了吗?”

    苏在在低眉顺眼:“去了。”

    可没想到,苏父更夸张。

    苏父转头看向苏母:“这样不用住院?这就回家了?”

    苏母的表情有些忧愁:“我是想,想给她请几天假。”

    闻言,苏父一脸反对:“几天哪够?请一周。”

    苏在在:“……”

    看到苏母已经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了。

    苏在在有些着急的喊:“不用请吧……”

    听到她的话,苏父和苏母望了过来。

    苏在在捏了把汗:“就看起来伤口多,但没多严重。”

    她磨了半天,终于得到两人的同意。

    但苏父说周日要送她去学校。

    苏在在又磨了半天,终于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吃完饭后,她回到房间。

    拿起手机,点开和大美人的对话框。

    里面对方只有发来的两个字。

    ——开门。

    苏在在弯了弯唇,手指飞快的在上面敲打着:让让。

    那边没回应。

    苏在在想了想,撇着嘴重新打:张陆让。

    张陆让:?

    苏在在:明天我怎么去学校。

    张陆让:……

    苏在在:怎么去?

    张陆让:你几点出门。

    苏在在在心里偷笑。

    却又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你想跟我一起去啊?

    张陆让:嗯。

    苏在在忍住打滚的冲动:那三点车站见吧。

    张陆让:好。

    过了一会儿。

    苏在在继续问:让让,果冻好吃吗?

    其实她也没想过他会回复,毕竟“让让”那两个字在那。

    今天大概是自己的哭声把他吓到了。

    不然按他那坚贞不屈的态度,绝对不会应的。

    现在……大概也会直接忽略吧。

    发完之后,她就丢开手机,准备去洗澡。

    在衣柜里翻衣服的时候,苏在在听到后头的手机响了声。

    她回头看了一眼。

    ……大美人吗。

    虽然可能性不大,苏在在还是抱着期待走了过去。

    她点亮了手机。

    如她所愿,是意想中的人。

    “嗯。”他说。

    苏在在的胸口一阵酥麻。

    像是被他隔空放了电。

    ******

    周日。

    苏在在走到玄关处,看了看自己的运动鞋。

    她不敢穿袜子,直接穿了拖鞋就出门。

    出了楼下的大门。

    她一下子就看到站在一旁的张陆让。

    苏在在走了过去:“让让。”

    听到声音,张陆让转过头。

    下意识的伸手,想接过她手中的东西。

    苏在在将袋子塞入他的怀里,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是要给你的?”

    “……”他不知道。

    “你看看呀。”苏在在催促他。

    张陆让犹疑的看着她。

    袋子有些沉。

    他打开一看。

    ……六排果冻。

    “你不是说好吃吗,我把我的存货都给你。”

    “……”

    “有没有感觉我对你至高无上的宠爱。”

    “……”

    苏在在走路的速度有点慢,张陆让也放慢了步子。

    她的话尤其多,像是一辈子都说不完。

    “跟我当朋友是不是很幸福,我能把你宠得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呢!”

    张陆让:“……好好走路。”

    “让让,你住哪呀?”

    “……”

    “张陆让。”

    “就这小区。”张陆让随口道。

    苏在在:“我的意思是,哪栋哪单元。”

    两人走出了小区。

    张陆让想蒙混也蒙混不过去,只能答:“25栋。”

    苏在在有些不高兴了。

    他问的问题,自己全部一字不落的回答他。

    而问他的时候,还要一点一点的挤出来。

    “哪……”单元。

    苏在在突然反应过来:“25栋?那不是独栋吗?”

    “嗯。”

    张陆让拦了辆的士,对着她说:“走吧。”

    苏在在有点懵,但还是乖乖的上了车。

    除了一开始张陆让对司机报了目的地,两人没再说话。

    苏在在这么安静,张陆让以为她睡着了。

    他转头,恰好撞上她的视线。

    苏在在舔了舔唇,终于开了口。

    “你是个有钱的让让。”她说。

    张陆让:“……”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