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十七章
    暗恋能让人情绪波动的厉害。

    动不动就睡不着,动不动就吃不下东西。

    动不动就笑的像个神经病,动不动就……想哭。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张陆让也抬脚往回走。

    听到她的话,他眉眼一抬,疑惑道:“我为什么要加?”

    苏在在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想了想,她觍着脸道:“因为我想啊。”

    “……”

    苏在在真的超级郁闷:“你怕什么啊?”

    加个微信号也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你看,那么多人想加我的微信,我都不给。你能得到我的微信,不高兴不兴奋不激动吗?不觉得荣幸吗?不觉得天上掉馅饼了吗?”

    “……”

    见他这样,苏在在决定用压迫的方式。

    “给你三秒,你不拒绝的话,你今晚就得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苏在在。”他眼里毫无情绪。

    “三。”

    “……”

    “二。”

    “……”

    “一。”

    她这完全霸王似的态度让张陆让有些无可奈何。

    思忖了片刻,他终于吐出了个字:“好。”

    烟花在脑海里炸开,噼里啪啦的响着。

    苏在在还没来得欢呼,就听到他再度开口。

    “如果你期中考物理和化学都及格了的话。”

    一瞬间,苏在在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

    “让让,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吧。”

    “……”

    “张陆让!”

    “那算了。”

    苏在在一下子就怂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闻言,张陆让低下了头。

    眼里闪过星星点点的笑意。

    苏在在舔了舔唇,可怜巴巴的问:“两个加起来一百行吗……”

    这次他很好说话。

    毫不犹豫的就应了下来:“嗯。”

    巡逻的老师从那头走了过来。

    得到他的答应,苏在在也没多高兴。

    走了几步,她突然回头,郁郁寡欢的跟他说:“那我回去了。”

    说完便心情沉重的继续往上走。

    张陆让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直到老师过来提醒了,他才反应过来。

    走进教室。

    想到苏在在刚刚的表情。

    他失了神。

    突然有些后悔。

    感觉自己太为难人了。

    ……是不是说的太高分了。

    ******

    虽然还有两天就考试了,但是苏在在还是决定垂死挣扎一下,以至于她这周都没怎么去张陆让面前找存在感。

    一到下课时间就捧着物理书或者化学书看。

    上课的时候也破天荒的十分认真的听讲。

    姜佳趴在桌子上看着她写题。

    过了几分钟。

    看着她错的一塌糊涂的题,姜佳有些看不下去了:“别写了,你考不到一百他肯定也会加你的微信的,赌不赌?”

    苏在在停下了笔。

    眼睛依然盯着那道题,纤细卷曲的睫毛轻颤。

    “他不会的。”她低声说。

    张陆让知道她考不到。

    所以才会那样说的。

    他一直觉得她很烦,所以不会给她更多烦他的机会。

    苏在在很清楚。

    可她就算考不到,也想努力一把。

    她只能抱着他守承诺的这么一个渺小的期望,才能更近他一步。

    “佳佳,你说我那么执着干什么呢。”苏在在托着腮,闷闷道,“就算加了,我找他他肯定也不会理我。”

    也就和一个摆设一样。

    但想到有一点点的机会。

    却莫名成为了无法抗拒的诱惑。

    ******

    期中考完后的那个周六。

    苏在在在床上睡的正香,猛地被苏母揪了起来。

    她哀嚎了一声,拼死反抗,挣扎着将自己埋入被子当中。

    周围安静了下来。

    但苏在在还是能很清晰的感觉到苏母的存在感。

    忍了忍。

    她把被子从脸上扯了下来。

    满脸的委屈,她说:“我在学校每天六点就起床了,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会!”

    苏母坐在她床边,理直气壮:“我怎么没让你多睡会了?现在七点。”

    苏在在:“……”

    “快起来,妈妈今天想吃许记的艇仔粥,你去给我买。”

    苏在在满腹的起床气,却又不想跟苏母发火。

    因为刚睡醒,脑海还昏昏沉沉的。

    过了一会儿,她才反应了过来,瓮声瓮气道:“你自己去买嘛,或者让爸给你买,我懒得动。”

    “你爸懒得动,我也懒得动。”

    “……”她也说她懒得动了……

    “两碗艇仔粥,记得快点回来,我和你爸九点还要上班。”

    ……亲爹妈。

    不过苏在在也挺想吃许记的鲜虾肠的。

    她在床上纠结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起身,乖乖的去洗漱。

    换好衣服,走出房门。

    苏父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报纸。

    苏在在走了过去。

    拿起茶几上的杯子装了点水,喝了一口。

    而后故作随意的嘟囔着:“不知道怎么当人家爸爸的,一大早就指使自家亲爱的女儿去买早餐。”

    “……”

    “别人的掌上明珠都是捧在手心里宠的。”

    “我们家特殊点。”苏父翻了一页报纸,开了口。

    “啊?”

    “我们家是踩在脚底的。”

    苏在在:“……”

    她愤愤的拿着单车钥匙出了门。

    ******

    早晨的空气格外好。

    湿润的风扑面而来,带着青草的味道。

    金灿灿的阳光撒了下来,却又不刺眼。

    苏在在从单车棚里把单车推了出来。

    踩上之后,便往小区房口的方向去。

    大概是因为还没到上班的时间,一路上的行人很少。

    到小区的一条交叉路口的时候。

    苏在在突然注意到一侧的草坪上站着一个少年。

    穿着黑色的体恤,及膝的暗色牛仔裤。

    黑发蓬松,有些凌乱。

    手上还拿着一条黑色的绳子。

    苏在在看的入了神。

    没注意到旁边有个白色的影子一晃而过。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一条白色的大狗跑了过来。

    差一点撞上了。

    苏在在连忙转了个弯。

    一时控制不好,单车一倒,整个人摔到地上。

    嘭——

    一声巨响。

    听到动静,少年望了过来。

    他眸子一紧,似乎有点不敢相信现在的状况。

    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往这边跑。

    苏在在的眼泪唰的一下,疯狂的涌了出来。

    夏天穿的短袖短裤,裸.露在外的大片皮肤,都被水泥地蹭出了血丝。

    苏在在想着只是买个早餐,穿了双拖鞋就出了门。

    所以她现在就后悔了。

    因为她看到自己的右脚的大拇指盖稍稍掀起。

    伴随而来的,是红色的血从里头缓缓的涌了出来。

    苏在在被这场景刺激的嚎啕大哭。

    虽然说苏在在有很多怕的东西,但最怕的还是痛。

    按姜佳的话来说,就是。

    拔了她一根头发,她能哭一个小时。

    张陆让很快就跑到了她的旁边。

    看她这样,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伸手,想把她扶起来。

    苏在在疼的脾气都出来了,哽咽着:“别碰我!呜呜呜你讨厌我就算了,你家狗也讨厌我……才第一次见它就想害我。”

    萨摩耶犬在他们旁边摇着尾巴,歪头,伸出舌头。

    张陆让蹲了下来,表情不太好看:“去医院。”

    苏在在突然想起姜佳说的话。

    那个女生在教室里哭了一下午,张陆让都没半点反应。

    苏在在似乎能想象到接下来的场景。

    张陆让对着她砸了一大笔钱,让她一瘸一拐的滚蛋。

    周身的痛让她没有理智去考虑如何去做。

    像个缠人的孩子。

    她伸手揪住张陆让的衣角,放了狠话。

    可声音却软软糯糯的,毫无威慑力。

    一抽一噎的。

    “张陆让,你要是敢丢下我,我要你命。”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