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十四章
    我希望他能来劫我的色。

    往死里劫。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脑海中顿时涌进了两个画面。

    ……

    高一一班的教室里。

    张陆让垂着头做题,苏在在坐在他的前面,侧身看他。

    而后拿出一本练习册,弯唇笑:“那你给我讲下这道题吧。”

    他的动作一顿,摸了摸脖子,轻声道:“我不会。”

    ……

    家里附近的车站,等车的时候。

    苏在在的表情有些纠结:“你有微信吗?”

    张陆让犹豫了一下,抬手摸着后颈:“没有。”

    ……

    此时此刻,同样的动作。

    那么他要表达的意思是……

    ——不好看吗?

    ——嗯。

    苏在在的脸瞬间像是火燎那般的烧了起来,红了个彻底。

    沉默了片刻。

    两人面对面站着,却都不看对方。

    但却透着一股其他人怎么都打扰不了的气氛。

    周围并不安静。

    耳边除了传来后台人员压低了的聊天声,还回荡着舞台上的少女深情的歌喉。

    一声又一声。

    像是暧昧在周围缱绻。

    始终不愿离去。

    苏在在鼓起勇气,抬头。

    刚想说话,却突然注意到张陆让右手边还站着几个他们班的同学。

    此时正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两个。

    苏在在脸上的热度更猛了。

    她实在受不了了,什么都没说便直接往观众席那边走。

    后头立刻传来了男生八卦又兴奋的声音:“喂,张陆让,你对象?”

    张陆让沉默着。

    舞台上的女生恰好唱到副歌部分。

    灯光一下子亮起,从帘幕中透了进来。

    他依然垂着眼。

    侧脸暴露下灯光之下,显得另外一面隐晦不明。

    见他不回答,几个男生也没继续问。

    依然大大咧咧的笑道:“大美女啊!”

    听到这话,张陆让终于抬起了眼。

    暗自松了口气。

    看来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不正常。

    那一瞬。

    居然……会觉得苏在在长得很好看。

    ******

    苏在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姜佳在她旁边说着话。

    她从书包里拿出水,接连着灌了好几口。

    姜佳这才注意到她的异常,有些奇怪。

    “你怎么了?跟没喝过水一样。”

    苏在在垂下头捂住脸,闷闷的说:“让我冷静一下。”

    “……哦。”

    姜佳等了一会儿。

    一分钟后,旁边幽幽的传来一句:“大美人想要我死。”

    姜佳:“……别发神经。”

    “我说真的。”苏在在呼吸平稳了下来,但脸颊依然染着红晕,“他刚刚说我漂亮,我感觉我都快窒息了。”

    姜佳刚喝进嘴里的水差点喷了出来:“我靠!哈哈哈我的天啊!完全无法想象张陆让夸你漂亮是什么模样啊。”

    苏在在给她讲了讲当时的过程。

    姜佳:“……你确定他是在说你漂亮?”

    虽然大美人的回答是在否认。

    但是他的动作……

    苏在在想跟她说,却又只想一个人独享这个秘密。

    很多关于张陆让的事情,她只想自己一个人知道。

    不过关于他撒谎会摸脖子这个,还只是她猜的。

    ……明天去试探一下好了。

    姜佳同情的看她:“你想必是因为你家大美人被王南超过,一下子接受不了……”

    闻言,苏在在立刻看向她。

    “你大概是疯了吧。”姜佳得出结论。

    苏在在:“……吃.屎还是死,选一个。”

    “我不想吃你,我还是去死吧。”

    “滚。”

    在她们聊天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了主持人的声音。

    “接下来,请欣赏高一一班给我们带来的舞台剧,《当你被抢劫的时候》。”

    苏在在立刻闭上嘴,连忙从书包里拿出眼镜戴上。

    观众席陷入一片暗沉的光当中。

    红色的帘幕渐渐被拉开。

    一个男生站在舞台的正中央。

    他的手中举着一张白色的大卡纸,上面写着四个巨大的字:我很有钱。

    姜佳在一旁吐槽:“还我很有钱……他怎么不直接写个‘求抢劫’。”

    苏在在眨了眨眼。

    是分成劫财跟劫色吗?

    那大美人估计很快就出来了吧。

    果然。

    不久后,张陆让就上了台。

    他的身后跟着五六个男生,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贴满了纹身贴。

    苏在在:“……”

    这几个好像是刚刚站在张陆让旁边的男生。

    她刚刚怎么没注意到他们贴了纹身贴……

    苏在在挪了下视线,盯着张陆让。

    张陆让在白色班服的外面套了件迷彩图案的黑色薄外套,松松垮垮的。

    黑色的碎发松散的垂在额前,双眸黑亮,嘴角慵懒的勾着。

    莫名多了种浪荡的气质。

    他抓了抓头发,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手下”,抿着唇没开口。

    苏在在暗自脑补:这里大概有台词,但是张陆让说不出口。

    与此同时,男生们同时从口袋里掏出用纸做的刀,异口同声的大喊:“打劫!”

    苏在在:“……”

    她脑补了那么多,在脑海里意淫了那么久张陆让被劫色的模样。

    就没想过他居然是……抢劫的那个。

    而且还是头头,大佬风范。

    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了旁白,女声悦耳婉转,又清又脆。

    “当你被抢劫的时候,不能盲目的逃跑。”

    舞台上的人的动作同时停了下来,如同时间静止了那般。

    “如果你这样做了,下场就会变成这样。”

    拿着大卡纸的男生有了动静,举着牌子就跑。

    几个男生追了上去,将他押到张陆让的面前。

    张陆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抬起长腿虚踢了他一脚。

    男生立刻滚到地上哀嚎。

    动作再次停了下来。

    “你应该在保证自己人身安全的情况下,与抢劫犯智斗,千万不要惹怒他。”

    在地上躺着装死的男生立刻坐了起来,拿着麦克风说道:“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求你别伤害我。”

    张陆让轻笑:“你说呢?”

    男生乖乖的把手中的大卡纸递给张陆让。

    张陆让接了过来,漫不经心丢到身后。

    男生开始脱衣服,将外套给递给了张陆让。

    张陆让继续重复刚刚的动作。

    见这些都不能吸引到他,男生便双手捧脸,对着张陆让抛了个媚眼。

    苏在在:“……”

    这人有毒!被抢劫了还抛媚眼!

    姜佳在一旁说:“听说原本张陆让才是被抢的那个,天啊,好想看他抛媚眼的样子哈哈哈哈。”

    抛媚眼……

    苏在在也想看。

    台上的张陆让在原地沉默了一下,随后拿起话筒低声道:“你看不出来吗?”

    声音醇醇入耳,被音响放大了音量,比平时多了几分磁性,低沉动人。

    苏在在的心尖一颤,心里酥酥麻麻的,如同万千只蚁虫在啃咬。

    张陆让蹲了下来,与男生平视。

    他的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淡笑着:“我是来劫色的。”

    耳边瞬间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压抑着的尖叫声。

    远远的还听到有个女生在大吼:“来劫我的啊!”

    随即便是轰炸开来的笑声。

    姜佳也在一旁狂笑:“我靠!哈哈哈哈这什么展开啊!雷死了!”

    苏在在的脑海里宛若有什么东西被炸开,让她忍不住想尖叫。

    喉咙却又像是被掐住了那般,激动无处发泄。

    好、好苏呜呜呜。

    苏在在忍不住了,趁着人多。

    她扯开嗓子大喊:“大美人,我要蹂.躏你!”

    随后立刻怂了,缩在前排的椅背后面。

    周围的同学弯着腰大笑,姜佳也忍不住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苏在在捂着脸想。

    她刚刚喊的时候都破音了,大美人大概认不出是她吧……

    苏在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当中。

    没有注意到,张陆让讲台词的时候,那陡然停顿了的一下。

    ******

    校园之夜结束后。

    学生从礼堂的各个出口一涌而出。

    密密麻麻的黑色脑袋挤成一团,看起来格外闷热。

    张陆让在位置上坐了一会儿,等人少了才起身往外走。

    他回到教室。

    位置旁空了两周的椅子上终于有了人。

    张陆让走了过去,拿起水瓶喝了几口水。

    周徐引在整理抽屉里的试卷。

    过了几分钟,他转头看向张陆让,轻声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请假不?”

    那天是张陆让送周徐引到校门口的。

    结果在回去的路上,遇上了苏在在。

    从此开始了被缠着的日子,还是不知道原因的那种。

    “不知道。”他答。

    张陆让注意到他拧着的眉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按照他那天的反应,大概是生了什么病吧。

    至于是什么病,张陆让没有兴趣去想。

    因为他知道,每个人都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

    回到宿舍。

    张陆让先到阳台去洗漱,而后走到他的柜子旁边,打开柜门。

    他打开手机看了看。

    看着未接来电,张陆让犹豫了下,拨了过去。

    响了几声后,那头才接了起来。

    “阿让。”

    “嗯。”

    “我听你舅舅说,你是不是下周就要期中考试了?”

    张陆让走到阳台,关上落地窗,低低的应了一声。

    “你怎么也不给妈妈打个电话。”

    “……”

    “你上次月考考年级多少?”

    张陆让沉默了下,轻声道:“三十二。”

    那边叹息了声。

    他的心脏被这一声握紧,闷到喘不过气来。

    过了一会儿。

    女人温柔的声音再度传来。

    “还是因为英语吗?你怎么跟阿礼一个样……我一会儿给你舅舅打个电话,让他帮你找个补习班,好不好?”

    “不用。”张陆让立刻回绝。

    那头沉默了下来。

    张陆让抬眼,看着远处的天空。

    像是认了命:“我学不好。”

    “你……”

    张陆让打断她,重复了一声:“我学不好,别浪费钱了。”

    他挂了电话,抿着唇抓了抓头发。

    周徐引有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因为他太过骄傲。

    可张陆让不一样。

    他的自卑,深到了骨子里。

    他挣扎过。

    但最终,也只是认了命。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