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十三章
    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他好像一撒谎就会摸脖子。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苏在在懵逼了。

    所以,他以为她给他送水外加拍照录像都仅仅只是觊觎他手中的那块银牌?

    大美人的思维就是与众不同……

    苏在在舔了舔嘴角。

    看着他的背影,很听话的没有跟上去。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缓缓的往班级帐篷的方向走去。

    边走边回忆着刚刚的场景。

    他往前走了一步,脸上没带任何情绪。

    身上有阳光的味道,夹杂着些许的汗味。

    特别好闻。

    将奖牌套在她头上时,指尖还不经意地触碰到她的发丝。

    说话的时候,淡淡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在在捏住那块银牌,脸上突然传来火辣辣的感觉。

    灼的她心脏都开始加速跳动。

    另外一边。

    叶真欣的表情不太好看,开玩笑似的问道:“张陆让,那是你朋友?”

    张陆让没回答。

    另一个女生立刻接着问:“你怎么把银牌给她了啊?”

    张陆让顿了顿,淡淡道:“她想要。”

    不给的话会被她缠死。

    ……就当是还她那瓶水吧。

    但几个女生明显曲解了他的意思。

    叶真欣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直接转头往别的方向走。

    其中一个女生跟了上去。

    剩下的两个女生尴尬的笑了笑,将话题转到了今晚的校园之夜上。

    ******

    下午的比赛结束后,苏在在跟姜佳一起去饭堂吃了饭。

    因为晚上还有活动,她怕会出一身的汗,没有回去洗澡,直接回到班里。

    苏在在要参加的并不是班里出的校园之夜的节目,而是科技节的环保服装展览。

    每个班做两套,并派出一男一女两个模特在上方走秀,是校园之夜的第一个节目。

    苏在在去厕所把做好的裙子换上。

    连衣裙刚及大腿中部,整体是米色的,上边是用纸折出来的花,点缀其上,形成碎花的模样。中间用一条透白色的带子绑着收腰,裙摆缝了几层蚊帐上去,显得蓬松俏皮。

    她还想照照镜子,就被文艺委员黄媛娟扯回了班里化妆弄头发。

    黄媛娟在替苏在在化妆的时候,姜佳在后面将苏在在的头发全部挽了起来,编了个鱼骨辫,从耳后垂到胸前。

    然后在上面夹了十几个碎花夹子。

    她的动作很快,一下子就弄好了,而后坐在一旁看着王媛娟给苏在在化妆:“对了,在在,你有带高跟鞋吗?”

    苏在在点了点头,趁王媛娟的手从她脸上离开的时候开口:“拿了一双黑色的,我妈给我买的,我感觉我穿上之后都要一米八了。”

    姜佳叹息:“高也不好,找不到男朋友。”

    苏在在觉得被羞辱了。

    她轻嗤了一声,不服气的说道:“说的你矮就找得到一样。”

    “……”

    而且大美人多高啊,怎么就找不到了。

    ******

    因为是第一个节目,所以到那之后,苏在在直接到舞台后方。

    跟她一起走秀的是关瀚,他的衣服就没她的那么精致了。跟她原本预想的一样,是一套用黑色塑料袋随手做出来的衣服。

    关瀚看到她的时候几乎要气炸:“我靠,这也太区别待遇了吧?”

    苏在在昧着良心夸他:“没事,你这样穿也很帅。”

    “呵呵。”

    “突然发现我们两个有点像在演舞台剧。”

    “……什么?”

    “拯救乞丐的小仙女。”

    “滚!”

    距离走秀开始还有十分钟。

    苏在在百无聊赖地凑到后台的工作人员旁边,盯着他手中的节目顺序单。

    1.《环保服装秀》

    2.高二(13)班独唱《暧昧》

    3.高一(1)班舞台剧《当你被抢劫的时候》

    苏在在:“……”

    所以张陆让要饰演的角色是什么……

    一个被劫色的人吗?

    苏在在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下张陆让被蹂.躏的模样,立刻捂住了鼻子。

    她深呼了口气,挥去那股腥涩的味道。

    漫长的发言完毕后,耳边响起了动感的音乐。

    走秀是根据班级的顺序上的,年级从低到高,班级从一到末。

    所以第一个上的就是高一一班。

    一男一女分别从左右上台,相对着直走,走到距离一米远的时候转身,朝观众的那个方向走去,而后分别走到一侧站好。

    一对也花不了多长的时间,很快就轮到了苏在在。

    除了鞋子,她的整个装扮都是偏于淡色系的,这样淡雅的服装却完全没将她张扬的气质半分收敛,整个人显得越发艳丽。

    两人提前排练过。

    走到最前方的时候,苏在在要稍稍侧身,整张脸对着观众席。

    关瀚则单膝跪下,握住苏在在的手,作势在亲吻。

    很快两人便分开,找了个位置摆好造型站好。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台的时候,苏在在松了口气,按照原本的路线往回走。

    一走到后台,她立刻看到站在一侧准备上台的张陆让。

    苏在在眼睛一亮,喊了他一声:“张陆让。”

    张陆让没理她,他靠着墙,表情有些懒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在在凑了过去,趁机解释:“今天跟你比赛的那个男的,我们班的人都叫他‘南神’,‘南瓜’的那个‘南’。”

    张陆让抬了抬眼。

    苏在在想了想,补充道:“但我从来不这样喊他。”

    他也不太在意,漫不经心的问:“那你喊谁?”

    听到这话,苏在在的心砰砰砰直跳。

    他听到自己那时候喊“男神”了?

    他真的听到了?

    苏在在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别开了眼。

    一到关键时刻,她就怂了。

    想说,却又不敢说。

    ……不行,不能这样。

    追男人不能怂!

    苏在在咬了咬牙,狠下心说出了口:“你啊。”

    张陆让沉默不语。

    说出口后,那股紧张的劲立刻就过去了。

    苏在在的勇气瞬间爆满,她抬起头,认真的重复一遍:“我喊的是你。”

    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

    那一刻,苏在在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一心一意的在等待他的反应。

    可等待的时间多难熬啊。

    勇气像是气球里被灌满的空气。

    那塑料做的气球本就不堪一击,被他的一个眼神就戳破。

    “嘭——”的一声,烟消云散。

    张陆让的嘴巴轻启,刚想说些什么,就被苏在在打断了。

    她焦灼的掐住指尖,话还未经过脑门就直接脱口而出。

    “但你跑步的时候可能没听全,我喊的是男神经病。”

    张陆让:“……”

    还是怂了……

    而且越描越黑。

    苏在在懊恼的垂下头,顿时也对自己无语。

    她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指了指自己,转了个话题:“好不好看?”

    “……”张陆让完全不想理她。

    “是不是美翻了!我出场的时候尖叫声可大了呢!”

    苏在在只想让他忘掉刚刚的话,脑子里像装满了浆糊那般,胡说一通。

    张陆让:“……”

    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他的表情。

    看着不像生气了……

    苏在在松了口气。

    但同时也注意到他始终不把目光放到自己的身上,苏在在顿时有些郁闷。

    她不满的小声嘟嚷:“看我一眼我又不收你钱。”

    听到这话,张陆让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他终于垂头,认真地看她。

    视线从她红润的唇瓣、小巧的鼻梁划过,最后停在了她那双黑亮澄澈的眸子上。

    明澈又张扬,像是嵌了琉璃。

    湿润带笑,宛若在勾人。

    心脏倏地一麻。

    他猝不及防般的挪开了眼。

    见张陆让不回答,苏在在改了个问法:“不好看吗?”

    几秒后。

    “嗯。”张陆让的喉咙里发出沉闷的一声。

    苏在在也不介意,扬起头笑:“你品味真差。”

    张陆让没理她。

    他垂下了眼,浓密的睫毛掩去他的情绪。

    暗沉的光线让人看不真切他的表情。

    影影绰绰。

    但动作却清晰明了,让人无法忽视。

    苏在在看到他抬起了手。

    动作很缓,自以为泰然自若的摸了摸后颈。

    一触即离。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