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十一章
    他跑的好快,怪不得那么难追。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苏在在的笑意僵在嘴角。

    她的手指不自觉的捏在了一起,绞成了一团。

    张陆让静静的站在那。

    晚风在吹,迎来了夜的氛围。

    苏在在张了张嘴。

    她想说,是啊。

    喜欢你,很喜欢。

    因为你,下雨天不再只是下雨天。

    而是一个第一次遇见到你的,值得纪念的日子。

    也因为你,那么平淡的青春,倏忽间就变得鲜活了起来。

    ——沉默。

    宿管阿姨走出宿舍大门,大吼着:“同学!快点回来!要关门了啊!”

    张陆让的眉头皱了起来,语气有些不耐:“苏在在。”

    苏在在被这一声吓得全身一抖。

    那些情话在脑海里转了一圈,那些坦白都到口中了。

    却因他这不耐烦的一声,立刻被吓成了别的话:“我没想过这些,真的,从来就没有,我发四……”

    “发、发誓……”音都不准了。

    苏在在的脸涨得通红,生硬的辩解:“我今年才十五岁……”

    她的声音很软糯,在此刻因为紧张有些含糊不清。

    可“十五岁”三个字,却听得格外清楚。

    张陆让:“……”

    见张陆让那冰冻的脸上终于有了几丝裂痕,苏在在有些窘迫,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她怂了。

    她真的怕,一开口得来的答复,全是认真而又残忍的拒绝。

    下次吧,等他下次再问,她绝对会承认的。

    张陆让看了她一眼。

    脸颊莫名也红了起来,浅浅的痕迹。

    而后转身就走,脚步有些凌乱。

    像是落荒而逃。

    ******

    苏在在几乎是冲着回宿舍的。

    姜佳已经回床了,看到她这副莽撞的模样,纳闷道:“你怎么了?”

    快到熄灯时间,苏在在也来不及跟她说,匆匆忙忙的拿着衣服便往淋浴间里跑,边跑边喊:“我出来跟你说!”

    五分钟洗了个战斗澡。

    出来的时候,宿舍已经熄灯了。

    苏在在快速的到阳台把衣服洗完,这才顶着一头湿发回了床。

    她掏出手机,给姜佳发微信。

    苏在在:我刚刚想不动声色的跟大美人拉近距离。

    姜佳:哈哈哈,那你怎么做的?

    苏在在:我喊他让让了,他名字里那个让,然后他一下子就发现了……

    苏在在:突然觉得他好精明。

    姜佳:……

    姜佳:你当他傻的吗?这都发现不了?!

    姜佳:你这叫不动声色?!

    苏在在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

    然后诚实的说:好吧,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苏在在:刚刚他问我是不是喜欢他……

    姜佳秒回:我靠!那你怎么说的!

    苏在在:我觉得我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那样的话。

    姜佳:哈?

    苏在在:……我跟他说我今年才十五岁,没想过这些。

    那边这次不再立刻回复。

    苏在在听到了上头传来了一阵爆笑声。

    姜佳:……你十五岁。

    姜佳:那你家大美人就五十岁了吗?

    苏在在:[咬手绢痛哭.jpg]

    姜佳:哈哈哈哈不过这样也挺好啊!学霸肯定不早恋啊!我觉得如果你承认了的话,他说不定立刻就回绝你了,而且以后估计看到你还要躲着你。

    看着这行话,苏在在若有所思。

    苏在在:那我不承认怎么追他qaq

    姜佳:……这就看你了,我也没追过人orz

    苏在在:可我如果不承认喜欢他还去追他……

    姜佳:?

    苏在在:有种占着茅坑不拉屎的感觉。

    姜佳:你这啥比喻……

    姜佳:我挺想知道你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想追到他然后跟他在一起?

    看到这句话,苏在在放下手机,眼神空洞。

    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回:想等高中毕业再说,我不想影响他学习。

    发完之后又觉得心虚,补充了句:……但就是忍不住。

    想见他,想靠近他,想跟他说话。

    一天到晚都在想他,一天见不到他,她就心痒痒。

    明知道这样不好,但就是忍不住。

    ******

    校运会的开幕式结束后。

    苏在在窝在九班的帐篷里,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

    她还在纠结要不要去给大美人送水。

    感觉昨天两人算是不欢而散了……

    如果她现在又去他送水算什么样子,像是把脸凑上去给人打一样。

    苏在在还没纠结完,耳边就响起了她等待已久的广播声。

    “请参加高一男子组100米初赛的同学马上到检录处检录。”

    苏在在立刻站了起来,从书包里拿出相机包,把单反拿了出来,挂在脖子上,顶着大太阳往检录处跑。

    完全忘了刚刚的纠结。

    苏在在到检录处的时候,张陆让刚好检录完。

    检录员带着他和几个人往跑道比赛的起点那边走。

    苏在在鬼鬼祟祟的对着张陆让拍了几张照片。

    却不料,一下子就被他发现了。

    被发现了,苏在在反而松了口气。

    她把相机放了下来,露出整张脸,扬声道:“笑一个呀。”

    张陆让淡漠的收回了视线。

    苏在在也不介意,低头看了看刚刚拍的照片,满意的弯起嘴角。

    不一会儿就到了跑道的起点,张陆让被安排在一号跑道。

    他身上穿着一班的白色班服,裤子换成了一条及膝的黑色运动短裤,看起来比平时阳光了不少,眼神却依然冷淡如冰霜。

    高一有三十个班,跑道有八条,分四组跑,取时间最短的前八名进入决赛,在下午再比一次。

    九班也因此刚好跟一班错开,分在了第二组。

    很快,比赛就要开始了。

    选手各自就位。

    张陆让弯下腰,两手撑地,后膝跪地,颈部放松,头部自然下垂,一副起跑的预备姿态。

    随着裁判员的一声“预备”响起,他的精神越发的集中,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一声枪响后,选手全数拼尽全力向前跑。

    苏在在提前站到了终点的位置,站在原地捧着相机开始录像。

    周围拥挤的人群,加油声与尖叫声在耳边响彻。

    张陆让虽然没比其他人快多少,但还是领先在前,先一步挣开终点线。

    欢呼声轰炸。

    她看到他因为惯性依然向前跑了小段路,然后缓缓的在跑道上走动着,呼吸稍微有些急促,脸颊泛着红晕。

    苏在在毫不犹豫,连忙走了过去,将手中的矿泉水塞进他的手里便往外走。

    走了几步后,她回头,看到他盯着那瓶水看了一会儿。

    没过多久就拧开,仰着头将水灌入口中,喉结滑动着,汗水顺势落下。

    旁边是他们班的女生,脸上挂着崇拜的表情,此时正激动的说着什么。

    张陆让手中的水一下子就没了大半瓶,他拧好瓶盖,用手背擦了擦额间的汗,眼睛稍眯,看向她。

    苏在在笑嘻嘻的对着他这个表情拍了个照。

    他表情一僵,立刻收回了眼。

    苏在在完成了送水的任务,正想转身回班级的帐篷的时候,张陆让突然叫住她。

    “苏在在。”

    没有预想过张陆让会喊她,苏在在措手不及,转头呆呆地看他。

    张陆让从一个女生手里拿过一瓶未开盖的水,朝她的方向走来。

    他站定在她的前方一米处,伸直手,将水递给她,轻声道:“你的水。”

    看着那瓶水,苏在在的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

    苏在在没动弹,张陆让也保持着姿势不动。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

    苏在在也不想让他太为难,她皱了皱鼻子,决定妥协:“你要还我水也行,我不要这瓶,把我刚刚给你的那瓶还我。”

    “……”

    “就是你喝过的那瓶。”

    张陆让将手放了下来,表情变得有些难以形容:“你要做什么?”

    苏在在其实也没想太多,就是不想要别的女生的水而已。

    但张陆让这反应……

    苏在在眨了眨眼,来了兴致:“我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啊。”

    “可能会舔……”

    他浑身一僵。

    “啊不,是添,添点水进去。”

    “……”

    “我语文不太好。”苏在在厚颜无耻的说。

    张陆让的脸颊泛着红,不知是因为刚运动还是别的什么。

    他下颚僵直,嘴唇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晌,张陆让终于憋出了三个字,语气硬邦邦的。

    “神经病。”

    苏在在一愣。

    她的反应让张陆让的心情莫名好了些。

    三秒后。

    苏在在反应了过来,眨着星星眼,激动的说:“你再骂一遍。”

    张陆让:“……”

    “你再骂一遍吧,求你了。”

    这一刻,张陆让的原则瞬间化为乌有。

    一瓶水而已……

    不还也罢。

    他板着脸,转头就走。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