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经典网文 > 她病得不轻 > 第十章
    他一点都不高冷,

    只是话少罢了。

    ——《苏在在小仙女的日记本》

    周二下午,苏在在照旧去阅览室。

    出乎她的意料,没有遇到张陆让。

    苏在在慌了。

    不会生气了吧?

    她也没说什么啊,只不过是当着他的面说了他完形只对了三道题而已……

    可能学霸的自尊心比较强……

    不过想起他因为自己骂了他一句“蠢货”之后还要骂回去的行为,也能看得出他这个人有点儿小心眼。

    但她也不能去问他为什么不去阅览室了啊!不然她的动机不就很明显了吗!

    想讨好他也想不出借口去讨好。

    不管怎样。

    ……先去试探一下好了。

    周三的课间操后,她立刻跑回教室,拿起自己的水瓶往三楼跑去。

    时间久了,她也能摸清张陆让平时的作息了。

    规律的不能再规律。

    早上第一三节下课去上厕所,第二节下课去打水;下午第一节下课去装水,第二节下课去上厕所;下午放学后,先去饭堂吃饭,吃完后回宿舍洗澡,洗完回教室拿书,然后去阅览室学习;晚修第一节下课装水,第二节下课上厕所。

    果然,一到三楼就看到张陆让拿着水瓶从教室里走了出来。

    苏在在连忙跟了上去,排在他的后面。

    在心底纠结了一番,苏在在终于咬着牙喊了他一声:“张陆让。”

    张陆让没理她,头也没回。

    苏在在急的抓耳挠腮,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着急,话还没经脑便脱口而出:“对了,你背英语单词了吗?”

    前面的人更沉默了。

    苏在在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不!她不是要说这个的啊!

    她绝对没有再羞辱他一次的想法……

    不对,她从来都没有过想要羞辱他的想法啊!

    正当她还在想怎么抢救的时候,前面的人已经装好了水。

    张陆让转过头看了她一眼,闷闷的应了声:“……嗯。”

    那一刻,脑海中的那根紧绷的线猛地被点燃,烟花在她脑中炸开,在她眼前乱坠,惹得她头晕目眩。

    苏在在在原地呆了半晌。

    直到后头的人不耐烦的催促,她才猛地回过神。

    道了声歉,连水都没打便怔怔的往回走。

    刚刚,大美人是承认他在背单词了吗?

    听了她的话所以背单词了吗……

    应该不是她幻听吧……

    天啊。

    苏在在停下脚步,扶着墙平稳着呼吸。

    激动的快炸了。

    ******

    下午放学之后,苏在在兴冲冲的往阅览室跑。

    还是没遇到张陆让。

    她开始不懂了,一点都猜不透大美人的心思。

    ……所以到底为什么不来!

    他今天那样不算是对她示好了吗!

    得问清楚,不然她今晚睡不着了。

    苏在在强行想了个见他的理由。

    晚修的最后一节课后,苏在在直奔重点班。

    此时重点班还有十几个人在学习,苏在在在外头等了一会儿。

    十多分钟后,教室里终于只剩下张陆让一人。

    苏在在深吸了口气,走了进去。

    她犹豫了一下,坐在张陆让前面的位置,转头看他。

    听到声音,张陆让下意识的抬起头。

    似乎没想到是她,他愣了一下,呆呆的,看起来有些可爱。

    很快他就变回了平时那般淡然冷漠的模样。

    “呃,好热,进来吹下空调。”苏在在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

    张陆让:“……”

    教室里一下子就回归了安静。

    过了一会儿,苏在在一副“我就是随口问问”的样子,开口问:“对了,你今天怎么没来阅览室呀?”

    “排练节目。”他眼都没抬,淡淡道。

    噢。

    苏在在松了口气。

    扫了眼他桌子上的练习册,苏在在眨着眼道:“你在写英语啊?我教你啊。”

    “不用。”他把练习册合上,丢在一旁。

    似乎早就想到他会这样说,苏在在连忙从书包里拿出物理练习册,翻了一页,指着一道题:“那你给我讲下这道题吧。”

    张陆让抬眼,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轻声道:“我不会。”

    “不会?不会就要问啊,不问怎么能会!”苏在在皱着眉谴责他,话锋立刻一转,“我来给你讲吧。”

    “……”

    他真的从来没见过哪个人的脸皮能比她厚。

    苏在在掏出一支笔和一本草稿本,磕磕绊绊的开始讲解:“呃,这道题因为说了是匀速运动,然后,呃,所以平均速度……”

    张陆让听了一会儿就忍不下去了。

    漏洞百出,胡说八道,物理盲。

    他抿着唇,拿起笔,直接在她的草稿本上写出简单的解题过程。

    苏在在拿起来看了看,虽然他写的少,但是倒是简单明了,她稍微想了想就理解了。

    苏在在摆出一副感激的模样:“我懂了!谢谢啊!”

    张陆让点头,没说话。

    “我来教你英语吧,报答你。”

    “……不用。”

    “那我换种方式报答?”

    “……”张陆让沉默了下,“你讲吧。”

    苏在在高兴的弯了弯眼,翻出他刚刚做的那一页:“这题吗?”

    “嗯。”他敷衍道。

    得到他的回答后,苏在在看了看题目,流畅的解释:“这题,因为not only位于句首,所以句子要部分倒装,这样的话,就可以排除a和b……”

    讲完后,见他没有任何反应,苏在在奇怪的问道:“喂,这道题你听懂了没有。”

    “嗯。”他继续敷衍。

    “那你讲一遍给我听。”

    “……”

    “不懂吗?”苏在在歪着头,继续道,“那我再讲一遍。”

    “……”

    “因为not only位于句首,所以句子要部分倒装,倒装,知道怎么是倒装吧巴拉巴拉……这次听懂了吗?”

    “……嗯。”

    “那你给我讲一遍。”

    “……”

    “还是不懂?那我再讲一遍。”

    张陆让忍无可忍,终于妥协般的开口:“因为not only位于句首,所以句子要部分倒装,再根据后面的went知道是过去时,所以选d。”

    苏在在兴奋的鼓了鼓掌,笑嘻嘻的说:“我讲的是不是很好?简单明了,通俗易懂。”

    “……”他真的不想跟她说话。

    “你别觉得我成绩不好。”看他这样的反应,苏在在死皮赖脸的为自己辩解,“我就物理、化学还有数学不好,政史地加起来两百五十多呢!”

    张陆让难得出声呛她:“我只有英语不好。”

    “……哦。”苏在在还是不死心,继续问,“那你上次月考政史地加起来多少分?”

    见他不打算回答,苏在在瞟了一眼公告栏,走过去看着上面的成绩表。

    她瞪大了眼,双眸璀璨如星辰:“让让你太厉害了吧!除了英语你完全不偏科啊!”

    张陆让顿了下,而后问:“你喊我什么?”

    苏在在:“……啊,张陆让啊。”

    张陆让盯了她一会儿,默不作声的开始收拾东西。

    苏在在也将她的物理练习册放回书包里,随口问道:“那你准备选文科还是理科呀?”

    张陆让目标很明确:“理科。”

    苏在在:“……”

    理科啊。

    她也没纠结多久,继续问:“对了,明天你参加什么项目?”

    “一百米。”

    “我去给你送水吧?”

    这话让张陆让抬了抬眼,眉梢稍微扬起,似乎觉得有些好笑:“我可能会跟你们班的人比。”

    苏在在想了想,也感觉这样好像不太好:“好像也是,那不送了。”

    “嗯。”他懒洋洋的将书塞进书包里,随口应了声。

    “要不我偷偷给你送?”

    “不用。”

    “那就光明正大吧。”苏在在嬉皮笑脸。

    “……”

    张陆让站了起来,开始关掉教室没关上的窗户。

    “走啦?一起走呀。”

    “……”

    一路上,张陆让一直很沉默。

    苏在在在他旁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张陆让的脚步渐渐加快。

    很快便到了女生宿舍的区域。

    张陆让松了口气,继续向前走,步伐明显放慢了下来。

    苏在在站在原地,喊他:“张陆让。”

    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

    银光倾洒了下来,树影婆娑。

    苏在在的身后是光亮的灯,她背着光,大半张脸被阴影覆盖住。

    那双眼却被衬得越发的明亮。

    她笑了起来,眼睛弯如天上的新月,晶莹透亮。

    “明天比赛加油。”她说。

    张陆让的眼睑垂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抬眸。

    他的眼神清明,喉咙里吐出了一句冷静自持的疑问。

    “你喜欢我?”

    喜欢她病得不轻请大家收藏:()她病得不轻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