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95章 文升威胁苗家兄弟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苗溪山左右踱着步子,思虑许久,才终于再次开口。

    “如此说来,难道是端木家傍上了九天绝伦宫?可九天绝伦宫为何会插手这蛊王大会,而且玲玲不是去了白莲教么,怎么却和九天绝伦宫的人混到了一起?”

    “这也是我所想不通的地方,不过有件事情倒是很奇怪,想必大哥也注意到了,这些天这苗疆之中,似乎来了许多中原各派的高手,他们之中多数人都隐藏在我们苗人之中,要是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出来。”

    这个现象苗溪山其实早注意到了,不过他以为那应该是和以前一样,一些中原人对苗疆蛊术充满好奇,所以每年蛊王大会都总会有那么一些外界的人会混入其中打探关于苗疆养蛊的一些问题。

    这样的情况在往年也有出现,只是今年出现的人似乎比往年多了许多,当时苗溪山倒是并未在意。

    可是现在想来,就连九天绝伦宫都来了,只怕此时并没有那么简单。

    “那端木家和九天绝伦宫的关系呢?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苗溪山再次发问,他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的弟弟。

    “有九天绝伦宫出面,无论是端木家找了九天绝伦宫或是九天绝伦宫早上端木家,只怕这都是端木家求之不得的。”

    这话倒是不假,能和九天绝伦宫扯上关系,那绝对是任何家族都求之不得的,就算是苗家,当初要是能和九天绝伦宫扯上半点关系,他苗溪山也绝不会选择和什么白莲教合作。

    他突然回想起了当初文升出现在苗家时候的情形,他只觉那是苗家再次兴起的时运,可如今看来,只怕是祸不是福。

    “不行,决不能让玲玲代替端木家赢得蛊王大赛,如此一来非但我苗家第一家族的位置将会不保,甚至还会影响到我苗家的声誉,要是在比试的过程中万一有人认出她来,而且她还是代表端木家出战,那后果……”

    苗溪山都已经说不下去了,按照蛊王大会的规定,苗家作为蛊王大会的举办方,享有五个参赛名额,而且可以不用参加头一天的初试,可是明天,那些普通的蛊女就算能够侥幸进入下一轮,可最终也不可能胜过苗玲玲以及其他大家族精心培养的参赛者。

    过了许久,苗溪水才有些吞吞吐吐的问了苗溪山一个问题。

    “那白莲教的文升,我前几日不是听说他会亲自前来吗?”

    不说这倒好,一提到白莲教文升,苗溪山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是说要来,而且昕昕去九天绝伦宫也是他给安排的,还说后面他会安排人手暗中保护,还会设法帮我们除去宁家那小子,可是眼下你看这结果。”

    就当苗溪山的话说到此处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却是突然出现在了兄弟二人面前。

    那人一身黑衣,还蒙着面,不过头发却已有些花白,看上去应该四五十岁的样子。

    “谁?”

    见到此人突然出现,兄弟二人都是一惊,慌忙做出防守的模样。

    “听二位的意思,似乎对本教主说的话一点都不信任嘛,既然如此,当初有为何会选择和本教主合作?”

    说话之间,男子扯下了脸上蒙着的黑布,二人定睛看去,眼前之人不是文升又能是谁?

    “文大人,文大人请恕罪,我只是,我只是……”

    见来人是文升,苗溪山急忙一膝盖就跪在了文升面前,此人的毒辣他是见识过的,而且上次见面之时就已经见识了他武功高强,即使是整个苗寨当中,只怕都找不出一个能与之抗衡的人。

    而自己刚才和弟弟的一番话,看来是已经被他给听见了,这么一来,岂不是自己惹来了一身的麻烦。

    “罢了。”

    文升一脸不屑的打断了苗溪山,一双鹰隼一样的眼睛死死盯着兄弟二人,口中说到。

    “宁家那小子我已经替你们除掉了,苗昕昕也被我带回来了,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要你们赢得这场蛊王大赛。”

    最大的大敌居然就这么被除掉,而且苗昕昕还被带回来了,这无疑是兄弟二人今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

    虽说苗疆之中学习蛊术的多是女子,可这却也并未限制男性便不可学习蛊术,而那个宁少陵,正是近年来快速崛起的蛊术高手之一,在前一年的蛊王大会上就曾大放异彩,直接打败了苗家三个蛊女,最终虽然惜败给了苗家,可却也是全身而退。

    能拥有如此蛊术之人对于苗家来说本来就是灾难,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男的,而且还企图让他苗家蛊术最好的苗昕昕嫁到宁家,这足以说明宁家的野心。

    兄弟二人高兴的同时,就见苗昕昕果然大踏步从外面走了进来,而且还带着一脸的笑意,想必是遇上了什么开心的事儿。

    “爹,大伯,我回来了。”

    “昕昕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

    看到苗昕昕,兄弟二人可真是高兴得合不拢嘴了,苗溪水是高兴自己心爱的女儿终于平安归来,而苗溪山则是高兴有了苗昕昕而且还除掉了宁少陵,那么他苗家赢得此次蛊王大会的机会就更多了。

    就在这时,苗溪山突然想起了苗玲玲代替端木家参加蛊王大会的事情,看当初苗玲玲分明也是跟着他这个白莲教教主离开的,却又怎么会到了端木家,而且还和九天绝伦宫走到了一起?

    想到这儿,苗溪山便赶紧去问文升。

    “对了文大人,苗玲玲,当初不是跟着您一起离开的嘛,而且您还说要借她帮您做些事情,可是却为何会到了端木家那里?而且似乎端木家的背后,还有九天绝伦宫的势力?”

    苗溪山不问还好,这问题一出口,文升脸上的表情愈加难看,等到苗溪山终于问完,文升毫不客气的哼了一声说到。

    “这里就要去问你那宝贝侄女了,本教主让她上九天崖行刺文星魂,却没想到她却背叛了我,还把我的老底全都泄露给了九天绝伦宫,我还没来找你们算她的账,你倒是先提出来了。”

    文升满脸怒容,看得苗溪山兄弟浑身瑟瑟发抖,生怕他一不高兴便要找他们算账。

    “是是是,都是那死丫头的错,不过大人放心,等这次蛊王大会结束了,我定会亲自带着玲玲到您面前向您认错。”

    一听苗溪山如此说,苗溪水却是有些不乐意了。

    再怎么说,苗玲玲也和苗昕昕一样都是他的女儿,这出去给别人做了一段时间的下人,难道还不能让她好好的回来了?

    再说,他苗家也不是什么本事也没有,中原人虽说各种武功神乎其技,可对于那些各门各派的奇妙武学,苗家也是略微掌握一些的,要是文升敢怪罪自己的女儿,他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

    “嗯哼!”

    苗溪水咳嗽了一声,苗溪山和文升的目光同时落到他的身上,不知道他这是想要做啥。

    “玲玲是我看着长大的,而且之前还一直伺候长老,直到长老仙逝之后才重新回答家中,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最为了解,说她胆小怕事儿我不反对,可要是说她会背叛,打死我也不会相信。”

    文升的脸越来越阴沉,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苗溪水,在他的印象中除了当初在大都遇到文星魂那小子,还没人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张狂过,难道你是想死了吗?

    心中这样想着,可他还是强制忍住杀了苗溪水的冲动,至少在蛊王大会结束之前,他还要好好利用这苗家兄弟,至于以后,哼。

    文升冷哼一声,丢下了一句话。

    “不是她背叛本教主,难道还是本教主冤枉了她?你们兄弟给我好好想想吧,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来了苗疆,否则,你们知道你们自己会是什么下场。”

    看着文升扬长而去,苗溪水的目光也逐渐阴沉了下来,什么狗屁教主,给他三分颜色还开染坊,得罪苗家,我早晚会让你知道你今日做出了多么愚蠢的选择。

    “溪水,溪水呀,你怎么能这样跟他说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苗家现在的情况,你得罪了他对我们谁都没好处,我不是经常跟你说嘛,该忍耐的时候就忍耐一下,当初把玲玲送给他当人质的时候我就给你说过,玲玲去了便是凶多吉少,你也说为了苗家只能让玲玲做出牺牲,怎么今天你却把你自己说的话都给忘了?”

    “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你没看他刚才的样子,好像玲玲真的背叛了他一样,况且玲玲是我苗溪水的女儿,就算没有完成他的任务那也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却把所有的脏水全都泼到我苗家身上,和这样的人合作,我不相信我们到最后能得到什么好的结果。”

    “你?”

    苗溪水的话,说得苗溪山似乎也有些生气了,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平日里一心为苗家着想的弟弟,今日竟会为了区区一个女儿如此不顾大局。

    “我什么?我告诉你苗溪山,别以为你是苗家宗主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全都知道,暗地里练鬼蛊,还故意让宁家那小子看到,这事儿要是让别的苗疆家族知道,我看你到时候怎么跟他们交代。”

    “我交代什么?”

    苗溪山也是真的生气了,他猛地推了一把站在面前的弟弟。

    “我也告诉你,我的鬼蛊已经接近成功的尾声,一旦让我成功了,别说那些其他家族,就是什么狗屁九天绝伦宫老子照样不放在眼里。”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