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79章 丹溪先生说出秘密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和来时一样,莫香儿一马当先,这么多人竟无人轻功能够超越她,其他人也是紧随其后,可以看得出除了青剑勉强能跟上莫香儿的步伐,其他人都是差不多的,不过也并不逊色多少。

    回到住处,丹溪先生竟还坐在院子中,还在十分惬意的品着茶。

    “朱丹溪,你个王八蛋!”

    不由分说,莫香儿当先冲上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胸口。

    见莫香儿跑了回来,而且脸上的纱布还不见了,朱丹溪显然就是一哆嗦,被莫香儿一把提起来,竟是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

    “慢慢慢慢!”

    丹溪先生接连说了四个慢,可莫香儿却并没有打算把他松开,这时其他人也已经到了,看着被莫香儿一把揪住无法动弹的丹溪先生,紫剑也是表情凝重的问到。

    “解释一下吧,丹溪先生,你为什么要把老大骗去波斯?”

    朱丹溪脸色十分难看,他看了看众人,怎么也没想到莫香儿脸上的纱布竟会被扯了下来,本来他是打算一直瞒着所有人的。

    不过看现在的样子,想要再瞒下去已是不可能,于是他只好别扭的说起了原因。

    “不是我骗他,是,是冰儿姑娘让我骗他的。”

    莫冰儿让他骗文星魂?这怎么可能,莫香儿头一个不相信,她正想拿出一件什么可怕的暗器来逼问丹溪先生,可又想起自己昏迷这些时日这才刚刚醒来,身上未曾携带自己那些好玩的玩意儿,于是只好捏起了自己的拳头拿到朱丹溪眼前晃了晃。

    “说实话,否则我一拳打爆你的脑袋!”

    竟还是那么暴力,本以为这次薛无命的报复会让她有所收敛,没想到人一醒来又原形毕露,朱丹溪无奈的叹了口气。

    “事实就是这样,其实找那几位药,确实不是为了恢复你的容貌,像是恢复容貌这等简单的事情要是我都办不到,拿我还当什么大夫,之所以要让神尊去找那几位药,其实是冰儿姑娘想帮他解毒。”

    帮他解毒?如此一说,莫香儿和紫剑等人都想了起来,不过那些没有跟着文星魂去东瀛的人却是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什么毒?”

    果然,最先发问的就是橙剑,她与赤剑黄剑等人都很少出来,一直待在影子山跟着苏沐枫练剑,所以并不知道文星魂身上发生的事情。

    朱丹溪没有回答橙剑,莫香儿却是缓缓松开了抓住丹溪先生的手,的确,文星魂不止一次的身中奇毒,最近的一次便是在和莫冰儿的大婚之上,被冒充的新娘子贴身下了奇毒,当时要不是各大门派的掌门人联手,只怕文星魂将性命不保。

    “可是,全真教的尹志平道长不是已经帮老大解了毒吗?”

    莫香儿回忆起那日的情形,她记得最后全真教掌教尹志平用自己的性命为老大解了毒。

    丹溪先生哭笑着摇了摇头。

    “那只是暂时把毒性压制,冰儿姑娘读过的医术并不比我少,要说神医,其实冰儿姑娘比我更加高明,她是最清楚这件事情的,所以这次去波斯,是冰儿姑娘有意安排的,如果不对神尊说是为了治好香儿姑娘,只怕他此时是不肯大老远的去波斯寻找解药救自己的性命的。”

    “为什么?”

    还是莫香儿提出的问题,这次却是紫剑替丹溪先生回答了出来。

    “如今各门各派暗流涌动,朝廷也野心勃勃想要消灭我九天绝伦宫,此时正是危机四伏的时刻,若是老大知道去找那些药只是为了救他,他定然不回去,他肯定会用功力去压制体内的毒性,可是即使他功力再强,也只能暂时将毒性压制住不发作,如此时间一久,等到毒入肺腑就很难施救了。”

    紫剑说完这段话,丹溪先生的表情却是凝重了起来,他整个人神情都暗淡了下去,还轻轻的叹了口气。

    其实他和紫剑都知道文星魂去波斯,除了找药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调查明教,不过这只是顺路而已,若不是因为要去寻药,他是肯定不会千里迢迢去调查明教的,他宁愿留在中原跟明教真刀真枪的干,包括黯夜销魂谷和不知是否存在的白莲教。

    终于明白了,所有人,都明白了文星魂离开九天绝伦宫的原因,这背后居然是莫冰儿做出的决定,虽说联合丹溪先生一起骗了文星魂,可她们都知道那是为了文星魂好。

    “所以你必须把脸包起来,不然等神尊回来看到你已经好了,他就会发现问题所在,到时候恐怕他非但不肯配合医治,甚至还有可能会因此生冰儿姑娘的气。”

    也是这时候,莫香儿才终于感受到老大为什么喜欢妹妹而不喜欢自己了,她什么事儿都在全心全意为他着想,可是自己呢,却是在一直给他找麻烦。

    “应该没这么快回来吧,过两天你再给我包上吧,一直被这鬼东西给裹住脸,实在是有些不舒服。”

    莫香儿这样说着,却是在朱丹溪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她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脸色阴沉得有些吓人。

    朱丹溪点了点头,却是换做是任何人一直被纱布裹住脸,都会觉得不舒服,他低下头去看着一脸沉重的莫香儿,却是突然间觉得她好像一个人。

    韩玉研,那个活波好动的女孩儿,年纪和莫香儿也差不多,虽然两人长相没有一丝相似之处,朱丹溪却在莫香儿脸上看到了她的影子。

    他回忆起了那段时间和她在一起的场景,自己竭力想要讨好她,甚至放下了作为师父该有的架子,冒着被天下人唾骂的风险想要接近她,可每次她说念叨的,却只有文星魂。

    莫香儿又如何不是呢?朱丹溪其实真的有些嫉妒他,在他身边的女孩儿,没有一个不被他所迷倒,甚至是那些只见过其一面的人,像是哥舒雨寒,亦或是东瀛的杀手柳生十六娘,皇上派来的杀手桑巴米亚,都在和他接触了之后就迷失。

    文星魂,你他娘的根本就不是人,是个妖怪吧!

    朱丹溪心中暗骂,却也只能暗骂,不是因为他害怕文星魂是九天神尊,他知道自己就算当着他的面骂他,他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他把自己当做朋友,或许也是他唯一的朋友,可是自己真的该那么做吗?

    终于,看着眼前的莫香儿,朱丹溪闭上了眼睛,他缓缓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房间,本来他住的是莫香儿现在住的房间,可莫香儿受伤被文星魂送来之后,他就搬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你们都下去吧,我不会跑了,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众人看了看莫香儿,又互相对视一眼,终于还是紫剑走上前来问到。

    “你昏迷了这么久,现在刚刚醒来,难道不想吃点东西吗?”

    不说还好,紫剑这么一说,莫香儿的肚子还真是不争气的叫了一声,她恢复了灿烂的笑容看着紫剑,便起身走出凉亭。

    …………

    波斯无食子很容易就到手,倒是关于明教的事情,让文星魂三人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打听到了一点消息。

    虽然明教在波斯不像在中原那样隐藏在暗处,但是知道的人却也并不是很多,关键是许多波斯人听不懂他们所说的中原话,而他们又不会说波斯话,这才导致了他们的寸步难行。

    他们沿途问了许多人,特别是见到容貌与中原人相近的人,便会上去与人家搭话打探关于明教的事情,可是许多人并不理会他们,或是干脆就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不过终于,有个来自中原的老商人,告诉了他们一些有关明教的消息,对于明教的具体信息,老人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告诉他们今天明教将会在镇子上举行祭祀大典,这在波斯是经常举行的一种祭祀活动,据说是为了保佑天下太平黎民安康,每年都会举行一次这样大型的祭祀活动,而承担祭祀重任的,正是明教。

    至于这祭祀方法,便是将一个刚好十岁的女孩儿绑到木桩之上,在周围堆满柴草,等到祭祀活动开始便点火将其烧死,把她献给神做新娘,而神收到人们献祭的新娘之后,便会保天下太平来年风调雨顺。

    “这不是邪教才会有的行径吗?居然也有人会相信这样荒唐的事情?”

    听到老人家的介绍,木瓦郡主猛地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老者被她吓得不轻,连忙想要去捂住她的嘴。

    “嘘,千万别说话,要是让明教的人听见,你们就完了。”

    “我们完了,哼,我看是他们完了。”

    说着木瓦郡主便要往外面冲,还是文星魂一把将她拉住了。

    “别胡闹,你倒是天不怕地不怕,要是连累了老人家如何是好。”

    听文星魂这么一说,木瓦才哼了一声放低了声音。

    “可是星魂哥哥,这根本就是草菅人命嘛,你身为九天神尊可不能不管。”

    身为九天神尊不得不管,这话说得倒像是理所应当,文星魂看了看莫冰儿,莫冰儿却是没有任何表情,他其实也是想管,可这是波斯,而且自己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却也不想节外生枝。

    “你怎么这幅表情?喂,文星魂,你不会是告诉我你不想管这事情吧?”

    文星魂被木瓦看得有些为难,连忙解释。

    “没有,不过就算是要管,也要先弄清楚状况再说,况且一个地方有着一个地方的宗教信仰,我们也不能什么事情都随便插手。”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