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73章 张三丰郭襄论局势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播州!”

    “播州?那岂不是就在九天绝伦宫附近?”

    “是的。”

    文升缓缓的踱着步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了好几圈,他才终于对黑衣人说道。

    “这边的事情就让他们闹吧,不过你马上派个人去四川那边通知他们一声,告诉他们做好准备应对周王反叛,另外,你马上下去安排一下,带上所有人我们明天一早便启程去播州。”

    “是!”

    黑衣人退了出去,文升的目光却是落到了文壁的身上,他缓缓在他身边坐下,用一种兴奋的目光看着一动不动的文壁。

    “看着吧,就在不久的将来,我便会让文家再次大放异彩,让你这个胆小鬼看看,我文升虽然是你的儿子,却不是像你一样的孬种。”

    文壁虽然被点了穴道浑身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可是在听了文升的这句话之后,身体却是明显的颤动了一下,不过也只是颤动了一下而已。

    …………

    峨眉山

    郭襄和张三丰两人,正端坐在一个亭子当中下棋,看着棋盘上密密麻麻的棋子,郭襄却是迟迟没有落子,这不禁让张三丰起了一丝疑惑。

    “郭师妹心中有事儿?”

    张三丰知道,这只是一局十分平淡的棋局,无论自己还是郭襄都还没有显露出胜败的迹象,可这郭襄却迟迟不肯落子,显然心思并不在棋盘之上。

    “张师兄果然不愧是世外高人,一眼便看出我有心事,只是不知张师兄是否知道我所忧何事?”

    张三丰惨淡的一笑,他知道郭襄之所以会这么说,那只是给自己面子而已,她的心事都已经写在了脸上,自己又怎会看不出来。

    “莫非是为了那件事儿?”

    郭襄缓缓点了点头,却并未说话,而是犹豫了一会儿,从衣袖当中拿出了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东西。

    “十八年了,整整十八年了,你我无时无刻不再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可当它真的就要来了,我这心中却是十分的不踏实。”

    张三丰也短暂的沉默,他看着郭襄手中的物品,不用看,他知道那是什么,因为在他的手中,也有着同样的一件东西,那是当年文相爷交给他们,让他们代为保管的,一共有九件,分别交给了八个不同的人保管,而最后一件,则是文丞相自己保管着。

    “是啊,距离十八年之期,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而最近江湖各股势力也都蠢蠢欲动,却是不知道我们的神尊,有没有做好准备迎接这一切呢。”

    这也正是郭襄担心的问题,他派出去的人除了去请张三丰的和张三丰一起来了峨眉山,其他的全都还没有回来,而最让她担心的,还是去九天绝伦宫的人,按说九天绝伦宫距离峨眉山最近,应该是最先到达的才是,可是转眼半个月的时间都已经过去,不但文星魂没来峨眉山,更是连她派去九天绝伦宫的弟子也没回来,这不禁让她有些担心,甚至是焦虑。

    “不瞒张师兄说,我也正是有这方面的担心,因此才想提前把你们几位给聚集到峨眉山来,同时我也派人去了九天绝伦宫,打算把文星魂也找来,如果他还没有做好准备或是他还根本就不知道这背后的秘密,那我们便帮他一把,可是转眼已经半个月过去了,九天绝伦宫那边却是没有丝毫的消息传来。”

    “也不是什么消息都没有吧,昨天你的弟子不是说文星魂已经离开了九天绝伦宫吗?”

    郭襄自然知道张三丰说的那件事情,最近武林中传得沸沸扬扬,说是文星魂识人不明,被手下人偷了一件东西送给了昆仑派的掌门南宫无邪,而那件被偷走的东西,正是习武之人人人都梦寐以求的梵天经和太玄经。

    “可我派去的弟子却并未回来,况且,难道张师兄会真的相信那件事情是真的?”

    张三丰却突然笑了,他放下了手里抓着的一把棋子,继续说到。

    “既然郭师妹已经察觉到其中可疑之处,又何必担心呢?我相信文星魂绝不是一个那么轻易就容易上当的人,况且那传说如果真是真的,别人又岂会轻易从文星魂身边将其偷走?”

    郭襄的表情却依旧凝重,似乎根本就没有被张三丰的话所改变。

    “正是因为如此,你我都能轻易想到的问题,难道别人就想不到吗?如果南宫无邪一旦醒悟过来,而文星魂又不在九天绝伦宫,那九天绝伦宫岂不是非常危险,而且这个时候,我是真的想不到他到底会去了哪里。”

    听了郭襄的话,张三丰的表情也凝重起来,这确实是个问题,这么简单的计谋,狡猾的南宫无邪不会想不到,可若是让他洞察了其中的玄机,岂不是要恨文星魂恨得牙痒痒,要是他真的不顾一切,那还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还有明教,想必张师兄也该听说过一些关于明教的传说,虽说这个教派向来不怎么在江湖上露面,可正是因为它的神秘,才不得不让我担心。”

    明教,这个在江湖上已经流传数十年的教派,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个属于什么样的存在,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甚至比多年之前的九天绝伦宫还要神秘,江湖人从来都只是听说,却从未有人见过明教中人。

    而更多的,中原武林当中对明教的了解,只知道那是来源于波斯的一个教派,传到中原甚至已有上百年的历史,而且与早年间的白莲教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到底当中有着怎样的联系,同样无人知晓。

    “不错,说起来,这明教倒是一个比黯夜销魂谷更加难以让人理解,黯夜销魂谷最起码在江湖上还略有行踪,也就是说有迹可循,可是这明教却根本无人知道其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些都是极有可能会出现的巨大变数,不过郭师妹也不必过于忧虑,既然我们能想到这些,我想文星魂不会想不到,他这次的突然失踪,我想说不定就与这些事情有关。”

    听了张三丰的话,郭襄像是受到了什么启发,她把目光转到了张三丰的身上,迟疑了一会儿才问到。

    “你的意思是,文星魂之所以神秘消失,是因为他暗中调查明教的事情去了?”

    张三丰却是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否认,可是也没有确认。

    “不知道,这孩子向来行事诡秘,让人难以琢磨,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他在江湖上树立起了威信,很多大门派的高手都怕他,一方面是因为他手中握有整个九天绝伦宫和欧阳缙云传下来的许多奇门秘法,另一方面,便是他神出鬼没的行踪和难以琢磨的武功。”

    终于,郭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张三丰说得没错,欧阳缙云在世之时,为了让手下的诸多门人听命于自己,也只能给他们下毒并定期给他们解药,而文星魂做了这九天神尊之后,却把所有人身上的毒全都解了,却也无人敢反叛九天绝伦宫,而之所以会这样,正是张三丰所说的这个原因。

    “但愿如此吧,来,张师兄,我们继续下棋。”

    郭襄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转而像是又有了下棋的兴致,张三丰也重新把刚刚放下的一把棋子给抓了起来。

    …………

    天山脚下,木瓦郡主正独自一人在一间茅屋当中守候,等待着文星魂和莫冰儿采摘天山雪莲归来,可是整整等了好几个时辰,眼看天都已经快黑了,却还是没有见到文星魂和莫冰儿的踪影。

    终于,她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一方面是担心文星魂和莫冰儿的安危,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一直待在这茅屋当中实在是无聊,于是,她便打算出去看看,看看文星魂和莫冰儿怎么会去了好几个时辰也不见回来。

    打定主意,木瓦郡主出了茅屋并关上房门,便沿着满是积雪的山路一路往山上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她觉得双腿都已经发麻,根本没有一点力气再往前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虽然天黑了,可幸运的是满山的积雪却是照亮了眼前的一段路程,这段时间以来,长时间跟着文星魂和莫冰儿在野外活动,而且经常夜间赶路,她木瓦郡主似乎也练就出了一双夜视眼,能够在不是太黑的环境中看清楚身边的一切。

    呼呼……

    一阵呼呼的寒风吹过,木瓦郡主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真的是太冷了,她本以为只有西域才会很冷,而当他们离开了西域来这天上的时候,便会像回到中原一样回到温暖,却不想这天山竟和西域一般无二,也是极其寒冷。

    突然,前面的路上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冷得浑身发抖的木瓦郡主顿时便紧张了起来,她似乎感觉到此时此刻,似乎正有人在她脖子后面吹凉气,再一想到这偌大的一座大山之中,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恐惧更是瞬间席卷而来,吓得她赶忙往旁边一个斜坡下跑了过去,然后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窸窸窣窣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而且此时已经能够勉强分辨出那是有人走路踩在雪地上所发出的声音,木瓦郡主更是紧张,因为她记得文星魂分明是和莫冰儿一起上山,而现在传来的却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那就肯定不是他们了,可是在荒山雪地之中,此时此刻除了他们,又会有谁呢?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