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48章 花海少女梦中觅情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紫剑已经对文星魂讲过那日监牢外偶遇的神秘黑衣人,所以文星魂知道吕裹林口中的这位姑娘,指的便是紫剑。

    本来文星魂还在好奇那黑衣人究竟是谁,竟然想要挑战苏沐枫,不过现在已经清除了,至于眼前这人能否真的能打败苏沐枫,那就不是他所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至于这吕裹林的要求,他想要让文星魂把二十四剑交给他来训练,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他是剑术高手,否则文星魂总不可能把自己辛苦收集来的那许多名剑全都给丢了,再去各使刀的门派抢夺人家的宝刀吧。

    况且二十四剑全都是女子,即使是得了那许多宝刀也不可能让她们全都改学刀法,江湖上诸多名刀与名剑相较而言,刀都显得更加笨重,是不适合女性使用的,当然也有轻巧的宝刀,只是那是绝对少数。

    “你就那么又把握能打过苏沐枫?可要是你想杀苏沐枫不成反被他给杀了呢?”

    文星魂这话说得直截了当,丝毫没有顾忌吕裹林的面子,因为在他看来,仅凭吕裹林一人想要正大光明的打赢苏沐枫基本上是不可能,否则自己又怎么会把苏沐枫给弄来,还叫他训练二十四剑,除非是他与他师兄赵一海一起,甚至文星魂都怀疑即使这师兄弟一起也不一定是苏沐枫的对手。

    “要是苏沐枫把我给杀了,那只能说明我学艺不精,怪不得别人!”

    想不到这人倒是挺倔,文星魂不禁有些欣赏起他来,不过这些都不是文星魂所关心的,他最想知道的,是这吕裹林是怎么知道二十四剑的。

    要知道二十四剑的事情除了自己和莫家姐妹,就只有苏沐枫和二十四剑他们本人才知道了,即使是四大旗主,也仅仅是知道出现过的几人而已。

    “好吧,既然你想与苏沐枫一战,那本尊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不过二十四剑不可能交到你手上,而且在你与苏沐枫交手之前,你还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

    吕裹林真实的目的,其实就是想与剑神苏沐枫一决高下,他的武功在其师兄赵一海之上,而讲刀法的话,他也可以算是普天之下难逢敌手,所以他的愿望,便是能与剑神一较高下,一旦他要是成功了,便可瞬间名满江湖。

    “一言为定!说吧,你要问什么问题。”

    “关于二十四剑的事情,你是从何处得知的?”

    文星魂的问题一问出口,那吕裹林便瞬时愣住了,思索了一会儿,就见他回答到。

    “那人年纪应该三十岁左右,蒙着面,我未曾见过他的脸,因此不知道他是谁!”

    “既然他蒙着面,那你是如何判断他三十岁左右的?”

    “听声音!”

    吕裹林的回答貌似无懈可击,可文星魂却一点也不相信他说的话,因为文星魂发现吕裹林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才很小心的回答。

    “仅凭别人一面之词,你便胆敢擅闯九天绝伦宫?”

    “你说只问一个问题的,这是第三个问题了。”

    果然是有备而来,文星魂心中暗啐,竟然上了他的当,不过也不要紧,就让他和苏沐枫过上几招,等他败下阵来,便以饶他性命作为筹码,再问他别的问题。

    本来文星魂完全可以直接将他制服然后严刑拷问,不怕他不说出来,不过自打出了莫香儿的事情之后,他便不想再这样做了。

    “好,你先下去休息吧,我会让人给你安排一个住处,待到明天一早便带你去见苏沐枫。”

    “九天神尊果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在下就多谢了!”

    吕裹林转过身大摇大摆的走出了绝伦宫大殿,文星魂有些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他的背影,倒是紫剑连忙对文星魂说到。

    “就这么放他走了?”

    “无妨,你去叫几个人给我把房顶补上,我倒要看看他哪里来的自信能打赢苏沐枫。”

    “是!”

    紫剑也转身离去了,她倒并不担心苏沐枫不是吕裹林的对手,只是这家伙竟然毫不把九天绝伦宫放在眼里,特别是不把文星魂放在眼里,还一脚踩穿了绝伦宫的房顶,挑衅的意味十分浓厚,而文星魂却似乎并不生气,这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

    黯夜销魂谷

    少女独自一人在一片美丽的花丛中追逐蝴蝶,一只彩色的蝴蝶从她跟前缓缓飞过,她的目光完全被它吸引了,原本以为它会就此飞走,可不想它转了个弯又飞了回来,停留在她的肩膀。

    “小彩蝶,你要能说话该多好。”

    少女有些忧郁的看着肩膀上停留的蝴蝶,她一动不动,生怕稍微一点点的动静便会把它吓跑。

    她太孤独了,在这里除了祖父祖母,她不能以真面目在任何人面前出现,前不久从黯夜销魂谷离开的圣姑是除了祖父祖母外唯一见过她本来面目的人。

    小彩蝶的翅膀轻轻颤动,却并没有要飞走的意思,这让少女十分开心,除了偶尔的到这片花海来和蝴蝶或是蜻蜓说说话,她连一个朋友都没有。

    她非常向往外面的世界,甚至很多次都想过逃离这牢笼一样的地方,可是她不能,赵氏的血统注定了她的命运,也注定了她将永远孤独。

    她是大宋王朝皇族的后裔,可要是能够让她自己选择,她宁愿没有那所谓的皇族血统,为什么她不是出生在大宋王朝的强盛时期?却非要出生在亡国之后。

    又一只蝴蝶向她飞了过来,这次直接停留在了她的头顶,那多美丽的鲜花之上,她看不见头顶的蝴蝶,却知道它的存在,她本可以将那两只在她身上停留的蝴蝶甚至更多的蝴蝶全都抓住,让它们陪她一起玩耍。

    可她从来不会那么做,因为她不想禁锢它们,就像她自己一样,虽说没有人把她禁锢,可她却不能离开黯夜销魂谷一步。

    既然自己的美丽时光不能尽情挥洒,那便让这些小生命自由自在吧,她这样想着,要是自己也能变成一只蝴蝶该多好,那样便能无所顾忌的去到任何地方了。

    终于两只蝴蝶都飞走了,它们是一起飞走的,在她眼前并列着飞走,它们一起往停留到了另外一朵花朵之上,又过了一会儿,它们再次并肩起飞,直到消失在少女的视线当中。

    “鸳鸯双栖蝶双飞,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她突然想到元好问的词,不禁念出声来,可只念了一句便停了下来,眼中闪动着晶莹的泪光,却强忍住不让它掉下来,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她深深的闭上眼睛,想要大哭一场,可是她不能,她伸手擦干了泪水,又睁开眼睛看着五颜六色的花海,强行让自己露出一丝微笑。

    让祖父祖母看见又得挨骂了,可她心里实在不明白,为何别人都能成双成对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而她却只能永远一个人。

    她还记得自己上次流泪的时候祖母对她的教训,山河已破,还谈什么儿女情长。

    “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想做什么复国公主,更不想再整天戴着个狼人面具在别人面前伪装自己,什么狗屁的大宋王朝,我才不要为了你荒废我的青春。”

    她只是轻轻的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她知道她只能这样发泄一下,更不能让任何人听见,还好现在也没人会听得见。

    哈哈,她突然笑了,只要不下雨,她每天都会跑到这里来对着天空重复那段话,然后躺在那片充满花香的花丛中,肆无忌惮的闻着各种花香的味道,然后闭上眼睛想象着终于有一天她悄悄的离开了这里,离开了这个牢笼,还遇上了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美丽少年,那少年一见到她便向她走了过来,他痴迷她的美,他完全沉醉在她身旁,他拉起她的手在草地上奔跑,他亲吻她殷红的嘴唇。

    “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去闯荡江湖!”

    少年的声音很好听,正是她想象的类型,磁性的声音中带着温柔,温柔中有略显刚毅。

    我愿意和你一起闯荡江湖,她在心底这样回答那少年,可少年的身影却慢慢开始模糊,她才发现她发不出哪怕一点的声音,她多想叫他停下来,或是自己沿着他的脚步追上去,可身体却也完全不能动弹,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正如那对结伴而去的蝴蝶。

    她从幻想中惊醒,竟然满头大汗,终于能动了,她赶忙从花丛中站起,四周空空荡荡,哪有他出现过的痕迹,分明是想问他叫什么名字的,可是却忘了。

    “怎么每次都忘了问他的名字!”

    她兴奋的表情再次阴郁了下来,再次躺下,想要再次回到梦境,希望他还能再次出现,可每次都是这样,一躺下便看见祖父祖母正瞪着凶恶的眼睛看着她,仿佛是在质问她难道忘了自己的身份?

    “不,我没有忘记,我是大宋的公主,我要复国,我要恢复大宋的江山,我要让赵家重新成为这天下的统治者,可是我只是个小女子,手无缚鸡之力,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啪的一记响亮的耳光,祖母还是祖父打的,她分不清楚,又是一记耳光,这下她看清楚了,是祖母打在自己脸上的,那刚才的一巴掌便是祖父了,总之每次他们都会一人打自己一个耳光,骂自己没出息,不配做赵家的子孙。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