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45章 晋王夜会智苦大师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大理,万法寺

    万法寺本为大理国皇家寺院,能在万法寺中出家的出家人,多为大理国的王公贵族或是享有盛名的名豪土司,总之普通人想进入万法寺中为僧,那是基本上不可能的,除非此人佛法确实高深到一种足以引起万法寺注目的地步,而这万法寺中的智苦大师,便是这样一个人。

    不光是因为他是一灯大师的传人,更是因为此人年少成名,尤以佛法高深而闻名天下,甚至中原第一大寺庙少林寺的高僧们,也都对其佛法上的造诣刮目相看,当年少林寺的住持圆觉大师就曾经以活佛来称谓当时年仅二十五岁的智苦大师,可见其确实不是欺世盗名之辈。

    而这智苦大师之所以出名,也不仅仅是其佛法上的造诣,更是因为其深得一灯大师真传,年纪轻轻便已习得一灯大师多项绝技,其中尤以一阳指,先天功为主。

    其实这智苦大师说起来,并非一灯大师的弟子,而是一灯大师的徒孙,当年一灯大师与周伯通瑛姑三人隐居蝴蝶谷后,这一灯大师一直没有再收徒弟,直到后来周伯通与瑛姑二人双双辞世,他才独自一人走出了蝴蝶谷,当时大理已经亡国二十余年,重回大理的段智兴偶遇有缘人便将其收为弟子,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那个所谓的有缘人却毫无习武天赋,最终机缘巧合之下那个有缘人又收了智苦为徒,而这智苦又痴迷于武学,处于弥留之际的一灯大师便将其毕生所学尽数传授给了自己这个徒孙。

    一灯大师圆寂之后,按照其生前的遗愿,智苦大师不远千里将其舍利送到了蝴蝶谷进行安葬,而那一灯大师的墓葬,便紧紧挨着其当年老友周伯通与瑛姑,智苦大师时年十五岁。

    回到大理的智苦大师潜心修炼,一边研习佛法一边修习武功,终于花费短短数年时间便学成了一灯大师的绝技一阳指以及当年王重阳用以向一灯大师交换的先天功,一时名动江湖,各门各派闻讯前来想要与其一决高下的高手络绎不绝,却全都被其拒绝,唯独与少林寺的住持圆觉大师闭门参禅数日,也是由此,智苦大师佛法高深的消息便开始在江湖上盛传起来。

    智苦大师修行初期,曾竭力想要说服天下人自己的师公一灯大师并非导致大理亡国的君主,其理由为一灯大师之后大理还经历了数位君主,虽说这些君主每一个都执政不超过三年,可大理的江山却不是在一灯大师手上弄丢的。

    而他的这一说法,当时在江湖上却并不被其他武林同道认同,而多数人依旧坚持认为一灯大师的出家,才是导致大理走上亡国道路的导火索,为此这智苦大师还曾与诸多江湖人物展开辩论,直到有一日那九天绝伦宫的神尊欧阳缙云来了一趟大理,并与智苦大师闭门交流数日之久,从此智苦大师便不再与人争论,更是鲜有在江湖上露面,而越是往后,江湖上关于智苦大师的传说便越来越少,直到几乎完全没人记得他的存在。

    晋王此时已经在万法寺的大宏宝殿等候了整整一个时辰,他不由得有些焦急起来,这么长时间也没能见到智苦大师,他心里已经开始打起鼓来,他不知道这个传说中极其古怪的智苦大师,会不会愿意见他。

    虽说贵为王爷,可他却是知道像智苦这样的出家人是不会在乎他的身份的,对于他们这些出家人,特别是像智苦这样性格古怪的出家人来说,只怕就是皇帝亲自来了,他要是不想见也绝对不会见。

    “师父,要不您再帮我去问问,这智苦大师该不会把小王给忘了吧!”

    “施主稍安勿躁,刚才我去禀报的时候,智苦大师便答应了要见你,如此来说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只是智苦大师此时应该还在研读前些日从一位道友那里借来的太上感应篇,等他参悟了其中道理,自然便会来见你了。”

    和尚读太上感应篇,这个理由在晋王看来,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像是智苦大师根本不想见自己而编出来的荒诞理由,要说他在诵经打坐倒也罢了,一个佛家的和尚竟然读起道家的经书来,怎么看都觉得不大可能。

    要是换做平时,这智苦大师胆敢如此怠慢自己这堂堂晋王殿下,他肯定早已派人来把这破庙直接给他拆了,可是现在是自己有求于人,而且是唯一的机会,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等着了。

    身边的和尚又开始砰砰砰敲起手中木鱼,一边敲还在一边不停的咕噜咕噜的吟诵着晦涩难懂的经文,听得晋王都有些头皮发麻了,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才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小和尚,小和尚到得晋王身边到。

    “施主,智苦大师有请。”

    这晋王殿下,此刻已经眼睛微闭开始打起瞌睡来,那小和尚见他似乎没听明白,又重复了一次刚刚的话,这下子这晋王才终于反应过来,他猛地从蒲团上站起来,却不想或许是坐得久了,刚一站起来双腿发麻又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旁边的两个小和尚赶忙将他扶起,还不停询问有没有摔着,毕竟这人可是管着整个大理城的晋王殿下,要真是在这万法寺中摔出什么毛病来,那这寺庙也是决计脱不了干系的。

    “没事儿,我没事儿,快带我去见智苦大师。”

    再三确认了晋王确实没什么大碍,那前来通报的小和尚才带着晋王来到大宏宝殿后面的一间禅房。

    一到禅房门口,就见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僧人赶忙迎了上来。

    “不知晋王殿下驾到,贫僧智苦有失远迎,还请王爷恕罪。”

    晋王嘴上不说,心里已经把这智苦大师给咒骂了几十遍了,甚至连他祖宗八辈也没放过,毕竟在这大理城中敢把他堂堂王爷晾在一边的,除了这臭和尚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大师言重了,都是小王冒昧前来叨唠,心中实在过意不去,若是普通的小事情也还罢了,只是这件事情,小王想来想去也只有请您帮忙,因此还请大师念在这大理城中无辜百姓的份上,千万不要拒绝才是。”

    晋王来到万法寺的时候,这智苦大师却是在读太上感应篇没错,不过却是早就停止了,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他都在暗中观察着大宏宝殿中的晋王。

    直到见他实在撑不住开始打瞌睡了,这才让弟子前去把他给叫来,他虽不知晋王为何会前来找他,可想说自己不在是绝对不行的,因为他知道这个人毕竟是管理着整座大理城的王爷,如果真的把他给惹恼了,那对万法寺来说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这晋王,明明心中已经把智苦大师暗骂了一遍又一遍,而当真正见到的时候,却也还要假装客气一番,而且他还未自己接下来要请这智苦大师做的事情加上了一个为了大理城中百姓着想的口号,便由不得他这种满口慈悲为怀的大和尚拒绝了。

    智苦大师,也毕竟不是愚笨呆傻之辈,只听晋王这头一句话,便已经猜到他此来必定与那大理城外将整座大理城给团团围住的元兵有关,只是他身为出家之人,难道这晋王还想让他出城杀敌不成?

    “王爷不必客气,依贫僧所见,王爷此来莫非是为了城外的军队?”

    智苦大师一针见血,为的便是等这晋王说出他的要求,而自己也好赶忙拒绝了他少惹麻烦,毕竟对方身为堂堂晋王,那是自己根本得罪不起的,而城外的军队在他看来也绝非善类,只怕只凭他一个和尚,也难以得罪,因此快些和这晋王撇清关系才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智苦大师不亏为得道高僧,一眼便能看穿小王的来意,只是不知智苦大师,愿不愿意帮小王这个忙,同时也帮助大理城中的百姓度过这场劫难。”

    晋王说这是一场劫难,那也绝非危言耸听,一旦城外的士兵开始攻城,即使是以压倒性的优势直接拿下整座大理城,那也绝少不了误伤城中百姓。

    “贫僧虽有心想要助晋王殿下一臂之力,当然也是为了这城中万千百姓,可贫僧毕竟也只是血肉之躯,那城外军队数以万计,只怕贫僧也是有心无力啊。”

    这二人的一番谈话,你一言我一语竟全都是想给对方下套,晋王想让智苦大师钻进自己的套子当中好为自己办事,因此才美其名曰为了城中百姓,而智苦大师也企图让晋王知难而退,一来二去两人算是僵持了下来。

    晋王紧紧盯着智苦大师的眼睛一言不发,他在考虑该如何说服他为自己送信到九天绝伦宫,可就目前的情况看来,想要说服这大和尚还真是不容易。

    “不知智苦大师,可曾听说过九天绝伦宫。”

    终于,晋王这句话说出来之后,智苦大师整个人便愣住了,他虽然没说话,可并不代表他无话可说,只是他在揣测这晋王殿下的真实用意。

    “贫僧略有耳闻,听说那九天神尊文星魂竟是个二十出头的少年,可其武功修为却已响彻江湖。”

    智苦大师言下之意便是,我确实知道九天绝伦宫的存在,想那九天神尊文星魂名气如此之大,我想不知道也是不可能,可即使是知道,却也与其并无交情,你晋王不会是想以我与九天绝伦宫有所交集来威胁于我吧。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