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39章 方艳青夜探梵天观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莫冰儿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文星魂身边,他居然一点也没有发现,他看着她笑了笑,也只有她才能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身边而让他无法发现,他这样想着,如果有一天她要是刺杀自己的话,自己肯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

    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太奇怪了,她怎么可能会对自己动手呢?就像自己永远不会对她动手一样,哪怕有一天她真的想要杀了自己,自己也只会欣然接受,绝不会伤害她一丝一毫。

    “你决定了吗?”

    文星魂像是没听懂莫冰儿的话,他有些疑惑的看着莫冰儿,莫冰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个问题问得太突兀了,只这样莫名其妙的来一句,换任何人只怕都会觉得莫名其妙。

    “我是说杨天心,你真的要把她送走?”

    文星魂点了点头,他这才缓缓起身坐了起来,和她并排坐在房顶之上看着远处的星星点点。

    “神雕侠已经不在了,你把他们姐弟送回终南山,只怕……”

    莫冰儿的话没有说完,她想只要说到这里,他便会明白自己的意思了。

    “不然呢?”

    他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缓缓将她拥入自己怀中。

    “我心里只容得下你,这你是知道的,况且她还那么小,哪里懂得她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莫冰儿顺从的依偎在他怀里,久久没有说话,他的那一句我心里之容得下你,让她整个人似乎都彻底融化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她便开始想要从他怀里挣脱。

    “我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可是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有些太自私了吗?”

    文星魂惊讶的看着想要从自己怀里挣脱的莫冰儿,他以为她想要的就是自己,她想要的就是和自己在一起,就像自己只想和她在一起一样,为了她甚至可以放弃现在的一切,即使是九天神尊的地位,难道她还不愿意相信自己?

    “不是你想的那样!”

    莫冰儿像是看穿了文星魂的心思,她不再挣脱了,只是深情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的意思是我们不能太自私了,你明知道哥舒雨寒也喜欢你,如果她不是像我一样深爱着你,就不会心甘情愿的来到九天崖,更不会来了就不离开,可你却从来都不去关心一下她,你知道你这样做她会有多么的伤心吗?”

    文星魂没有说话,他何尝不知道莫冰儿说的都是真的,其实又岂止哥舒雨寒,还有莫香儿,甚至紫剑黑剑她们,可他不能接受,他知道当初是他自己去招惹了哥舒雨寒,更把她带来了九天崖,那一切都是造成今天这尴尬局面的诱因,可是他能怎么办?总不可能把所有想要跟他在一起的人全都娶了吧,别人可以这样做,可是他不可以,因为他是文星魂。

    “放心吧,我会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她送回她父亲身边的。”

    莫冰儿突然回过头来,眼神定定的看着文星魂,一句话也没有说。

    “怎么了?”

    文星魂被她看得很不自在,他从来没有见过莫冰儿用这么冰冷的眼神看过自己,虽然她整个人向来都是冷冰冰的,但是在自己面前,她都总是会努力的改变自己那冷冰冰的形象。

    “那你还是杀了她吧,那样或许她还能好受一些!”

    莫冰儿强行挣脱了文星魂的怀抱,身轻如燕的从房顶上飞了下去,只留下文星魂愣愣的站在房顶之上,她是什么意思?竟要自己杀了哥舒雨寒。

    文星魂紧紧皱了皱眉,难道真的要杀了哥舒雨寒吗?可是自己该找个什么理由来杀了她呢?他兀自思索着。

    …………

    梵净山,女扮男装的方艳青穿着夜行衣,趁着夜色逐渐靠近了不远处的梵天观,越是靠近,她便越是小心翼翼,生怕稍微发出一丁点的声响便会惊动了道观当中的人。

    欧阳定叫人传信给自己,让自己来救他出来,这一路上她都在思考如何才能把欧阳定顺利的从梵天观当中救出来,可是想来想去,也没能想出一个万全之策。

    梵天观虽然在江湖上并不起眼,甚至没几个人知道它的存在,可是方艳青却知道这道观的主人李道长,那是一个相当了不得的人物,就是自己的师父静谧师太在说到他的时候也是赞叹不已。

    数年前在江湖上凭着一门绝技梵天太玄经力挫各大门派高手的空灵道人,便是这个李道长的弟子,由此来说,这李道长也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终于她已经来到梵天观外不远的地方,那道观之中黑漆漆的一片,根本看不到一丝活人的气息。

    ‘难道这道观之中没人?’

    心中这样想着,方艳青便更加靠近了一些,透过梵天观门口的门缝往里面张望,道观中死气沉沉,像是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了一样。

    她又在道观门口站了一会儿,见还是没有任何异常,便小心翼翼的来到旁边的土制围墙,双手抠住围墙的顶端一用力,整个人便翻身进入围墙内部,丝毫没有发出丝毫的声响。

    即使是一丝一毫的声音也没发出,她还是有些紧张的待在原地好久没有动作,又过了一会儿,才开始慢慢靠近对面的大殿。

    大殿漆黑一片,整个道观静悄悄的,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难道这道观当中果真没有一个人?那欧阳定又为何会让自己来这里救他?

    这样想着,她已经来到大殿门口,轻轻推了推大殿的大门,她能感觉到那门并没被栓上,可是如果自己就这样推开,肯定会发出很大的嘎吱的声音,如果这道观中有人的话,那康定会被这声音给吸引出来,到时候只怕自己就想逃都逃不掉了。

    她又蹑手蹑脚的靠着门外往边上挪动了几步,伸出手指在窗户上面捅了一个洞,把眼睛凑到那洞口往里张望。

    “你是什么人?”

    一个苍老而又有些诡异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传来,吓得她整个人浑身一个激灵,险些当场跌到在地,幸好她一把扶住了墙壁,转过头来就发现那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手里提着一个马灯,这老头自己在九天绝伦宫文星魂婚礼那天见过,他不就是那个叫做李长峰的人嘛。

    李长峰,李道长,想到这里,方艳青转身便想往来时的地方逃出梵天观,可刚踏出去一步便被拦住了,那老头儿伸出一只手拦住她的去路,脸上的表情阴沉得有些怕人。

    “想走,没那么容易!”

    情急之下,方艳青便要伸手去拔手中宝剑,可那老头似乎并不打算给自己拔剑的机会,他像是能预先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动作,抬起一脚便踢在自己手中的宝剑上,那剑就那样硬生生从她手中脱离了出去,连着剑鞘一起深深扎进她身后的木墙。

    ‘果然功力深厚,只怕就是师父在场,也不是这老头儿的对手,该怎么办呢!’

    焦急当中,方艳青脚下一滑,整个人便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可那老头却似乎并没有要放过自己的意思,就见他又是一脚朝自己踩了过来。

    眼见老头儿的脚已经踩住了自己撑在地上的手,方艳青只好认命一般的再次躺在了地上,可那老头儿的脚却并没有踩下来,而是悬在了半空。

    “快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大半夜来我这梵天观当中?否则,贫道便废了你一条手臂。”

    老头脸上的表情阴沉得吓人,根本不像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可方艳青怎么能把欧阳大哥叫自己来救他的事情告诉眼前这老头,那岂不是害了欧阳大哥嘛,她这样想着,于是便闭上了眼睛。

    “要杀便杀,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方艳青一开口说话,李长峰居然将悬在空中的脚收了回来,还有些惊讶的问到。

    “你是女的?”

    “是又怎么样,你这臭老道,仗着自己武功高强便欺负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也不怕传到江湖上被人笑话。”

    方艳青见李长峰因为听出自己的女声而收了手,一时间便有些得意起来,看样子这老家伙应该是那种所谓的英雄好汉,应该不会对女人动手。

    “贫道从来不怕别人笑话,也不会因为你是女的便饶了你的性命,只是看在你家祖师婆婆的面子上,放你一条生路,你走吧!”

    李长峰话音刚落,便转身进了大殿当中,随即又把那殿门给关上了,方艳青看着那缓缓合上的两扇大门,想要冲进去看看欧阳大哥在不在,可是又一想,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祖师婆婆是谁?

    其实她刚才在和李长峰交手的时候,李长峰看她使出峨眉派的武功便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对于李长峰来说,想要杀了她简直就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只是那时他还没有确定这人就是峨眉弟子,因为她穿着夜行衣,李长峰并不能确定她是男是女。

    李长峰之所以一直问她是什么人,便是想通过她说话来判断她的性别,若是个男的,那便绝对不是峨眉弟子了,即使李长峰可以确认她用的是峨眉派的武功,断然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站在那门口愣了好一会儿,方艳青才回过神来,此时整个院子又恢复了她刚来时的宁静,除了周遭发出的整整虫鸣,什么声音也没有,这样的环境让她很不适应,她按照原路翻墙出了梵天观,这才想起上山的时候似乎见路边有个叫做梵天客栈的地方,只好先过去稍作休息,至于救欧阳定的事情,等到明天一早再做打算。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