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32章 薛无命绝境遇贵人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别动,否则我马上便杀了她!”

    匕首已经抵到莫香儿的脖颈上,莫香儿自是不敢轻举妄动,对面的紫剑也从来没想过竟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只得定定的站在了那里。

    “你到底是什么人?”

    紫剑再次发问,可那黑衣人却只是冷笑一声,旋即又用一种兴奋的目光看着被自己挟持的莫香儿。

    “寻仇之人!”

    说罢,黑衣人瞅准机会封住莫香儿的穴道,挟持着除了一双脚外完全不能动弹的莫香儿便往监牢里面推,莫香儿已经吓得眼泪都下来了,她哪里有过这样的经验,从来都是别人在她面前被她当做小白鼠一般的玩弄。

    “你是谁?我到底跟你又什么深仇大恨,你竟敢如此对我!”

    黑衣人没有回答莫香儿的问话,而是不停推搡让她进了监牢,随即一转身一把把门给带上了,还锁上了挂在大铁门上那把已经有些生锈的大锁。

    莫香儿被一路推到了监牢中的拷问室,这是莫香儿平日审问和折磨那些所谓的犯人的地方,黑衣人在下了蒙在脸上的面罩,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来。

    看到黑衣人露出本来面目,莫香儿一眼就认了出来,要说这人她还真的认识,这不是当初被自己在他下体撒了一些十香腐骨散的那人吗?不错,他正是薛无命,那个从九天绝伦宫的监牢中唯一逃走的犯人,那个在九天崖下就企图杀了自己的薛无命,他怎么会来到这九天崖上?

    可是眼下,已经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薛无命既然能来到这里,那绝不是简简单单的来找自己叙叙旧那么简单,可是现在自己被他点住了穴道,难道只能任由他摆布?

    紫剑见莫香儿被带进了监牢,那黑衣人还锁上了大门,急得拿剑朝那大门上的铁锁猛砍了两剑,却是一点效果也没有,她急忙转身问躲到一旁的几个守卫。

    “钥匙呢?”

    其中一个已经吓得浑身颤抖的守卫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钥钥钥匙被被被香儿姑娘拿拿走了!”

    哆哆嗦嗦好不容易才说清楚,却是一句废话,莫香儿现在被那黑衣人控制,钥匙又在她身上,这该如何是好,左思右想,紫剑决定马上去找文星魂,希望他能有办法打开这道铁门。

    “很意外吧!”

    薛无命无比憎恨的看着眼前的莫香儿,特别是她那惊恐的神情,让他有一种复仇的快感。

    逃离九天绝伦宫那天他便发誓,此生不杀了莫香儿为自己报仇誓不为人,他原本以为想要杀了莫香儿一定要花上很多年的时间,甚至几十年,可那次当他和自己的几个朋友下山去的时候,便遇见了他人生当中的贵人。

    那也是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深夜突然到了他住的客栈的房间当中,那黑衣人端坐在床前的桌子旁边,自己端起茶壶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之后对薛无命问到。

    “你想报仇?”

    薛无命早就醒了,可他没想到那人居然也知道他醒了,他原本以为那是九天绝伦宫派去杀他的人,要么就是谷主派来杀自己的人。

    “想,可惜没机会了!”

    “为什么没机会?”

    “因为你会杀了我。”

    “我为什么要杀你?”

    “你不是九天绝伦宫的人?”

    “你以为呢?”

    “那一定是谷主派你来的吧!”

    “都不是!”

    “你不是来杀我的?”

    “我为什么要杀你?”

    又回到了这句话,薛无命十分疑惑,他想不明白除了九天绝伦宫和黯夜销魂谷派来杀自己的人,还会有谁半夜进入他的房间。

    “你到底是谁?来找我做什么?”

    “能让你有机会报仇的人,只要你愿意跟我走。”

    薛无命毫不犹豫的跟黑衣人离开了客栈,后来他被蒙上了眼睛,只记得在马车上颠簸了好久好久,那马车终于停下了,他又被那人带上一座山崖,那山崖顶部很是平坦,一片平地的另一边又是陡峭向上的山崖,周围却是笔直向下的悬崖峭壁,他甚至怀疑怎么会有人能到这上面来,因为他找遍了四周也没看到有能够下山的路可以走。

    “你在找什么?”

    “没,没什么!”

    薛无命想起那人说能让自己报仇,于是赶忙追问。

    “我要怎么才能报仇?九天绝伦宫的人武功高强,我想就算是你,只怕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吧!”

    那黑衣人突然一阵狂笑,像是在笑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无知之人,薛无命再不敢说话,他怕把对方激怒了,不但不能报仇反而就要死在这里。

    “跟我来吧,我既然答应让你报仇就一定会做到,而且我会让你亲自给你自己报仇!”

    黑衣人推动石壁上的一个机关,随着一阵轰隆轰隆的声响,一条密道出现在石壁之上。

    黑衣人当先走了进去,薛无命紧跟其后,跟着那黑衣人在密道中七拐八弯不知走了多久,他只记得途中经过了许多岔道,要是让他一个人走,那一定会迷路的。

    停下来的时候,前面是一个非常宽阔的石室,石室四壁上画满了奇奇怪怪的壁画,在石室的四个角落还分别放着四个灯盏,每个灯盏正发出一阵幽幽的黄光,在那黄光的照射下,墙壁上的壁画显得异常狰狞可怖。

    “四壁上的这些壁画,是一部完整的武功秘籍,你只要能再两个月之内将招式全部学会,我保证能让你顺利报仇杀了那个女人!”

    他竟知道自己的仇人是个女人,这让薛无命再次对他的话深信不疑,随即那黑衣人便离开了,石室的出后也突然消失,薛无命突然觉得自己似乎上当了,他不会是想把自己关在这里吧。

    他挥动拳头不停的砸着石室的每一寸地方,不停的嘶喊着放我出去,可喉咙都喊破了,那黑衣人却再没出现,石室的出口也没出现,终于他整个人瘫软在了地上,暗骂自己怎么如此的蠢,竟会相信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又过了几个时辰,实在无所事事,他从地上爬起来开始去关注石壁上的壁画,心想说不定他并没有骗自己,那石壁上的壁画说不定真的是一种绝世武功,于是他便根据壁画上的记载开始胡乱的比划起来。

    可就是这一比划,他突然发现那石壁上的壁画果然大有玄机,和自己以前练的武功有着极大的区别,而且各种招式比他之前学的都要玄妙许多,甚至有许多他从来就没见过的招式,那些招式不但动作优美,而且实用性非常强,也是这个时候,他才确定那黑衣人的确没有骗自己。

    跟着壁画上的招式又练了两个时辰,他觉得肚子有些饿了,该不会那黑衣人就这样一直把自己关在这密室当中两个月吧,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一阵轰隆之声,四下里一张望,就见那他进来时的石门竟然又打开了,另一个黑衣蒙面人出现在了门口。

    “该吃饭了!”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明显不是带他来这里的那个人,于是他便跟着这个女黑衣人走出了密室,女黑衣人带着他绕了几个弯,又来到一个更大的石室当中,这个石室当中摆满了桌子椅子,一大群各式各样的人正在狼吞虎咽着。

    “每日巳时和申时两个饭点,你刚来,我会带你熟悉几天,以免你在密道中迷路,以后你便只能自己过来吃饭,这里人多饭少,来晚了或者吃慢了便只能挨饿了,这是你今天的第一顿饭菜,吃了我会带你回到属于你的密室。”

    难怪那些人像是饿死鬼投胎一般抢着进食,原来想要吃到饭菜是要抢的,他端起面前的饭菜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他是真的饿了,算起来已经十几个时辰滴水未进了。

    吃着吃着,突然一个骨瘦如柴,浑身破破烂烂的青年猛地朝他这边冲了过来,看他一边舔着自己的嘴唇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桌子上的饭菜,想来是饿极了又没抢到饭菜的缘故吧。

    可他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见黑衣女子猛地一脚将那瘦弱的青年踢倒在了地上。

    “这里的还有一个规矩就是不能抢夺新来的人的饭菜,每个人新来的前两天都有特殊的待遇,两天过后如果抢不到,就只能像他一样,只能等着被饿死!”

    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薛无命竟问了那黑衣女子一句。

    “饿死了怎么办?”

    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他就后悔了,自己初来乍到,还指望这黑衣女子多照顾自己一点,要不然真像刚刚那男子一样岂不是很惨。

    “山下有许多豺狼虎豹,它们饿极了的时候也是会吃死人的尸体的,就算是已经腐败的尸体!”

    薛无命再不敢说任何话,乖乖的跟在那黑衣女子身后,回到了自己的密室。

    果然一连两天,他都由那个黑衣女子带到吃饭的地方,并且已经给他准备好的饭菜,虽然这饭菜连普通小客栈的饭菜都比不上,可却比他在黯夜销魂谷的伙食要好上许多。

    到了第三天,巳时的时候石门再次打开了,可是这次那黑衣女子却没有出现在门口,他知道再想吃饭,就得像那些人一样靠自己去抢了,于是他飞快的凭着记忆沿着密道七拐八弯来到吃饭的地方,可当他拿起一副碗筷跑到打饭的地方的时候,最后一碗饭和菜却被前一个人给打走了。

    抱着空碗的薛无命有些失落,转身想要离开,却见那刚刚打到饭那人还没来得及往嘴里扒,便被另一个精状的汉子一脚踹到胸前把碗筷一起给抢走了。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