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29章 神尊误触(求推荐求推荐票啊)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还没跑出去几步,便听到一声重物击打到墙壁上发出的闷响,随即响起了一个女子的有些焦急又分愤慨的声音。

    “好大的胆子,竟连我也敢拦!”

    “有人闯密道,兄弟们快围住她!”

    后面这个声音是个男人发出的,而且听这声音的样子,像是已经受了非常重的内伤。

    阳顶天像是眉头一皱,自己调配来守卫密道口的可都是寒冰旗下最厉害的高手,要比原来守卫密道那些武功高上许多,却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受了内伤,看来来人武功不可小觑。

    心中这样想,他再也等不及沿着弯弯曲曲的石阶下去了,只见他脚下猛地一用力,便翻过身边那围栏,从一圈旋阶中间一个空洞的地方跳了下去,此时从旁边赶来增援的守卫也已经到达,阳顶天就看见十几个守卫把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团团围在了中间。

    那女子虽说穿着一身白衣,可那衣服实在是脏得不行,像是市井当中的小乞丐一般,脸上也满是污垢,难道是丐帮的人?可那丐帮在北方,怎会不远万里来到九天崖?

    还在这样想,阳顶天便看见那女子以一种鬼魅般的速度游走于一众守卫之间,只转瞬之间那些守卫便全部被放倒了。

    “好厉害的小丫头,还不报上名来?”

    此时此刻,从石阶绕下来的紫剑也已经到了阳顶天身旁,这二人一左一右,看来是打算夹击那个冒失的闯入者。

    “阳旗主,守卫们是被谁给撤换了?如今竟连我的路也敢拦了,跟他们说了许久却愣是不让我上去,还说不认识我,难道阳旗主也想说不认识我了吗?”

    这声音倒是十分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阳顶天一时间有点迷惑,他看了紫剑一眼,却见刚刚还和他一样紧张的紫剑此刻已经把剑给收了起来。

    “紫剑参见神尊夫人!”

    紫剑先跪了下去,阳顶天一听神尊夫人,顿时如梦初醒,对呀,那不是莫冰儿的声音嘛,只是,她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也难怪守卫们不然她上去了,别说这新换的守卫根本就不认识莫冰儿,就是认识,可现在她弄成这副模样,又哪里敢相信她就是才和文星魂拜堂没多久的九天圣女,如今的神尊夫人莫冰儿。

    阳顶天先是呆了一下,随即也赶紧跪了下去。

    “夫人请恕罪,下属们没见过夫人,因此才会拦了您的去路,还请夫人责罚!”

    按说莫冰儿本是个少言寡语,性情温和之人,今天却也生了如此大的气,看来这顿处罚怕是少不了了,阳顶天真有抽自己两个嘴巴的冲动,原本想趁着另外三个旗主都不在的机会,把这山下九天崖唯一通道上的守卫全部换成他自己的人,谁曾想一换便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而那一旁的紫剑,哪里见过威风凛凛的阳旗主如此狼狈过,虽然竭力忍者,却还是掩饰不住的笑出声来。

    莫冰儿看也没看跪在地上的阳顶天,而是径直走到紫剑跟前,同样跪着的紫剑顿时心跳加速起来,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刚刚的笑声激怒了莫冰儿,却不想莫冰儿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紫剑清清楚楚的看到莫冰儿已经恢复了平静,只听她温和的对自己说道。

    “老大现在在绝伦宫吗?我有重要的事情必须马上告诉他!”

    “在的在的,他正在哪儿等着阳旗主呢,不过这下,阳旗主应该要等一阵子了!”

    说着,这二人有说有笑的一路往九天崖走去,只留下阳顶天和他那一群手下还跪在那儿一动不敢动。

    木瓦郡主在哥舒雨寒精心的照料下,恢复得非常的快,而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她也了解了哥舒雨寒原来也是一个和自己一样暗自喜欢文星魂的人,可她对哥舒雨寒的一味等待却并不赞同。

    “我跟你说,这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是千万不能一味的等待奇迹出现的,我们必须要努力自己去争取,否则,别的女孩儿比我们主动,那本该是我们的男人就会被人给抢走了!”

    木瓦眉飞色舞的对哥舒雨寒侃侃而谈,直听得那哥舒雨寒一愣一愣的,刚想开口说什么,却只说了一个可字就又被木瓦给打断了。

    “哎呀,你听我的没错,还可是个什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说他已经娶了那个叫做莫冰儿的女子做妻子了对不对?”

    哥舒雨寒有些失落的点点头,正是因为她知道在文星魂心中,除了莫冰儿再也装不下其他人才会如此,而且就算是能装下其他人,只怕也轮不到她哥舒雨寒,你看那莫香儿,还有紫剑黑剑修罗剑羽化剑等人,哪一个不比自己长得好看,哪一个不比自己武功高出许多。

    “那有什么?男子三妻四妾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就连我父王手下的那些百夫长们,也一个个都有十多二十个小妾,更何况他是鼎鼎大名的九天神尊,大不了我们不和那个姓莫的争做大,做个小妾总可以吧!”

    哥舒雨寒根本不敢相信在她面前的,居然是堂堂晋王府的郡主,要知道那郡主虽比不上公主金贵,却也是金枝玉叶,居然甘愿给别人做小。

    “哎呀你就别犹豫了,跟我走,我们现在就去找他,到时候你就看我怎么做,然后你便学着我,我保证他绝对不会再把你给晾在一边了!”

    木瓦不由分说的拉起哥舒雨寒的手,硬是把她从房间当中拽了出去,径直朝绝伦宫的方向跑了去。

    绝伦宫门口,玉女剑老远便看见木瓦和哥舒雨寒兴致勃勃的朝这边跑来,一向谨慎的玉女剑赶忙对那二人叫到。

    “站住!”

    见有人拦住去路,木瓦眼珠子咕噜噜转个不停,似乎是在想什么办法能够冲过门口的守卫。

    “额,你…是…你是这里的守卫?”

    玉女剑虽不认得木瓦,却是认得哥舒雨寒,见这女子和哥舒雨寒在一起,只当是老大的另外一个红颜知己,便放松了警惕。

    “不错,神尊吩咐过,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也不能入内!”

    “那个,那个我们俩就是神尊派人叫来的,刚才一个太……”

    木瓦本想说刚才一个太监来告诉她们说神尊要见她们,可她立马想到了这里可不是晋王府,也不是皇宫,自然没有太监,便连忙想要改口。

    可那太字,怎么编瞎话好像也都用不上,木瓦的话说到此处,便不知道该怎么往下编,一时间愣在那里,玉女剑冷笑一声,她早猜到这二人是想混进去寻找一个待在老大身边的机会,又哪里能瞒得过她。

    她听经常守卫绝伦宫的修罗剑羽化剑讲过,说是那哥舒雨寒经常一个人远远的站在绝伦宫外不远的地方,傻傻的盯着这边看,而每次想要鼓起勇气走进绝伦宫,也都是走到一半又退了回去。

    想想自己身边那些姐妹们,哪一个不想整日待在老大身边,可鲜有这样的机会,要说幸运,只怕也只有紫剑一个人了,只有她才有机会一直待在老大身边,对此二十四剑的姐妹们都是羡慕不已。

    “星魂哥哥,星魂哥哥你听得见吗?我是木瓦,我是峨眉派的木瓦,祖师婆婆派我前来找你,有重要的事情要我转告你。”

    大殿当中,文星魂正在指导韦一笑和殷天正修习内功,一听门外传来的这个声音,他立马便知道那是那日在九天崖下自己救回来的那个少女,她却要说什么自己是峨眉弟子,文星魂不禁浅浅一笑,便对门口的玉女剑说到。

    “放她进来吧!”

    木瓦得意的冲玉女剑做了一个鬼脸,拉着哥舒雨寒便要往里面冲,可玉女剑一闪身,又拦在了两人面前。

    “老大只说让你进去,没说让她也进去!”

    文星魂听到门口的动静,不禁转身朝那门口走去,却见是木瓦带着哥舒雨寒正在门口和玉女剑纠缠了起来,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又对玉女剑说到。

    “让他们俩都进来吧!”

    文星魂的话音刚落,他整个人突然就愣住了,就在木瓦等三人从那门口散开的时候,一个人的身影一下映入他的眼帘。

    玉女剑嘴里还在咕噜咕噜的说着什么,明显对文星魂让这二人都进去十分的不满,可木瓦却是一下子跳到了文星魂身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整个身子就那样挂在了他身上,还趁其不备在他脸颊上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唇印。

    门外那人,也看到了文星魂,原本喜悦的表情,一下就变得僵住了,那人虽是浑身脏兮兮的,脸上还覆盖了厚厚一层泥,可文星魂却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冰儿~”

    木瓦似乎也意识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她急忙转过头去也看见了门外那女子。

    “哪里来的小乞丐,竟敢到九天崖上来撒野,喂,你还不快赶她走?”

    那个喂,自然指的是守卫绝伦宫的玉女剑,就见玉女剑突然跪在了那脏兮兮的女子跟前。

    “参见夫人!”

    莫冰儿并没有说话,她就那样傻傻的站着看着文星魂,文星魂这才发现木瓦还挂在他身上,他想要一把将她推开,可情急之下也没去看,一把便推到木瓦软绵绵的胸口。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