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28章 公主托孤真人收徒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此时此刻,要是张三丰不答应,又过不了他自己的良心,可要是答应了吧,他又还不知道祥哥剌吉到底想要他做什么,要是自己答应下来,这女子马上叫自己杀了面前这一队官兵,那岂不是把自己一生的清誉也搭进去了嘛。

    正在犹豫该如何回答,就见祥哥剌吉一把将孩子塞入了他的怀中。

    “祥哥剌吉求张真人收翠山为您的徒弟,并把他抚养长大,永远不要告诉他他的父母是谁!”

    说着,祥哥剌吉又跪倒了地上开始不住的磕头,一边磕头还在一边说着。

    “求求您了,求求您了……”

    张三丰实在看不下去,况且这个请求也不是十分难做,只是让自己多收一个弟子而已,虽说要给人家把这小孩儿养大,可那不正是自己这样的修道之人应该做的吗?

    “你起来吧,贫道答应你便是。”

    见张三丰答应了,祥哥剌吉高兴的合不拢嘴,她站起身来最后看了一眼张三丰怀中的张翠山,毅然决然的朝那些士兵走了过去,她要为张震报仇,要为她一路行来所看到的那些被蒙古士兵随意践踏的穷苦人们报仇,她要接近爱育黎拔力八达,因为她觉得,只有杀了他,杀了那个统治者,才能让这天下变得太平,而这,不正是张震曾想要的生活吗?

    在没张震强暴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她确实一直在恨着那个伤害她的人,可她也在想他为什么会那么做,终于有一天她想明白了,那或许是他的报复吧,对自己的报复,因为自己是他眼中十分讨厌的蒙古人的公主。

    所以她突然便不再恨他了,他转而开始恨那个导致这一切事情发生的人,是九天绝伦宫的文星魂?那个把她从安逸的皇宫当中带出来的文星魂?

    本来她是这样以为的,可当她见到自己父亲的那一刻,一切她都明白了,不是文星魂导致了她的遭遇,而是大元朝的皇帝,那个坐在皇宫当中享尽荣华富贵的,高高在上决定这天下所有人命运的皇帝,也正是因为有了他,才会有九天绝伦宫这也不甘被他掌控一切的人出现。

    看看那些矿场中的尸体吧,那些累累的白骨,无不是为了满足这群在皇宫当中纸醉金迷之人的利益而牺牲。

    看看那些大冬天还穿着十分单薄的衣服,甚至衣不蔽体在寒冷中挣扎的人吧,他们本该和所有人一样和自己的家人一样快乐的,幸福的生活着,也是掌权者们不断膨胀的野心的牺牲品。

    看看那些从小失去父母,在战火中失去家园的可怜的孤儿,看看那些颠沛流离,饿死冻死在求生路上的人吧,这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是权势的奴隶,都是战争的罪孽,而造成这一切发生的人,不正是权利的最高拥有者,大都皇宫当中坐在龙椅之上的皇帝嘛!

    “祥哥剌吉!”

    阿难达没想到她就那样走到了那些人的面前,他本想带着她和外孙拼死冲出去,可女儿却做出这样的选择,他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一脸疑惑的看着已经走向对面的祥哥剌吉,阿难达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而就在此时,祥哥剌吉突然转过身来对他说到。

    “我的阿布是不怕死的对吧?或者说你在很多年以前,不是就已经死了吗?”

    阿难达看着祥哥剌吉,他终于明白了她话语中的意思,坚定的点了点头,也朝她的方向走了过去。

    阿难达和祥哥剌吉都被带走了,宋远桥或许是听到了山下的动静,这个时候也带着十几个弟子匆匆从山上跑了下来,离开九天绝伦宫之后,他便先回了武当山,而张三丰却是去了一趟梵净山。

    “都回去吧!”

    张三丰对众弟子说了一声,便抱着张翠山一步步的朝山上走去。

    …………

    莫冰儿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一男一女,便一刻不停的想要早点赶回九天绝伦宫,路过一条官道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前面一片空旷的地方,聚集了大队人马,她脚下一用力猛地窜上了一颗大树,站得高了便看得更加清楚,那是蒙古人的兵马。

    次处距离九天绝伦宫还有三十里左右的路程,而这么多的蒙古军队集结到了这里来,他们到底是要干嘛呢?

    稍微一思索,莫冰儿马上意识到这肯定跟九天绝伦宫有关,而且朝廷一向对九天绝伦宫恨的牙痒痒,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看来是来者不善。

    想到此处,她便想立马赶回九天绝伦宫把这件事情告诉老大,对于抓走自己那人和后来出现的神秘女子,她认为这些蒙古兵的威胁更大,而且是直接威胁到整个九天绝伦宫,可千万不能大意,一定要让老大提前做好准备。

    轻轻一翻身,她轻巧的身体便从那棵树上飞了下来,如同一只身体轻盈的燕子一般,灵活自如的穿梭在茂密的树林之中,她使出了绝影留香,虽然这样耗费功力巨大,但是能在最短的时间赶回九天崖。

    与此同时,九天绝伦宫当中,阳顶天的手下向阳顶天报告了山下的兄弟传来的消息,说是山下突然来了许多官兵,已经开始集结,而且集结起来的兵马越来越多,问要不要禀报神尊知道。

    阳顶天想了一想,脸上便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文星魂先是赶走了花明月,接着又让郭大路和风无涯也带着圣兽旗和百花旗离开九天崖了,原来他早就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想到这里,阳顶天不禁又对文星魂多了几分敬意,可他左思右想,却始终想不出文星魂怎么会提前知道朝廷即将会对九天绝伦宫动手,那手下见阳顶天正在出神,又怕贻误军情被神尊怪罪,于是赶紧提醒阳顶天。

    “阳旗主,阳旗主……”

    叫了两声,阳顶天才从思索中回过神来。

    “嗯?怎么了?”

    他像是忘了手下刚刚询问的问题,于是那手下只好再说了一遍。

    “您看这件事情,是不是要禀告给神尊他老人家?”

    “不必了,你先下去吧,继续盯着那些蒙古人的一举一动,一旦有什么异动,就立马再来向我汇报!”

    “是!”

    手下离开了,阳顶天则是在密道中漫步着,按说这九天崖的地形本就是易守难攻,只要守住那条密道,别说是一群蒙古人的兵马,就是聚集了大批的武林高手,也不见得能上得了九天崖,所以他并不担心如果那些兵马攻打九天崖,就剩下自己寒冰旗的力量会无法抵挡,而他心中真正担心的,是文星魂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和文星魂年纪相仿,也同样自小在九天崖长大,可文星魂从小跟随在老神尊身边,得到了老神尊的赏识,而在这方面来说,他阳顶天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可他同样能够如此年轻便做上了四大旗主之一,凭借的都是自己真实的实力。

    特别是在遇到了那个神秘人之后,那个给了自己乾坤大挪移的武功秘籍的神秘人,那是他十二岁的时候,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对他说了一些当时他根本听不懂的话,最后给了他这本武功秘籍。

    而如今整整八年过去,那人再没出现过,自己也的确练了他给的秘籍,只是那上面记载的许多东西像是过于深奥,就算是花了八年的时间自己也未能参悟。

    走着走着,阳顶天居然想起花明月来,那个比他还要大上一岁的女人,她的笑容突然就浮现在阳顶天的脑海里,他不禁脸上挂满了微笑,回想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虽然时间不长,可现在她离开了,却总觉得像是少了什么。

    ‘要是神尊让我也离开九天绝伦宫该多好!’

    正在这样想着,紫剑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阳旗主,神尊有事情要找您商议,让您现在马上去绝伦宫一趟!”

    紫剑是文星魂身边的红人,甚至比他这寒冰旗旗主的地位好要高上许多,这是九天绝伦宫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自从文星魂当了神尊之后,留在他身边的,便变成了那群年轻的女子。

    风无涯曾当着郭大路和阳顶天的面说过,文星魂这个乳臭未乾的小毛孩儿根本不配做九天神尊,还说他根本不顾九天绝伦宫的大业,成天和一群小丫头混在一起,甚至还说他那身体早已经被他身边那群小妖精给掏空了,只怕遇到稍微厉害一点的江湖高手前来挑战便会轻易的被打败。

    可在阳顶天心里,文星魂却不是那样的人,他虽不知道文星魂为什么会摒弃四大旗主等人不用,只留一群女子在身边,可他更加觉得,文星魂是一个比欧阳缙云心机还要深重的人。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便过去,神尊有事儿找我你派个下人过来通知我一声便是了,还亲自跑这一趟!”

    阳顶天满脸堆笑,他对文星魂身边所有的女人或是女孩儿,都是十分客气的,就算是自从来了九天绝伦宫就很难见到文星魂的哥舒雨寒。

    “阳旗主哪里的话,这都是紫剑的职责所在,您请吧!”

    就在阳顶天要转身跟着紫剑去绝伦宫的时候,密道口却突然传来一阵打斗声。

    听到这一动静,阳顶天和紫剑互看一眼,都急匆匆的往那边赶去,按说就算蒙古兵来得这么快,他们也不该知道打开这密道的机关才对,那又是谁会和密道口的守卫动起手来呢?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