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26章 祥哥剌吉儿子出生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可文星魂马上又否认了自己的这种想法,要知道听阳顶天说,同时死在神雕侠身边的,还有程英和陆无双,这三人中的任何一人,武功都远在杨天心之上,就算是杨天心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也不可能同时杀掉这三个人。

    况且,从最近这几天的情况看来,那杨天心已经恢复了本性,刚上到九天崖的那天之所以会发狂乱跑,那是因为她体内还残留了黯夜销魂谷为了控制她而让她服下的药物,而一个正常状态的杨天心,又怎么会去杀死她自己的亲爷爷呢?

    “快带我去现场看看,顺便让人把那个黯夜销魂谷的圣姑也给我带过来!”

    文星魂隐隐觉得,神雕侠杨过遇害,多半与黯夜销魂谷有关,而那圣姑突然带着杨逍杨天心二人前来九天崖投诚,显得疑点重重。

    “是!”

    回了一声是,阳顶天便带着文星魂一路迅速的从密道下到九天崖,走出密道之时,文星魂无意间瞥见守在门口的守卫,似乎不是原来那个,他便停在了密道口,转过身去看着那个守卫。

    守卫见神尊正看着他,以为是自己犯了什么错,赶紧扑通一声跪在文星魂面前。

    “神尊恕罪,属下,属下……”

    “恕什么罪?”

    文星魂颇觉奇怪,自己只是看着他,又没说他犯了什么错,他却如此紧张,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

    “属下,属下……”

    属下了半天,那守卫终于是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原来的守卫呢?”

    文星魂这话,问的是阳顶天,阳顶天也突然愣住了,他没想到文星魂居然会对这样一个小小的细节也十分在意,原来的守卫被他给撤换了,因为这是他自己的心腹,所以安排他在此,一方面监督绝伦宫下来的每一个人的行踪,而最重要的,是他想要逐渐把其他三大旗主的人都给换掉,换成他阳顶天的人,这样,他才能牢牢的把整个九天崖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可眼下文星魂竟然问了起来,他自然不能如实回答,要是让文星魂知道他正在撤换九天崖密道中所有的守卫,那一定会让文星魂对他起疑心。

    “启禀神尊,原来的守卫家中老父前几日故去了,属下便给了他一些银两让他先回去料理老父的后事,可这密道不可没有守卫,我便把他给调过来了。”

    文星魂点了点头,没再去看那跪在地上的守卫,而是直接走出了密道,到得阳顶天身边,他轻轻的对阳顶天说了一句话,然后便大步流星的朝下面一群人聚集的地方走了去。

    文星魂这句声音微弱的话,阳顶天确认只有他一人能够听见,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浑身打了个哆嗦,文星魂对他说的是。

    “这一定是你的人吧!”

    阳顶天心中忐忑不安,他不知道文星魂跟他说那句话到底有什么含义,不过却立马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看着文星魂已经远去,他也只好赶忙跟了过去。

    那围了一大群人的地方,有人叫了一声神尊来了,众人便纷纷给文星魂让开了一条道儿。

    文星魂原本以为,围在哪里的人应该都是九天绝伦宫的手下,可是到了之后,他才发现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这些将神雕侠和陆程二人尸体团团围住的,竟然是各门各派的闲散人等,虽说都不是些什么大门派的人,可如此一来,要是让这些人把这件事儿传到了江湖上。

    文星魂又狠狠的瞪了阳顶天一眼,他不相信阳顶天这个平日里谨小慎微的人,居然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虽然那三人的尸体都被九天绝伦宫的手下守护着,不准任何人靠近,杨天心和杨逍也已经不见了,可一旦杨过死在九天崖下的消息传出去,难道他阳顶天就没有考虑过后果吗?

    守卫尸体的下属见到文星魂到来,都纷纷让开了一条道,文星魂首先来到杨过尸体旁边,翻看了一下他的眼皮,没有中毒的迹象,又伸手在他已经坚硬的身躯上抚摸了一阵子,便发现他肋骨全都断了。

    缓缓解开杨过的衣服,一个突兀的掌印郝然出现在杨过的腹部,文星魂又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按了按,果然是所有肋骨全部断裂,谁能有这么高强的武功又会对杨过等人下此毒手?

    文星魂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和杨过有什么深仇大恨之人,那他既然杀了杨过及程英陆无双二人,又为何只是打晕了杨逍,而杨天心又没事儿呢?还有那程英和陆无双二人,难道也是这样被一掌打死的?

    文星魂先是朝程英的尸体走了过去,刚伸出手想同样摸摸是不是受的一样的伤,可人还没蹲下去他又停住了。

    “把他们三人的尸体,全部都抬上九天崖,顺便通知一下莫香儿,让她查看一下程前辈和陆前辈是否和神雕侠是一样的死因!”

    “是!”

    手下答复一声,便自动分成了几对分别抬起三人的尸体朝密道走去,文星魂和阳顶天紧紧跟在那些抬着神雕侠三人尸体的人后面,一只脚刚踏进密道,文星魂又对阳顶天说到。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想办法封住这些人的嘴,别让他们跑到江湖上乱说,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是,属下这就去办!”

    阳顶天说罢退回还没踏上密道的脚,随即文星魂又叫住了他。

    “不可伤及他们的性命,也不可残害他们的身体。”

    也是猛然间,文星魂担心自己对阳顶天下那样的命令,阳顶天会为了灭口杀了刚才在下面山涧当中的所有人,或者割了他们的舌头剁了他们的手之类的,那样就是自己害死了那些人了。

    “这……”

    阳顶天没想到文星魂竟然还会设下这么多门槛,当他听到文星魂那句话的时候,本来第一想法就是把那些人全给杀了就解决了,可这下倒好,杀也杀不得,动也动不得,还得不让他们说话。

    “怎么?除了杀人,你就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来?”

    “没有,请神尊放心,属下一定能想出一个完全之策,既不会伤他们的性命,也不会把他们变成残疾人。”

    说到把他们变成残疾人,阳顶天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莫香儿,论折磨人的话,那可真的是比他阳顶天高明太多了,可是现在,他又到底该怎么完成文星魂交给他的这个看似简单,实则是明显在为难他的任务呢?

    …………

    武当山下的一个茅草屋,阿难达正焦急的站在茅屋门口,茅屋当中传来女儿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离开九天绝伦宫后,他便带着女儿一路来到了这里,因为女儿说这里的风景很美,他便在这里搭起了两间茅屋,和女儿一起生活了下来。

    阿难达和祥哥剌吉在此停留下来之后,一边靠他打柴勉强维持生计,而另一方面,他也想给女儿一个安稳的环境,让她平平安安的把肚子里的孩子给生下来,虽然他知道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被那个该死的张震强暴之后怀上的,可女儿铁了心要把他生下来,他又能怎么样呢!

    闲暇之余,阿难达总是喜欢爬到武当山上静静地听着那道观中传出来的诵经声,也只有那个时候,才能让他浮躁的心能够面前平静下来,经过一番打听,他知道了在这座山中修行的,是一个叫做武当派的门派,而且这个门派的开山祖师张三丰张真人,乃是世人敬仰的世外高人。

    他不止一次的想要去拜那位世外高人做师父,不是为了去学他那无比高深的武功,而是他认为自己大半辈子都在为了名利而失去了太多的东西,他想通过这样一个清幽的地方,好好的让自己静下心来。

    他已经做好了出家的打算,可最后却被山上一个叫住宋远桥的人告诉他,这里并不是寺庙道观,在山上修行的也不全都是出家人,这就让他觉得十分的奇怪,都穿着道袍却不是出家人,难道这道家,和佛家不是一个概念吗?

    一声婴儿的啼哭从那茅屋当中传了出来,接生婆抱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儿从里面走了出来,兴高采烈的对阿难达说到。

    “恭喜这位大哥,您夫人为您生了个大胖小子。”

    接生婆本来还等着这大汉掏出赏钱,可不想眼前的大汉一把夺过手中的孩子对那接生婆破口大骂。

    “什么儿子,瞎了你的狗眼,这乃是我的小外孙,躺在里面的那是我的女儿,滚!”

    接生婆顿时愣住了,刚才她便觉得这夫妻二人年纪相差太大,心中还在奇怪,可现在知道真相之后,她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难怪人家会骂自己,你说把人家父女当做是夫妻,不被人家骂才怪呢。

    这接生婆知道是自己犯了大错,便灰溜溜的就要离开,可她刚一转身,又被阿难达给拦住了。

    “我闺女怎么样了?她没事儿吧?”

    “她,她……”

    接生婆有些结结巴巴,显然想被阿难达刚才凶巴巴的样子给吓到了,也就是这个时候,一个头发胡子都一片银白,脸上却是红光满面的老人突然走了上来,他拦在阿难达和那接生婆两人中间,语气十分不满的对阿难达说到。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