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02章 五星七曜与八卦阵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把门关上!”

    三人刚把文星魂放在床上,文星魂就急忙吩咐到。

    可以看得出他身体十分虚弱,甚至那说话的声音,都虚弱得很难让人听清。

    门口的黑剑凌厉的眼神把外面扫视一遍,一把关上了房门,莫冰儿和紫剑二人已经合力脱下了文星魂的上衣。

    “床头有个虎头一样的机关,马上打开!”

    虽说身体不住颤抖,整个人看起来如同病入膏肓的骷髅一般,可文星魂的思路却是十分清晰的。

    紫剑照他说的握住床头的虎头一转,只听哐当一声响亮,那床后面的整个墙壁竟自动打开了,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黑剑赶忙点亮了桌上的马灯,当先提着马灯当先便走到了密室门口。

    “老大,这是?”

    “不要管那么多了,我现在没时间跟你们解释,我现在要在此闭关二十四个时辰,在此期间,一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还有,这段时间你们必须想办法找到真正的丹溪先生,记住,这件事情非常重要,还有,绝伦宫的事情全部交给阳顶天去处理,他知道该怎么做!”

    文星魂费力的抬起右手在自己的胸前点了两下,强行从床上站了起来。

    “老大……”

    三个姑娘是异口同声,文星魂却对他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的脸色看起来是好多了,却不知道那是真相,还是只是表象。

    “我没事儿,让我自己来!”

    文星魂阻止了正要上前扶住自己的莫冰儿,给了她一个很是奇怪的眼神,眨眼之间,文星魂竟凭空消失在了三个姑娘跟前,再去看床后刚刚打开的那扇门,此刻竟早已恢复了原本的面目,就像它本来就不曾打开过一般。

    如此奇怪的事情,就是跟随文星魂如此长时间的莫冰儿,也从未遇见过,她本能的去抓那床头的虎头机关,可那床头之上,又哪里有什么虎头机关。

    三个人面面相觑,黑剑甚至走到刚刚打开一扇门的地方用剑柄敲击了几下,发出一阵沉闷的响声,那响声分明告诉三人后面绝对不可能存在什么空间。

    文星魂就那样凭空消失了,就像什么事情也不曾发生过一样。

    …………

    文璋和桑巴米亚跟着阳顶天穿过了一片花丛,前面乃是一栋纯白色的房子,门口站着两个一身纯白的女子,虽是遥望,却也不难看出那二人俊俏非常,绝非普通的寻常女子。

    越往那房子走过去,文璋和桑巴米亚就越觉得寒气逼人,而且越来越冷,可明明刚刚还走得出了一身的臭汗。

    离那房子已经很近了,二人这才发现,那房子那里是白色,根本就是透明嘛,就如同是一栋冰雕的建筑矗立在那儿一般。

    “久闻九天绝伦宫四旗,分别为烈火旗,寒冰旗,百花旗和圣兽旗,既然这寒冰旗全部由寒冰建造,那不知另外三旗,难道……”

    文璋率先打破了沉默,脚下的步伐却更加沉稳,早晚都要面对,况且他文璋文四爷这辈子,难道还怕过什么吗?

    桑巴米亚眉头一皱,被烈焰玫瑰刺伤的手指还在隐隐作痛,心中不禁有些发毛,却又不敢轻易发作,文星魂的武功她是见识过的,刚刚又差点被一朵小小的花给撂倒,哪里还敢轻举妄动。

    “四爷既是神尊的亲人,到了九天崖那便如同回了自己的家一般,您会有机会去到那另外三旗的,只是今日,还要委屈二位暂时在我这寒冰旗休息一晚。”

    夕阳已经西斜,比起那些在九天崖下的人,他们似乎确实幸运许多,至少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栖身之所。

    “参见旗主!”

    两个姑娘单膝跪地,参拜完了阳顶天赶忙打开了冰冻的大门,那大门一开,果真是寒气逼人,一股白色的雾气从里面侵袭而出,即使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的文璋,也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

    “二位里边请!”

    盛情难却,文璋和桑巴米亚互看一眼,跟着阳顶天走近了寒冰旗的大门,里面的情形,和他们想象的并不相同,原本以为那会是一个如同冰窖一般异常寒冷的地方,却不想进去之后却是温暖异常。

    “二位这边请!”

    在阳顶天的带领下,文璋和桑巴米亚又跟着他穿过了长长的一条冰廊,冰廊的尽头,便是普通的房屋了,如果非要说它跟一般的房屋有什么区别,那就是奢华许多吧。

    “这里有两间客房,二位今晚就将就将就吧,待会儿我会命手下给您二位送些饭菜来,在下还要前去想办法安置九天崖下众门派的客人,这里,就不便久陪了!”

    文璋连忙冲阳顶天一拱手,按说人家地主之谊尽到这种地步,算是十分给面子了。

    “阳旗主太客气了,就这样都已经叨扰了,阳旗主还有事情,就赶紧去忙吧!”

    阳顶天也拱了拱手,沿着原路退了出去,可他临走前转身瞬间的那个眼神,却让桑巴米亚觉得很是不舒服,可她又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地方不舒服。

    没过多久,果然有人送来了丰盛的饭菜,很难相信在这样一个地方,居然能有如同皇宫御膳一样的美食,可看着桌子上摆得满满的那一桌菜肴,桑巴米亚却迟迟不敢下手。

    ‘这阳顶天看起来绝非善类,若是他在菜中下毒……’

    想到这里,她悄无声息的溜出了自己的房间,本想去悄悄看看文璋有没有吃,可她刚一打开房门,却见文璋正背对着她站在门口。

    “你……”

    你字刚一出口,文璋闪电般的转过身来捂住了她的嘴巴。

    “不要说话,这寒冰旗中神秘莫测,九天崖更是神秘莫测,难道你就不想出去到处走走看看?”

    桑巴米亚嘴巴被捂着,说不出话来,只好不停的眨眼,那意思是正有此意,于是文璋放开了捂着桑巴米亚嘴巴的手,又轻声说了起来。

    “阳顶天把我们安排到这里,绝非随意选择,依我看,今夜我们想要走出这寒冰旗,应该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现在,我们尽量不要惊动其他人,能不动手尽量不要动手,就这样静悄悄的走出去,那便是最好的!”

    桑巴米亚点了点头,可文璋心里却觉得,自己那话虽是那样说,却总是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两人蹑手蹑脚的沿着来时的冰廊往外走去,一路上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甚至当他们走出了寒冰旗的大门,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你有没有觉得,我们出来得太轻松了!”

    桑巴米亚的问题,也是文璋正在疑惑的,甚至连那寒冰旗的大门都是敞开着的,可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已经出来了,那就到处走走吧。

    出了寒冰旗的大门,文璋一路沿着来时阳顶天带他们走过的路原路返回,说是随便走走,其实他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去绝伦宫,只要见到文星魂,就算再发生什么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沿着羊肠小路走了许久,果然又来到那一片繁花似锦的地方,花丛中矗立着一栋华丽的宫殿,按照阳顶天的说法,那便是绝伦宫了,可是四下找了个便,也没找到一条通往那宫殿的道路。

    “文四爷,你难道是想?”

    见文璋四下寻找,桑巴米亚自然也明白了他的用意,可还是问了出来。

    “我一定要在今天晚上见到星魂,所以,我必须要去到绝伦宫。”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文璋这才发现,那桑巴米亚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他急忙转过身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可这一看却又没什么异常的地方,难道是自己眼花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如果今晚见不到星魂请他下令让绝伦宫出手帮忙,那韩山童带领的义军很快便会被朝廷的军队一口给吃了,到那时想要再次东山再起,只怕没那么容易。

    找不到路可以走,那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从花丛中穿过,踩着鲜花走过去了,可那花,文璋回响起桑巴米亚被烈焰玫瑰刺伤时的情形,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死就死吧,终于,文璋下定决心把心一横,手中暗自集聚真气整个人都飘忽了起来,桑巴米亚当然知道文璋的心思,他想用轻功飞过去,可这一眼望去,此处距离那宫殿少说有两三百丈远,就算他轻功绝顶,也是绝不可能一口气便能到得了的。

    “且慢!”

    文璋正要冲出去,却被桑巴米亚叫住,他有些懊恼,敢凝聚起来的真气被她那一叫,完全散去了,要在此凝聚真气又要花上一刻钟的时间,而且那么远的距离,不聚集全身的真气是毫无胜算的。

    “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文四爷,我听说您对这阴阳八卦,乾坤阵法之类的东西也是颇有研究,难道你没有发现这一片花海,很像是一个阵法吗?”

    有了桑巴米亚的提醒,文璋这才仔细的端详起来,刚才真的是急得昏了头了,白天的时候又被美丽的景色所迷惑,根本没有注意,这一看,他还真是看出了当中的门道。

    “五星七曜八卦阵!”

    文璋倒抽了一口凉气,要知道这五星七曜八卦阵已经失传数千年,传说是上古时期皇帝对付蚩尤所摆下的阵法,今日竟然能在这九天崖上见到,岂能不让他心惊肉跳?

    “五星七曜八卦阵?这是什么阵法,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文璋的目光移动到了桑巴米亚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看得桑巴米亚倒是浑身不自在起来。

    “何止你没听说过,老夫也是偶然的一个机会在一本书上见过这个图形,说来也是巧了,老夫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此生竟然真的能够亲眼见到这五星七曜八卦阵呢!”

    看来这文璋也是确实激动得不行,竟一时激动得又自称起老夫来了。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