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201章 真假神尊激烈大战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君子剑和淑女剑已经醒了过来,门口站着的,还有紫剑和黑剑,想是丹溪先生遇到袭击带来的影响太大了,所以他们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老朱怎么样了?”

    人虽然来了,却只是站在门口,文星魂不禁皱了皱眉,话虽问出了口,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四个人并未回答文星魂的问题,而是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文星魂,像是看见了这天下最奇怪的事物一般。

    “老大,您,您……”

    紫剑见到自己居然语无伦次,连话也说不清楚,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文星魂颇觉事情诡异,急忙一把推开了丹溪先生卧室的大门。

    他步子还没迈出去,整个人却愣在了那里,房间里面,就在朱丹溪的床前,正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英俊少年,那少年身着一身华丽的锦袍,头发自然的往后顺去,明镜一般的脸庞挂着一股无比的坚毅,那张脸,文星魂再熟悉不过,那不就是自己的脸吗?而且身上的穿着竟都和自己一般无二。

    “你是何人?”

    屋里那人居然先对文星魂开了口,文星魂眉头一皱,并未回答那人的话,抬起一掌便打了过去,竟然有人敢冒充自己,这是他绝对不能够容忍的事情。

    强大的内力带动周遭的空气,就连站在一旁的四剑和莫冰儿,也都措不及防被那猛烈的劲风带得东倒西歪。

    文星魂本想以此来让众人明白自己才是货真价实的九天神尊,而丹溪先生屋里的那个,是假冒的,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那人竟然也会九天绝伦印,几乎就在他出手的同时,那人也出手了,将那整个屋子里除了他身后的那张床和床上的朱丹溪之外的一切事物尽数卷起。

    就在此刻,文星魂敏锐的眼睛捕捉到那人脸上一个非常细微的表情,虽然只是一瞬间的变化,可那却是他所不能够容忍的,那是一种戏谑,一种无视,更是一种挑衅的表情。

    顾不得那么多,文星魂毫不犹豫的将被自己功力所吸附的一切朝那人砸了过去,一时间房间当中乱七八糟的东西群魔乱舞,乱作一团,却只是在他们两人中间打转,既对屋里之人产生不了任何伤害,却也奈何不得屋子外面的文星魂,两股强大的力量周旋了许久,终于融合在了一起,朝屋顶冲了去。

    那本就是一件普通的瓦房,哪里经得起如此强大的两股力量联合袭击,直接就被掀开了屋顶,瓦片横梁四散翻飞,再接着,就连木屋的墙板也开始嘎吱作响起来,紧接着,一片片木墙开始炸裂,只转眼间的功夫,所留下的就只有那人身后那张床和文星魂身后的五个人了,当然,丹溪先生还完好无损的躺在那张床上。

    “九天神尊果然名不虚传,我想这天下除了你,怕是无人能与老夫一战了吧!”

    那人自称老夫,虽模样还未有丝毫的改变,可众人已经知道他并不是文星魂了,只是有一点他们还不明白,他既然要假冒文星魂,又为何会在此刻自己暴露了身份。

    “你究竟是谁?”

    文星魂脸上青筋暴露,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不是因为那人武功与之相当,而是那人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老夫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刚才为了和老夫争个高低,使出了全部功力,要是换做平时倒也无碍,可你体内还有剧毒未解,你难道不知道你的那一出手,会让你毒入肺腑,不就就会毒发身亡吗?”

    话音刚落,那人却已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文星魂等众人呆呆的立在原地。

    “老大,你没事儿吧!”

    过了许久,莫冰儿总算是回味了过来那人话中的意思,急忙朝文星魂跑了过去。

    “老大!”

    其他四人也都终于回过神来,可她们却全都只能眼睁睁看着文星魂庞大的身躯如同一座大山一般轰然倒塌了下来,莫冰儿本想将他扶住,可却晚了一步,就那样眼睁睁看着文星魂倒在了她的面前。

    毒入肺腑,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能把他救得回来,更何况那毒还是天下奇毒悲天悯人。

    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了文星魂身上,却未有人注意到那原本躺在床上的朱丹溪,此刻已经悄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轻手轻脚的从众人走近,或者说根本就是朝文星魂走近,脸上的神情十分诡异。

    “老大,你不能丢下冰儿不管啊,你这样子,让冰儿该怎么办!”

    莫冰儿哭得死去活来,紫剑黑剑君子剑淑女剑也都跪在莫冰儿身后,一个个痛哭流涕。

    “他还有救!”

    朱丹溪的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犹如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一般,在五人之中炸了开来,那五人立马都止住了哭泣,吧目光朝朱丹溪投了过去。

    “丹溪先生!”

    莫冰儿很是惊奇,不是说丹溪先生受到袭击命在旦夕吗?他又怎么能够行动自如的走了过来。

    有了刚才同时出现两个神尊的前车之鉴,五人都谨慎的审视这眼前这个丹溪先生,莫冰儿还特意看了看那房间当中唯一还完好的意见物品,就是那张在刚才文星魂和那个神秘人恶斗之时完整保存下来的那张床,那张丹溪先生本该躺在上面的床。

    “你,真的是丹溪先生?”

    朱丹溪无奈的一笑。

    “不然呢?你以为我是谁?”

    “那谁说得准,说不定你和刚才冒充我家老大的人是一伙儿的呢!”

    紫剑无意间的一句话,却让莫冰儿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她紧紧的搂着文星魂对朱丹溪质问到。

    “就算你就是真正的丹溪先生,可丹溪先生,你能告诉我你今天到底是如何被袭击得命悬一线又毫发无损的吗?还有,在东瀛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说老大身体中所中的毒是什么原始状态,难道你真的不知道……”

    “你都知道了!”

    朱丹溪直接打断了莫冰儿的话,没让她继续说下去。

    “不仅我知道,其实老大也一直都知道,只是他不让我们说!”

    朱丹溪的表情,依旧那么平静,就像根本就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一般。

    “那是因为他知道我之所以那样做的目的,既然他不让你们说,今日你又为何会违背他的意愿说了出来?”

    “我要再不说出来,老大迟早会被你给害死,现在老大已经这样了,我不会再让你伤害他一根头发!”

    一边说着,莫冰儿一边把文星魂搂得更紧了,整张脸已经被连绵不断的泪水冲刷得沟壑纵深,哪里还能看得出她本来的面目。

    紫剑黑剑君子剑淑女剑也排成一排挡在了莫冰儿和文星魂跟前,看样子丹溪先生想要接近文星魂,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他武功高过眼前的五个女子,将她们全部都给打倒在地。

    无奈的朱丹溪重重的叹了口气,他没想到这几个姑娘竟能对文星魂如此忠诚,心中不禁暗自嘀咕,不知道这到底是一件好事儿,还是一件坏事儿。

    “你们再拦着我,错过了时机只怕你们的神尊真的就神仙难救了!”

    朱丹溪这句话,却让众人有些动摇了起来,可却都并未有让他上前的意思,而是齐齐的把目光投向莫冰儿,寻求她的意思。

    “花明月已经去找苏烟河了,那苏烟河号称江南圣手,想必医术也不在你丹溪先生之下,丹溪先生,你请便吧!”

    原以为莫冰儿深爱着文星魂,此刻为了救他断然不会再拦着自己,可没想到如今她竟宁愿去相信那徒有虚名的苏烟河竟也不相信自己了。

    “唉……”

    朱丹溪长叹一声,转过身去大步流星的离开了,虽是大步离开,可他依旧时而转过身来,心中似有许多的不甘。

    “冰……冰儿……”

    莫冰儿怀中的文星魂,突然动了一下,还费力的叫出了莫冰儿的名字。

    “老大!”

    听到文星魂的叫声,莫冰儿兴奋得大叫起来,紫剑黑剑君子剑淑女剑也都面露喜色,一下子围了过来。

    “抓……抓……住,抓……住他!”

    虽然声音十分微弱,身边的几个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不消莫冰儿下令,四剑已经朝丹溪先生追了过去。

    “站住!”

    朱丹溪大惊失色,他回手就是一掌朝那四人推了过来,却什么也没发生,眼见那四人一步步逼近,丹溪先生懊恼的想躲,却被紫剑当先一把抓住了肩膀。

    “哪里走,我家老大请你回去!”

    丹溪先生身子一缩,竟灵活的挣脱了去,只是就凭他的步伐,怎么跑得过都有文星魂亲自传授绝影留香的二十四剑,黑剑就没紫剑那么客气了,一脚踢在他后背,踉跄了几步刚要站稳,那黑黝黝的剑锋已经架到了他脖子上。

    “再动一下,我保证一剑把你的脑袋从脖子上削下来。”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我不动,我保证不动!”

    紫剑一把扯下了那所谓丹溪先生脸上的人皮面具,却是一个俊俏的青年,此人生得眉清目秀,还有几分面熟。

    “你是青城派弟子!”

    “我!……”

    青城派弟子向来都会在脖子处纹一躲青色的梅花,那是他无论如何也无从解释的。

    “不关你的事儿,一人做事儿一人当,与我是何门何派无任何关系。”

    “先将他关入死牢,让香儿姑娘来审吧!”

    淑女剑的提议得到大家一致赞同,大家相互点了点头,又回头见莫冰儿也点头了,才由淑女剑和君子剑把人给押走了。

    紫剑和黑剑来到莫冰儿和文星魂跟前,三个姑娘合力扶起一滩烂泥一般的文星魂,返回了绝伦宫当中。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