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99章 木瓦中毒命悬一线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密道大门缓缓打开,那忽尔盖便被阳顶天一把丢了进去,转过身来对着文星魂道。

    “已经处理好了!”

    文星魂只点了点头,对阳顶天的处理还算满意,可他还未来得及与众门派的代表们打招呼,一个很不协调的声音又再次传了过来。

    “大名鼎鼎的九天绝伦宫,原来就是以这种方式欺压武林同道的!”

    这声音来得很是突然,不止文星魂,就是在场的各派人士也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人家收拾了一个蒙古将军,那与武林同道有哪门子的关系。

    可更多的人,虽说与九天绝伦宫并无嫌隙,却也对九天绝伦宫快速崛起心存不满,有人跳出来那只是最好,自己等着看戏便是。

    本以为文星魂会恼凶成怒将那多嘴之人抓出来教训一顿,却不想当他转过身来之时,众人看见的却是一张挂着灿烂笑容的脸。

    “不知哪位仁兄竟有如此一说,此人乃大元朝廷派往南方镇压各方起义军的,与武林同道有何关联,莫不是这位好打抱不平的仁兄也与大都皇宫里的爱育黎拔力八达关系不浅?”

    爱育黎拔力八达是谁?在场的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各派重要人物,怎会不知道他的名字?

    文星魂只一句话便将那出来挑事儿之人和皇帝扯上了关系,本是想让那家伙措不及防,他知道今日在场的都是汉人,对元廷军队烧杀抢掠欺压百姓深恶痛绝,若是把他和元廷扯上关系,只怕就算自己不收拾他,他的下场也不会比忽尔盖好到哪里去!

    可当文星魂冲人群中找出那说话之人时,整个人却是愣住了,居然是她!晋王府的小郡主木瓦,那个当日想要上绝伦宫被自己拒绝了的姑娘。

    发现那人是木瓦的一瞬间,文星魂立马头大了起来,若是哪个不懂事儿的武林人物,他大可以收拾一顿给他长点记性,可一方面这木瓦郡主只能算半个武林人物,另一方面,他与爱育黎拔力八达还真是有关系,而且关系不浅。

    按辈分来算,身在皇宫当中的爱育黎拔力八达应该是这个木瓦郡主的堂兄,人家就算出口帮朝廷的人说话也是无可厚非,更何况,难道在场那诸多中原武林人物,还会为难一个小女子不成?那传出去,岂不是丢了整个中原武林的脸。

    “不错,你口中的那个人,乃是我堂兄,被你抓走之人之前也是家父的下属,你说与我有没有关系!”

    文星魂那个恨,他本不想为难这弱不禁风的小郡主,可这并不是因为他对木瓦郡主有那种意思,在他心中,除了莫冰儿,任何人无论长得有多漂亮,最多也都不过就是一个人而已。

    可这傻傻的小郡主竟在这种场合透露出了自己的身份,你说你这不是找死嘛!

    “你是朝廷的人?”

    神枪门杜一鸣第一个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大声质问起木瓦郡主来。

    峨眉派的静谧师太见此情形,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再怎么说木瓦也是峨眉弟子,更何况,还是她静谧的弟子,若是因为她身份暴露而遭各门派的高手围攻,那可如何是好,别说是各门派的高手,就是眼前这神枪门的杜一鸣,想要取其性命也如探囊取物一般。

    “是又怎么样,难道你也想杀了我?”

    木瓦郡主从小天不怕地不怕,哪里会把这些所谓的江湖人物放在眼里,更何况她现如今还在和文星魂置气,若是文星魂刚才没有答应让桑巴米亚上绝伦宫,即便是上去只做莫冰儿的丫鬟,也深深的刺激了她敏感的神经。

    “看姑娘的样子,当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即便你是朝廷的人,只要你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我等中原武林人物也非不讲道理之人,杀你自然是不会,不过……”

    本来以为杜一鸣已经退了一步,这件事情倒还有回旋的余地,却不想那木瓦竟直接打断了杜一鸣的话道。

    “做了又怎样,就算没做,我现在就去杀几个你们所谓无辜的汉人,你又敢把我如何?”

    说这话之时,木瓦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文星魂,她本想看看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却不想后背突然传来一阵刺痛,那痛入骨髓,来不及回头,便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这变故来得太过突然,就连杜一鸣也是没想到,他连忙回身对后面问到。

    “谁?”

    唐七杀乐呵呵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呵呵,如此大言不惭,我便取其性命为神尊恭贺新婚!”

    文星魂虽未出手,脸色却已大变,他紧紧的握着拳头,把手指捏得嘎吱作响。

    “本尊大喜的日子,你却在这里杀人!”

    只一句话,唐七杀便知道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因为他这才发现文星魂的脸色和刚刚说话的口气,都冷得吓人。

    静谧师太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木瓦做了她许久的徒弟,见此情形她当先便冲了过去,将木瓦一把从地上搂到怀里。

    “木瓦,木瓦,你别怕,没事儿的,你别怕,师父会救你的!”

    “你还不去?”

    莫冰儿推了文星魂一把,文星魂看了看躺在静谧师太怀中奄奄一息的木瓦郡主,又看了看莫冰儿,似乎并无要出手相救的意思。

    “你难道真的见死不救?你可知道她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

    文星魂被莫冰儿说得莫名其妙,莫冰儿也不知道为何平时无比聪明睿智的文星魂竟还看不出其中蹊跷。

    “当然因为你,若不是你将她拒之门外,她哪里会说出那番话来,又何至于有今日之祸,你若不去救她,又与那杀人不眨眼的朝廷军队有何区别?”

    文星魂其实早就想出手,只是他顾忌到莫冰儿的感受,若是自己出手,只怕让冰儿误会了,殊不知危急时刻,人的生命才是最值得挽救的东西。

    见莫冰儿既然都已经这样说了,他也不再犹豫,身形一闪便已经到了静谧师太身旁。

    “我来吧!”

    文星魂也不等静谧师太同意或是拒绝,他手掌一伸,强大的内力直接把木瓦给吸了过来,他一手压住木瓦郡主的额头,另一只手将源源不断的真气缓缓灌入木瓦郡主体内,由于其真气劲道过于强劲,竟使得木瓦郡主浑身都开始冒起白气来。

    “九天神尊果然功力深厚!”

    “想不到他年纪轻轻竟能有如此功力!”

    “我看就是武当派的张真人和峨眉派的郭襄祖师,也未必能有如此功力吧!”

    类似的议论,眨眼之间铺天盖地的开始在周围的人们中间响了起来,而听到这诸多议论,心中最不是滋味的,怕还是要属静谧师太了,她虽毫不怀疑文星魂功力的确深厚,可对他二话不说直接把人从自己手里抢走,心中很是不满,但却也未说出来,毕竟人家也是为了救人,要是没他出手,只怕自己还真是难以救回木瓦的性命了。

    “花明月,马上去把丹溪先生请来!”

    “是!”

    一听到丹溪先生的名号,紧张过度的静谧师太总算是舒了口气,江湖传闻丹溪先生医术高明,素有起死回生之能,能有他出手相救,木瓦郡主的性命八成算是保住了。

    当然也不仅仅是因为朱丹溪名声大,更是因为他本为九天绝伦宫的下属,而身为九天神尊的文星魂竟也对他用请字,可见其地位很不一般。

    那本想在神尊面前立下大功的唐七杀,这下终于明白自己非但没有立功,反倒是闯下大祸,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浑身颤抖的跪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看文星魂终于放下了输送真气的手,才怯怯懦懦的道。

    “属下,属下实在是不知道这位乃是神尊的朋友,请神尊恕罪,哦不,请神尊赐罪,赐罪!”

    他深知恕罪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求文星魂不要要他偿命便已经是最大的恩惠了。

    “哼,回头再收拾你,带着你的人,滚吧,本尊不想再看到你这蠢货!”

    刚刚才成为唐门的掌门人,不想这么快便闯下弥天大祸,唐七杀心中悔恨难当,却也无可奈何,文星魂叫他滚,他又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呢?难道不滚还留下来等死吗?

    “星魂哥哥!”

    木瓦郡主那孱弱的声音,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叫了一声星魂哥哥,这一声星魂哥哥,却把文星魂拉回了遥远的回忆之中。

    曾几何时,也有那么一个人,每次见到自己总是叫自己星魂哥哥,而正是那个叫自己星魂哥哥的人,在东瀛为了救自己,竟傻傻的丢掉了自己的性命,那个人便是韩玉研。

    “星魂哥哥,我,我会死吗?”

    木瓦再次呼唤,文星魂终于从回忆回到了现实,他看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的木瓦郡主,一时间竟有些分不清,这到底是木瓦郡主还是韩玉研。

    “不会的,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死的!”

    文星魂的安慰,似乎对木瓦郡主很是有效,只见她脸上突然露出十分满足的笑容,就那样靠着他的肩膀,感受着他宽厚有力的臂膀给自己带来的温度。

    唐七杀的暗器本就有剧毒,虽并未精确打击到其致命部位,可只是那毒便能半刻钟就要了一个武林高手的性命,若是没有文星魂给她输真气,只怕已经断了气了。

    即便是有真气护体,若不能及时将那毒给解了,就算是丹溪先生再医术高明,只怕也难以让其痊愈,文星魂也是一时急昏了头,竟忘了让唐七杀把解药拿出来。

    不过好在莫冰儿及时阻止了正要滚蛋的唐七杀,她鬼影一闪来到唐七杀跟前堵住了去路。

    “解药呢?”

    唐七杀也是这才想起解药的事儿。

    “这,解药,这毒是没有解药的……”

    唐七杀面露尴尬,这毒确实没有解药,因为用此毒的人,就是用它来杀人的,也从来没有想过对谁用了那毒之后还去把他给救回来。

    “怎么会没有解药?这难道不是你唐门的毒?”

    “是唐门的毒,不过当初配置这毒的时候,就没有配置解药,所以……”

    唐门号称江湖第一使毒门派,很多时候确实只配置毒药却不配置解药,莫冰儿对唐门的行事风格也略知一二,若是有解药,都这个时候了他断然不敢说谎,可如果没有解药,那该如何是好。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