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98章 文星魂识破假和尚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四叔公!”

    文星魂和文璋打了个招呼,又故意盯着桑巴米亚不住的看,直看得她浑身不自在,却又生怕暴露了身份而不敢开口。

    “哟,好生俊俏的小子,叔公,这小子你是从哪里收来的!”

    他深知文璋绝不会轻易带上一个陌生人在身边,更别说是带到这里来,那么,桑巴米亚能和文璋在一起,这事儿一定不是那么简单!

    “噢,她是个姑娘,可不是什么小子,那日她来九天闲人居投奔,说很想一睹神尊风采,我看她武功不错,便给你带来了!”

    文璋那话一出口,文星魂却是愣了片刻。

    “给我带来!这……”

    文璋见此情形,以为文星魂误会了自己的意思,连忙解释。

    “我知道你这里不缺高手,不过这姑娘的武功,确实不一般,所以我才会冒昧将她带了来,况且她也说想加入我们九天绝伦宫,不过,要她加入九天绝伦宫,她却也有个条件!”

    桑巴米亚自是知道文星魂已经将她认了出来,此时若再不说话,只怕到手的机会就要溜走。

    “皇帝把我家人都接进了大都,要我留在你身边,否则他们便活不成了!”

    这桑巴米亚倒也坦诚,竟实话实说了出来,不过这也是她考虑了再三的结果,她知道如果自己跟他说实话,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即便是不说实话,他想知道的事儿,也是瞒不住的,倒不如索性先取的他的信任!

    “那要是我不让你留在我身边,你家人就有危险了?”

    桑巴米亚有些丧气的点了点头,虽然如果文星魂真的不让她留下来,皇帝也不会真的杀了她家人,可她内心里,却是更愿意留下来,一方面为了大都的家人,另一方面,她也有一点小小的私心。

    莫冰儿乖巧的站在文星魂身边,却是脸不变色心不跳,就像什么事情也未发生一样,这天下想留在老大身边的人多了去了,如果老大愿意,她就算想阻止也是阻止不了的,更何况,她太了解他了,对于那方面的问题,她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虽然我很同情你,可那好像也和我没什么关系,所以你还是回去吧!”

    果然是这样的结果,听到文星魂这句话的那一刻,桑巴米亚整个人像是被抽离了什么似的,她早就想到的,可是听他亲口说出来,却不知为何会如此失落。

    想想也是,上次见面自己还想取他性命,他又怎么会为了自己而做出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这难道能怪他吗?

    “老大,难道你真忍心眼睁睁看着她的亲人死在皇帝手上?要不,把她留下吧!”

    莫冰儿竟开口帮桑巴米亚说话,这本在文星魂的预料当中,可桑巴米亚却是惊讶不已,来之前她也听说了一些关于神尊端午节迎娶一位叫做莫冰儿的姑娘的消息,那日在东瀛也曾见过,她知道这人便是莫冰儿,可她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莫冰儿竟能如此大度,她难道是不知道自己想留下来的真正目的?

    文星魂假装为难的皱了皱眉。

    “留下来嘛,也不是不可以,正好我的好冰儿缺少一个贴身丫鬟,过几日你便是我文星魂名正言顺的夫人,九天绝伦宫的神尊夫人,连个丫鬟都没有怎么可以,要不……”

    “我愿意做冰儿姑娘的丫鬟,哦不,是做神尊夫人的丫鬟!”

    文星魂话还没说完,桑巴米亚就已经抢着回答了,文璋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说文星魂你小子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为了留在你身边这么漂亮武功又这么高的一姑娘,竟甘愿做一个低三下四的丫鬟。

    “那便这样定了,从今日起,你便是冰儿的贴身丫鬟了!”

    为不然莫冰儿再说什么,文星魂赶紧给这件事情定了调子,以免又被她拒绝,这丫头自打上了九天绝伦宫以来,把自己伺候得妥妥当当,时常自己累得满头大汗,却从来也不说辛苦,有了这个贴身丫鬟,正好也让她稍微轻松一些。

    见事已至此,莫冰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微微点了点头,她也在心里告诉自己,就要和他成亲了,不管自己愿不愿意,自己的身份都将发生本质性的变化,或许自己真的也该学着去适应吧!

    “嘿,姓文的,来了这么久,却只顾着在那里儿女情长,你还把我少林寺放在眼里了吗?”

    发出这声叫嚣的,是一个穿着身披袈裟,手握禅杖的年老和尚,身边跟着一众穿着僧衣的小和尚。

    要说此人,倒还果真是少林弟子,原本文星魂以为那说自己是少林弟子来让交出欧阳老神尊之人,八成不是真正的少林弟子,只是别有用心之人前来寻隙滋事,也好借此挑拨九天绝伦宫和少林等武林门派的矛盾。

    “呵,圆庆大师,久仰久仰,今日光临我九天崖多有怠慢,还请圆庆大师见谅!”

    文星魂一拱手,首先对圆庆道了个歉,只这一个举动,已经让在场其他门派的许多人对他刮目相看,他身为九天绝伦宫宫主,江湖上威名远播的九天神尊,无论如何也不比他圆庆低人一等,却能主动给其道歉,可见其胸襟之广阔,肚量之博大。

    “见谅,哼,你九天绝伦宫耍阴谋诡计害死了我少林寺的渡善大师,还有,还有圆觉大师,竟还好意思当着天下各门派的面在此惺惺作态,我看你是真不知道无耻下流两个字怎么写的吧!”

    “圆庆大师,无耻下流,这是四个字了!”

    本不爱说话的莫冰儿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惹得全场哈哈大笑起来,就连文星魂也被她给逗乐了,冲她甜甜的一个微笑,转瞬间他人已经到了圆庆跟前。

    “贵派方丈圆觉大师在梵净山相生寺遭遇不测,当时尚有相生寺住持那个叫做什么……?”

    文星魂是真不记得相生寺那住持的名字了,只好向众人询问,也不知是谁替他回答了出来。

    “空心大师!”

    “哦对,空心大师,法号还挺幽默,若是圆庆大师有什么疑问,你应该去相生寺寻找答案才是,怎么却来了我这九天崖!”

    “你这不是废话嘛,空心那老秃驴要知道我还来找你做什么!”

    他不骂空心大师是老秃驴,恐怕文星魂还真当他是少林寺的圆庆,可这话一说出口,文星魂几乎可以断定此人绝非少林寺的圆庆大师了,首先那圆庆大师乃出家之人,在江湖上也颇有些名望,又怎会是这等出口成脏之人,其次,那圆庆大师自己也是僧人,又怎会将别的僧人给骂作秃驴,要知道秃驴这两个字,是对僧人带着极大侮辱的。

    就在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之后,文星魂再不犹豫一把抓向了圆庆大师的脸上,那圆庆大师躲闪不及,被文星魂一把抓了个结实,旋即一张人皮面具便被扯了下来。

    这戴着人皮面具之人冒充少林高僧已经让人很是吃惊了,可当他脸上的面具被扯了下来,露出其本来面目之时,更是将周围的人惊得目瞪口呆。

    要说这人,还确实挺出名,江湖各门派的人多多少少对他都有点印象,他乃是大元的振威将军忽尔盖。手握元廷十四万兵马镇守南方,两广湘赣地区的军队皆归其管辖。

    当看到忽尔盖露出本来面目之时,桑巴米亚脸上的表情稍微有一些不大自然,可转瞬间便恢复了正常,就像什么也不曾发生一般。

    “原来是振威将军,果然是威风八面,不愧振威二字啊,只你这油光发亮的光头,便能抵得上十万雄狮吧!”

    文星魂一句嘲讽的话,不想那忽尔盖却当了真。

    “呵呵,看不出你小子倒还蛮有眼力,知道我振威将军忽尔盖的本事,我告诉你我不是吹牛,当年我随先帝亲征南宋,只要拿出我忽尔盖的名号,便将那汉军给吓得屁滚尿流!”

    都说膀大腰圆无脑子,这话放在此处倒是一点不假,此时周围包括九天绝伦宫在内的诸多门派门人皆为汉人,这元廷的大将军本就凶多吉少,却还敢如此大言不惭,果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杀了他,杀了他……”

    一时间,各门派的人竟都争先站了出来大喊杀了他,这回那忽尔盖却是傻了眼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怎么会得罪了那许多人,竟人人都想杀了自己。

    此时恐怕唯一不想杀了他的,就只有桑巴米亚了,毕竟她也是蒙古人,而且是个对皇权无比忠诚的蒙古人,她深深的知道若是忽尔盖在此丢了性命,那南方只怕又要有一场血雨腥风了,没了忽尔盖的镇守,早就蠢蠢欲动的各股势力势必趁势而起,到时候只怕……

    她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可却也无可奈何,理智告诉她自己此时此刻前往不能一时冲动,否则非但好不容易得来的留在九天绝伦宫的机会付诸东流,搞不好自己也将性命不保,要知道这中原各派可都是卧虎藏龙,武功高强者比比皆是,更何况还是在九天绝伦宫的地盘上。

    “阳顶天,先将这大黑牛给本尊带回去关起来,顺便叫莫香儿替本尊好好照顾照顾他!”

    “是!”

    文星魂一声令下,阳顶天一个雀跃也到了忽尔盖跟前,那忽尔盖见势不妙连忙后退,他身后穿着僧袍的假和尚一拥而上,被阳顶天一脚一个全都踢飞了,一个个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唉声叹气,再也爬不起来。

    “文文文星魂,你你好大的胆子,连我你都敢敢抓,你就不怕我一声令下,我手下的士士士兵顷刻之间便将你这九天绝伦宫夷为平地吗?”

    见手下的几个兵丁丝毫不是对手,忽尔盖终于慌了神,一边以他手中军队相威胁,一边摆出一副无所畏惧之势,可阳顶天哪里管他那么多,他深知神尊的性格,下了的命令绝不会轻易更改,更何况就是那十几万乌合之众来了,也不见得能真的把九天绝伦宫夷为平地,否则,身在大都的皇帝还会为了九天绝伦宫而整日心烦吗?

    忽尔盖虽说体型庞大,行动起来却是迟缓不济,阳顶天只一招便将其制服,将他双手给锁到了身后,掏出腰间时刻准备着的绳索随手打了个结,就算是给捆起来了,然后不由分说的拉着那绳索的另一端扯着就走,也不管忽尔盖是正着走还是倒着走,那忽尔盖止不住阳顶天的拉力,往后退了几步一个重心不稳扑通一声就倒了下去,可阳顶天也不管不问,只管像是拖只死狗一般在地上拖着走。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