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84章 张震胆大包天作死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经过朱丹溪精心调理,祥哥剌吉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好转,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已经和以前没什么两样了。

    唯一的区别便是她那肚子,无法掩饰的一天天大了起来,每每到了此时,她心中便生出一股怨恨,他恨张震,那个毁了她一生的人,可她又无能为力,又或者说无可奈何。

    莫香儿没能和老大还有冰儿一起出去,一连几天都来找祥哥剌吉玩,虽然她打心底不愿意和这大元的宫主呆一块儿,可那毕竟是老大的命令,她必须得遵守。

    看着坐在床沿上发呆的祥哥剌吉,莫香儿不禁暗自嘀咕。

    ‘什么嘛,到了九天绝伦宫还把自己当宫主,还得本姑奶奶来伺候你,哼,要不是看在老大的面子上,我非得在你的饭菜里加点料不可!’

    心中这样想,却让她突发奇想,老大只说不让欺负她,要好好照顾好她,要是……

    想到此处,莫香儿不禁露出了一脸的坏笑。

    ‘好,本姑娘就好好给你补一补,嘿嘿!’

    她转身离开祥哥剌吉的住处,没走出去几步便遇见正往这边匆匆赶来的张震,对于老大并未惩罚张震,而是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莫香儿非常不理解,她觉得老大似乎变了。

    可这样的想法,就是莫香儿,也只敢在心里想想,是绝对不敢当着文星魂的面说出来的。

    “张震!”

    莫香儿对这卑鄙下流的家伙恨之入骨,却碍于老大的面子不好把他给怎么样,毕竟他可是老大的亲表弟。

    “香儿姑娘啊,真是巧了,竟能在这儿遇见你!”

    “呵呵,可真是巧啊,好不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干的好事儿,今天能有这么巧的事情吗?”

    “我?”

    张震指着自己,似乎未能理解莫香儿的意思。

    “不是你是谁,哼,流氓,下流!”

    莫香儿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离开了那院子,往自己的住所去了,张震望着莫香儿的背影,那眼睛里不易察觉的闪烁出一丝异样的光芒。

    ‘说我下流,神尊不在家你还这么嘚瑟,总有一天我要把你也变成我的女人!’

    心中如是说,可人却赶紧往祥哥剌吉的住处走了去,到得祥哥剌吉门前,他扑通一声跪倒在祥哥剌吉的门前。

    “我该死,我不是人,我看禽兽不如,祥哥剌吉公主,您要是恨我,那就杀了我吧!”

    那房间当中,此刻只有祥哥剌吉一人,本来还坐在床上发呆,可却被张震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浑身颤抖起来。

    虽然没有看见人,可只听那声音,她便可以断定张震此刻肯定就在门口,怎么办,怎么办,要是香儿姑娘在就好了,或者是紫剑,这两人都是近来经常出现在她身边,文星魂派来伺候自己的,可现在却一个也不在。

    她真想冲出去杀了那个人,可理智告诉自己不是那个人的对手,虽然那人并不怎么会武功,可自己却是什么武功都不会,而如今,怀上了他的孩子致使行动更加不便。

    “公主,你怎么不说话,你是原谅我了吗?嘿嘿,我知道你就在里面,你虽是大元的公主,可我祖上曾经也是大宋朝的国公,要不是你们蒙古人,我又何至于如今寄人篱下,所以公主,莫不如你就嫁给我吧,反正你都已经是我张震的人了,怎么样?”

    一种强烈的危险气息让祥哥剌吉瞬间清醒了过来,她感觉到如果自己再不采取行动,只怕张震便要强行破门进来了,只是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这房间又没有别的出口,该当如是是好。

    桌子,对,桌子,这是整个房间当中唯一可以用来堵住房门的东西,祥哥剌吉鼓起勇气朝桌子走了过去,拼尽全力将那桌子往门口的地方推。

    “你要再不说话,我可要进来了,公主,哦不,娘子,让夫君来好好给你赔罪好不好,夫君知道错了,我上次,我上次是真的不该对你用强的,都是我的错,不过没关系,从今往后,我都会对你很温柔很温柔的!”

    张震从地上站起来,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一脚踢到那房门之上,可那房门却并没有如他想象那样被踹开,自己反倒是被弹了回来。

    祥哥剌吉已经被吓得脸色发青,那桌子虽然并不是很沉,可本就娇生惯养的她又哪里能轻易推得动,推了半天也只挪动了不到三尺的距离,离那房门却还有一段距离。

    又是一脚重重的踢在房门上,那门栓发出一声咔嚓的断裂之声,却并未完全断裂,还将那房门给勉强带住,气得张震破口大骂起来。

    “他娘的,还挺结实,老子让你结实!”

    这次他下定决心一定要一击成功,因此他特意退后了几步,以一个短距离冲刺作为助力,以求一击必成。

    “住手!”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张震身后传来。

    那声音虽是冷,却很是好听,张震马上被那声音给吸引,转身一看,却见一个身段婀娜,穿着一身黑色紧身锦袍,手握黑色长剑的女子,那女子不但身材美妙绝伦,容貌更是清丽脱俗,唯一的缺点便是脸上的表情冷得像一块冰一般,到和莫冰儿有得一拼。

    “你是谁?”

    张震一脸淫邪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已经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自从上次强暴了祥哥剌吉到现在,好几个月的时间,他都只能看着绝伦宫中那许多漂亮姑娘却不敢下手,只因为自己武功太差,而这些姑娘们,却个个武功高强。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滚!”

    “你说什么?你居然叫我滚?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是谁?我可是九天神尊文星魂的表弟,堂堂九天绝伦宫的监旗大人!”

    祥哥剌吉听到屋外的动静,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一点,她悄悄凑到门口透过门缝往外看去,那人自己却不认识。

    不过看她那模样打扮,应该和紫剑是差不多的,因为她浑身的穿着打扮除了衣服的颜色和紫剑不一样之外,其他几乎一模一样!

    黑剑狠狠的瞪了张震一眼,一闪身到了祥哥剌吉门口。

    “祥哥剌吉姑娘,我是神尊派来保护你的,我叫黑剑,刚才让你受惊了,很对不起!”

    祥哥剌吉是神尊的贵客,对神尊有大用处,这是紫剑告诉她的,所以黑剑才会对她如此客气的说话。

    听见黑剑对自己说话,又亲眼看见黑剑一闪身便绕过了堵在门口的张震,祥哥剌吉这才稍微放宽了心。

    “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说话之间,祥哥剌吉将房门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做出了请进的姿势。

    “要不,你还是进来吧,我们也好说说话,不会太过无聊!”

    自从被文星魂救回来,她就从来没有出过这个房间的门,一是担心遇上张震,二来也是因为她的肚子已经一天天大了起来,毫无经验的她担心出去吹了冷风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九天崖上的风,就是到了如今初夏时节,也能让人觉得冷飕飕的。

    黑剑点了点头,抬腿便要踏进房间,可就在这时,那张震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猛地朝黑剑刺了过去。

    “黑剑姑娘小心!”

    就在祥哥剌吉提醒黑剑的同时,黑剑手中剑鞘已经脱手而出,重重的砸在张震的左腿上,张震腿上吃疼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摸,手还未摸到那被黑剑剑鞘击中的腿,黑剑又是一脚将他踢翻在地。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黑黑剑是吧,你你你胆子真是太大了,你你竟然,竟然敢袭击我,我告告诉你,等我表哥回来了,我一定叫他好好收拾收拾你!哼,你给我等着!”

    那张震虽说已经吃了些苦头,却还不肯认输,这段时间以来,文星魂让他去跟着二十四剑学习武功,可除了头两天之外他就再也没去过,原因是那些姑娘们虽然个个生得如花似玉,却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她们武功都太过厉害,每次自己只说几句话便会被她们暴打一顿!

    也怪这张震自己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文星魂本是叫他去学武,可到了影子山下却只知道调戏那二十四剑,你想那二十四剑是何许人也,怎能在你张震这儿吃了亏,你嘴贱是吧,嘴贱可以,除非你皮也够厚,得挨得住打!

    本来习武之人挨一顿打,或是有点磕磕碰碰什么的实属正常,可这张震自打来了九天崖边好吃懒做,仗着自己是神尊表弟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就是那四大旗主,也都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是碍于文星魂的面子,把他当空气罢了!

    “好啊,我倒要看看,老大回来知道你又来骚扰祥哥剌吉公主,他是要杀了你呢还是把你送给香儿姑娘当玩具!”

    “什么玩具?”

    送给香儿姑娘当玩具,难道?难道那香儿姑娘,还有特殊的爱好?

    心中这样想着,张震整个人不禁有些兴奋起来。

    “做玩具有什么不好,你说的香儿姑娘可是那莫家姐妹当中的莫香儿?”

    “是啊,怎么,你还真想成为香儿姑娘的玩具不成?”

    “做就做,能和香儿姑娘那么美若天仙的姑娘一起玩,我还求之不得呢!”

    一想到能和莫香儿一起玩,张震兴奋得眼睛都绿了,却不料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一眼看到一个让他心胆俱裂的人,那个人便是文星魂。

    “表哥,表哥你怎么来了,表哥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和她们说笑而已,那香儿姑娘乃是您的挚爱,我怎么敢有非分之想呢,我向你保证,绝对没有,你相信我!”

    张震连滚带爬的朝文星魂爬了过去,一边爬一边认错,待到了文星魂跟前,抱着文星魂的腿不住求饶。

    “没关系,你是本尊的表弟嘛,你喜欢什么本尊都会给你的,既然你这么喜欢和香儿一起玩,那好,本尊成全你,让你和香儿玩上半个月,怎么样,你还满意吧!”

    祥哥剌吉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果然,果然如自己所想,什么九天神尊,也不过是个徇私枉法的混蛋而已,枉我还对你抱有希望。

    她刚想说什么,却被黑剑阻止了。

    “公主,你要相信老大,我家老大不是你想象当中的那种人!”

    “你还在骗我,他居然能把自己喜欢的姑娘都送给这个混蛋,你还说他不是那种人!”

    “公主殿下,首先,我家老大喜欢的冰儿姑娘,而不是香儿姑娘……”

    黑剑话没说完,就被祥哥剌吉打断。

    “那又怎么样?他不喜欢的,难道就可以拿来随便送人吗?”

    “如果我告诉你香儿姑娘的玩具,就从来没有谁能活着离开九天崖的话,你还会这么想吗?”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