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52章 神尊冰儿互诉衷肠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莫冰儿一离开,文星魂便端坐在床上做起了打坐的姿势,他双目通红,身体各处开始剧烈的鼓胀起来,如果有人看得见他的表情,便能知道此刻他正承受着无比的痛苦,都是那该死的毒,试过好多次,皆未能成功将其逼出体外,可他不相信凭借他的功力,这天下还有他逼不出来的毒。

    双手置于胸前,将真气集结于丹田当中,他的后背开始浸出一层细密的汗珠,虽然穿着衣服,也无法看见自己的后背,他却已经感觉到了。

    这不是个好的征兆,那细密的汗珠并非被他逼出体外的毒液,而是集结于丹田的真气发出的巨大热量导致的汗珠,可他不能放弃,朱丹溪并不一定能研制出解药来,倘若朱丹溪研制不出解药,他只能靠自己。

    已经将全身的力量全部集结,他能明显感受到那叫做悲天悯人的毒素正在极力和他自己的真气相抗衡,不过他并不担心,他的功力他自己是非常有信心的,每次尝试逼出那毒,并非不能将其逼出,而是没办法一次把毒给逼尽,而残留在体内的毒液,却会在短时间之内飞速增长,直到再次占领他的全身,让那血管不由得被撑起,血肉似要与骨头分离,每当这个时候,他便只能再次使用自己强大的功力压制住那毒性,以此来维持,可他心中十分清楚,这绝非长久之计,唯一的办法便是一次将那毒全部逼尽,永绝后患。

    缓缓的张开嘴,这次他换了一个方法,以往都是直接把毒字皮肤逼出体外,而这次,他要将它们全部集结在丹田当中,和自己强大的内力一道发出体外,内力还能源源不断的产出,使用了还会回来,但是那毒,绝对不能再让它有丝毫的残留。

    门被人缓缓的推来了,文星魂的动作,突然间僵住了,他没想到这时候还会有人推门进来,不用看,只是那熟悉的香味,他便已经知道站在门口的人,乃是自己的挚爱莫冰儿。

    “你怎么又来了,你不是去睡了嘛!”

    “我睡不着,所以……”

    莫冰儿本来想说我只是想帮帮你,可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儿,眼前的这人,不是普通之人,他是九天神尊,他是不会接受别人的帮助的,可看着他痛苦的样子,她心里比任何人都难受。

    她很恨自己,她恨自己什么也帮不了他,也是因为自己,他才会成了现在的样子,如果没有自己,他还是那个天下无敌的九天神尊,不会受制于身体当中随时可能会爆发的毒性。

    “哦,那,那我们说说话?”

    文星魂征求莫冰儿的意见,他本来可以用命令的口气,可是他不想那么做,他想从现在开始,慢慢的改变自己和她的关系,他还想等回了九天绝伦宫,便名正言顺的把她给娶了,而在做这件事情之前,他必须首先改变他们之间的关系。

    莫冰儿缓缓的点了点头,坐在了离床很近的一条凳子上,她有意避开他的目光,虽然心中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丈夫一般,可她却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他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是他的婢女。

    “老大,我……”

    “没有别人在的时候,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叫他的名字?这怎么可以?在她的记忆当中,只有欧阳老神尊才可以叫他的名字,除此之外,就是文壁文升等人叫他的名字,他似乎也不怎么乐意,可他却让自己叫他的名字。

    莫冰儿连忙从凳子上起来跪在了他面前。

    “冰儿不敢,冰儿只是老大的婢女,怎能不分尊卑叫您的名字!”

    不知何时,文星魂已经下了床,他双手握住莫冰儿的臂膀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或者直接叫我星魂,我特许的,只有你可以这么叫,你明白吗?”

    她受宠若惊,以至于双颊绯红,她很享受他这样握着自己的手臂,可他却突然之间松开了手,他想起了雷公坛村那雷泽潭地的场景,他们深情相拥在一起,她告诉他她想把那一天留到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必须得尊重她,虽然好几次都有那样的冲动,可每次他都强忍住了。

    “可我,可我只是您捡回来的一个丫鬟而已,我,我怎么能够配得上……”

    他用温暖的双唇堵住了她的嘴巴,让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她的身体在颤抖,他的手搭上了她的肩膀,这一次,她没有反抗,却也没有迎合,只是那样呆呆的站立着,她知道,他如果想要,哪里是自己能够反抗得了的,他不是那种口是心非的小人,他既然曾经答应过自己,他就一定能够做得到,所以她丝毫也不担心。

    果然,只是过了片刻,他便将她松开了,她长出了一口气,竟然有一种失望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耳朵里飘忽的听到他的声音。

    “以后不准你再说什么配不配之类的傻话,要真说起来,我也从小没了父母,我们都只是可怜的孤儿而已!”

    她坚定的对他点了点头,他的眼睛更红,身体更烫了,不是因为和她离得太近,而是毒性再一次发作。

    “让我帮帮你好吗?”

    她只能这样询问,她知道他肯定会拒绝,可是她没有别的办法,她深知只要他不愿意,自己是根本没办法帮到他的,可她却相信如果他再拥有了自己的功力,想要对付那毒便不成问题了。

    “不,这绝对不行,我之所以不能将全部的毒都逼出体外,并不是因为我功力不够,所以就算我吸光了你的功力,也是一样的结果!”

    她无言以对,她面对其他任何人皆可以口若悬河,唯独面对他,她似乎变成了一个根本不会说话的傻子,或许是因为无论她找出什么样的理由,他也能找出合理的措辞。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万一行了呢!”

    明知不会有什么改变,可她还是不甘心,她只想为他稍微做一点什么,终于她鼓起勇气,她知道他是不会对自己有任何防备的,这也是自己能够帮他唯一的机会,她点住了他的穴道。

    “你要干什么?”

    “冰儿冒犯了您,冰儿甘愿受罚,不过在这之前,冰儿只想帮您祛除体内的剧毒,这剧毒是属下带给您的,一日不能祛除冰儿便一日不得安宁,待到您毒性完全清除了,无论如何责罚冰儿都毫无怨言!”

    他的手却突然间动了,那速度快到她根本毫无防备,一般人即使出手再快,她总能看得清清楚楚,可他出手,她丝毫没有觉察到,他不是被自己点了穴嘛,可怎么却变成自己无法动弹了。

    他温柔的看着她,脸上充满了笑容,他没有说话,只是那样看着,那样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这不是害羞的那种不知所措,而是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出现如此的变故,果然,即使是得了雷公坛村那老者的一身功力,自己与他的悬殊,也可以称得上是天壤之别。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