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17章 花明月战南宫无邪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梵天太玄经?这月牙居然和梵天太玄经有关?如果南宫无邪不是信口胡说,那这件东西若是在自己手上弄丢,还真是不用再回九天绝伦宫了。

    花明月素闻南宫无邪武功诡异莫测,在当今江湖上也算得一把好手,可即便是如此,在面对虎视眈眈的南宫无邪,却也丝毫没有惧意。

    要知道她花明月的明月楼,之所以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当中成为人人闻风丧胆的中原第一杀手组织,也不是凭空给的。

    明月楼的杀手,除了花明月为外人所知,是个明目张胆的杀手之外,其他七十二杀手,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当然这个任何人,是不包括花明月的。

    去九天绝伦宫之前,花明月想过如果自己成了九天绝伦宫的下属,该当如何处置自己那些杀手兄弟姐妹,最先的想法是让他们和自己一起归附九天绝伦宫,可是已经过去这么久的时间,神尊却从来没有和自己提过他们。

    花明月当然明白神尊之所以不提,是想她主动把自己那批手下交给九天绝伦宫,只是这样做,真的好吗?

    南宫无邪见花明月皱着眉头不说话,以为她是在考虑要不要交出那月牙,想来还是对黯夜销魂谷有所忌惮,便准备再加一把火。

    “花旗主,呵呵,想必你最清楚,上次谷主之所以放过你,并不是因为他真的怕了你明月山庄的机关暗器,他是在给你机会,可你却不识好歹,竟然投靠九天绝伦宫,这一次,可是谷主给你最后的机会了,你难道还要自寻死路吗?”

    花明月作为中原第一杀手,向来最讨厌被别人威胁,想来南宫无邪不应该不知道这件事情才对,却也是犯了忌讳。

    话刚说完,两枚噬魂针已经飞了过来,南宫无邪连连后退,抬起手掌发出真气想要将那毒针凝结,却不想那毒针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变化。

    这倒是怪了,按说花明月发针之时即使使用了内力,那针发出来便失去了动力,遇到阻力理应减速或者停止才对。

    南宫无邪皱了皱眉,心说这花明月果然非同一般,可自己身为昆仑派的掌门人,昆仑山玉虚宫宫主,那也不是白给的,想当初为夺得掌门之位,自己和自己的几个师兄,可是进行了长达半个多月的明争暗斗,最后还亲手杀了自己的两个师兄,才能有今天的掌门之位。

    能够顺利成为昆仑派掌门人,武功自是不在话下,虽然南宫无邪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的武功和那文星魂和黯夜销魂谷谷主比起来还有一定差距,但是对付你个小小的花明月,南宫无邪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说这花明月,人长得这么漂亮,武功还如此之好,若是能够成为我南宫无邪的夫人,那岂不是……

    刚想到此处,花明月已经对他再次甩出了数枚梅花镖,南宫无邪冲花明月眨了眨眼,那脸上的胎记被映衬得如同一只凶残的恶兽。

    “不错嘛,这么厉害的女子,我喜欢!”

    南宫无邪挥洒自如,一一接住花明月甩过去的梅花镖,将其收在自己手里,还顺手拿了一枚梅花镖放到鼻子下闻了闻。

    “嗯,真香,我改变主意了,只要你交出月牙,就算谷主不放过你,我也会保护你的!”

    “无耻!”

    花明月见两次暗器没能起到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便加大了攻击的态势,她脚下一用力顺手拔出腰间的短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南宫无邪胸口,南宫无邪没想到花明月的速度能有如此之快,虽说是躲了过去,却也被花明月接连的攻击打得有些措手不及。

    花明月手中短剑左突右刺,南宫无邪只得连连后退,想要伸手去挡,无奈人手怎能和锋利无比的宝剑相对抗,关键是南宫无邪认出了花明月手中的短剑,那不是自己的师祖武阳道人前些年被人所抢走的紫阳剑嘛,怎么会到了花明月的手中。

    南宫无邪一边后退一边发问。

    “你这剑,是从哪里来的?”

    “当然是神尊送给我的见面礼,怎么,你认得此剑?”

    花明月这话,是故意说的,剑确实是文星魂送给她的,可她怎会不知这剑乃是昆仑派当年纵横江湖的武阳道人所有。

    至于那从武阳道人手中夺走这剑之人,花明月却并不关心他是谁,反正她知道,那人绝对不会是文星魂,因为武阳道人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忧郁而死,原因便是自己的佩剑被抢,而那时候,文星魂还没来到这世界上。

    “文星魂给你的?他是从哪儿得来的?”

    “这你得去问他,哼,看来昆仑派的掌门人,武功也不过如此嘛!”

    花明月瞅准机会,一剑刺向南宫无邪的左肩,南宫无邪因为这把宝剑的出现明显被扰乱了心神,若非如此,只怕花明月想要伤他,还需要费一番功夫。

    南宫无邪肩膀被刺中,目露凶光猛地反手就是一掌,花明月避之不及,那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其胸口,花明月整个人被南宫无邪瞬间爆发的强大内力震出去两丈多远,重重跌落在地上,喉头一甜,吐出一口血来。

    “花旗主,您没事吧!”

    押送阿难达的武士们,发现花明月迟迟没有跟上去,又唯恐押送途中遇上什么问题,所以倒回来寻找花明月,却正巧看见眼前这一幕。

    那二十个武士都是文璋精挑细选,虽然武功不能喝江湖高手相比较,却也是个个龙精虎猛。

    “哪里来的泼贼,竟然打伤我九天绝伦宫花旗主,兄弟们,给我上!”

    二十个武士除了两个押着阿难达的,全都对南宫无邪一拥而上,南宫无邪已经受伤,虽不把这些家伙放在眼里,却也不敢大意。

    “花明月,记住我跟你说的,你的味道,的确很好闻!”

    明明是落荒而逃,却还不忘在逃跑之前占一占便宜,如此厚颜无耻之徒,当今武林当中恐怕也非他南宫无邪莫属了。

    “花旗主,您没事儿吧!”

    临行前文璋特别交代,此行务必照顾好这位花旗主,她虽是一介女流,却乃是四大旗主之一,文璋相信文星魂做这样的安排,肯定是有其用意的,况且自己还希望自己那个孙儿,能够帮助自己成就大业,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做出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情来。

    虽说辈分上自己是他的长辈,可他手里的权利,却是自己遥不可及,甚至当今皇帝都十分忌惮的,所以,嘴上可以抱怨两句,行动上,文璋还不想让文星魂觉得不舒服。

    “没事儿,多谢各位前来相救!”

    花明月知道,这些人都是文璋的心腹,表面上是协助自己押送阿难达回九天绝伦宫,实际上却可以看做是文璋派来监视自己的,况且那文璋和神尊关系很不一般,说不定,这也是神尊的意思。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