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101章 冰儿黑剑命在旦夕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谢三合身后的两个弟子听了这个命令,也是一愣,不知该当如何是好。

    “师父,这,毕竟是谢家的骨肉啊,依弟子看,莫不如将这孩子秘密送出三合派,找一户农家收养,也好过伤其性命!”

    谢三合转过身怒目圆瞪着这弟子,那弟子自然知道自己的话惹怒了师父,可平心而论,他确实是一番好心。

    “你去办吧!”

    原本以为师父定会训斥自己一番,不想他竟然答应了,也难怪,谢逊虽说长着一头金发,却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

    谢无双似乎还没明白过来,他只知道父亲现在想要做的,就是杀了自己的儿子,至于那师弟所说的话,全然没能听得进去。

    “你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要我真的杀了他吗?你要连把他送走也不同意,那我只好一掌结果了他的性命!”

    谢无双双眼通红,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下来,他恨,他恨自己那独断专行的父亲,从小到大,无论什么事情都是这样,必须由他说了算。

    “师兄,只是把他送走,掩人耳目不让别人知道而已,你要是想他,随时可以去看他的!来吧,把孩子给我!”

    这师弟,倒是个信得过的人,只是现在夫人还在产房当中,甚至祸福难料,若非如此,他定会亲自送谢逊离开三合派。

    万分的不舍,却也无法改变父亲的决定,谢无双没办法去对抗自己那太过强势的父亲,他心中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他会正大光明的把谢逊接回三合派。

    “哇哇哇……”

    产房里传出婴儿的啼哭声,看来是另一个小生命呱呱坠地。

    “生了,少爷,是位千金!”

    听说是个千金,谢三合脸上阴晴不定,谢无双不敢做出任何反应,内心里他是非常开心的,自己居然儿女双全了,可刚出生的儿子,就不能待在自己身边,那种喜乐参半的感觉,无法言表。

    谢无双嘴唇动了动,刚想说什么,谢三合却抢先开口。

    “找个心肠好点的人家,同时给那家人送一百两银子去!”

    这话是对那弟子说得,好一句对人好点的人家,自己的孙子自己都不心疼,还指望哪里有害人能心疼呢,可这话,谢无双只能放在心里,又哪里敢说出来。

    说完那话,谢三合转身自顾自的走了,看也没看谢无双一眼,那两个师弟倒是还在原地,他们还在等着抱走谢无双的儿子谢逊。

    待到谢三合走远,刚才出主意说把谢逊送走那人,才关切的对谢无双说到。

    “大师兄,我这也是没办法,不过好歹这孩子性命算是留住了!”

    “是啊大师兄,师父一向就更加疼爱三师兄,这一点兄弟们心里都清楚,原本以为你儿子出生,会给你争取更多的机会,可现在看来,大师兄,我……”

    “闭嘴,我已经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不要再提那件事情!”

    “可是大师兄,三师兄心里可不这样想,他巴不得你倒大霉呢!”

    谢无双当然知道这二人的话是什么意思,父亲从来对二弟的喜爱都超过了他,大家议论纷纷的也都是二弟谢爽将会取代自己的位置,成为三合派新的掌门人!

    谢无双何尝不知道两人话中所指,只是对他来说,他自己也不明白,是否该和弟弟一较高下争夺三合派掌门之位。

    “替我帮他找一户好人家,顺便去账房取二百两银子一起送去!”

    万般不舍,终究还是把谢逊交给了等候在此的师弟。

    谢无双强忍着不然眼泪掉下来,转过身去之时,已经无法再忍了,顺着脸颊滑落而下,一滴滴的滴落在地上。

    ‘为什么非要这样?为什么?’

    谢无双咬紧牙关,眼睛紧紧的闭上了,许久不能抑制簌簌而下的眼泪。

    …………

    东海的海面上,风平浪静,静得有些不同寻常,遥远的天际,一轮红日瞧瞧冒出头来,阳光洒在海面之上,波光粼粼光彩夺目。

    “哇,原来在海上看日出,真的是别有一般风景啊!”

    一大早,莫香儿便将文星魂和莫冰儿,还有紫剑等人给叫起来看日出,他们所有人,都是头一次在海上看日出。

    比起九天崖的朝霞照射各种花草树木,这海面之上单调的色彩,安静得什么声音也没有,倒让文星魂有些心神不宁。

    一眼望过去,除了一望无垠的大海,还有挂在天边的太阳之位,再无任何能够看得见的东西,这哪有什么风景,简直可以说是什么也没有。

    “你们怎么都不笑啊,这风景不好吗?”

    紫剑对她做了个鬼脸,转身重新回到了船舱,文星魂深深的吸了口气,把目光转移到了莫冰儿的身上。

    目光刚刚已接触到莫冰儿,文星魂顿时脸色大变。

    “冰儿,你!”

    莫冰儿是最后一个走出船舱的,或许是没人注意到她现在的样子,莫冰儿的整张脸,布满血丝,血管似乎在一夜之间,全都从皮肤下面冒了出来。

    “怎么了?”

    看样子,莫冰儿自己,怕是还没有觉察到什么异样。

    “朱丹溪,朱丹溪,快,你快给我出来!”

    “到底怎么了?”

    莫冰儿不明白文星魂为何会反应如此激烈,她却是什么不一样的感觉也没有,而就在此时,莫香儿也发现了莫冰儿脸上的变化。

    “你的脸!”

    莫冰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布满鼓起来的血管,这一摸之下,她自然能感觉到不一样了,纵使她平日里多么的淡定,此刻也慌了神。

    “我的脸,我的脸到底怎么了?”

    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自己抚摸自己脸颊的手,她的手和脸一样,血管全都鼓了出来。

    “朱丹溪,你快给我滚出来!”

    文星魂嘶声力竭,看上去像是有些失控了。

    “来了来了,大清早的,至于吗你?”

    当他走出船舱看到了莫冰儿现在的样子,也是脸色大变。

    “不好,看来还是中毒了!”

    “现在怎么办?”

    朱丹溪皱了皱眉。

    “不对劲啊!”

    “哪里不对劲?”

    文星魂不知道朱丹溪这句不对劲,到底指的是什么不对劲,于是焦急的询问。

    “你到是说话,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朱丹溪对文星魂摆了摆手。

    “行了,你先不要着急,让我想想,冰儿姑娘所中之毒,与那郭芙所中的毒不一样,不过这种症状,我记得我曾经在一本医书上见过,你让我想想!”

    刚刚回到船舱的紫剑,以及其他几个二十四剑的姐妹,听到文星魂叫朱丹溪的声音,也全都从船舱当中跑了出来。

    “老大,出什么事儿了?”

    不用文星魂回答,因为紫剑已经看到了浑身血管爆长得莫冰儿。

    “这……”

    “这是中了悲天悯人的毒!”

    黑剑抢下紫剑的话头,竟然直接说出了这毒的名字。

    “悲天悯人?”

    文星魂从未听说过这种毒药,不过他想精通医术的朱丹溪应该知道,所以向他投去询问的目光。

    “悲天悯人之毒并非出自中原,我在师父的一本医书上见过这种毒,说是没有人知道这毒药到底源自何方,只是中毒之人会出现全身血管暴涨的症状,然后血管逐渐脱离人的身体,从皮肤当中鼓出来,如果到了那个时候,就是神仙下凡,也是救不了的!”

    “那现在呢?要怎么救她?”

    情急之下,文星魂也顾不得这话是韩玉研说出来的了,只要能救莫冰儿,无论谁说出什么样的方法,想来他都会去尝试。

    朱丹溪对韩玉研竖了个大拇指,微笑着对她说道。

    “我说是吧,你简直就是个学医的天才!”

    韩玉研得意的对朱丹溪咋了眨眼睛,莫冰儿却像是个做错事儿了的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

    “快说呀,到底要怎么才能救冰儿?”

    莫香儿和文星魂,一样心急如焚,莫冰儿可是这个世界上她唯一的亲人,当然,老大在她心中,也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可这种亲,和那种血缘上的亲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朱丹溪两个手指拖着下巴,过了片刻,终于开口说道。

    “解此毒,倒也并不难,只是,时机不对!”

    “什么时机不对?”

    朱丹溪像是有什么苦衷,皱着眉头一直不肯说,在文星魂的再三逼问之下,他才终于肯开口。

    “想解悲天悯人之毒,需要一个内功高强之人,用其功力帮助中毒之人将毒素集中到丹田当中,然后再让我用刀子划开肚子,从里面把那毒液给取出来!”

    “划开肚子?”

    文星魂瞪大了眼睛,内功高强之人,自己便是不二人选,只是那划开肚子!

    “不划开肚子也行,那就要完全用功力将毒素逼出体外,只是这样,对你的内力消耗,将会非常巨大!”

    “原来是这样!”

    莫冰儿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你说什么?”

    除了韩玉研和朱丹溪,所有人都关切的看着莫冰儿。

    “我是说,我知道我是什么时候中毒的了,也知道那个给我下毒之人是谁!”

    “是耶律松吧,我也想到了!”

    “为了引我们上钩,他竟然可以搭上自己母亲的性命,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听了文星魂和莫冰儿的对话,大家却还是没弄懂他们二人说得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大,你们在说什么?能不能说得明白一点?”

    “也许他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他这一招可真是够狠的,如此一来,一旦我失去了功力,此次东瀛之行,就要全靠你了!”

    文星魂没有理会莫香儿的问题,而是对莫冰儿说了这么一句话。

    “我可以自己运功把毒给逼出来,不到万不得已,你千万不能消耗功力来救我!”

    “可是现在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了!”

    话一出口,文星魂闪电般的点住了莫冰儿的穴道,莫冰儿只能干瞪着眼就那样看着文星魂。

    “你想好了?”

    朱丹溪把嘴巴凑到文星魂耳边,轻轻的问了这么一句。

    “想好了!”

    “我想我要事先提醒你,想要逼出她体内的剧毒,最起码要损耗你二三十年的功力,这损耗不比你平时使用内力用了还会回来……”

    “不用再说了,我明白,你只需要告诉我现在除了给她把毒逼出来之外,我还要做什么就行了!”

    扑通一声,刚刚还在站在夹板上的黑剑,轰然倒了下去,目光呆滞浑身抽搐起来。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