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86章 静文师太教训紫剑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本尊暂且饶你一命,可你必须从此绝对听命与本尊,如何?”

    阳顶天万万没有想到,他原本打算让苏展来做自己的替罪羊,原以为苏展必死无疑,却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多谢神尊不杀之恩,属下从今以后定忠于神尊死而后已,绝不敢有任何二心!”

    “起来吧,本尊现在正式任命你为我九天绝伦宫监旗,还有张震,你们二人一起负责监督四大主旗的一举一动!”

    苏展再次惊讶,他骇然的看着阳顶天,监督四大主旗,这不是骑到阳顶天等旗主的头顶上去了嘛!

    可这乃是神尊的任命,阳顶天已经猜到了什么,果然,文星魂在他不经意间将手中的纸团丢给了他,他赶紧将其接住,打开来一看到上面的名字,整个人顿时傻了眼。

    “神尊恕罪,属下一时糊涂,求神尊恕罪!”

    “回去吧,好好做好你这旗主吗,别再让本尊失望,对了,这次前来九天崖贺新春的宾客,就有你全权负责招待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属下告退!”

    若是欧阳缙云做神尊,像阳顶天犯下如此打错,别说是继续做旗主,被其当场一掌击毙都有可能,可这新神尊文星魂,竟然还保留他旗主的位置,而且把招待贺新春宾客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

    一方面,阳顶天觉得神尊的确是大度大量,可另一方面,神尊这样安排究竟是为何,他却无论如何捉摸不透。

    可张震和苏展,这两个人,竟然突然成了监旗,这算什么事儿,这监旗,又到底有多大权利,难道神尊要在四大主旗上面再加两个监旗?

    按理说,这监旗二人,应该只是空有虚名,没有实质的权利,说白了,无外乎就是两个打小报告的,这二人从今以后,会将他们四大旗主的一举一动,全都报告给文星魂,如此一来,他们的一举一动,时刻将被这二人监视着。

    真是见鬼,阳顶天心中暗骂,嘴上却是不敢说出来的。

    “紫剑,将你掌管的二十四剑,抽调四个人出来,还有,去吧西域梨花妹那几个人给我叫上九天崖来和你们一起训练,这半个月的时间一定要加紧训练她们那些人,半个月之后,再从西域梨花妹当中抽调四人,与二十四剑的四人两两一组,分别暗中监视四大主旗,并且直接向我汇报!”

    刚刚任命了监旗,现在又从二十四剑当中抽调精干和那西域梨花妹混合监视四大主旗,文星魂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莫冰儿当然已经明了他的想法,光凭借张震和苏展二人,怕是不能轻易监视武功高强的四大旗主,而且也不一定会全都如实报告给文星魂,可再加上二十四剑和西域梨花妹,那效果就不一样了,苏展不是傻子,当然能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而且文星魂居然不避讳他,将安排二十四剑和西域梨花妹监视四大主旗的事情也让他知道,这不是在给他提醒么,如果你敢有所隐瞒,本尊是什么都能够知道的。

    “苏展,你去找张震吧,记着,无论你二人使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本尊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好,另外冰儿随他一同前去,叫四大主旗分别抽调十个人出来归他二人调遣!”

    “是!”

    莫冰儿转身离开,苏展也赶紧磕头谢恩。

    “多谢神尊培养,属下定不负神尊重托,属下告退!”

    哥舒雨寒心中暗道,好厉害的神尊,可真不愧为九天神尊,这手腕,哪里是自己鬼哭岭的老爹能与之相比的。

    如果一定要相比较一番,岂不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哥舒雨寒心中暗叹,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如果没有紫剑在场,她倒是愿意赌上一把,如果自己跟他表白,会是什么结果。

    “老大,您这一招可真是漂亮,还有先前对那郭大路和风无涯二人,如此一来,这四大旗主可都被老大收拾得服服帖帖了!”

    文星魂却看着紫剑摇了摇头。

    “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您是说花明月?她一介女流而且初来乍到,只要这三个服帖了,她能闹出什么花样来!”

    “你忘了欧阳定了?他也没有得到他们三人的支持,就算是在最后时刻,他们三个人也没有想过要背叛我,如若不然,怕是他欧阳定果真就做成神尊了。”

    紫剑确实不以为意。

    “切,老大,就他,我看十个欧阳定也差老大差得远,我想如果正面交手,最多两个我们的姐妹便能轻松将他拿下了!”

    文星魂微笑的看了看紫剑,对她竖起大拇指,乐得那丫头一下子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大殿门口,少林寺的圆惠大师,武当派宋远桥,峨眉派静文师太,跟随郭大路与风无涯的脚步,走了过来。

    一见是贵客上门,文星魂赶紧从大殿里面走了出来。

    “哎呀,三位贵客光临九天绝伦宫,也未事先派人通报,有失远迎,在下可真是十分过意不去呀!”

    “文星魂,你不必假情假意,也不知道师父她老人家到底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叫我来请你这魔宫之主前去峨眉山,哼,话我已经带到了,去与不去,你自己决定!”

    场面有些尴尬,紫剑差点就要上前与这静文师太理论一番,还好被文星魂用手势阻止了。

    文星魂一言不发,目光却一动不动的看着宋远桥和圆惠大师。

    之所以少林寺最终派圆惠大师前来九天绝伦宫,那是因为圆惠大师在少林寺那是出了名的说客,他的嘴皮子在江湖上也是十分有名,被江湖人称作剪刀嘴,意思是说他在与人争论或是辩驳之时,嘴巴不停的说话,就像一个人不停的开合剪刀一般。

    少林寺派来圆惠大师,其目的不言而喻,宋远桥可不能让他先开口占了上风,正好峨眉派的静文师太不明所以,而且似乎对文星魂颇有成见,说了那样的话,岂不是正好给他们二人天赐良机嘛!

    “在下武当宋远桥,见过九天神尊!”

    圆惠大师本来是想先看看笑话,却不想宋远桥先他一步开口,他有些后悔了,可也无所谓,凭借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将文星魂请去少林寺。

    “贫僧少林圆惠,久闻九天神尊年轻有为,一表人才,英俊潇洒,人见人爱,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这嘴,果然厉害,这一番话,哪里应该是个和尚能够说出口的,宋远桥在心中已经对他竖起了大拇指,自己说在下武当宋远桥,见过九天神尊,现在觉得,似乎有些自己把自己地位给降低了,可他只是个毛头小子,自己无论如何也大他几岁的样子。

    而这少林和尚,不但阿谀奉承了文星魂一番,全都捡他最喜欢听得说了,却也未自降身份。

    “不知三位今日光临我九天绝伦宫,所为何事?哦对了,静文师太说郭襄郭老前辈想要见我,此事我已知晓,等过完年,星魂定去峨眉山拜访!那您二位?”

    什么?他过完年要去峨眉山,那少林寺怎么办。

    圆惠大师万万没想到,自己还不曾开口,文星魂便表示首先要去峨眉山,如果此刻自己再不开口,岂不是去玩峨眉山又要去武当山,何时才能轮到嵩山呢。

    正要开口,却听宋远桥已经抢先一步开口了。

    “在下奉家师张三丰之名,前来……”

    “慢着!”

    关键时刻,圆惠大师打断了宋远桥的话,我少林寺渡善大师,想请神尊大驾光临少林寺一次,有要事要与神尊相商。

    文星魂皱了皱眉,那三人与自己都是旧相识,今日竟然都派来手下寻找自己,难道是因为那件事儿?

    “你,我说圆惠大师,别人在说话的时候,你怎么能够随意打断呢?”

    “宋大侠,谁规定有人说话之时,我不能说话呢,况且刚才我一喊慢着,是你自己停下来不说话所以我才先说的,我先说我们渡善大师请神尊前去,所以神尊定会先去少林寺!”

    “不行,明明是我说我家师父叫我来请神尊的,你比我要后说!”

    “二位稍安勿躁,这郭襄师太,张三丰张真人,还有渡善大师,都与在下早就认识,既然三位故人同事找我有事儿,我又已经答应了要先去峨眉山,那峨眉山过来就先去武当山了!”

    文星魂眼见圆惠大师又要开口,忙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武当山在少林寺与峨眉山的中间,这样比较方便一些,圆惠大师放心,正月初十以前,我一定赶到少林寺!”

    正月初十?他不是说他要先去峨眉山,再去武当山,最后才去少林寺吗?可此地就算是去峨眉山,也有将近两日的路程,而峨眉山到武当山又要四五日的时间,再从武当山到少林寺,这段距离最起码得十来天才能到,正月初十,就算他现在就出发赶往少林寺,也不见得正月初十就能到达。

    文星魂见那三人神色疑惑,便对他们笑了笑、。

    “放心吧,我说初十就初十,圆惠大师若是现在启程回少林寺,兴许能比我先到!”

    他们三人并没有注意到,此时此刻的紫剑,已经悄悄露出了笑容。

    “黄口小儿,满嘴胡说八道,十日时间,你如何往返峨眉派与武当少林之间,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这老尼姑,嘴巴怎么总是这么不干不净,不要以为神尊不和你计较便是怕了你,别说神尊,就是小女子,我看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

    “紫剑,不得无礼!”

    “好你个黄毛丫头,我今天倒是要瞧瞧,你到底有何能耐,哼,竟敢夸下如此海口!”

    那静文师太说着便拔出宝剑来,似真的要与紫剑比个高低。

    “静文师太息怒,这丫头不认得静文师太乃是当今武林的泰山北斗,星魂教训她一顿便是!”

    “你教训她?我不放心,你要护短又当如何,今天我非得亲自教训她,让她日后行走江湖,也好知道个天高地厚,看剑!”

    若是莫香儿在,怕是早就发作了,这紫剑比起莫香儿来是要冷静许多的,就连她都看不下去了,足以看出静文师太果真话里有些过分了。

    可事已至此,文星魂也不去理会了,让她二人打上一场,也好检验检验二十四剑真实的实力,好知道她们到了江湖之上,到底能算上几等。

    静文师太一剑刺了过去,直逼紫剑面门,紫剑面不改色,待到静文师太宝剑到了近前,才抬起手中的剑柄挡了一下,静文师太的攻势便被她轻易格挡。

    静文师太有些惊讶,不想着女子如此年轻,功力却是深厚得很,而紫剑也在这时丢了剑鞘,宝剑已经握在手中。

    “这剑,怎么会在你的手中?”

    看着紫剑手中之剑,静文师太突然静止不动了,只是看着那把剑发呆。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