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85章 薛无命出逃被揭晓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临近年关,天下九天绝伦宫下属接连而来,这是历来的惯例,每到重要节日,各分舵,分堂均会派遣使者前来拜见神尊。

    接待任务因此变得格外艰难,九天崖地方有限,而且还要防止有不良企图之人浑水摸鱼进入九天崖绝伦宫,因此前来之人,每年都会被安排在九天崖下的地厅当中,严禁任何人进入九天崖,进入九天崖的入口由四大主旗一同派人看守,可以说防范非常严密。

    所谓地厅,乃是在九天崖下的山体当中修建出来的许多房屋,这些藏在山体当中的建筑大多是石室,一间一间的石室连接而成一片巨大的山体中建筑群,据说此山中原本是一座规模十分宏达的皇族古墓,后来被欧阳缙云下令移除棺木后并改造成了接待大厅。

    而这座接待大厅,只用来接待每逢佳节前来祝贺之人,平时并不做其他用途。

    “怎么样了,那薛无命这次竟然和他的同伙险些伤了香儿,当日他究竟是如何逃脱九天崖,有结果了吗?”

    “属下该死,此事一直不敢前来禀报,结果是有了,只是!”

    犯错的虽然不是阳顶天本人,可毕竟是他的手下,放走薛无命本是小事儿,可薛无命又险些伤了莫香儿,却使小事儿变成了大事儿了。

    “说吧,本尊不怪你!”

    文星魂很能体谅阳顶天,手下管着那么多人,一两个手下犯错在所难免,说起来那也是自己的手下,若是怪罪阳顶天,岂不是也该怪罪自己。

    “是苏展,他为了朋友义气,将那些意欲救走薛无命之人用长绳从九天崖下拉了上来,下迷药迷晕了看守的狱卒,并再次将他们从悬崖上放了下去!”

    文星魂突然笑了起来。

    “哦,这个苏展,是个什么人啊?”

    “启禀神尊,那苏展乃是江南圣手苏烟河的侄子,他们叔侄二人,其实都已加入我九天绝伦宫,只是苏烟河作为一个江湖郎中,并未到过九天绝伦宫,而是浪迹天下治病救人。”

    “带他来见我!”

    “他,您是指苏烟河还是苏展?”

    “当然是苏展,苏烟河那老家伙本尊见过,也知道他加入九天绝伦宫的原因,得罪了黯夜销魂谷嘛,天天被追杀,想找九天绝伦宫给他撑腰来的吧!”

    “这!”

    此事确实如此,只是阳顶天从未对文星魂说起过这件事情,不知文星魂是如何得知的。

    “本尊还知道他因何和黯夜销魂谷结下梁子,不过他却忘了,黯夜销魂谷将我九天绝伦宫视为最大的敌人,哼,想要黯夜销魂谷不再找他麻烦,他倒是该去少林寺出家做和尚,或者去武当山出家做道士也比来九天绝伦宫的好!”

    阳顶天竟然无言以对,他知道文星魂是故意对他说得这一番话,关键是神尊想要告诉自己,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文星魂,这个只有十九岁的少年,竟然比当年的老神尊更加让人畏惧。

    “是,神尊明察秋毫,这些事情都是些芝麻绿豆的小事儿,所以未曾禀报神尊!”

    文星魂微微点了点头。

    “本尊对苏烟河不感兴趣,去带苏展来见我!”

    阳顶天皱了皱眉,有些难为情的还是问了出来。

    “那个,神尊是要活的还是死的!”

    文星魂突然转过身来看着阳顶天。

    “本尊是叫你去带苏展过来,可有要你杀了他吗?你要把他给杀了,那本尊还去见一具尸体做什么?”

    按理说,因为苏展才导致薛无命逃离九天绝伦宫,因此才害得莫香儿眼睛被人撒了石灰,若是文星魂想要杀了苏展为莫香儿出气,却也正常不过,可文星魂却要见这么一个普通人,让阳顶天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是,属下这就去将他带来!”

    阳顶天走后,莫冰儿对文星魂做了个鬼脸,像是明白了文星魂的意思。

    “老大已经有了计划了?”

    文星魂却对莫冰儿摇了摇头。

    “你想多了!”

    大殿之外,还有等候多时的郭大路与风无涯,此二人专门负责今年的各分舵接待工作,之所以在门外等候多时,是因为崖下来了个比较特殊的客人。

    “你们俩进来吧!”

    得了神尊的允准,二人并排走进九天绝伦宫大殿,老神尊之时,大殿如同皇宫,有十六个绝顶高手轮守,可自从文星魂接掌神尊位后,那十六个高手便再无人见过。

    如今的绝伦宫大殿,只有文星魂和莫家姐妹,偶尔紫剑也会出现在文星魂身边,可今天文星魂身边,却只有莫冰儿一人。

    两人先是有些惊讶,神尊回到九天崖,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他,前几次前来参见,文星魂皆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了。

    就连让他们去接待来客的命令,也是新任的圣旗使传达的命令。

    “属下郭大路!”

    “属下风无涯!”

    “参见神尊!”

    “哎呀,二位快快请起,本尊说过多次了,你们都比本尊要年长,算是长辈,以后不是特殊场合,不必对我行礼,你们怎么又给忘了!”

    两人进入大殿之时,文星魂明明坐在上面一言不发看着二人,而且眼神怪异,明明是等着他二人参拜。

    这一趟大都之行,神尊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回来之后情况十分不对劲,可二人又哪里敢说出来。

    “谢神尊!”

    “两位叔叔请坐,来呀,椅子呢,不是早叫你们准备了吗?”

    大殿两边出来几个婢女,排成一排跪在文星魂面前。

    “神尊,椅子都让搬到地厅去了!”

    “哦,对,是我给忘了,也罢,二位将就一下,说吧,何事让二位在殿外等了这么久?”

    文星魂竟然走下自己的座位,一屁股坐到了二人面前的台阶上。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这神尊今天的表现极其怪异,再想起神尊已经回来十多天,却直到今天才见他二人,还是因为他们二人在殿外等了一个多时辰,说崖下来了特殊的客人。

    神尊难道对我二人心生不满?会是因为什么?难道是欧阳定的事情?可平心而论,欧阳定的事情,他们可是一直向着神尊的。

    “禀告神尊,少林寺和武当派,峨眉派这三派,居然同时派来使者,想要面见神尊!”

    文星魂皱了皱眉。

    “人呢!”

    “被拦在九天崖下,想必神尊也知道,此时正值天下各门派意欲讨伐我九天绝伦宫之时,他们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把我九天绝伦宫称作什么魔宫!”

    “哈哈哈哈,去,快去将他们请上来!”

    两人有点懵,叫上来?可那三派却从未和九天绝伦宫有过任何交集呀,神尊为何会对他们毫无防范。

    “去呀,还愣着干什么?”

    “是!”

    二人转身离去,出门之时,紫剑和哥舒雨寒有说有笑的同时走进大殿。

    “神尊身边女人太多,哎!”

    风无涯看着郭大路无奈的摇了摇头。

    “风兄,这话可不敢乱说,我看神尊,如今是比老神尊更加成熟稳重了。”

    “何以见得?”

    “老神尊之时,你见过阳顶天那么害怕过吗?刚才我们进去的时候见他从里面出来,身体都在发抖!”

    “他发什么抖?神尊不是让他做了新的四大旗主之首了吗?”

    “你忘了,欧阳定是怎么被抓走的。”

    “你是说那些女子?”

    “不错,风兄觉得,若是遇上那些女子,你的胜算有多少?”

    风无涯轻轻点了点头。

    “怕是没什么胜算!”

    “那你之前或者之后见过她们吗?”

    风无涯摇了摇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老大,查出来了,那几个救走薛无命之人,都是前不久加入九天绝伦宫的,算是九天绝伦宫的人,只是我们在最新的成员名册上面,却并没有找到他们的名字!”

    文星魂和莫冰儿对视一眼,心中已然清楚,果然如此,紫剑将一张写有字的纸交到文星魂手上。

    “老大,就是这几个人,虽然名册上面没有他们的名字,不过我们还是找到了!”

    文星魂打开那张纸,看了看,将它捏成一团,握在手心。

    “痛心啊,哎!”

    “老大不必痛心,冰儿觉得,这反倒是件好事儿!”

    文星魂皱了皱眉。

    “如何会是好事儿?”

    “你想啊老大,既然现在一切已经清楚,那就说明是阳顶天在这件事情上做了手脚,你便可以正大光明的将他给处理了。”

    “哼,处理,九天绝伦宫刚刚抓了一个旗主,又抓一个?让天下人都知道,我文星魂手下的旗主,一个个都背叛了我?”

    “这……”

    确实,对于这方面的考虑,莫冰儿没有考虑到。

    “老大,我觉得处理阳顶天不好,不处理又不行,不如!”

    紫剑欲言又止,文星魂很想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办法。

    “说,不要吞吞吐吐的。”

    “不如让二十四剑在此时,分别进入四大主旗,如此一来,从今以后老大便能轻松掌握四大主旗当中的任何情况。”

    文星魂直接摇头。

    “不可,一来,如此显得我对他们各旗主都不信任,二来,二十四剑的事情,只有你们几个人知道,不可再有别的任何人知道,明白了吗?”

    这句话的最后,文星魂的目光转向了哥舒雨寒,她当然明白,这话实际上就是对她一个人说的。

    “属下阳顶天,将苏展带来了!”

    阳顶天身后跟着两个手下,押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青年走了进来,到了近前,其中一个手下在苏展一脚将苏展踢跪在地上。

    “跪下,神尊有话问你。”

    文星魂朝苏展走了过去,苏展浑身开始发抖,久闻九天神尊心狠手辣,可自己的把柄在阳顶天手中,不得不替他来背这口锅。

    到了近前,文星魂顺手一弹,一道真气切断了捆着苏展的绳子,苏展惊讶万分,阳顶天和他两个手下更是张大了嘴吧。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