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75章 花明月挑战文星魂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五天后,文星魂一行回到九天崖,紫剑和三大旗主全都下山迎接,这次他们没有爬悬崖,而是自密道而上。

    安南十八骑文星魂让郭大路给安排了,其他人全部都带上了九天崖。

    文星魂让阳顶天负责安顿张振和西域梨花妹,而且将西域梨花妹归属到寒冰旗的麾下。

    阳顶天自是喜出望外,虽说那西域梨花妹武功和自己比起来相差甚远,却也比一般手下武功略胜一筹,最重要的是,文星魂将西域梨花妹分配给他,充分说明了对他的信任。

    烈火旗旗主一职,暂时空缺,文星魂只说要慢慢考察,不能再盲目任命,导致欧阳定事件的再次发生。

    至于欧阳定,文星魂只说还没有想好到底该怎么处置他,只是下令让紫剑将其转交给了风无涯,风无涯很是尴尬,不想接这烫手的山芋,可又不能违抗神尊的旨意。

    经过再三权衡,最终他还是答应暂时看押欧阳定了,其实文星魂之所以将欧阳定交给风无涯,是想借风无涯之手放他一马,只是不知道风无涯,能不能悟出其中的道理来。

    一来平日里只有风无涯勉强能够与欧阳定有些共同话语,二来嘛,风无涯跟随老神尊多年,看着欧阳定长大,关系也是非同一般。

    而阳顶天太过于执着,要是让他来处置欧阳定,他一定能将其给杀了,另外那郭大路也本身就和欧阳定不和,所以将其交给风无涯怕是最好的选择了。

    如果欧阳定不是老神尊的儿子,文星魂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一切处理的井然有序,唯一让三大旗主感到意外的,就是所谓的圣旗使,竟然是个年轻的姑娘!

    回到九天绝伦宫的第二天一大早,花明月便在阳顶天的陪同下前来见到了文星魂。

    这个想要见识文星魂武功的女杀手,在见到文星魂的第一眼,就已经傻愣愣的站在那里了。

    “你就是九天神尊?”

    “不可以吗?”

    “你怎么会这么年轻?”

    确实,初次知道文星魂就是九天神尊的人,大多数都会觉得他太过年轻了,要知道文星魂这三个字,在江湖上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本人竟然会如此年轻,确实难以想象。

    “你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花明月吃惊不小,不光是因为他太年轻,这份年轻里却还装满了轻狂。

    “对了,你叫花明月是吗?你问我为何会如此年轻,那我来问你,你也算是江湖上名气不小的杀手,而且还是个女子,你又为何这么年轻?”

    花明月被文星魂的问题给问住了,有些不知所措,阳顶天则是站在一旁忍不住想笑,确是一语不发。

    “我,我,只准你年轻就不准别人也年轻吗?再说了,最起码我也比你要大上个几岁!”

    看表面,还真是难以看出花明月比文星魂要大上几岁,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出这个判断的。

    “你几岁了?”

    花明月突然脸红起来,他竟然这么直接问自己几岁,哪有这样问一个女孩子年龄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和你聊天的……”

    花明月话没说完,文星魂便抢过话头。

    “你是来跟我比武的?”

    “是又怎么样!”

    花明月昂首挺胸,做出一副不怕死的模样。

    “那我们就开始吧!”

    阳顶天在一旁憋得实在难受,终于没忍住咯咯笑了两声。

    “你笑什么?”

    花明月和他相处了几天,已经有些熟悉了,所以不跟他客气。

    “没,没什么,你们继续!”

    “哼,大名鼎鼎的九天绝伦宫上,原来都是你们这样的无耻之徒,看来我是真的来错地方了,早知道当初就答应了那黯夜谷主,加入黯夜销魂谷怕是比九天绝伦宫好上许多!”

    “花姑娘何出此言啊,加入他黯夜销魂谷,如何就比加入我九天绝伦宫要强呢?”

    “至少那谷主没有你们两个无耻啊!”

    文星魂和阳顶天面面相觑,按说文星魂也没对花明月说什么过分的话,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怎么就变成无耻之徒了,文星魂向阳顶天投去询问的目光。

    阳顶天做了个鬼脸,表示自己冤枉,如此说来,怕是这姑娘脑子不大正常,文星魂摇了摇头,也不去理会了。

    “你不是要比武嘛,开始喽!”

    文星魂就那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花明月站在他对面,两人相对而立,就那样对峙着,过了许久却也没有动手。

    文星魂没有动手,是因为他不想一会儿花明月又要说自己欺负她,所以想让她先动手,然后一招将其制服。

    花明月不动手,是心里实在没底,再说她看着文星魂就那样吊儿郎当的站在那里,哪里像是想要和自己比试的样子。

    “你们在干嘛呢?”

    莫香儿今天竟然也起床这么早,平时她都是要睡到日晒三竿的。

    “来来来,你来得正好,这姑娘想要跟我比武,我看她好像又有些不好意思,不如你来替我和她比试一番!”

    “她是谁?”

    花明月见文星魂让莫香儿和自己比试,顿时心中有些不满的味道,却也不敢太过轻敌,九天绝伦宫高手众多的消息,她很久以前就听说过。

    “她是我捡来的丫头,你要是能打过她,就算你打过我了,怎么样!”

    “嘻嘻!”

    “丫头?”

    “是呀,我就是老大的贴身丫鬟,怎么啦!”

    花明月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好你个文星魂,你竟然让个丫头来跟我比试,你也太瞧不起我了吧!”

    文星魂耸了耸肩,什么话也没说,莫香儿却不和她废话,掏出一颗钢珠呼啦一下就砸了过去,花明月先是吃了一惊,赶紧闪身躲避,还好她轻功好,要不然可就真的要被那钢珠给砸中了。

    “你竟然偷袭我!”

    莫香儿吐了吐舌头。

    “这叫兵不厌诈,你懂不懂!”

    说话之间,又是接连打出好几颗钢珠,却也全都被花明月躲了过去,只是那院子里可怜的小花小草,顿时被砸断了好几颗。

    “慢慢慢!”

    文星魂赶紧叫停,再这样让这两人打下去,还不把整个院子当中的花花草草全都给毁了,文星魂皱了皱眉头。

    “走,咱们换个地方再比试!”

    “为什么要换个地方?”

    莫香儿不明白,花明月也疑惑的看着文星魂,她正集中精神躲避莫香儿的钢珠,才刚刚热身进入状态当中,正准备抽空反击。

    而文星魂在这个时候叫停,花明月觉得他肯定是偏心了,担心莫香儿输给自己丢了他神尊的脸。

    “还为什么,你看你,一颗珠子砸断一株花,再让你这样砸下去,我的花就全让你给毁了!”

    莫香儿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和花明月过招的时候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奇怪,现在正值隆冬季节,这九天绝伦宫当中怎么还有开得这么艳丽的花?”

    那花色彩斑斓,和普通的花有着天差地别,一般的花都只有一种颜色,而那花圃当中,五颜六色。

    有的是一朵花的几片花瓣颜色不一样,有的是一片花瓣就有几种颜色,可真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这花叫做七色花,原本是七片花瓣每片一种颜色,可不知为何到了九天崖,这花的颜色便乱了,你那明月山庄当中不也有七色花吗?为何却不认得此花!”

    莫冰儿轻言细语的介绍,让花明月尴尬不已,明月山庄的确种植有七色花,可她又是如何得知的?

    “可那七色花是在四月盛开,而现在是腊月!”

    虽然尴尬,花明月也不甘示弱,刚刚和自己交手的那姑娘钢珠打得实在不错,想必武功也很厉害,根据花明月的判断,莫香儿武功应该和自己不相上下。

    可眼前这个姑娘,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比先前那个略胜一筹,难怪常听人说文星魂乃是一个花花公子,果不其然。

    祥哥剌吉端着个脸盆,满脸怒气的走到文星魂面前,哐当一声将脸盆放在地上。

    “神尊,洗脸!”

    花明月看得眼都直了,竟然还有一个,而且看样子脾气还不小,看你文星魂怎么收拾残局。

    却不想莫冰儿轻轻走了过去,拿起脸盆当中的彩绸挤干了水,走到文星魂身边在他脸上擦拭起来。

    文星魂已经习惯了莫冰儿给自己擦脸,今天也是祥哥剌吉头一次体验做丫鬟的味道,一大早被莫冰儿叫了起来,让她履行自己的诺言。

    这主意当然不是莫冰儿想出来的,文星魂让她去叫祥哥剌吉的时候,她还在跟文星魂说要不就算了,那公主从小娇生惯养,就不要为难她了。

    文星魂却说那不行,总不能把她养在九天绝伦宫什么也不然她做吧,九天绝伦宫可不是皇宫,养不起公主那样的闲人。

    再说在来九天绝伦宫的路上,可是祥哥剌吉自己说得任劳任怨,让她做什么都行。

    可她这第一天的表现,确实让文星魂有些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想了想,干脆打发她到张振那里去算了,反正张振现在身体还未完全恢复,也需要人照顾,况且张振身上的伤,也是她们蒙古人造成的。

    “阳顶天!”

    “属下在!”

    “这人就交给你了,你回去的时候将她带回烈火旗,让她给张振做一个贴身丫鬟!”

    “是!”

    祥哥剌吉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恶狠狠的看着文星魂。

    “文星魂,你太过分了!”

    莫香儿暗自偷笑,昨天晚上老大说今早让祥哥剌吉给自己打洗脸水的时候,她就知道不可能有人能够顶替妹妹的位置,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去就去,哼!”

    想了一想,祥哥剌吉觉得那张振只是一个普通人,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像文星魂一样拿自己呼来唤去,其实她今天一大早就起床了,给文星魂打来第一盆洗脸水的时候,文星魂说水是冰的,第二次打来又说太烫,这是第三次,所以才会让她一身怒气。

    “嘿,那比武呢,还比不比了?”

    刚才莫冰儿已经看见姐姐和这女子的比试,这女子武功高强自不用说,姐姐的钢珠若是用完,怕是难以抵挡。

    “这样吧,让我替姐姐和你比试如何,我的武器不会伤及附近的花花草草,这样我们也不用再去找另外一个场地比试了!”

    阳顶天暗自偷笑,他深知莫冰儿武功比莫香儿高出许多,应该比紫剑也要高出几个档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怕是比自己都厉害许多,花明远最多和紫剑一个档次,哪里会是莫冰儿的对手。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