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豆蔻文学网 > 都市生活 > 梵天太玄经 > 章节目录 第73章 张珪再造访闲人居
    因某些原因,今天突然出现大量用户无法打开网页访问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首字母+org点com,)找到回家的路!

    九天崖,绝伦宫。

    “神尊离开之时,曾下令让欧阳定暂行神尊之职,可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神尊又还未回宫,这可如何是好!”

    阳顶天,郭大路,风无涯,齐聚在九天绝伦宫大殿当中,四大旗主欧阳定的位置已经空了出来,另一边的一把椅子上,坐着紫剑。

    面对郭大路的问题,阳顶天笑容满面的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

    “那还用说,神尊既然对欧阳定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指导紫剑姑娘赶回来轻而易举的将此事处理恰当,我想对于后续的事情,神尊定然也有所安排,只需紫剑姑娘宣布便是了!”

    要说这剩下的三个旗主,得数阳顶天最得神尊器重,如今欧阳定出事儿,四大旗主之首易主为他那是早晚的事情。

    风无涯怎么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他只是在心中暗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欧阳定倒下,最得利的除了阳顶天还有谁。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阳顶天成为四大旗主之首,那也确实比让欧阳定做旗主之首好上很多,欧阳定那小子仗着自己是老神尊的儿子,平日里总是在他们面前作威作福。

    整个九天绝伦宫,可以说大多对欧阳定很是不满,只是在这之前,无人敢说罢了。

    “神尊确实是有话要我带给三位,不过三位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呀!”

    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紫剑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

    “你就直说吧,只要是神尊的决定,我们二话不说必须服从!”

    郭大路是明知无论神尊有什么样的决定,都与自己不大可能粘上关系,顶多让你紫剑做那烈火旗旗主,可那又与我有何干系,他是彻彻底底想等着看戏,想看到阳顶天失望的样子。

    紫剑的目光,从三大旗主身上一一扫过,将他们的各种表情尽收眼底。

    关于新任旗主得事情,临行前文星魂确实跟她提起过,只是还没有最终决定,所有的一切,都要等文星魂回到九天绝伦宫再亲自定夺。

    而她那所谓神尊的话,只是逗得三位旗主一乐而已,要说真是文星魂要她带给这三位的话,其实也不是没有。

    “既然三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那我可要宣布了!”

    紫剑明显能够看得出,出了、、除了阳顶天之外,风无涯似乎也有些紧张,紧张的原因紫剑当然知道,那就是他的徒弟赵铎,赵铎最近在整个九天绝伦宫当中都表现非常不错,特别是半年前一个人收服龙虎寨无条件听命于九天绝伦宫,深得文星魂的赞扬,可以说是目前最有资格成为继任旗主之人。

    “那好,神尊让我告诉各位,一切等他回来再亲自定夺!”

    “你!”

    风无涯险些说出脏话来,还好他突然想起紫剑可是文星魂身边除了莫家姐妹外最为亲近之人,现在他们的一举一动,怕是不久之后全都会钻进文星魂的耳朵当中。

    “紫剑姑娘真会开玩笑,呵呵呵呵!”

    郭大路赶紧打呵呵,他知道,自己和风无涯算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若是风无涯因此得罪神尊,对他的影响也不小,虽然神尊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也不得不做万全之策。

    “呵呵,和各位开个小小的玩笑,希望三位不要生小女子的气才好!”

    …………

    大都,九天闲人居

    “四叔,你真的就这样白白把你多年的心血,就这样送给了文星魂?”

    文璋坐在书桌前奋笔疾书,还穿着一身朝廷官府的文升有些急切的问道。

    “那又如何?难道我把明花卉交到你的手里?就是现在你敢做反叛大元朝廷的事情吗?”

    “我……”

    文升很不甘心,要知道明花卉在大都,可是出了名的第一帮会,无论黑道白道,通通不在话下。

    白道上不仅仅是因为文升与文壁在朝廷为官,文璋到底还有多少在朝廷当中分量不轻的朋友,连文壁父子也不是很清楚。

    文璋虽然表面上只是个隐居的前朝官员,可他身上的秘密,多得文升简直无法想象。

    “启禀文舵主,张珪张大人来访!”

    “张珪?”

    文璋皱了皱眉头,张珪此人,一向与其关系还算不错,只是不知道他此时前来,会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你带他去大堂,我马上就来!”

    “是!”

    手下退去,文璋正要出门,文升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叔父,我听说星魂还在九天闲人居的时候,张珪曾奉当时太子之命前来拜访过,结果星魂确让他身边的丫鬟将其戏弄了一番,不知张珪此来是为何意,叔父万万小心!”

    “你不用害怕,就算是我反元的事情被他得知,也牵连不了你们父子!”

    文璋一把拽掉文升拉着他的手,拂袖而去。

    文璋最讨厌的就是文壁父子前怕狼后怕虎的样子,事事小心,活的没有个人样,本来不知道文星魂的存在的时候,文璋便想过多次将明花卉交给文升,毕竟自己已经年纪一大把了,而文家的后人,除了文升之外也别无选择。

    自父辈而下,就文天祥,文壁,文廷与文璋四兄弟,文廷早夭,剩下就只有他们三兄弟了,而这三人的后人当中,文柳娘和文环娘虽说是大哥之后,可毕竟是女流之辈,而且现如今还被迫在王府当中为别人的奴婢。

    自己这一支,自从大哥英勇就义之后,自己便不近女色,独来独往,也没有什么后人,唯独只有文壁的儿子文升,可那文升天生胆小,没有成大器的魄力。

    幸得苍天有眼,大哥文天祥竟然还有文星魂这么一个有胆识有魄力的后人,可谓是文家之大幸,也是天下苍生之大幸,再加上文星魂身为九天绝伦宫的神尊,驱逐蒙古人光复汉人江山的伟业,就全都指望他来完成了。

    只是文璋一直不明白,文星魂为什么不动用九天绝伦宫的力量直接与朝廷相抗衡,天下尽人皆知,九天绝伦宫实力非凡,就算是与朝廷分庭抗礼,也有绝对的实力,更何况反抗的义旗一旦举起来,想必响应之人定会络绎不绝。

    “难道星魂是在等那个人的出现?”

    文璋脑子当中灵光一闪,又觉得不大可能,那已经不是现在应该考虑的事情了,可到底是为什么呢?他想不明白。

    眨眼之间,已经来到大堂,张珪已经在大堂当中等候了,见文璋前来,赶忙起身拱手道。

    “小弟张珪,见过文四爷!”

    文四爷是江湖上的人对文璋的称谓,一般不混迹江湖之人,是无从得知的,而张珪的底细,文璋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些的,除了沾光了他祖上张弘范的光,此人自己在道上也算是有些地位。

    “不知张大人今日来我九天闲人居,所为何事?”

    文璋直入正题,这让张珪稍微有些不满,他原以为文璋最起码也要说一句有失远迎什么的,没想到这人却和文星魂一样的傲慢。

    虽然同在大都当中,但是在这之前,张珪只知道文四爷的名号,却还从来未曾见过真人,这一见,到觉得容貌上面果然和文星魂以及朝堂之上的文壁文升父子有些相似,果然是一家人。

    “在下有件宝,想要献给文四爷,哦不,现在应该叫做文舵主!”

    文璋心中暗笑,上次你就是来这九天闲人居献宝,结果自讨没趣还被羞辱一番,竟然还会来此献宝。

    “哦,张大人此次,又要将什么宝物献给我九天绝伦宫?”

    文璋说话的语气,明显是想让张珪知难而退,他故意把九天绝伦宫几个字咬得很重,意思是你可不要忘了你上次碰上的钉子。

    在文璋看来,这张珪乃是当今皇上爱育黎拔力八达的人,他来九天闲人居,绝对和朝廷脱不了干系,要是在以前,明花卉是很不愿意被朝廷给盯上的,可如今已经融入了九天绝伦宫当中,朝廷再想打他的主意,也要顾及惹怒文星魂的结果。

    张珪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他知道文璋定是误会自己此来是代表朝廷的了。

    其实在张珪心目当中,朝廷无非就是混个吃喝的地方,无论谁做皇帝,他张珪还是他张珪而已,大不了官做的大一点或者小一点,或者根本不做他朝廷的官也无所谓,反正他祖上也不是蒙古人,他乃是金人之后。

    “文舵主,这次的礼物,想必不光是你看了会喜欢,如果神尊要是知道了,也一定会爱不释手的!”

    他想把阿难达交出来了,当年他与海山一起秘密将阿难达囚禁在张家府上,而且无意中听人提起那阿难达知道什么经书的下落,而就在那时,江湖盛传梵天太玄经乃是武林第一奇书,得梵天太玄经可一统江湖。

    混迹够了朝廷当中明争暗斗的张珪,也想得到梵天太玄经之后也去江湖上行走一番,却不想近日终于得知了那阿难达知道的所谓经书,乃是什么古兰经。

    他自然知道古兰经乃是***们的圣物,可哪里是什么武功秘籍,可那件事情竟然不胫而走,世人皆认为阿难达所知,就是梵天太玄经。

    如今海山已经死了,皇帝成了爱育黎拔力八达,祥哥剌吉公主又在他的手中,如果再把阿难达送给他的话……

    张珪不禁做起了白日梦,如今海山的两个儿子还小,爱育黎拔力八达的子嗣也年纪尚小,如果这时候皇帝再出现什么意外的话,那整个朝廷当中,唯一有资格辅政新君的,便只有自己和大将军荣拉拉尔了,如此一来……

    可普天之下,除了九天绝伦宫之外,还有谁能轻而易举杀掉皇帝,南宫无邪固然有那本事,可他和爱育黎拔力八达乃是一路人,不可能顺着自己的意去做。

    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阿难达父女,怂恿文星魂来做这件事情。

    “张大人所说的礼物,究竟是为何物啊?”

    “阿难达!”

    “阿难达?”

    “不错,正是安西王阿难达!”

    “这!阿难达不是早就死了吗?”

    喜欢梵天太玄经请大家收藏:梵天太玄经更新速度最快。(记住本站网址:www.zhijiandoukou.com)